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山长归来

推荐阅读:抗战之兵锋妖孽尊上圣虚鬼王传人战玄霄妖娆毒仙夺取基因不死仙帝六界神君血妖姬

    夏季多雨。夕阳和淡淡的暮色才落在窗沿上,便是一场暴雨突至。黄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落在小院的屋檐,走廊,石板上。

    黎宽起身,将客厅里的窗户关上,继续与同年、同乡、好友彭鏊小酌闲谈。

    黎宽时年39岁,是雍治十四年的榜眼。任职翰林编修。翰林,在京中就有“穷翰林”的名头。翰苑词臣,清贵是清贵,但,确实没有多少油水。

    他虽然是楚王幕僚中核心的苏州派,东林党。但,这并不能给他带来经济上的额外收入。

    本来和晋商殷无忌有意和他交好。他倒是想借力买一个小妾。不想,看得入眼的戏子,却是贾府出身。而随后,殷无忌此时已经出事:被贾环挤兑的信用破产。

    雨声点点。客厅中的气氛,有些沉闷。楚王党的两个“钱袋子”被贾环敲掉。

    黎宽拿着酒杯,沉吟着问道:“韩子恒真决定不管关在都察院里的高百万?怎么说都是乡亲。”

    彭鏊摇摇头,轻吸一口气,道:“黎兄,他说了不管。”今天下午他提前出了翰林院,去荆园中见过韩秀才。

    彭鏊,字济之,苏州吴县人。时年27岁。丙辰科探花。官任翰林编修。

    黎宽不满的道:“韩秀才误事,才具不足。晋王党分崩离析,何大学士去职。本该是气势如虎的局面,现在成了小娘的裹脚布,一点都不爽利。

    贾环这样蹭鼻子上脸,都不回击。朝廷内外有几人会心向楚王?我东林一脉,何日才能重返朝堂执政?以我的看法,还是要请柳前辈早日到京中主持大局为好。”

    彭鏊笑一笑,劝道:“黎兄,这事急不来。韩子恒的策略并没有错。楚王殿下的首要任务,是讨天子欢心。收取朝臣之心,倒在其次。柳前辈在苏州教书传道,未必有意在近期来京城。”

    他若是柳前辈,亦不会在此时来京中。有当今天子政变上位在前,夺嫡之争,不到最后一刻,就不算落定。何苦来趟这滩浑水?等楚王登上大宝,再来京城,岂不是稳当?

    “唉…”黎宽长叹一口气,他知道彭鏊说的有道理,只是心里不痛快,郁闷的干一杯酒,道:“济之,其实,殷无忌、高之令去找贾府的麻烦,本身就是一个败笔。

    成不成两说,关键是暴露了韩秀才自己的心思。以贾环的聪明,他会看不出来韩秀才害怕和他正面冲突?”

    说韩秀才不行,他的大局战略又是对的。说他行,看看他现在办的叫什么事?

    拖泥带水!

    彭鏊点点头。韩秀才一介生员,想要让处在科举顶端的翰林服气,很难。况且,这事,韩秀才确实没办好。只是,事已至此,这口气,楚王党只能咽下去。

    其实,现在去和贾环碰一碰,较量较量,楚王党中,有几个人敢?恐怕刑部白尚书都要掂量。贾环看着没了官身,断绝前程。但,贾府的势力,可是一直都在增长。

    此次银币之事,贾府实力增长。同时,在旧武勋集团中,恐怕话语权将更重。贾环在暗中执掌着这样的力量,谁敢轻言与之正面冲突?想想晋王、顺亲王、南安郡王等人的下场!韩秀才的决定,不能说全错啊!

    谁不忌惮?

    彭鏊给黎宽倒酒,转移话题,“真理报主编魏原质因修书之功升国子监祭酒。黎兄可以考虑谋求此职。”

    真理报主编,正五品。到目前为止,已经形成一套升迁的惯例。以翰林院侍讲(正六品),可以直接升任。若是翰林编修,或者翰林庶吉士,可以暂代主编职位。

    …

    …

    张安博在雍治十六年春,与新的南京礼部尚书交割完成,启程前往京师。

    本拟在三月中旬抵达京城,就任左都御史。但行至聊城段。因黄河桃花汛,百姓流离失所。他停在当地,帮忙处理赈灾的事宜。

    以张安博此时在天下的名望:大儒。张安博在南京国子监改革四年,国子监文风大盛,俱是张氏学派的门徒。名望与日俱增。即便没有官职,地方官都会尊重他的意见。何况是即将就任的大中丞?

    三月二十六日,张安博的船只,才启程,离开聊城,前往京师。地方官府送行。

    运河上,船只来往。楼船的末端,一名容颜极美的女子,缓缓的放下窗帘,心里感慨着水灾下,民间疾苦,人世多艰。弹着琵琶,试唱新曲: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

    …

    贾府,北园,外书房中。昨夜一场雨过,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初夏的芬芳。

    贾环正吩咐着自己的长随钱槐,“你去东庄镇上,将书信送给叶先生,大师兄,罗君子他们,再帮我带口信到镇上的酒窖,运些好酒回来…”

    贾府经营着澹云轩,因生意极好,高度白酒供不应求。酿酒的地点设在东庄镇。以周朝此时的美食工艺,和清朝后期时差不多。高度白酒已经出现。

    但高度白酒很消耗粮食,历朝历代,都会颁布禁令,控制酿酒的份额。不过,国朝开国至今,时至今日,法及松弛。禁酒令,基本等同于无。

    贾府所酿的高度白酒,在京城中颇受好评。酿酒业的门槛,不在于酿酒技术,而在于粮食成本,以及违法的成本。

    贾环要酒的原因,是因为秦钟五日后就要傅秋芳成婚。甄宝玉亦快要和李绮成婚。他准备送些美酒。

    钱槐忙点头,机灵的道:“三爷,你放心,我一定都带到。”

    贾环笑着挥手,让他去办事。一路回到后院里,忽而想起件事来。当日,陈也俊请他们喝酒,酒后委托他带一句口信给妙玉。他前段时间和大师兄一起贺喜升官的国子监祭酒魏翰林,同时给方宗师送行,忙的给忘掉。

    后院里,宝姐姐她们并不在。三月份时,薛蝌和薛蟠已经从南方行商回来。薛蟠年纪渐长,薛姨妈有意为儿子娶亲。给野马套一个笼头,少不得请宝钗去商量。

    诗诗去清虚观祈福求子。韵儿在外头看账本,见贾府各处生意的管事。

    贾环叫了留在家里看书的如意,和小丫鬟打麻将的晴雯,三人一起去往大观园。

    顺着直道,往南直走。便到大观园的北端。往左边去是蘅芜苑,往右边是紫菱洲。正值上午十点多,大观园中,草木深深,幽静、舒适。树枝上有虫鸣。

    贾环三人从门外全是奇石异草的蘅芜苑门前穿过,绕道正殿,前往栊翠庵。

    蘅芜苑此时,已经给薛宝琴居住。宝钗住在北园。

    晴雯穿着青缎面的掐牙背心,十九岁的少女,肌肤光滑水嫩,纤腰如柳。灵巧、妩媚、顽皮的丫鬟。好奇的问道:“三爷,怎么你近来这么忙?”

    贾环帮晴雯打着遮阳伞,笑道:“怎么,惦记着我打牌输给你的银子了啊?”

    皇周英华修成,官场上的变动。再加上,贾府拿下7%的银币份额,保证金,和史、王、薛的关系协调,他都要处理。忙过这阵子,他该去金陵了。

    晴雯娇俏的翻个白眼,直爽的道:“三爷,你输的太假了。你输给林姑娘和两个姨奶奶,我们都当真的。输给我、香菱、如意、莺儿、彩霞,谁当真啊?”

    贾环轻轻的搂下晴雯的细腰,笑道:“那行,我赶明儿把你赢到哭。你可不许发脾气。”

    晴雯娇嗔着斜着眼睛瞥贾环。

    跟在身边的如意,抿嘴娇笑,清秀可人。心想:说起来,大家真的有很久,没有这样在一块儿了!她很想念以前的日子。

    …

    …

    一路绕过大观园正殿、凹晶馆,到栊翠庵的山脚下,看看山腰处的尼姑庵,贾环道:“妙玉性子孤僻,我去传句口信就下来。你们俩到可卿那里吃茶等我。”

    晴雯、如意俩乖巧的点头,“知道啦,三爷。”秦可卿所在的达摩庵在栊翠庵山后,绕过去便是。

    贾环顺着蜿蜒的青石台阶而上,走进栊翠庵。里头花木,都修建的整齐。别有一番意趣。可见主人的品味。

    妙玉这个人,不管评价如何,有一点怕是公认的:她并不像一个带发修行的尼姑。

    门洞里一个小尼姑出来,看见贾环,喝问道:“你是谁?快出去!”这是贾环第一次到栊翠庵中来。等贾环说明身份、来意,小尼姑给吓的脸色都发白。她刚才吼了府里的环三爷!低着头,赶紧进去通报妙玉。

    贾环在庭院的树荫下的石凳,石桌处等着。他倒不会和一个小尼姑计较什么。

    片刻后,妙玉一身灰色长袍,很是质朴。长发如云,身段高挑、婀娜,缓步前来。二十一岁的年龄,正值一个女子最美丽的年龄段中。明眸,粉唇,雪肤,细腰,长腿。灿若春华。

    妙玉双手合十,口宣佛号,“阿弥陀佛,三爷突然到我这里来,可是有事?”

    贾环点点头,道:“你有一位苏州故人,叫我带一个口信。高之令将亡。苏州可回。”

    妙玉的神情,在一瞬间仿佛凝固。贾环的话,她当然听的懂。半响,才回过神来。这几日的变故,实在太多。

    妙玉双手合十,微微躬身,道:“谢三爷带来口信。”

    贾环笑一笑,“不客气。”转身离开。妙玉的神情变化,他都看在眼里。以他的阅历,当然看得出她眼睛里的复杂情绪:快意、感慨、追忆、落寞。

    …

    …

    达摩庵中,环境幽幽,山风轻拂,吹动着树梢。

    贾环和秦可卿在简单不失雅致的小厅中相对而坐,喝着茶,闲聊。晴雯、如意、宝珠在外头的大厅中。时时的听得到笑声。

    贾环和秦可卿说起刚才见妙玉的场景,感慨道:“说起来,她也是个苦命人。父母双亡,青灯古佛。好不容易遇上对的人,又被拆散。而今,陈也俊早就娶妻生子。

    妙玉这个人,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诗词造诣,恐怕不弱于林妹妹。但是,性子孤僻,特立独行,洁癖太过。若是,她以骄傲保护脆弱的内心,可以接受。

    若是,以骄傲来鄙视别人,凸显自己。就未免不好。那样的话,她栊翠庵里的那块牌子:苦海慈航。可以换成:慈航静斋。”

    秦可卿温柔的轻笑,执壶给贾环添茶,轻声细语的道:“不想,环叔也会在背后说人是非。”

    贾环微愣,随即失笑。背后说别人的过错,不是君子所为。他在秦可卿面前太放松了。想想,两人一起经历了多少事情!

    秦可卿抿嘴一笑。带着不自觉的娇媚、性-感的少妇的风情,美不胜收。国色天资的尤-物。“环叔,过几日我弟弟就要成亲。我心里不怎么托底。”

    秦可卿性格柔弱,心里要强。但,人其实挺有趣的。

    贾环安慰她,“放心吧。傅试的妹妹,管得住秦钟。我和老爷说了,请他去证婚。”秦钟的性格,和小娘子差不多。在贾家的族学里读书,把未语先脸红的毛病给改了。但,本质上,还是个小受。傅秋芳管着他,刚刚好。

    秦可卿想一想,明眸看着贾环,有亮晶晶的眸光掠过,点点头,“我听环叔的。”

    她明天就回秦家,帮忙操持弟弟的婚礼。秦家就剩下她和秦钟两个人。弟弟的人生大事,她当然要回去。

    贾环和秦可卿聊一会,时间不自觉的就流走,快到饭点。贾环带着晴雯、如意出门。秦可卿一直送到山门外,目送贾环带着丫鬟们下山。直到他的人影变小,一袭玉色长衫消失在郁郁葱葱的美景中,方才带着宝珠返回。

    …

    …

    贾环顺路往南走,准备到黛玉那里蹭饭。刚过,大观园的正门那里几个丫鬟气喘嘘嘘的跑过来,远远的喊道:“三爷,三爷,老爷请你过去。”

    贾环奇怪的道:“这个点有什么事?”吩咐道:“晴雯、如意,你们俩自己回去吃午饭。我去前面看看。”

    晴雯好笑的道:“三爷,没你带着,我们一样能在林姑娘哪里蹭饭啊。”她和黛玉的大丫鬟紫鹃的关系很好。

    贾环笑一笑,跟着丫鬟们出角门,到前院里的贾政常摆饭的院落中,贾政、贾琏、贾蓉、贾蔷正在屋里说话。

    贾蓉唇红齿白,起身迎接,笑道:“环叔来了。”他妻子胡氏已经怀孕三个月,喜气洋洋。宁国府人丁单薄,如今总算有指望。

    贾琏,贾蔷也是笑着迎接。凤姐有了身孕。贾琏脸上同样带着喜气。他和凤姐儿的关系还是不大和睦。但,这是喜事。

    贾环对三人点头,再向贾政作揖行礼,道:“儿子见过父亲。”

    贾政捻须而笑,道:“坐吧。”吩咐长随信儿摆饭。父子不同席,屋里摆了两张桌子。贾环和贾蓉、贾蔷一桌。贾政和贾琏一桌。政老爹道:“环哥儿,我昨日收到你舅舅的回信,他的意思是,咱们这7%的份额,大可分出去,增加贾府在旧武勋集团中的地位。你的意思呢?”

    舅舅,就是还在榆林边关吃沙子的,九省都检点、五军都督府同知、榆林总兵王子腾。贾环和王子腾关系很差。但,贾政和王子腾有书信来往。

    贾府的7%的份额,四大家族其余三家,都是要分一点的。形成合力好办事。至于其他人…

    贾环道:“父亲,步子迈的太大,容易出事。除了四大家族内部,其他的人都不分份额。当然,财散人聚,财聚人散。分配的形式上要讲究一二。70万两白银的保证金,我们府里一时间,很难全部拿的出来。我们需要向其他关系交好的世家中借一些银子周转。每年利息20%。”

    这其实是变相的分配利益。但,主动权在贾府手中。哪天贾府不开心了,我就把钱还给你。这比直接分份额,要好的多。

    从民间借贷,高利贷的利息,当然不可能这么低。但是,勋贵世家之间相互借银子,哪有说要给利息的道理?比如,贾府放了五万两银子在甄家手中,没说要收存款利息的吧?

    而高利贷,也没有要借几万两银子高利贷的人!那不叫借贷,而叫故意欺诈。

    贾政眉头慢慢的舒展开,微微一笑,“嗯。这样可行。”

    正说着,酒菜端上来。热气腾腾,香气四溢。贾环则正好有些饿。

    …

    …

    四月五日,通州。

    上午九十点许,水面上舟楫云集。而码头上,店肆密布。一派繁华盛景。

    挺着肚子,胖乎乎的张承剑扶着七十三岁的父亲,缓步下船,“诶,父亲,你慢着点。”

    张安博好笑的拍拍长子,“我还没老到走不动。”站立在码头上,看着通州这熟悉的一幕幕。年轻时,宦海生涯,每次出京,入京,都是从这里开始或者结束。

    心中,游子归乡之感油然而生。这里,将是他仕途的最后一站啊。再过几年,他就要回老家居住。或者,回书院治学,也很好。

    仆人们忙碌着,挑着行李下来。

    这时,一群十几人从茶铺子里过来。为首的正是贾环。

    贾环快步上前,作揖行礼,声音有些激动,孺慕之情,自然而然的升起,声音略哽咽的道:“弟子见过山长!”雍治十二底,他带着林妹妹从金陵返京。四年来,只南下了一次,与山长匆匆相见,便不得不告辞。

    连山长生了重病,他都不知道。而今,终于可以就近照顾,侍奉在跟前。他与山长,情若父子。

    贾环身后,都是书院的弟子,齐齐的道:“弟子见过山长。”声音响彻码头。

    码头上正在做事,或者路过的工人、商人、官员们都好奇的看过来。而后,惊叹!

    左都御史张老大人,自金陵而来,闻道书院的书生们,前来迎接师长归来!

    张安博须发皆白,看着面前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子玉、文约、长文、士元、友若…,双手虚扶众人,禁不住笑起来,道:“好,好。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归,诸子风采如昔,可喜可贺!”

    贾环用力的抿嘴一笑,心情激荡,和大师兄一起上前扶着山长。又和张承剑打着招呼。

    众人寒暄着,热闹着,激动着,簇拥着山长登上马车,迤逦的向京城而行。

    此时的闻道书院,并不是雍治九年时,山长起复为左佥都御史时那般弱小啊!

    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6582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65822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