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老官僚

推荐阅读:武神无限仙界赢家校园逍遥高手獒唐天龙武神诀召唤果实火影之最强主宰重生国民千金:冷神,离远点!重生之大梦七年无限多元宇宙

    “咯咯!”

    甄三姑娘下楼的脚步声远离后,屏风围着的桌子边,晴雯、如意、紫鹃等人哄然大笑。

    众女笑的很欢畅。刚才甄家奴仆那些不干不净的话,众人也不是没有听到。外头的钱槐、胡小四更是大笑。

    袭人性格比较闷,温柔的一笑,帮众人添茶倒水,又给贾环面前的瓷盘上添上几块抹茶糕。她记得贾环喜欢这个口味。

    而黛玉还在思量贾环随口诵的一首诗。很有点惊讶。从甄家姑娘求诗,到贾环吟诵,几乎就是几息的功夫。这简直是出口成章。诗才敏捷。

    贾环要是知道林黛玉的想法估计得晕了。诗才敏捷首推史湘云。大观园里即景联句时她出句最多。

    这首诗是清代诗人袁枚的作品。描写、赞美南京莫愁湖的景色。流传度很广。甄三姑娘索要诗句,他便将这首诗拿出来应景。

    裴姨娘微笑着看了贾环一眼。她看得出来贾环态度的冷淡是对甄家表示不满。

    不过,甄家姑娘如此美丽,只比玉儿逊色一点。贾环却能拉的下脸,冷脸以对。她对贾环的认识又多了几分。

    贾环喝着茶。琢磨着与甄家的关系。

    紫鹃扶着晴雯的肩膀,在楼前看着湖景,略有些不服气的道:“我看甄姑娘挺傲气的。早知道我今天不给姑娘画丑妆了。看她在姑娘面前傲气的起来吗?”

    晴雯娇笑道:“好啦,三爷不都将她打发走了吗?”

    贾环听得一笑。其实要论容貌气质,晴雯并不比甄三姑娘差。只不过,没有小姐和丫鬟比的道理。他对甄三姑娘没什么大的意见。刚才不过是刻意冷淡。

    其实,以甄三姑娘的姿容,打个90分没问题。很美丽的少女。但,他并不是那种见了美女就膝盖发软的人。听说有这种小受男。他不是。你长的漂亮,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该拉下脸的时候,他没什么心理障碍。

    这时,湖边的一处树丫上一只乌鸦“呀”的叫了一声,横飞而过。看看天色,太阳有落山的迹象。

    贾环就道:“林姐姐,我们回去吧!”

    “嗯。”林黛玉娇柔的站起来。出来透透气,她心情很不错,清声道:“环兄弟,我是你表妹呢。”

    这大抵才是黛玉的性情。慧黠,灵性十足。

    她或许是取笑贾环刚才在甄三姑娘面前的话;又或者心里确实有不满,这是一只很骄傲的萝-莉、少女。

    不过,贾环没去猜黛玉的心思是哪种。女孩的心思你别猜。他更看重的是黛玉心情从丧父的阴郁中慢慢的恢复,笑道:“那我就改口喊你林妹妹了。”

    黛玉嘴角泛起一抹如轻烟的轻笑,有着淡淡的妩媚,若轻云出岫。不置可否,给丫鬟们簇拥着当先下楼。

    一行人从莫愁湖出来,坐船沿秦淮河逆流而上返回和安街的家中。

    自冬至日后,贾环便将林黛玉的称呼改为“林妹妹”。而黛玉还是如姐姐般喊贾环“环兄弟”。

    …

    郁金堂始建于南北朝时期梁武帝时,紧邻胜棋楼西山墙下,故有称郁金堂在胜棋楼下者。临水面北,砖木结构。约两百平米。相传南齐时卢家女莫愁居此。

    甄祎自郁金堂中出来,和闺中的姐妹们道别,坐船返回家中。约傍晚时分,甄家门庭若市,热闹无比。

    甄祎坐着马车从侧门进了内宅。恰巧遇到进来换衣服的大哥甄礼,便在廊檐下和大哥抱怨今天的遭遇,嘟嘴道:“他也太气人了。竟然赶我走。哼,我是专程过去道歉的。”

    甄礼禁不住皱眉,“他怎么回事?我甄家的姑娘岂是他能呼来喝去的?”

    他数日前就派人给贾环下了请柬请贾环在冬至日吃酒,但贾环却推辞了,不给他面子。他心里对贾环有些不满。再加上这件事,令他心中的不满到。

    “三妹妹,待为兄下次见到他为你出这口气。你不要再理会他。”甄礼安抚了甄三姑娘几句,想了想,到外面的一处明轩中见父亲。

    甄应嘉刚刚结束会客,坐在椅子上喝茶略作休息,听甄礼将事情说了一遍,沉默不语。

    甄礼愤然的道:“父亲,贾环既然私下里竟然这样对三妹妹,可知他对甄家的态度。我们又何必自降身份与他结交?家里应该调整对他的态度。”

    贾环的刺栽的很成功。

    甄应嘉放下茶碗,沉稳的道:“你觉得贾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甄礼微怔,沉吟着。他和贾环就接触过两三次。不大好说。但是关于贾环的传闻听了不少。

    比如:现在朝堂上的红人淮扬巡抚沙胜,天子为他将弹劾沙胜盐法改革的御史程和风罢官。而贾环是沙胜的学生,很得沙胜的信任。

    而从郑家听来的消息,贾环又是一个非常深沉狡诈,心思诡谲的人。郑家的遭遇很有可能出自这个少年的手。

    还有,他的诗名。现在江南的士子、名妓谁不知道贾青松之名?就连三妹妹刚气成那样,还得赞一句:数息成诗,诗才高绝。

    甄礼一时间说不上来,道:“父亲的意思是?”

    甄应嘉道:“我们应该搞清楚他为什么对甄家有意见?再来下定论。你再去和他接触接触吧。”

    老官僚在面临选择时,都有一套自己的办法。

    甄礼无奈的点点头。

    …

    贾环再次和甄礼见面时,已经是十二月初五,在国子监外的成贤街上。贾环不可能对甄礼避而不见,和同学唐信然几人道别,“在下有一位世交等着,明日下午再与诸位在夫子庙前见面。”

    几名监生都是纷纷抱拳,“贾兄自便。”

    贾环客气的笑一笑,背着书包,向甄礼走去。他在南京国子监只是为了求学,来去匆匆。所以,相熟的只有在每日站在一起听讲的同房的同学。

    在成贤街里的一家茶铺中找个座位坐下来后,甄礼微笑着把事情说了一遍,道:“三妹妹那天可是给气着。我倒是奇怪,子玉因何对我甄家不满呢?”

    别看甄大公子现在笑的一团和气,说的很潇洒,但实际上他刻意拖了几天才过来找贾环。

    贾环心里一阵无语,他总不能说你们快要完蛋,所以我借题发挥,想要离你们远一点。

    贾环苦笑一声,“解释”道:“那天是给贵府的一名管事给气的到了。脾气没压住,迁怒到三姑娘身上。倒是有些无颜见礼大哥。”

    甄礼愣了愣,他到没想到贾环这么敏感。又或者下人们确实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他在人际交往上很老练,当即道:“这是哪里话?你我两家是世交。大后天是腊八节,我请子玉在轻烟楼宴饮,不要推辞,推辞就是看不起我。”

    贾环推脱不得,只好无奈的道:“好。”好郁闷。栽刺还是没有完全成功啊。

    看着情况,虽然甄礼有些心结,但是愿意维持面子上的和睦、来往。

    和甄家的关系,他还得仔细的思考。。

    a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4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44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