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章 途中

推荐阅读:无限机战世纪系统吞天仙帝顾道长生重生过去当神厨不朽狂神总裁诱入怀:老公大人,早上好!

    自贾环于七月二十五日离开贾府,眨眼间就是十几天过去。秋色渐渐的染红贾府内的树林。

    贾母上房的偏厅中,贾母、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四人抹着骨牌。鸳鸯、王熙凤在一旁说笑、提点着。丫鬟们、仆妇们环伺在四周。

    贾环要娶薛宝钗的消息早在贾府上下传遍。贾府里对薛家淡淡的排斥感自是消失。

    于薛姨妈而言,贾环离开贾府后,她心情舒畅许多。慢慢的重新融入到贾府内宅的生活中。

    贾环的离开,自是不会让这几位挂念。真正牵肠挂肚的人在东跨院后的抱厦厅中。

    迎春、探春、惜春、宝钗、宝玉一起顽笑。现在她们姐妹们除了在老太太面前,就是抱厦厅这边聚得多。偶尔,会有话题转到贾环身上。

    探春手里拿着针线,牵挂的道:“不知道三弟弟现在到哪里了?”

    迎春温声接了一句,“嗯。今天是八月初九,再有几天就是中秋。”

    宝玉卖弄道:“从通州走京杭大运河,沿途不外乎天津、沧州、德州、临清、济宁、徐州、淮安、扬州、镇江。到了镇江往长江上走,就是金陵。”

    宝钗娴雅的点一点头。她前些年就是这么上京的。

    宝玉又道:“这十几天的功夫估着该到徐州了。唉,也不知道林妹妹如何了?”

    几个姑娘都是笑起来。宝二哥和环兄弟的关系,谁都知道。他算着贾环的行程,当然不会是牵挂兄弟,而是挂念去扬州的林妹妹。

    探春笑道:“二哥哥,三弟弟答应你将你的话带给林姐姐。肯定会带到的。”

    …

    …

    抱厦厅内贾府的姑娘们说话时,贾府西路李纨院中,松柏常青。

    秦可卿一袭湖水绿的长裙,身姿纤巧。神情温柔,气质柔媚。说话细声细语的,“倒是要问婶娘,环叔要娶宝姑娘的事是不是真的?”

    李纨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穿着浅白色的对襟褂子,秀雅的少妇,轻笑道:“嗳哟,那里还有得了假?府里都定下来了。就看薛姨妈的意思。”

    秦可卿明眸一转,自有一股妩媚之意在眉眼间流转,国色天资的尤物大美人,温柔的点头。

    她今天和尤氏一起来西府这边请老太太、太太等人在中秋节前后去府里吃酒、看戏。尤氏已经回了宁国府。她则留下来找李纨说话。她其实和王熙凤关系最好。但是要问环叔的情况,最好是问李纨。因为兰哥儿是环叔的学生。

    环叔要成亲了啊。她心里有些难言的惆怅。

    本来随着环叔的地位越来越高,她和环叔想要坐下来说会话都难。而成亲之后,怕是会更难。

    …

    …

    族学中,下午的阳光洒落。约四点时分,骆宏结束下午的课程,回到教室隔壁的瓦屋中。

    宽敞的瓦屋厅中显得有点清冷,空荡荡的摆着桌子。张四水和柳逸尘两人正在闲聊。

    骆宏将手里的讲义放在书桌上,拿着茶杯喝茶,微笑着道,“这族学里的管事培训班停掉,你们俩倒是清闲。”

    “骆先生!”

    张四水和柳逸尘站起来打着招呼。柳逸尘处事比张四水灵活,笑着接着骆宏的话说道:“所以,我们俩还在感叹,还不如跟着贾兄一起去江南算了。”

    骆宏道:“子玉是去江南在山长身边读书。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你们俩要想读书进学,跟着我读行了。明年就是岁试。”

    骆宏是禀生级别的秀才,教授两个童生还是没问题的。

    张四水和柳逸尘对视一眼,都是尴尬的一笑。张四水过了顺天府的府试。柳逸尘连府试都没过。但他们俩在见识过世事之后,已经无心读书。

    在读书的事情上,两人都很佩服贾环的意志、决心。

    …

    …

    自隋炀帝开凿运河,勾连南北水系,京杭大运河历经历史变迁。自明以来,这条运河滋养着河岸两边的城市、土地,促进经济发展,连接南北。

    在古代没有汽车、火车的情况下,除开货运需要靠水路外,出行选择水路比坐马车更快捷、舒适。

    因为,马匹需要休息。而船只昼夜不停的在水中前行。

    晚风习习,星辉满天。运河之上,船只往来。较之白天略显寂静。

    贾环站在船头,秋风吹拂着他的头发,衣角。他眺望着辽阔的江景、平原、城市。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下江南啊!

    杜牧不是有句名言吗?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江南风物,扬州风华。贾环仰慕多时。他兜里没有十万贯,但五千两银子用来吃吃喝喝,自助游什么的,足够了。

    自七月二十五日从京城出发,在通州上船,顺着运河前行,至今天八月十二日已经到了淮安。

    途中,也在沿途繁华的港口城市如天津、济宁、徐州停留。但架不住他船轻人少。放舟南下,行程极快。

    贾环其实并不着急着抵达扬州、金陵。他只要在九月初三林如海死之前抵达扬州,见到贾琏,转交王熙凤委托他带的秋衣即可。他可没兴趣届时往苏州跑一趟。

    这一次下江南,主要是跟着山长读书。顺带着经营下后路。万一在未来的四五年内没能挽回贾府的颓势,他需要有个退路。不至于在被抄家杀头时,如同待宰的猪羊。

    所以,苏州,在短时间内,他并不想去。要在江南地区游山玩水,见识江南风华,等书读得差不多的时候再出去透透气。

    贾环正在遐思时,背后传来脚步声。如意拿了件披风从船舱里出来,“三爷,夜里凉,把披风穿上吧!”

    贾环转过身,笑一笑,道:“算了。我们进去吧!我也只是出来透透气。”

    贾环让钱槐租下的这条楼船,船体共两层。中等大小。上面是他们在住,下面是船工们吃住。船上分为三个区域,贾环、晴雯、如意住在前段。约三五个房间的大小。

    船舱里的卧室、客厅都布置的干净、整洁。只是普通的客船,要说舒适、精致肯定是没有的。好在宽敞,明净。

    钱槐、胡小四、老仆张三住在后段。顺带看守着带去金陵的礼物。京杭大运河是南北交通运输命脉。每年都有大量自江南起运的漕粮运往京城。如今太平盛世,走运河自是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贾环和如意两人进了船舱。晴雯正在厅中的书桌边站着,笑滋滋的欣赏着她自己的画像。见贾环、如意两人进来,美丽的大眼睛一扫,顽皮的神态展露,抿嘴笑道:“三爷,你不看月亮了啊?”

    贾环就笑,“我看的不是月亮,看的是心情。”笑着走到晴雯身边,看着书桌上的炭笔素描画,“晴雯,还在看你自己的画像啊,看你自恋的!”

    途中这段时间,贾环并没有读四书五经,挺过晕船期后,休闲的翻翻故事书,或者让晴雯、如意两个漂亮的小姑娘给他当模特,练习着炭笔素描画。书桌上这几幅素描画,是他最近水平大有长进之后的成品。

    素描人物画讲究的真实。他画的有七八分晴雯的模样。话说晴雯确实很漂亮啊:微圆的脸蛋,清秀的娥眉,明秀的大眼睛。组成一张标致的美人脸。眉眼间有些像林黛玉。

    不是黛玉那种“娇花照水,弱柳扶风”的妩媚之姿,而是类似于一种芙蓉出水的秀丽,浅浅的妩媚,有一股灵巧的神韵。聪明、顽皮、娇俏的美丫鬟。

    晴雯笑着嗔道:“三爷,我才没有呢!”她要是自恋的话,还不如拿个镜子看自己啊。这幅画能记录住她此刻的容颜。她是在看画上的题跋:癸丑年八月,往江南途中画晴雯。彼时豆蔻年华,灵巧妩媚。余笔力难画神韵,叹叹,赠之。

    三爷夸她呢。

    贾环笑笑,帮晴雯将几张素描画收起来。他准备写会字。

    如意倒了三杯温茶过来,清秀的一笑。她很难想象一贯性子活泼的晴雯姐姐肯为了一幅画,静坐着当模特近一个半时辰。

    贾环将素描画收好。看到最下面洁白的竹纸上的一行字: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笑着摇摇头,心中慨然一叹。

    纳兰容若的精品词,饮水词的巅峰之作,足以流传千年的名篇,最精华的一句,他还是在这艘客船中写出来。作为一名抄诗达人,这很有点浪费。

    但,只有这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才能表达他当时见到林芝韵面纱下那绝美无瑕的容颜时的心情、赞叹。

    启程离开京城之前,他去了一趟闻道书院、东庄镇。到东庄镇林家面见林芝韵,邀请她代理碧雪膏。

    秋季上午的阳光落在精美的小厅中,若有若无的喧闹从书院大街上飘来,更添悠闲、舒缓的节奏。

    贾环将带来的三种配比、味道的碧雪膏摆在小圆桌中,笑道:“林姑娘,你可以尝尝再做决定。”

    他要招募代理商、经销商,当然是要给别人看货。当然,以他和林芝韵的交情,其实说一声就可以。不过,贾环还是按照商业流程来走。

    碧雪膏的保温措施,他已经弄好。不然,碧雪膏在销售过程中,运送到权贵府上就化掉,那就太失败。

    林芝韵一袭蓝色的长裙,身姿高挑、婀娜。惯例带着白色的面纱,遮住容颜。梳着少女小髻,带着一支步摇,随着她螓首,摇摇晃晃,风姿动人。

    贴身的丫鬟雨儿上了茶,在一旁甜美的笑着。

    林芝韵并没有品尝三个茶碗装着的碧雪膏。她带着面纱不方便,微笑道:“我信的过贾院首。”

    贾环呵呵一笑,“我也信的过我自己。关键是你做为代理商肯定要知道产品是什么样的,否则你怎么卖出去呢?虽说是秋季,但现在还是上午。少吃点冰凉的东西,也没什么大碍。”

    林芝韵就笑起来,优雅的点点头,一只手拿了调羹舀了小半勺碧雪膏。皓腕如玉,十分美丽、耀眼。一只手轻掀开点面纱,秀气的抿了一口。

    还没开口说话,窗外的秋风徐来,吹拂着她带着的白色面纱,然后贾环就看到了一张绝美无瑕的脸蛋:五官精致,容颜清丽。星辰一般迷人的眸子,白雪般柔嫩的肌肤,娇艳欲滴的红唇,恬然自若的御姐气质。

    清丽的脸蛋上,还有些许因为某个秘密被突然揭开的尴尬、慌乱。令人好笑之余,又为她绝美的容颜感到心颤。

    哪里有那恐怖的“井”字伤痕啊?

    他和大师兄都给骗了啊!

    林芝韵即便是在商场上历练了好几年,和贾环也熟,但这会看着贾环震惊的神情,也无法保持平静,装着若无其事。俏脸微红,避出小厅。

    …

    …

    想到这里,贾环收回了思绪。事后怎么善后?自是通过雨儿传了几句话:同意代理销售。

    贾环倒是不怪林芝韵的“欺骗”。一个绝美的女子,可以享有点特权。何况,林芝韵是他的朋友。他一向很欣赏她。他是有一点惆怅。他想起第一眼见到她时的感触。只有戴望舒的名篇雨巷才能描摹出那种感受: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

    事实证明,他当时确实没有看错。他之前还想:这姑娘要不是毁容,他预估他对宝姐姐产生好感前,随着接触的深入,会追求她。

    现在,她真没毁容啊!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他和林芝韵接触这么久。然而,此时,他已经和宝钗订下感情之约。移情别恋倒不会。白首之约不相负。只是,有些惆怅。

    叫他如何不感慨:人生若只如初见。

    …

    …

    运河之上,船行平稳。

    贾环没有提笔去续写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后面的词句与他的心境不符合。

    晴雯和如意两人一左一右的看着贾环写字,很漂亮的毛笔字,流畅、飘逸。

    这时,钱槐进来汇报道:“三爷,船主老刘预计他们会在中秋节前一天八月十四抵达扬州。”

    “嗯。”

    贾环点点头。船舱外,明月当空。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6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