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章 可愿答应我?

推荐阅读:花都御医天价盛宠:黑帝的隐婚宠儿毒医娘亲萌宝宝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舌尖上的江湖

    窗外的阳光懒散的透进来。床榻、帐帷、木架、高几、瓷瓶、案几、窗栏上带着淡淡的色彩。

    金秋时节,桂花的香味在空气里沉浮。

    扬州察院的院落中,贾环香甜一觉醒来。刚坐起来,守在床榻边的如意过来掀起帐帷,清秀的小脸上露出浅笑:“三爷,你醒了。”

    贾环揉揉眼睛,抱着被子坐在,“如意,什么时辰?”

    如意道:“巳时二刻。三爷,早饭有各色馅的包子、水晶烧卖、大煮干丝、蒸饺、馄饨、面条、锅贴。你吃什么?”

    贾环一听就知道林如海的日子过得很不错。府里的早餐种类,准备的和自助餐厅差不多了。不过,这和盐商比起来,估计不算什么。听说扬州盐商吃饭,一顿饭几十个菜。一道道的菜从面前端过去,奢华无比。

    听如意报菜名一样的报早点,贾环食欲大开。笑着道:“混沌、蒸饺吧!”

    如意出去吩咐了一声,回来服侍着贾环传衣服、洗漱,笑吟吟的给贾环说起昨晚的那首词在林家里的反应,“三爷,你真厉害呢!昨晚整个扬州城都在传唱你的词。林姑娘将你的词录下来。”

    贾环笑一笑。苏轼的代表作之一,千古绝唱,怎么可能不引起轰动呢?黛玉录词,也属正常。

    “三爷,宝姑娘要是知道你把她的闺名传扬的天下皆知,会怎么想呢?”

    贾环禁不住笑着轻捏了下如意光滑的小脸,“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啊?”

    说说笑笑,洗漱完成后,留着如意在屋子里一起吃早餐。

    “如意,我一会去见林姑父,我们今天离开扬州,前往金陵。你和晴雯收拾一下东西。”

    如意乖巧的点下头,“嗯。”

    贾环轻笑,喝一口粥。秋季的微风,带着桂子的香气,静静的飘散来。

    …

    …

    贾环说是要去见林如海当面辞行。但早饭刚吃饭,贾琏就过来,笑哈哈的拍着贾环的肩膀,“环兄弟,厉害,厉害。我昨晚在画舫之中都听到你的诗作。”

    贾琏此时心中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就像林黛玉在刚看到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这首词的感觉一样:时常见面的少年,竟然有如此文采,如同大诗人一般,这谁能一下子接受?那种不真实感就像是肥皂泡沫漂浮在心上一样。

    贾环和贾琏说了一会话,告知他准备今天启程前往金陵的消息。说话间,林府的管家元伯过来告知:“环少爷,扬州名士萧幼安来访。”说着将名帖送上。附有礼物若干。

    贾环只好在偏厅之中和萧幼安见一面。

    萧幼安是一名三十多岁的文士,身量中等,相貌普通,风度儒雅,穿着士子长衫,客气的道:“贾兄惊才艳艳,幼安佩服之极。冒昧来访,还望贾兄见谅。”

    贾环对这位文质彬彬的萧名士升起些好感,笑着道:“萧兄客气了。”

    畅谈了一会扬州士林的趣闻。萧幼安起身告辞,道:“贾兄即将寓居金陵,想必不久我们还会再见。届时与贾兄把酒言欢。”

    贾环笑着点头,“一定。”他对萧幼安的感官还是不错的。为人、处事都是很得体。

    萧幼安哈哈一笑,道:“贾兄,还有一事,宋大家和刘大家让我带话,日后定要与贾公子共饮。”

    他早晨才知道的消息,贾环昨晚没有在楼船中留宿。只是,借机脱身。把两位江南名妓给涮了一次。两个大美人心里还幽怨着。

    所谓共饮是怎回事,贾环心里有数,共宿才是真想法。莞尔一笑,道:“那就请萧兄转达两位姑娘,我知道了。”

    美人嗔怒、幽怨,别有一番情趣。不过,他没有撩两位名妓大美人的想法。

    当然,也不会恶语相向。

    他不是道学先生,只是拥有一个普通男人都有的想法:他希望他拥有过的女子,此后的生命之中,只烙印下他的痕迹。

    这两位名妓大美人,显然不可能属于此种。至于看对眼缘的****愉,昨夜中秋不重来。

    萧幼安潇洒的一笑,行礼离开。

    贾环笑着摇摇头。他是在想,他昨晚面对着刘美人的诱-惑时,怎么就想起秦可卿来!

    …

    …

    贾环见过萧幼安之后,才前往林如海的卧室,向他辞行。贾环准备带着晴雯、如意前往此次江南行的目的地:金陵。

    约上午十点半左右,秋季的阳光落进来卧室里,带着寂静,柔和。浓浓的中药味道似乎淡了不少。

    林如海的精神看起来似乎比往日好很多,枕头垫高,语蓉和另一名美貌的姬妾在床榻边照料着。

    林黛玉坐在软榻上,一副哭泣之后,梨花带雨的娇柔模样。紫鹃、袭人两个丫鬟在一旁尽心的服侍着。

    贾环行了一礼,道:“姑父,我准备今天下午前往金陵。特来向你辞行。”

    看着朝气蓬勃,如日之东升的少年,林如海点点头,脸上带着微笑,和善的道:“子玉此去,你我怕是无再见之日。我有几句话要单独和子玉说说。”

    贾环正好也要和林如海说说林黛玉的婚事,以及给她的后路的事情。林黛玉自己没和林如海说。他答应紫鹃,会说说这两个问题。当即,沉稳的点点头。

    林如海之前交代过,两名妾室、几个丫鬟都退下去。就留了林黛玉在屋中。

    屋中安静下来,林黛玉起身,泪痕未干,细声道:“环兄弟,你坐过来些吧。好和我父亲说话。”

    态度有些亲近。

    林黛玉昨晚还以为贾环在瘦西湖上陪名妓共度良夜。她是不认可的。但今天早上起来,才知道贾环回到察院来休息。心里对他有些认同感。

    贾环微怔。之前,黛玉都是叫他“环哥儿”的。这个称呼大约类似于普通朋友之间喊一句“环少”。她其实应该是和宝钗一样,喊他“环兄弟”。这才是亲戚之间表兄妹应有的称呼。

    贾环的年纪其实比黛玉大,他是跟着探春一起喊黛玉“林姐姐”。至于探春为什么喊林姐姐,那就不得而知了。

    关键问题是:他如果喊一句“林妹妹”、或者“颦儿”,聪明、高傲如林黛玉肯应声吗?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喊“林姐姐”吧。他无意和黛玉亲近,也无意和她把关系闹僵。

    贾环此时并不知道林黛玉的想法,以为是昨晚的精品诗词带来的“福利”。来到周朝这么久,他明白才子光环的效应、加成,笑着点点头。

    林黛玉坐到林如海的床沿上,贾环则是拿了一个绣墩过来,坐在一旁,方便和林如海说话。

    林如海看着女儿和贾环的互动,眼神透露出满意的神色,虚弱的道:“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时日无多,子玉可愿代我照看小女?”

    他准备托孤给贾环。

    贾琏那种公子哥,连乡镇干-部-级别的王熙凤都玩不过,哪可能是林如海的对手?

    林如海的层次,妥妥的副-部-级以上。国朝官员的地位,不仅仅要看级别,还要看差事。林如海的巡盐御史,管着从三品的盐运司。他早就从贾琏嘴里把贾府的情况盘出来。

    贾环在贾府中,是说话算数的人。地位仅次于他的两个内兄贾赦、贾政。

    而且,林如海已经通过昨晚的中秋诗会“检验”了关于贾环的评价:尊师重道,品行端正。他的托孤对象自然是贾环,而不是在贾府里跑腿打杂的贾琏。

    贾环有点发懵。这什么情况?他和林如海这才是第二次见面,林如海就敢对他托孤?

    疯了吧!

    贾环可是很清楚,林如海的家底有两百万两白银,再加上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儿,林如海不怕他人品卑劣,来个人财两得或者杀死林黛玉独吞家产?这种情况下,别扯亲戚情分,亲兄弟都有翻脸的可能。

    贾环搞不懂林如海对他的信任从何而来。他天下闻名,传诵的是诗名、才华、能力。而不是类似于赵匡胤那样的“千里送京娘”的道德标兵、模范。

    贾环发愣的时候,林黛玉悲从心来,呜呜哭泣。大颗的眼珠从秀美的脸蛋上滚落而下。泪如珍珠。她父亲的话,太令人伤悲。

    林如海勉强的抬了下手,“痴儿,你哭什么?人固有一死。我又何能例外?只是放心不下你。”

    林黛玉再也忍不住,匍匐在父亲的床头,痛苦的,泣不成声。人之悲痛,莫过于生离死别。

    林如海轻轻的抚了下林黛玉的秀发,悲凉的一笑,对贾环道:“我林家世代列侯,钟鸣鼎食之家。传到我手里,朝廷收回爵位。我探花出仕,宦海多年,亦是薄有积蓄。

    如今,子玉要前往金陵读书。我的后事要拜托琏内侄处理。所以,扬州、苏州的宅子、田地,我都将交给琏内侄处理。而且,还要再赠八十万两白银的耗费。

    林家嫡脉只剩下小女一人,她日后要寄居在贾府,少不了要贵府上下照看。

    剩下,我还有一百万两的家资全部赠送给子玉,只盼子玉在我死后照看小女一二。子玉可愿意答应我?”

    林如海将死之人,说了这么大一段话,累的有些气喘,“呼呼”的呼吸声如同破风箱,只是眼睛平静的看着贾环,带着希翼。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9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