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的愤怒

推荐阅读:怪物乐园文化入侵异世界裁决使随身带个侏罗纪超级U盘大唐图书馆二次元岛主其实我是一个魔王零一队长分身投胎万界

    贾环沉吟着打量着眼前的中年女子,看穿戴和称呼就知道是青楼行业的人士。

    中年妇女似笑非笑的道:“妾身姓宁,是宋大家的妈妈。你派小厮给宋大家说的话,我们收到了。”

    贾环点点头。他派钱槐去通知了江南名妓宋若雨一声。说的话,就是他不久前刚告诉庞泽的话:听说陈四公子四处宣扬,一晚上御了宋若雨大家五次,酣畅淋漓,十分尽兴。不知道是否是真的?

    真真假假,贾环心里有数。

    “五次”这个数目是他编的。但陈四公子那天在他面前吹嘘和宋若雨共度良宵,八成是真的。他并非是问真假,而是提前和宋若雨沟通下。

    这番话传出去自是会误伤到她的名声。那日西园中秋诗会,贾环对宋若雨的印象还可以。他要抽陈四公子,没必要误伤其他人。他能编真真假假的故事,自然也有解决方案。

    宁妈妈略带讥讽的看了贾环一眼,道:“此事自然是真的。青松先生看不上我家若雨,还是有人识货的。秦淮河上都知道青松先生和陈四公子有间隙。以妾身看来,青松先生就不必费心思在此事上做文章了。若雨不会出面否认此事。不过,这事大肆传扬对若雨的名声不好,青松先生可否高抬贵手,你与陈四公子的争斗不要牵扯到若雨,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商量。”

    贾环眼睛眯了一下,压着心里的反感情绪,神情越发的清冷,道:“我知道了。”

    说着话,背着书包踩在青石板路上往和安街里的家中走去。

    宁妈妈追了两步,嘴里紧逼道:“青松先生,你倒是给句准话啊!多少银子都好商量。”

    贾环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徐娘半老的宁妈妈,挥挥手,就像赶一只苍蝇一样。

    宁妈妈看着贾环的背影,犹豫了一下,往地上啐了一口,“呸,一个天阉神气什么?”扭着身子往武定桥边走去,坐船返回她的天香院中。

    天阉的意思就是天生是阉人。宁妈妈是在结合最新的传言骂贾环。至于贾环是否给面子,她其实并不大看重。金陵城中,吏部尚书足以摆平所有的麻烦!

    但是,真的如此吗?

    …

    …

    贾环回到家中,在书房里静坐温书。

    天气阴冷。午后时节寂静。清秀的小姑娘如意安静的进来给贾环点了一个炭盆,又悄然的退出去。

    读书到晚上吃晚饭前,贾环得了晴雯的通知,放下书卷,让一名小丫鬟去外头通知钱槐,命令只有两个字,“开始。”

    钱槐一溜烟的往德润坊的贾府跑。贾环屋里在摆饭,黛玉、裴姨娘都已经过来,站着细声说话。仆妇、丫鬟们穿梭着上菜。片刻后,八仙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浓汤,精美可口的松鼠鳜鱼,时蔬青菜。灯影下,贾环、黛玉几人围坐在桌前品尝着美食,说着今天的见闻,一如一个平常的冬日夜晚。

    夜色,渐渐的深了,混合着冬夜里清寒、冷冽。事情、消息便在这时间段中发生、传播。

    贾环给宁妈妈说“我知道了”,这个答复听起来是一个模糊的答案。而在贾环的心中,这是一个确定的答复。

    他心里并不想误伤江南名妓宋若雨。而这份好意完全是媚眼做给瞎子看。宁妈妈的态度很清晰:宋若雨不会帮他。若是批一句“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有点过了。总归有一些类似的、微小的情绪在胸臆间沉浮。

    宁妈妈更进一步的表明想法:你和陈四公子斗,怎么都可以,别影响若雨。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他不也想避开甄家?这无可厚非。而令他反感的是宁妈妈后面的话:为了宋若雨的名声着想,请你闭嘴,条件你随便开。

    那么,谁又对他的名声负责呢?

    人,不能自私到以为别人是无私的。

    宋若雨这种名妓和宁妈妈的关系,类似于球员和经纪人的关系,是相互影响的。宁妈妈的态度一定程度上也是宋若雨的态度。那么,他还有何可顾忌的呢?

    开始吧!

    让这些不实的传言消失!让那些得意的嘴脸再换一副表情。让那一位骂他“废物”的陈四公子感受到他的痛苦、呐喊,反击,力量!

    还有,

    我的愤怒!如火山,如海潮。

    …

    …

    雍治十一年十二月十八日,居住有两百万人口的金陵城中,在各处人流密集的场所流传着一则香艳的传闻:本城名人陈四公子四处宣扬,他在一晚上玩了江南名妓宋若雨五次,爽的无以复加,酣畅淋漓,十分尽兴。

    在市井之中的传言,有人认出散步流言的是金陵贾家的仆人、子弟。在各大茶铺、酒楼中挑起这个话题。

    而在士子、秦淮河的妓家中,则是扬州名士萧幼安一脸暧-昧、羡慕的神情与身边的人提起。

    这则消息可信度极高。有国子监里荫监监生们作证。都是金陵城中的官二代。确信陈四公子与宋若雨共度良宵。

    消息在短时间内传遍金陵城中。而隐患则是在十二月底的秦淮河中陡然爆发。

    其一,江南名妓宋若雨的行情突然衰弱了。没有那么多的士子继续追捧。当红的名妓不应该是这样的待遇。这甚至连累了她的出场费。

    名妓卖的名气、才艺。而一旦以身体为卖点,就不会再有当红姑娘的行情了。

    此刻,金陵城中的香艳流言,无时不刻不再提醒着、刺激着士子们、商人们的神经。宋大家给人一夜来了五发,玩的十分尽兴。才女名妓的形象轰然坍塌。

    豪商趋之若附,但求一亲芳泽。士子败退,情调不再。

    这有点类似于某大学高高在上的校花突然传出确凿的传闻:被某富二代一夜啪了N次,另附若干富二代爽完后的感受,在大学中肆虐的流传。

    那么,校花还是校花吗?显然不可能再是了。没有男生会再怀着美好的情绪暗恋她了。

    其二,陈四公子在腊月二十日放年学后,带着同伴去秦淮河上庆祝,某名妓拒绝接待、留宿。

    陈四公子的公开炫耀,毁掉了江南名妓宋若雨的形象、名声,谁敢保证他不会继续炫耀呢?虽然明白人知道是贾环暗中推波助澜,但那一个名妓敢拿自身的名声去赌一次?这是名妓立身的根本,吃饭的东西。名声一旦丢了,想要捡回来就难了。

    简而言之,陈四公子已经被行业内顶尖的名妓列入黑名单,集体抵制。

    陈四公子发飙,扣了几艘画舫,但也无济于事。事情反倒是越闹越大。被他父亲勒令在家中禁足读书。

    秦淮河上的势态,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某些人的脸上。心态各自复杂不同。

    关在家中陈四公子是觉得:名声不是那么好刷。体会着踩人反被打的滋味。

    而宋若雨、宁妈妈已经完全的慌了。真正全力以赴,试图补救自身的名气、形象。

    贾环还是按部就班的读书,仿佛金陵城中的喧嚣与他无关。确实与他无关。他只是引导了一下舆论,揭露了名妓的文化本质而已。

    腊月二十二日下午,贾环到国子监中来取唐信然、乐监生等人手中的书院讲义。

    已经放年学了,国子监中空荡荡的。但是还有一些监生因为路途太远,并没有返乡。唐信然几人就是这样的情况,住在国子监中的号舍中。

    两人一间的号舍中十分狭窄。摆着两张床,一张小案,挤进四五个监生,更显的拥挤。

    唐信然依依不舍的将书院讲义递给贾环,叹道:“此书要是有卖的就好啊。我一定会买上一本。可惜…可惜…”

    贾环心中微微一动。

    乐监生笑道:“都快要过年了,且休息几天。不谈经义。话说贾兄近日可曾听到城中最新的消息。哈哈,真是大块人心!据说,陈四公子被秦淮河上的名妓抵制了。让他嘲讽贾兄,这下好了吧!他现在连去的资格都没有了。真丢人。”

    他们这些监生未必有钱与名妓见面,但是作为读书人,消息肯定能知道。

    几名监生纷纷道:“贾兄,你这口恶气算是出了。今天请客,不醉不归。”

    贾环微微一笑,心态放松的道:“行啊。等会我们去轻烟楼吃酒。”

    “贾兄豪气!”众人一阵欢呼,收拾着东西。准备出门。轻烟楼消费不菲。不过,贾同学请客,他们无需客气。

    片刻后,几名监生簇拥着贾环往国子监外走去。一名头发花白的监生从彝伦堂中出来,神情落寞,正好看着贾环等新来的监生结伴出去,充满朝气,喟然长叹一声。

    …

    …

    夜色中,几点小雨落下来。

    金陵城中城区中,南京吏部尚书陈大人的府中。精美屋舍的东边,陈四公子在书房中恼怒的骂着侍女,“你怎么倒茶的?要烫死我吗?”

    被骂的丫鬟跪在地上,低头不语。

    “出去,出去。”陈四公子愤然的将手中的折扇砸在书桌上,又踢了一脚书椅。“嘶--”随即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心里的那股邪火怎么都发泄不出去。

    他接着从扬州传回来的消息:中秋当晚贾环并没有与宋、刘两女共度,找到攻击贾环的点。他骂的很舒爽。

    而贾环却也从他的话中找到漏洞,将之放大、传播,令他成为金陵城中的笑柄。会有人上了一个名妓还要四处公开炫耀的吗?这智商得多感人?

    他现在就成这样的人。很憋屈。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4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45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