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此人天性凉薄

推荐阅读:花都御医天价盛宠:黑帝的隐婚宠儿毒医娘亲萌宝宝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舌尖上的江湖

    大报恩寺中占地广阔,屋舍众多。观音殿院落后的一处安静的禅室中,沙弥上了茶水,贾环和贾雨村相对而坐。

    贾雨村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头戴四方平定巾,穿着精美的蓝色直裰,标准的读书人装束。容貌普通,中等身材。目光平静,英姿勃勃。

    贾环天下闻名,在扬州写出惊世之作、传世名篇。他作为金陵知府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作为贾家的门生,他理该早就和贾环见面。但是,贾环阻拦的他仕途,他并不喜欢这个少年。

    在雍治七年上京携学生林黛玉去往贾府时,他与贾环并没有交集。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他确实没有料到贾府那样的公侯世家,腐--化、堕落,竟然又出了一个这样惊采绝艳的读书人。

    贾环平静的喝着茶。其实,他现在应该说几句缓和气氛的话。毕竟刚才落了贾雨村的面子。但贾环对贾雨村印象极其不佳,没有兴趣和贾雨村结交。

    在内心之中,贾环倒是很希望能在这次金陵之行中“打掉”贾雨村。免得日后被这个衰仔反咬一口。

    当然,一个正三品的知府,不是那么好摆弄的。难度非常大。就像贾环现在还没有接管贾府的内外大权,想要和甄家划清界限就非常难。

    时间啊!

    贾环心中悠悠的叹口气。还得等会试之后成了进士,才具备资格接管贾府内外的权力。

    贾雨村笑了笑,先开口道:“早就听说子玉在金陵读书,只是本官公务繁忙,无缘一见。不想今日在此偶遇。不知道,子玉最近可有什么佳作以飨耳目?明月几时有一出,中秋无词啊!”

    贾环虚与委蛇的微笑道:“近日读书无心诗词。只偶得了一句,七月七夕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这是与桃花扇齐名的长生殿中的名句。当然,与白居易的传世名篇长恨歌中也就差了一个字。

    贾雨村微笑着捻须,“若是有上下句,定是佳作。”

    贾环笑一笑。

    …

    …

    结束和贾雨村虚伪无聊的谈话,两人也没有说再见和拜访的话,就此道别。

    贾环从静室出来后,沿着走廊回到观音殿前,只有胡小四在这里等着。黛玉、裴姨娘等人不见踪影。

    胡小四道:“三爷,这里香客众多。林姑娘她们去了后面的大殿游览。留我在这里等着。”

    “哦。”

    贾环点点头,明白过来。上香是依次上香。就凭刚才的事情,黛玉她们等在这里等于是要给围观。

    精美的寺庙之中,香客众多。穿着各色衣衫的和尚也是随处可见。贾环在后面的伽蓝殿中与黛玉几人汇合。在佛堂中走马观花的看着佛像、佛画,兼顾着聊天。

    晴雯身姿苗条,灵巧妩媚,外面罩着葱绿色的掐牙背心。丫鬟装束,笑嘻嘻的问道:“三爷,没事吧?”她很聪明,一见那个知府将殿里上香的位置让出来就知道三爷占了上风。

    清秀的小姑娘如意关心的看过来。

    贾环微笑着道:“贾知府是我们贾府的门生。能有什么事?”

    裴姨娘松口气,“原来如此。”既然是贾府的门生,贾环这么没有任何的后遗症。

    紫鹃轻笑道:“三爷,我们姑娘还担心着呢。你只说问问情况,怎么就直接扬声讽刺那知府啊?”

    贾环就笑,“我有把握的。”又对黛玉点点头,“林妹妹,没事了。”黛玉一些小的要求,他还是会尽力去满足。他是黛玉的监护人嘛。有要求也正常,不是所有的姑娘都是宝姐姐那样的性情啊!

    黛玉细声道:“环兄弟,贾知府是我原来在扬州的塾师。几年前带我一起到京城。”

    贾环失笑着摆摆手,“林妹妹,贾雨村天性凉薄,再也不见才是最好的。”图样图森破的小姑娘啊!林妹妹聪明归聪明,这种人情世故,她未必懂多少。

    晴雯、紫鹃等四个大丫鬟都是轻笑。哪有“再见”是“再也不见”的解释啊?

    裴姨娘若有所思的点头,认可贾环的观点。

    黛玉微愣了下,一双美丽的明眸看着贾环,微微有些不解。她印象中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人。

    明亮的如同星辰的美眸看过来,明艳动人,又带着纯真的迷惑、询问,贾环心中都禁不住泛起些微妙的情绪来。他现在有点信红楼梦中描写黛玉的美丽的一句话看了。

    红楼原书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红楼梦通灵遇双真。里面有一句: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这句话,是将黛玉的美丽说到了十分。而时间线就是一年之后:红楼十三年,黛玉十二岁时。

    贾环现在已经感受到这种魅力如同“小荷才露尖尖角”般的流泻出来,美丽的炫目,解释道:“林妹妹,林姑父推荐贾雨村到京城中给我父亲。再由我父亲通过舅舅运作,起复为正三品的金陵知府。这份恩德,林姑父的葬礼,他是要派人去吊唁的。而当时,金陵并没有人到扬州。”

    这就是儿子和女儿的区别、优势。贾环和贾琏帮忙料理着外事,对宾客名单一清二楚。而林黛玉身为林如海的女儿,很多事情不方便出面。再者,她那时心中伤悲,根本没留意这些细节。

    裴姨娘轻声道:“玉儿,是这样的。”

    贾环解释的清楚,林黛玉自然也懂,蹙起尖尖的娥眉,轻轻的点头,细声道:“嗯。”

    说着话,出了大殿,一行人往外头走去。贾环又道:“香菱的身世,你们应该听说了一些吧。”

    紫鹃取笑道:“三爷,香菱是宝姑娘的丫鬟哦!”三爷和宝姑娘的婚事定下来,香菱肯定是要跟着到三爷屋里。而之前三爷为薛大爷、香菱的事,可是闹的阖府鸡飞狗跳。

    贾环笑着摇头,道:“我不是说贾雨村乱判香菱的案子。你们估计都不知道,贾雨村当年在苏州居住,能进京赶考,靠的就是香菱父亲资助了几十两银子的盘缠。他的续弦,还是香菱母亲的丫鬟娇杏。有这样的关系,他判案时认出香菱来,却无丝毫的照顾。可见此人的心性。评一句‘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绝不为过。”

    “啊…?”

    “呀?”

    贾环这个内幕爆的黛玉、裴姨娘、晴雯几人都写瞠目结舌。还有这样的人?

    续弦也是正妻啊!正妻是香菱母亲的丫鬟,这算是非常深的关系了,竟然丝毫不照看。

    林黛玉如玉的俏脸上微红,美眸偷偷的看贾环一眼。她才知道她刚才的话有多么的幼稚。和香菱那样身后的关系都不照顾,何况与她只有一年的师生关系?

    贾环点评、揭露过贾雨村,带着众人一起去大报恩寺里吃斋饭,已经到了中午的时间点。

    刚才紫鹃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一下,他似乎可以派人去找一找香菱的母亲甄家娘子的下落了。好像是在她娘家居住着。

    现在自是没有名目帮助甄家娘子。但若香菱跟着宝姐姐一起过来,到他屋里给他当通房丫头,他是有名头接甄家娘子去京城过几年好日子。

    他对香菱悲惨的遭遇还是很同情的: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从英莲应怜到香菱相怜,再到秋菱求怜,最后被夏金桂虐待致死。真真正正的一曲红楼女儿悲剧。若是能让香菱和她母亲团聚,也是一桩美好的事情。

    甄家娘子应该是在苏州。

    再过几日,就是清明节四月五日,届时他要带黛玉前往苏州为林如海扫墓。顺路可以探访一二。

    …

    …

    下午时,贾环、林黛玉一行人在大报恩寺又游玩了许久,约下午三四点许,一行人准备返回。

    刚跟着稀稀朗朗的人流出了大报恩寺的山门,就见一辆精美的马车等着。一名粉嫩的小姑娘快步上前,脆声道:“可是青松先生当面?”

    贾环一行人还是很好认的:为首的是一名少年郎,身边跟着一名女扮男装的美女,带着若干丫鬟、奴仆。

    青松先生这个称呼一般都是青楼名妓这么称呼。贾环一听就心里有数,点点头,“我就是。”他其实对和名妓往来没什么兴趣。看看江南名妓宋若雨的做派就知道,都是个名利场中人。

    小丫鬟顿时松口气,娇俏的拍拍胸口,“可算是等到先生了。我眼睛都看疼了。请先生稍后,我家姑娘马上前来。”说着话,一溜烟的小跑前往马车去。

    这说话伶俐、利索的小丫鬟让贾环一行人都笑起来。

    贾环笑一笑,等他看清楚下车的,身姿窈窕修长的美女时,脸色的笑容微微一愣。

    京城名妓苏诗诗婷婷袅袅的下车,穿着白色的长衫,肌肤如雪,清丽娴静,到贾环面前,盈盈的行礼,娇柔的道:“诗诗在江南之地,又见到贾先生了。”声音若清溪流泉,自有一种难言的美丽,神韵难画。

    贾环笑着摇头,知道苏诗诗是特意在此等他的,道:“找一个地方说话吧。”

    …

    …

    一叶轻舟在秦淮河上飘荡,逆行而上。贾环一行可以在武定桥处下船回家。而苏诗诗居住在秦淮河南岸珠市云烟院,和江南贡院、府学隔岸相对。

    船尾,船夫撑着竹篙。船舱中,黛玉几人坐着休息,喝茶说话。不时的看看船头正在说笑的贾环和苏诗诗。突然的来这么一个美丽的名妓,搞的她们都很有压力。

    三月底已经是仲春。杨柳依依的时节已经过去。两岸翠绿,俱是春色。有船从旁边的河道而过时,船上的人们,目光不自觉的落在苏诗诗身上。

    闻着身边的幽香,闲话过后,贾环主动的道:“诗诗姑娘找我有事?”

    他对名妓有些看法,但是苏诗诗早和他在京城就认识。苏诗诗的名气、地位算是他一手捧上去的。他乡遇故知。他自然主动的问一下苏诗诗的困难。这点风度他还是有的。

    苏诗诗轻轻一笑,娇声道:“诗诗愿侍奉先生几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4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47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