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力所能及的帮助

推荐阅读:大唐南皇无上崛起我的大不列颠帝国贵女多娇别折腰重生之我本枭雄荣耀王者巅峰快穿:女主不当炮灰每个世界都要苏爆你(快穿)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女喵霸

    这个消息对贾环来说有点震撼。微微愣神。沉默的坐在学舍的条凳上。他没想到国子监中冷肃的氛围竟然是这个原因。

    上辈子也在大学里看过研究生跳楼后的惨象,脑浆、鲜血流了一地,令人唏嘘不已。

    一个人,不仅要是为自己活着,还有为父母,兄弟姐妹。这是责任。父母含辛茹苦的养你二十几年难道是为了最后一跳么?

    自杀是逃避的懦夫行为。以贾环的性格,很不喜欢这种行为。基-督-教都禁止自杀。然而,人死为大,任何批评和质疑都是不合时宜的。只能说,警示后人。

    和贾环说话的同学道:“我等准备在明日到南京六部去请愿。贾同学名满天下,登高一呼,必定应者云集。不知道贾同学愿不愿意当领头人。”

    这话说出来,学舍里近十名同学都竖起耳朵,不少人的目光落在贾环身上。

    贾环摇摇头,“我没有兴趣。”开什么玩笑。连个目标都没有,就跑去请愿,能有什么结果?韩秀才都能组织800人的监生,以他的能力拉出1600人没有问题。但他没兴趣去当这种街头运动的领袖。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哼。”

    “贾同学真是冷血。”

    “也是,他已经是举人,和我们不是一路人。”

    学舍中的监生们看贾环的目光变得不屑、冷淡。去年年底唐信然等人都已经升了一个学堂,只有贾环还留在正义堂中读书。身边的同学早就换了一些,剩下也多半都是不熟悉的人。

    贾环脸色平静。以他的心性,自然不可能给别人说几句,就改变决定。

    这时,学舍外正义堂东班的汪学正进来,“贾子玉,祭酒大人请你过去。”

    学正是正九品的杂官。和祭酒、司业、监丞只是地位相差巨大。比五经博士、助教也不如。温祭酒叫贾环过去,汪学正自是尽心尽力过来跑腿。

    刚才还群情汹涌指责贾环“冷血”的几名监生们,看到汪学正过来叫贾环,顿时偃旗息鼓。

    “嗯。”贾环起身,眼神淡淡的扫过众同学的脸,跟着汪学正离开了学舍。

    …

    …

    国子监正中彝伦堂东厢房温祭酒的公房中,温祭酒、宋司业、路监丞、礼部侍郎张安博三人坐在椅子中。张承剑、纪鸣两人随侍在一旁。

    众人正在商议刘姓监生上吊自杀的事情。

    今天上午张安博到国子监中讲学。中午在温祭酒的招待下一起去吃饭,中途给人叫回来,告知一名老监生因为无法肄业,留下绝笔自杀。

    温祭酒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形消瘦,此时极其气愤的道:“国子监肄业考试,自前明时起就是如此。他自杀给谁看?写上‘不公’又能如何?”

    宋司业沉默不语。在温祭酒的任上出了人命官司,他正在谋求升迁,岂能不发怒?其实,自从监生选官时常不得之后,国子监就成了火药桶。隔三差五的就要闹一闹。去年京城中国子监不是还死了好些个监生吗?

    张安博也是叹口气,道:“不管如何,不该自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可轻弃?”

    路监丞揣摩了下温祭酒的意思,道:“温大人,既然是自杀,又有绝笔,早日送到义庄里去。下午就贴了告示,好安定学校中的人心。”

    温祭酒点点头,没说话。

    宋司业道:“温大人,恐怕一封告示难以安定监生们的心。还是找几名有威望的监生来告知学校的安排。由他们来安抚人心。”

    一名学官就要出去。张安博此时插了一句,对温祭酒道:“可以将我那名弟子也喊来。”

    贾环进国子监,张安博自是给温祭酒打过招呼。温祭酒知道贾环的名声,便道:“也好。让张侍郎见笑了。”

    张安博摆摆手,示意无妨。

    下午是上课时间,监生们都在学堂之中。约一盏茶的功夫,算上贾环一起五名监生便给叫到温祭酒的公房之中。路监丞将处理办法刘监生的方案说了一遍,道:“尔等回去后向同学好好解释。务必以读书为重。”

    为首的一名高大监生,看起来约三十多岁的年纪,拱手道:“是。我等定会尽力劝说、安抚同学。”

    温祭酒满意的点点头。

    贾环心里叹口气,上前一步,行了一礼,这才开口道:“祭酒大人,我方才来的时候,几名同窗都说明日要去六部前游行请愿。恐怕简单的安抚无法安定人心。”

    公房中所有人的目光立即都落到贾环的身上,各自寻思。气氛微微有些紧张起来。监生们结队去游行,对学校来说又是一次丑闻。

    那名高高大大的罗监生立即怒目瞪着贾环。他们这几名监生当然知道这个消息,打算回去劝说同学们取消这个计划,没想到贾环在这时竟然抛出来。这不是意味着他们在隐瞒吗?

    温祭酒、路监丞都是脸色不悦的看着贾环。莫非你小子不打算尽力?

    张安博还没有开口为学生说话。和贾环私交不错的宋司业道:“子玉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贾环诚恳的道:“几位大人,学校可以重新再增加一次面对所有监生的考试。并且计入学分。该升堂的升堂,该肄业的肄业。若是还考不过,就不能怪学校的规矩了。”

    说白了,就是安排补考。要是补考还挂科,不能毕业,那真不能怪学校了。

    房内顿时安静下来。气氛又有些变化。不少人看贾环的眼色就变得不同。这个主意似乎很可行。

    张承剑和纪鸣两人面带这笑容。对贾环的谋略他们是很信任的。果不其然。这比强压学生要好的多。

    张安博笑着点头,满意的喝着茶。他叫贾环过来不就是解决问题的吗?

    宋司业则是微愣,随意笑起来。好主意。他看向温祭酒。

    一旁的路监丞脸色也缓和下来。若是一般的监生出个比他好的主意,他肯定很不满。但是贾环是张侍郎的弟子,能出个好主意,他自是觉得此子很有前途。

    温祭酒沉吟了片刻,不悦的脸色早就消失,赞赏的看了贾环一会,对张安博笑道:“张侍郎,你这位弟子了不起啊!果然是才能卓异。好,就这么办。”

    温祭酒决定下来。公房中的气氛顿时都松下来。在座的都是长期在教育战线工作的人,一听贾环的方案就知道可行度很高。

    不过,刚才还在瞪贾环的罗监生几人就尴尬了。出了门后,在彝伦堂的走廊上还一个劲的向贾环赔罪。不说贾环的诗词才名,刚才可是听的清清楚楚,这位是礼部侍郎的弟子。

    贾环道:“诸位不必向我道歉。还是尽早回去安抚诸位同窗是正事。以后我在国子监中,未必没有求不到诸位的地位,到时候诸位同学不要拒绝就是。”

    罗监生几人这才放心的告辞离开,往学堂中走去。

    贾环抿抿嘴,往校外走去。

    他今天提供意见并非是为了出风头。而是刘监生的自杀让他心里有些触动。他不是一个冷血的人。愿意帮即将肄业的苦逼监生们争取一点权益。比如:毕业增加一次补考的机会。

    …

    …

    三月二十日下午,国子监中传去二十六日即将再补考一次的消息,将义愤填膺让准备在第二天出门发泄情绪的监生们的狂热、不满给排解掉。

    当天下午五点许,彝伦堂的露台下面就贴出告示。随即,整个国子监中进入苦读状态。对于普通的监生而言,这是拿学分升级的机会。而对率性堂中面临着肄业的监生,这同样是增加肄业可能的机会。

    肄业监生和监生享受的待遇是完全不同的,肄业监生等同于举人出身。

    二十三日上午,贾环拿着知仁书坊加班加点刊印出来的书院讲义给唐信然、乐监生、罗监生几人,让他们帮忙推广这本教辅资料。一两银子一本,贡院街的知仁书坊有售。只有一百本,售完就要等十几天以后。

    二十四日,贾环在家中读书时,得到知仁书坊老板派人送来的信:销售火爆,一天之内100本印刷出来的书院讲义全部售完。听说连应天府府学都有士子过来询问。因而建议贾环提高售价减少亏损。

    “不必了。以1两银子1本销售。”贾环提笔回了信,派长随去传话。而坐负手在书房的窗边看着庭院中的梨花。

    我能帮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泄露考题的事情贾环肯定不会做。但是加钱让知仁书坊赶着印刷了一百本书院讲义这种教辅材料,对监生们在二十六日的考试会有益处。

    大学时,多少人在考前通宵突击复习。只要监生们有决心,加上原有的底子,这本教辅书还是可以起到一些帮助的作用。

    另外,这一百本加印的书院讲义,客观上也起到饥饿营销,广而告之的作用。

    至于不加价销售,这是因为贾环要推广山长的学说,让士子能买得起,才有利于传播。加价并非是一个好主意。虽然他肯定是要承受亏损。

    他得考虑赚点银子的事宜了。别他在江南2年,身上的银子不够花啊!

    贾环失笑的叹口气。就见庭院中,黛玉的倩影从廊柱后转出来,带着紫鹃、雪雁,手拿团扇,在温暖的春光中言笑晏晏,显然是心情极佳。

    贾环微微一笑,从书房的窗口回到书桌前。他大约过两天带黛玉去报恩寺上香。本来是过年时就说好的。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4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46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