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环三哥

推荐阅读:都市之最强狂兵荣耀王者透视狂医在山村隐婚天后,霸上瘾!兵不艳诈天庭临时工闪婚厚爱网游之万兽之王唐朝好驸马五行御天

    裴姨娘、晴雯几人主动的退出去。片刻后,精雅的花厅之中就剩下黛玉和苏诗诗。仲春之际上午的阳光柔和的落在客厅里洁净的地面上。

    苏诗诗斟酌了下话语,缓缓的道:“林姑娘,我因花魁比赛,想要向贾先生求一首好诗词,增加名声。贾先生拒绝了。但是,贾先生却邀请我来给姑娘教授曲艺、乐器、舞蹈,并愿意为此给我一首好诗词。在贾先生心中,林姑娘的份量比我要重百倍。贾先生邀请我来,本意是关心姑娘的身体。望林姑娘不要辜负他的一片苦心。”

    苏诗诗说完,认真的对黛玉行了一礼。

    她知道以贾环的为人,即便今天“面试”失败,多半还是会为她写一首精品美人词。但她还是想回馈这份礼物。所以,她希望能够教授黛玉。

    以她洞察人心的看法,贾环如此关心他的表妹。这位林姑娘小小年纪就是如此的美丽,两人心中应该互相有些情愫吧!而她的美丽、出现,恐怕会让这位林姑娘误解。因而,将贾环心中份量对比的看法说出来。

    苏诗诗又哪里知道:她的看法与事实的真相,南辕北辙。

    黛玉在贾环心中份量确实很重。他关心她的点点滴滴。这并非是因为爱慕,而是因为他是黛玉的监护人。他答应了林如海的托孤,会好好照顾黛玉。

    而黛玉此时对苏诗诗的抗拒心理,也并非是小情侣间因为第三者出现的别扭。贾环和宝姐姐订婚的事情,她又不是不知道?而是有父兄般的关注被分散的感觉。

    黛玉内心中很依赖贾环的。她父亲临死前将她托付给贾环。她的婚姻、未来都委托给他。这是为她撑起一片天空和点燃生活亮色的人。

    看着眼前美丽的女子,细品着她的话,“在贾先生心中,林姑娘的份量比我要重百倍。”黛玉心中颤了一下。她是极聪明的人。她在贾环心中的份量如何,从点滴的小事可以看的出来的。特别是昨天在大报恩寺,贾环很照顾她的心情。

    黛玉起身,给苏诗诗回了一礼,“谢苏姑娘的话。我愿意学习乐器。”

    苏诗诗心里松口气,笑了笑。

    …

    …

    贾环下午两三点时分自秦淮河畔的轻烟楼回来,刚到后院里,就听到黛玉屋中传来几声琴声,禁不住奇怪,问着迎出来的如意,“这怎么回事?”

    如意穿着淡青色的镶边绣花掐牙背心,模样清秀柔美,偷笑着道:“三爷,苏姑娘很厉害啊。说服了林姑娘同意学习乐器。后天我们不就要去苏州吗?林姑娘正在学习。”

    贾环讶然的道:“真的假的?”他没想到苏诗诗竟然能说服黛玉。他其实只是抱着试试的想法。黛玉要是个没主见的人,在原书中怎么可能会违背封建社会的主流,与宝玉自由恋爱呢?

    说着话,贾环拥着如意往里屋走。正在屋里做针线活儿的晴雯听着贾环的疑问,抿嘴笑着插一句,“呵,哪里假的了?苏姑娘这会还没走呢。”

    她和如意俩是挺担心三爷会被苏诗诗迷住。但是上午听了一曲,中午又一起吃饭、闲聊,对苏诗诗的感官大为改善。确实是很出色、善解人意的女子。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如意,你帮去通知诗诗姑娘一声,到我书房里去一趟。”

    苏诗诗在黛玉屋里教授黛玉古筝。听了如意传的话,跟着到书房中见贾环。

    书房不大,布置的都是书。书架、书橱、书桌陈设在书房中。午后的阳光静静的从窗栏中落下来。

    贾环提笔在书桌后写着字,见苏诗诗进来,身姿修长曼妙,约1米65的样子,比例极佳。美丽如昔。笑着道:“稍等一会,马上就写好。”

    苏诗诗一听就知道贾环在写什么,娇柔的笑一笑,迈步走在贾环身边,看他创作诗词。看一眼,禁不住轻笑,“贾先生,你这可真是偷懒呢。”

    闻着身边传来的美人幽香,贾环笔走龙蛇,微笑道:“这首词赠给你最合适了。本来也算是为你写的。”

    雍治八年,在京城的醉仙楼中,他和闻道书院的诸位同学第一次产生交集。当时是前院首刘国山做东。他丢了三首诗出去打脸陈嘉运。其中就包括这一首浣溪沙-欲问江梅瘦几分。

    陈嘉运当时想要写一首诗送给京城名妓苏诗诗。却苦于没有门道。而此时大美人苏诗诗就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重写这首浣溪沙。真是令人有些感慨啊!

    贾环的话令苏诗诗极其的惊讶,掩嘴娇呼一声,“呀!”目光落在白纸上。上面有着贾环书写的飘逸的柳体。

    “雍治十二年春,余与诗诗姑娘相逢于金陵,重写旧作浣溪沙以赠之。

    欲问江梅瘦几分,只看愁损翠罗裙。麝篝衾冷惜余熏。

    可耐暮寒长倚竹,便教春好不开门。枇杷花底校书人。”

    这首词作当时在京城中流传非常广。是贾环的第一首精品美人词。她没想到竟然是给她写的。清澈醉人的美眸再看贾环时异彩涟涟。

    不同于,她陪客时矜持的笑靥,而是多了几许真诚、娇媚。

    贾环笑一笑,享受美女的注目其实很惬意的,特别是苏诗诗本来就是眼睛很漂亮的女子。将手中的旧作墨迹吹干,递给苏诗诗,“花魁大赛好好加油。预祝你夺魁。”

    “谢贾先生吉言。”苏诗诗清声说道。她是第一个收到两首精品美人词的人。

    贾环微微一笑。

    …

    …

    送苏诗诗离开后,贾环刚返回书房,就见紫鹃已经等着。紫鹃笑着迎上前几步,“三爷,姑娘让我来传话,问三爷最近有什么新的诗词没有?”

    贾环走回到书桌边,随意的笑说道:“哪有那么容易啊?喏,你自己倒茶。”指指书桌边茶几上的茶壶。

    紫鹃抿嘴一笑,道:“三爷,姑娘的原话是:问问环三哥近来有没有书稿。”

    环三哥?贾环微怔了一下,随即失笑起来。黛玉这是在向他表示亲近之意啊。他倒是越发的好奇苏诗诗和黛玉说了什么。

    “环三哥”这个称呼和“宝二哥”差不多。四妹妹惜春当初和他关系改善后就这么喊他。现在则是喊“三哥哥”,和现代的日常用语“三哥”是一个意思。只是,国朝的社会习俗,习惯于要用叠字。

    “哦,你等着。”黛玉有亲近之意,贾环自然乐意接受。翻翻书桌上的手稿,将年前给林芝韵写信时顺笔写的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翻出来给紫鹃,“年前偶得了一句。感慨与一位朋友的缘分。”

    紫鹃笑嘻嘻的拿着手稿离开。

    …

    …

    夕阳在天际边染着金红。

    和安街贾环的院子中,后院东厢房黛玉的房中,袭人悄然的点起蜡烛。黛玉在书桌前品味着紫鹃下午拿来的一句诗,心神沉静在那哀伤、凄美、感慨、回味、哲学的情绪中。

    袭人和紫鹃俩在房外碰着头。

    紫鹃好奇的问道:“三爷那里传晚饭了。姑娘还在看三爷那里拿来的诗词?”一行字能把玩、品味大半个下午啊?

    袭人点头,柔声道:“是啊。”

    紫鹃笑笑,和袭人一起进去喊黛玉准备吃完饭。

    …

    …

    三月三十日上午,金陵城外,江边的码头,一艘中等规模的客船自京城而来。

    贾蔷从船舱里出来,感慨道:“我的娘,总算到了。这一路数千里。”他长这么大,还没坐过这个久的船。真难受。亏得琏二叔时常出来跑。真累。

    身旁带着的单大良的儿子单群,贾琏奶妈赵嬷嬷的两个儿子赵天梁、赵天栋都是一脸的欢畅。催促着跟着老仆、小厮赶紧准备下船。

    单群请示道:“蔷二爷,咱们这先去甄家府上投贴,还是先去王家府上?”他们一行肯定是住金陵的贾府中。行李一会雇人先运到府里。他们得赶紧抓紧时间办事。还要去苏州。

    贾蔷翻个白眼,没好气的道:“都不是。先去环叔那里。”

    什么脑子?环叔在金陵。他到金陵第一站不去拜访自家长辈反倒先去拜访亲戚?更别说他身上带着任务。

    …

    …

    三十日上午,贾环从山长家中坐船返回。他告知山长和好友张承剑、庞泽、纪鸣,他清明节前后要前往苏州一趟。

    回到家中坐了没一会,一名仆妇进来道:“蔷二爷自京城来金陵,现在等在前院里。”

    贾环微怔,随即点点头,“我这就过去。”贾蔷要来金陵的消息,他自然知道。打前站的贾府仆人去甄家通了气,自然也去贾家说了。刘管家派人来和他说了。他只是有点奇怪,贾蔷来的够巧的,他明天就会出发去苏州。

    贾环往前院里走去。客厅之中,许久不见的贾蔷正坐在椅子上喝茶。钱槐、胡小四两人陪着说话。另有三名约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

    见贾环从后面转进来,贾蔷连忙放下茶杯起身行礼,“侄儿见过环叔。家里的老太太、大老爷、大太太、老爷、太太,蓉哥,大嫂让侄儿带话,家里念着环叔。”

    三名青年男子跪下,齐声道:“奴才见过三爷。”

    “都起来吧!”贾环随意的摆摆手,让三人起来,对贾蔷笑道:“大半年不见,你嘴皮子倒是利索了。”

    贾府里的内眷会挂念他,那才奇怪了。

    贾蔷嘿嘿一笑,见面的疏离消除了些,祝贺道:“侄儿恭喜环叔。侄儿离京之时,环叔和宝姑娘的婚事由皇妃做媒,已经定下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4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47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