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五章 监护人

推荐阅读:重生在神话世界大医凌然太古剑尊穿梭诸天至尊剑皇书籍供应商电影世界我为王寻找走丢的舰娘我是全能大明星我家宝宝你惹不起

    八月十五后的扬州,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时间。

    中秋当夜,扬州三大盐商之一的汪家在西园举行中秋诗会,北直隶的士子贾环以一首“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夺魁。被誉为:惊世之作,千古绝唱。这首词迅速的在江南地区传唱,风靡一时。扬州士林,与有荣焉。当日见证了这首名篇诞生的士子,更是津津乐道。

    当日,充当背景墙的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金陵魏子和。据说,回到家中闭门读书。

    西园诗会的成功,同时将扬州盐商汪鹤亭送到扬州盐商之首的位置。名利双收。

    接着,八月十七日,位于扬州城内的淮扬分守道署衙行文淮安府、扬州府,禁止寄籍两府的士子参加明年雍治十二年的县试、府试。

    这则公文,真正的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淮安府、扬州府两地的士林几乎都像爆炸了一般,各种声音都冒出来。这明显是针对盐商的。士子、缙绅、官员有赞同的,有反对的。两府本地的士子几乎一边倒的称赞沙守道是青天大老爷。而盐商子弟,自然则是大骂沙守道。

    不过,随后有消息传出来,是因为大盐商郑元鉴、郑文植父子得罪了沙大参,导致沙大参一怒之下,下了针对盐商的禁令。

    一时间,郑家成了舆论攻击的焦点。

    淡淡的暮色之中,扬州新城内的分守道署衙中,沙胜与何师爷在后院中喝茶、闲谈。

    沙胜眺望着署衙之外的屋舍、街道,感慨道:“时至今日,才有分守一道的感觉。”

    何师爷笑呵呵的喝茶。

    要论幕僚的能力,贾环真是个中的强手。可惜啊,他只在扬州呆了几天。否则,这扬州城内,分守道署衙说话的份量将会大增。

    何师爷提醒道:“东翁,盐法一事,还要及时上奏朝廷。”

    贾环针对盐法弊端,提议设立盐业总商制度。当前的盐法,实行的明朝万历年间的纲盐法。在纲册上的盐商才有资格参与盐业。典型的官产商售制度。

    扬州大小盐商三百余人,每人拥有1千引到数万引盐引不等。对于,小盐商而言,存在着各种风险,从而导致朝廷的盐课收不上来。

    所谓总商制度,就是朝廷指定一定数量的总商,十几,二十不等。专门负责与盐运司打交道。其余的小盐商则是挂在总商名下,由总商完成认领盐引,代缴引课、摊派、收缴相关盐课等事务。

    如此一来,朝廷只需要与数量不多的总商打交道,收齐盐课。由总商承担小盐商的风险。避免出现淮扬两府累积近百万盐课收不上来的局面。

    总商制度,出现在贾环那个时空的清朝。后面还有票盐制,会彻底的摧毁扬州盐商这个群体。

    贾环理工科出身,哪里懂盐务知识?不过,他八月十四日晚和何师爷在小秦淮河的画舫上谈了很久,对盐业官产商售的制度都有所了解。以他现代的商业知识来归纳,还是很容易的。所以,能提出总商制度。

    简单来说,总商制度,就是设立总代理。下面的二级代理死活,厂商不管,只找总代理收钱就可以了。风险全部推给总代。

    在贾环看来,要解决盐价高企,普通民众吃不起盐这种情况的办法很容易。只要打破盐商的垄断经营门槛,放开市场,充分竞争。盐价自然就会降下来。具体实行办法可以再商议。这算是贾环版的票盐法。

    但贾环并不建议沙先生来做这件事。办法是很容易,但实施起来,砸了别人盐商的饭碗,想也知道会是什么后果。所以,只给了设立总商的办法。先把政绩捞到再说吧!

    救民于水火之中,改革盐法这事,最少需要巡抚这个级别的人物,还要皇帝的支持,才抗得住各方的反扑。

    沙胜点点头。

    …

    …

    随着八月十八日,贾环带着他的两个大丫鬟晴雯、如意离开前往金陵,热闹了两三天的林府又变得沉郁,压抑。

    时不时昏迷过去的林如海已经在安排后事:写遗书、绝笔信、遣散奴仆,着手让贾琏变卖园林。林如海在扬州有别业。察院的后面,不时的可听见哭声。

    晚饭之后,秋风清寒。林黛玉去里屋里看了父亲。父亲昏迷在床榻上。姨娘语蓉在精心照顾。

    语蓉轻轻的点头,“玉儿来了。”十六日,老爷当着大家的面托孤给那个少年。听着黛玉要在金陵住两年,她是决意无论如何都会留下来陪着黛玉。

    “嗯。”

    说了两句话,问明父亲的情况,黛玉穿着绣花金边的暗红色斗篷回自己的屋里。

    紫鹃跟在黛玉身边,帮黛玉挡着风,看着天空中皎洁的明月,感慨道:“不知道三爷到了金陵没有?”

    林如海和贾环说起托孤的事宜时,只有林黛玉旁听。个中的细节,林如海后来宣布时,并没有对众人说。

    但黛玉十分信任紫鹃,把那天的情况基本都对紫鹃说了。紫鹃此时心中很安定。三爷果然是信守承诺,在林老爷面说提起了姑娘的事情。

    而三爷既然答应日后照料姑娘,那姑娘也没什么可担心、忧虑的了。她信三爷的承诺、能力。

    黛玉脚步顿了下,细声道:“肯定没到。”

    她现在的心情有点复杂。即将失去父亲的痛苦,令她情绪几乎崩溃。每晚都有撕心之痛,辗转难眠。而内心之中,又有着一抹宁静、安稳,让她的痛苦稍缓。

    因为,她父亲将她托付给了贾环。不是以嫁给他的形式,而是由贾环像长辈、兄长一样来照顾她之后的人生。她的未来,并非是一片灰暗之色。而是将有人会以其坚强的脊梁,为她撑起一片可以躲避风雨的天空。

    她读过京城之中流传的贾环的那首十六字令: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坠,赖以拄其间。

    大抵上,贾环给她的感觉是如此。如山一般的锋芒,如山一般的坚硬、坚强。不仅是紫鹃信得过贾环的承诺,能力,她也信的过啊。

    但,贾环当着她父亲的面提起她的婚事,以及嫁给宝玉的婚书,她心中有些羞涩、迷茫。她渴望再见到贾环,和他详细的谈一次。但,同时又不想再见到贾环,因为,贾环再次来时,是她父亲的死讯传到金陵后,前来吊丧。

    …

    …

    明月当空,长江之上,楼船平稳的行使着。

    贾环在船舱中给如意画炭笔画,如意端坐在床榻上,清秀柔美的小姑娘。晴雯在贾环身边叽叽喳喳、笑兮兮的磕瓜子、说话。她性子很活泼。

    贾环现在是不知道林黛玉的想法,知道肯定会纠正一下关于他的定位:通俗一点说,林如海死后,他将成为林黛玉的监护人。而不是什么长辈、父兄。

    贾环并没有留在扬州为林如海送终的意图,那是贾琏的差事。就是不知道贾琏最后带回去八十万两白银,贾府上下会满意不?他估计,还得应付下贾赦。

    没有人是傻子。林如海既然当众托孤给他,怎么可能不给报酬?怎么可能不预留给黛玉的用度?

    当然,贾政肯定不会问他这种事。贾赦贪婪、好色,势必要盘问他。不过,回去都是两年后的时期,到时候再说吧。

    “三爷,后面那个纪举人干嘛巴巴的跟着你去金陵啊?”

    贾环描绘着如意的侧影,看着画板,笑着道:“读书啊。晴雯,你不知道三爷我现在在江南什么名气啊?来,乖,做个崇拜的表情。”

    昨天上午,纪鸣来送行,准备同去金陵山长门下学习。以山长宽厚的性情,纪鸣前来求学,山长肯定会教授。

    不过,贾环船中带着晴雯、如意,纪鸣就单独租了一艘船跟在后面的。举人,都不会缺钱。

    “三爷…,咯咯…”晴雯噗嗤一笑,起身去给贾环倒茶。她都十三岁了呢。就算心里崇拜,也不好意思在脸上表现出来啊。

    贾环微微一笑,落下最后一笔。

    他去一趟扬州,本来只是顺路探望下林如海,没想到接了一个“监护人”的差事。金陵之行,多了黛玉,看来还的筹划一下。

    天际边鱼肚泛白之时,贾环正拥着如意一起熟睡。自通州顺着京杭大运河而下的客船抵达金陵。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9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