第六百九十四章 黑不黑?

推荐阅读:一世独尊变身路人女主我是虚拟现实游戏公司总裁寻找走丢的舰娘带着系统回大唐我要做门阀美食猎人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青叶灵异事务所重生原始时代

    夏始春余,叶嫩花初。

    大观园蜿蜒的河流中,荷花满塘,红莲朵朵,碧叶如盖,粼粼清波。邢岫烟一身半旧的衣裳,从河边走过。婷婷袅袅。端雅沉稳,如若闲云野鹤一般。

    她自迎春的紫菱洲出来,沿着河边而行,过稻香村、潇湘馆、,到妙玉所在的栊翠庵找妙玉说话。

    栊翠庵中,花木繁盛。一派夏天迹象。东庵堂的耳房中,妙玉和宝玉正坐着说话。

    见邢岫烟过来,宝玉忙起身迎着,大圆脸上浮起笑容,殷勤的道:“姐姐过来了。外头的太阳可大?怎么没带丫鬟?”又道:“宝姐姐她们在北园里引水,以为流觞曲水,一觞一咏。十分有趣。姐姐怎么没去?”

    邢岫烟一笑,道:“我还有些时日就要出嫁了。忙着做嫁衣。倒是你,为什么不去呢?三爷到府外会客去了。”

    宝玉脸色黯然。他固然喜欢往美女扎堆的地方去,但那种排斥感,他还是能感受的到。前些时日,虽然在满庭芳中,贾环给足他面子,在外人面前鼎力支持他。但,他对贾环的看法,并不会变。因为,林妹妹…

    妙玉一身道袍,身姿修长,容貌美丽,眼眸低垂,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

    宝玉知道妙玉有些不高兴,便识趣的告辞离开,“今日还有些事,改日再来和法师论佛法。”

    邢岫烟并没有离开,而是微微有些嗔怪,轻声道:“你的性子越发孤僻了。我是来向你辞行的。许家的长辈已经抵达京中,我明日便会搬离大观园,等待出嫁。”

    妙玉微怔。她和邢岫烟有半师之谊。邢岫烟的字,都是当年在苏州蟠龙寺她教的。不想,时隔多年,在贾府重逢。这几年的时光,又将离散。

    只是,妙玉并没有将心中的情绪表露出来。她性情清冷、孤僻。出家多年,内敛情绪,已经成为习惯。

    邢岫烟轻叹口气,美眸看着妙玉,说道:“京中的报纸报道,苏州富商高之令三月份到京中,想要参与铸造、发行银币。如今,即将铩羽而归。贾府不让他参与。我想你,平日并不看这些报纸,说给你听听,或许你会高兴。”

    她本是苏州人,就租住在蟠龙寺里,晚上和妙玉伴。有些事情,怎么会不知道?

    妙玉自幼多病,三岁便到蟠龙寺出家,带发修行。父母早亡。她本有机会跳出苦海,嫁一个如意郎君。却不料,因容貌美丽,被高之令看上,欲强纳为小妾。被逼的,跟着师傅,从苏州来到京城。

    妙玉表情平静,道:“你且稍坐。我煮茶,为你送行。”

    茶是她珍藏的好茶:六安茶。水,用的是她十四岁时在蟠龙寺的梅花上收的雪,珍藏多年,舍不得吃。就三年前,给宝钗、黛玉两人煮过一次。

    一杯清茶,茶香袅袅。两人相对而坐,一语未发。

    邢岫烟吃过茶,行礼,和妙玉辞别,再见不知是何年何月。大家又是否还好?

    妙玉目送着邢岫烟远去,离开。人在庵堂的树梢下,久久不语。美丽的脸庞上,闪过一丝黯然。她想起很多在苏州的往事。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

    夜间的教坊司,灯火通明,歌声响彻。这里是合法的红--灯--区。在晚间,尤其的热闹。

    本司胡同中某处绣楼中,陈也俊、卫若兰、冯紫英和一名十八岁的青年聚在一起饮酒。姐儿们都在外面,并不在酒桌上。四人显然有事相商。

    冯紫英要持重一些,问道:“陈兄弟,你可想好了?”为了一个女子,暴打高之令,合算不合算?

    虽然贾环的判断,楚王系不会庇护高之令。但是,万一呢!那陈家可就卷入贾府和楚王系的恩怨中。以陈家的小身板,很容易成为炮灰。

    卫若兰道:“陈兄,要我说,在运河上伏击他多简单。河北、山东那几段运河,时不时出点事。最后谁查的出来?”

    卫家,是前太子的同情者。在山东那边,很有些关系。前太子的一双子女边被天子安置在胶东。干掉一个商人,又不是干掉官员,问题不大。

    英俊的青年道:“几位兄长,叫小弟说,不就是打人吗?我将府里的护卫借几个给陈兄。打完就走。谁知道是咱们干的?”

    陈也俊苦笑一声,道:“就是打完了不能走。要去官府里质对的。沈兄弟,这件事你别插手。世伯才任宣大总兵,你卷进我这事里来,可不大好。”

    庆国公不久前才接替已经担任都督同知的石光珠,担任宣大总兵。他要是带着庆国公的嫡次子胡闹,不死也要脱成皮。庆国公的嫡长子去年死在西域的战争中。

    沈迁微微一愣,“啊?”

    冯紫英解释了一回。沈迁听完,喝口酒,笑道:“嗨。几位兄长,这还要想什么?想想看,是咱们对韩秀才比较熟悉,还是贾世兄对他熟悉?听说贾世兄都救了他好几回的命。”

    卫若兰和冯紫英两人对视一眼。

    陈也俊下定决心,道:“干他娘的!”

    …

    三月二十八日晚,教坊司中,发生一起不算严重的斗殴。起因是,双方争风吃醋。但,结果却闹的很大。第二天清晨,京城日报就抢先报道事情始末。随即,各家报纸跟进。

    这则八卦的看点在于双方的身份:殿前侍卫陈也俊,痛殴苏州富商高百万。因为,高百万长的丑,好色的名声,早就传遍京城。舆论一边倒的支持陈也俊。

    谁让前几天,贾琏一句“美丽即是正义”传遍京城呢?论起来,陈也俊亦是很俊郎的。

    因御前侍卫也是有品级的,属于官员,案子由东城兵马司转交给都察院审理。

    打架斗殴,并非什么大案。陈也俊回家后被长辈禁足,并向殿前侍卫司里请假一个月。这是保护他。而高百万,就此在都察院里“住”下来。

    这天傍晚,在沈迁的掩护下,偷偷从家中溜出来的陈也俊,在贾环的安排下,到都察院后的监牢里见一见高之令。

    贾环在前面和朱鸿飞朱大御史、沈迁喝茶、闲聊。这种小角色,他并没有兴趣去看其落魄的样子。虽然,和贾府里的妙玉有些关联。当日,陈也俊来找他帮忙,说明了前因后果。一个很老套的恶霸欺负孤女的故事。

    其实,妙玉的家世、身份,贾母多半清楚。看情况,她家里原来是和贾府有些来往。贾母知道她家里待客,喜欢用六安茶。而妙玉知道贾母不喜六安茶。

    只是,贾环并没有那么无聊的去问贾母这些旧闻。说到底,他不是什么孝子贤孙。他和贾母、王夫人的关系其实很一般。

    高之令矮胖如球,脸颊上有一道胎印,看起来容貌很“清奇”。时年四十二岁。他被关在一座小院的厢房中。

    高之令坐在床板上,冷冷的看着进来的陈也俊,冷笑道:“陈朋友是特意来看我的笑话?只是恐怕要让你失望!”

    陈也俊看着高之令那种丑脸,右手不自觉的握成拳头,若非此人的阻扰,他早和妙玉成亲。只是造化弄人。盯着他,恨恨的道:“高员外不要幻想你的同乡韩秀才来救你。他是不会来的。”

    高之令瞥了陈也俊一眼,轻蔑的道:“那又怎么样?斗殴,算多大的罪名?嘿,陈朋友,以你们家的权势,想要栽赃,在京城里,你敢吗?”

    陈也俊嘴角慢慢流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随即扩大,“哈哈。哈哈。高之令,斗殴不算什么。只是,你可能牵扯到一些案子中,不得不关你几年。哈哈,希望等你回到苏州后,你的妻妾,你的子女,你的家产还在。哈哈!”

    陈也俊快意的大笑离开。

    身后,高之令一脸的懵逼。随后,如坠落到冰窟窿里。再大骂:“陈也俊,你这是莫须有。莫须有。你他娘的给劳资回来。回来,回来啊!”

    黑不黑?真他么的黑!打架斗殴,能判什么罪?但是,拖着不判,才是最狠的。

    不要以为陈也俊是在开玩笑。看看二十一世纪的案例:黄首富被关进去,国美差点就易主了。那么,在大周朝这个没有手机、电脑的时代。高之令为主心骨被关了,他在苏州的百万家产,能保住吗?

    答案,不问可知。

    …

    四月初二,贾环接到张承剑的来信:山长即将进京。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5686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5686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