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给贾府的圣旨

推荐阅读: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甜蜜恋爱:校草大人吻上瘾重生之娇妻在上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盛世锦爱,惹火娇妻宠上瘾农门枭妃重生学霸商女:枭爷,超给力!妖后倾城:将军,很嚣张!蜜爱情深:总有总裁送上门

    被命名为“朝霞居”的玻璃屋中,娇小玲珑的独孤贵人微微诧异的捏着黑色的棋子,看着雍治天子。莫非有变故…

    贾环通过吴王府给她送过两万两银子,她今天大半是好奇,小半是帮贾环问一问。贾环出手还是很大方的。不想…

    雍治天子脸色掠过几许笑意。贾环通过吴王在他这里留下的印象还不错。但是,他是雄主。赏赐臣子什么东西,不是由臣子决定,而是该由他来决定。

    独孤贵人正沉吟着时,六宫都太监夏守忠进来,雍治天子看他一眼,吩咐道:“夏守忠,你去贾府传旨。”

    …

    …

    贾环和黛玉并没有温存太久。便给贾政派人叫到前院小书房梦坡斋里去。

    去皇极殿中上朝出来的贾政,到通政司中略坐了坐,就返回贾府。若非今天是常朝日,他一早就要把贾环叫过来。贾环,太胡闹。太混账!

    林黛玉是他的外甥女。姑表结亲,并无不可。四大家族内部通婚百年。但,问题在于贾环已经结婚。虽然有天子赐婚,但这如何对得起逝去的妹夫林如海?

    这有损贾府的名声。终究不妥的!

    梦坡斋中,颇为安静。陈设精雅。上午十点多的阳光,落在小书房的玻璃窗上。

    贾政一身正三品绯袍官服,独自一人在书房中来回走动,情绪颇为烦躁。这时,小书房的门被推开,贾环满面春风的走进来。一身月白色的长衫,脚步轻快。

    “孽畜…”贾政双眼瞪着贾环,惯用的两个字经还没出口,就生生的压在喉咙里。

    政老爹心里很清楚,贾府当前所有的权势,都依赖于贾环的智慧。否则,他这个通政使,分分秒给人整下去。他自己也应付不来云诡波橘的朝堂风云。

    最近两三年,京中家破人亡的人不少。比如。顺亲王府。再比如,南安郡王被夺爵之后,南安太妃不久就病死了。府中一个女儿远嫁番邦。持续没落。

    站在庙堂上越高,风险越大。他不愿意贾府也落得如此下场。

    贾政沉着脸,压着声音,不满的喝道:“环哥儿,你和林姑娘到底怎么回事?”

    吴王代贾环在天子面前请求赐婚的事情,京城中高级官员的圈子中已经传遍。大家的消息都很灵通。

    在这个时候,贾环并没有回避,向贾政拱手一礼,坦然、从容的道:“父亲,我爱慕林表妹,将欲娶她。所以,求天子赐婚。”

    “请父亲成全“这句话,贾环没有说。圣旨下来,贾政必然同意。政老爹的性情,还是很迂腐的。贾府各处,等同于此。现在并非隋唐世家时!

    贾政心里的火气终于没压住,手指着贾环,骂道:“你这个混账东西!老太太近来一直身体不好,你这事给她知道,将她气的一个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贾环低头,看着脚尖,并没有顶撞贾政。但态度很清晰:他坚持,不会退让!

    贾母是什么人?贾环心里很清楚。封建大家族的大家长。断然不允许自由恋爱这种事。别说是他,就是贾宝玉自有恋爱,都不会得到贾母的支持。但是,他总不能顾及贾母的感受,而不娶林妹妹吧?

    他和贾母的关系还没到这份上。

    所以,贾政说把贾母气病,这事,贾环脑子里并没有怎么留意。现在想起来,自十月入冬以来,贾母一直缠绵病榻。说起来,贾母已是八十一岁高龄的老人了。

    贾政骂了贾环第一句,后面的话,就顺畅了。源源不断的“喷”出来,“我贾府诗礼簪缨之族,百年清名,岂能欺负孤女?外头如何看你…?早年就有人财两得的流言吧?…”

    不过,骂归骂,贾政没有一句话是说反对。因为政老爹很清楚,反对没有用!一般都是他听贾环的!

    贾政正在梦坡斋中“教训”着贾环。忽而,外头小厮信儿气喘吁吁的在门口跪下来,高声道:“老爷,宫中有圣旨来了。马上就到府中。”

    贾政神情微微一愣,恨恨的瞪贾环一眼,郁闷的叹一口气,“走!”摔着衣袖去荣禧堂,准备接旨。圣旨都来了,他还能如何?

    …

    …

    雍治十六年十一二月二十六日,贾府中,一片繁华盛景。贾琏在管事处安排中府中的琐务。贾蔷、贾琮在前头帮着待客。贾蓉在宁国府中请客吃酒。

    当圣旨的消息传来时,各人接到消息,连忙赶到荣禧堂。贾府中门大开,焚香扫地,摆设香案,接待前来传旨的夏太监。

    夏太监骑着马,一脸的喜气洋洋。进贾府下马后,带着四名小太监,步行至五开间的荣禧堂庭院中。此时,香案已经摆好。

    夏太监面南站立,在香案后,从随从的小太监捧着的黄匣子中拿出圣旨,看看跪在香案前的贾府中人,尖着嗓子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奉议大夫贾环天资聪颖,勤于往事……加贾环为右谏议大夫。封贾薛氏为恭人。钦此!”

    一封出自翰林之手,辞藻华美的骈体格式圣旨,并不长。夏太监念完,荣禧堂的庭院中,寂静无声。除了跪在最前面的贾政,贾琏,贾蓉,贾蔷,贾琮等贾府子弟的目光落在贾环的身上。

    接旨的人是贾环!

    贾府众人,都是目露喜色、羡慕难言。封妻之赏,自然是大喜事。然而,贾环只感觉脑子“嗡”了一下,眼前发黑,万念俱灰般的情绪从心底涌起来!

    他,刚刚才和林妹妹说过的啊!而现在…

    周朝的官位体系,分为三种:散官、爵位、职位。通俗点说,就是级别,官职。爵位则是针对王室、勋贵体系的。贾环以正五品的通政司右参议致仕,但他身上的散官,奉议大夫还在。

    雍治天子的册封,是将他给官升一级,加为从四品的右谏议大夫。这个封赏重不重呢?还算可以。因为奉议大夫,一般加封奉政大夫。然后,才是从四品的坎。

    换言之,贾环如果能够再次出仕,可以谋求从四品的官职。

    随后的,册封薛宝钗为四品的恭人。国朝命妇册封体系,如明朝。母亲、妻子都按照男子的官位,对等册封。

    《明史?卷七十二?职官一》:外命妇之号九:公曰某国夫人,侯曰某侯夫人,伯曰某伯夫人。一品曰夫人,后称一品夫人。二品曰夫人,三品曰淑人,四品曰恭人,五品曰宜人,六品曰安人,七品曰孺人。

    八品曰八品孺人,九品曰九品孺人。不分正从。文武相同。宫内的妃嫔,叫做内命妇。

    所谓,封妻荫子,这就是!

    贾环入仕时间的非常短,雍治十三年春授官翰林修撰正六品,雍治十六年罢。期间,各种风波。没有满足朝廷担任某一官职满三年的要求。

    宝钗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拿到诰命夫人的封赏。而此次,因贾环献策的功劳,雍治天子很“大方”的给了一个四品的恭人。以宝姐姐十八岁的年纪,这足以让天下绝大多数的女子羡慕她!

    从表面文章来说,这个封赏,酬功,肯定是够了!但是,这却不是贾环想要的。贾环从中感受到的是雍治天子险恶的权术、以及深深的恶意!

    …

    …

    贾府的政治活动场所,荣禧堂庭院中,冬日的微风吹拂着树叶掉光的榕树。

    枯枝摇动,哗哗作响。

    跪在贾环身边的贾蓉忍不住拉了下贾环的衣角,轻声提醒道:“环叔…!”

    贾环从出神的状态中被唤回,脸色难掩失望的神色,强制的压着自己的情绪,嘶哑着声音,道:“臣,谢陛下天恩!”叩首,起身,接过圣旨。

    夏太监笑眯--眯的看着贾环,注目着他的神情。他一会回去要向天子汇报的,说道:“贾大人,陛下还有口谕:叫贾环日后多为国效力、立功,朕何吝啬赐婚?”

    贾环再次躬身,心中的郁积之气,差点涌出来。一句话,差点骂出口。压着情绪,缓缓的道:“臣领旨!”

    帝王心术!雍治天子,不会让他轻易的达成目的。而是,给他一点希望,然后,叫他继续“效力”:为内务府找钱,供其花销。

    而且,深怀恶意!

    册封宝姐姐,他难道不应该高兴吗?他敢发作吗?宝姐姐是他的正妻!那份感情,并不是假的!然而,他给林妹妹的承诺…

    雍治天子当了多年的皇帝,在权术上的手段,可谓炉火纯青。轻而易举的将他置于两难之地。这个王八蛋!

    是的,王八蛋!

    …

    …

    夏太监笑眯--眯的对手里拿着圣旨,似乎失魂落魄的贾环点头。带着四个小太监离开。贾琏、贾蓉两人相送出府,顺路封上好处费若干银子。

    荣禧堂中,贾政内心中,长长的送了一口气。这封圣旨好。看庶子一眼,当先一步出门。

    剩下一帮贾府子弟,管事,围着恭喜贾环。封妻之事,自当可喜!消息,迅速的将宁荣两府的内宅传去。贾环,勉强的带着笑容,应付着众人。

    然后,独自回无忧堂,应对他的“难局”!

    不是如何面对宝姐姐的问题。而是,在他的内心中,已然明白,请天子赐婚的路,其实已经被堵死。他要顺着雍治天子的思路走,将会被玩的很惨!

    恐怕是功劳一堆,而最终,还是得不到他想要的结果。

    祈求,没有任何的作用!

    走在冬景的大观园中,贾环在这一刻,除了深深的厌恶,还有砍人的冲动!

    …

    …

    贾府接到圣旨的消息、内容,在很短的时间,传遍京城。

    数日后,天子关于晋王的惩处旨意下发:令晋王在家读书,蜀中茶叶之事,尽由内务府处置。同时,晋王降爵一等:为晋郡王。

    圣寿节后,夺嫡之局,由此,发生深刻的变化!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45789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457890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