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疏离、套路

推荐阅读:信仰万岁魔门败类重生好莱坞之金牌制作人大国文娱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无悔九二巫师纪元都市之最强狂兵荣耀王者透视狂医在山村

    ,。

    下午的阳光悠悠。

    贾蔷去了甄家,一方面是回复甄家的请求,一方面是提那五万两银子。贾环的意见,效力自然是高于荣国府的大总管单大良。

    贾环在午饭后,去黛玉房间里和来教黛玉古琴的苏诗诗聊了会,笑着看看黛玉的成果,然后回到房中。思索着贾府的局势。

    贾府内外、上下都是富贵日子过惯了,贪图享乐、奢侈无度。奴仆贪起贾府公中的银子来也是。有一股腐朽至极的味道。历史上每个王朝的末年,都是贪——腐横行。

    以大观小,贾府现在就是这种暮气沉沉的状态。就算没有外力,估计破落下去也就这几年的功夫。贾府一年的收入,大头在地租上,也不过两万两银子。经得起主子们、大观园里的奢华靡费?还有下人们连贪带拿?

    奇怪的就是,贾赦、贾政作为贾府的主人,根本就不管。贾赦自己还带头贪。根本原因,估计还是贾府的权力错位吧!贾母占着位置不管事。

    荣国府的家产,按照礼法、传统,都应该是嫡长子贾赦得大头。偏偏贾母喜欢小儿子贾政。天知道,她去世时家产怎么分?这不得不令贾赦疑虑。

    贾环对这种狗屁倒灶的事并不想多管。他自己生财有道,日后拥着美妾也不会为钱发愁。但是,他迟早要接管贾府的权力,这种糜烂的局面,实在让他心中有些烦躁。

    所以,给贾蔷说这个问题时,严词训斥,划下红线。他估计他回京城后要杀几只鸡给猴看。在金钱面前,即便是死亡,也不一定会让人畏惧。

    贾环在房中轻轻的踱步。吃饭时,贾蔷还给他透漏了一些情况。比如:贾赦对他拿了林如海数十万两白银很不满。贾环实际上从林如海那里得了一百万两。

    再一个,王熙凤开始以贾府的名头在外面揽诉讼官司。长安府张家的女儿,守备的儿子都自杀死亡。在当地闹的沸沸扬扬。这个愚蠢的女人!

    凤姐看似精明,实则是鼠目寸光,胸大无脑!蠢到家!妥妥的猪队友!简直是让人想回京城抽她。

    贾环抿了抿嘴唇,提笔给京城中写回信。桌上摊开着贾政、探春、薛蟠、贾兰、贾琏的信。

    …

    贾雨村自两天前和贾环在大报恩寺里见过一面后,心里一直在琢磨着这件事情。

    宦海历练这么多年,他自是能感觉到贾环对他不大感冒。

    三十日下午时分,贾雨村在府衙的后院小厅中和白师爷聊起这件事。

    白师爷禁不住微微皱眉,斟酌着道:“东翁,这可不是好消息。贾环名满天下,在贾府之内地位恐怕不低。若是对王统制有一定的影响力…”

    贾雨村点点头,拿起茶碗喝着香茶。他担心的就是这件事。就怕那少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白师爷想了想,眉头一动,笑着道:“我倒是有个主意。东翁可以给王统制写一封信。”

    贾雨村就笑,“解释这件事吗?疏不间亲!”

    白师爷自信的笑一笑,“不。写信夸一夸贾环。”

    贾雨村捻着胡须,几秒好,笑道:“好主意。”

    …

    贾蔷和甄礼见过面后,提出因计划变动希望能将贾家寄存在甄家的5万两银子都拿提走。

    甄礼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说需要时间来筹集银子,送走贾蔷之后,到内院之中见躺在——上休息的父亲。甄应嘉今天出门拜会友人,沉醉而归。醒酒之后在榻上休息。

    午后幽静,精美的卧室之中,一名美丽的妾室照顾着甄应嘉,约双十年华,容貌标致。春衫轻薄,隆胸长腿。

    甄应嘉在小妾的服侍下倚在头,挥挥手让小妾离开,关切的问道:“情况怎么样?贾家是怎么答复的?”

    甄礼沉默了一会,惆怅的道:“贾家不同意。蔷哥儿明言,这是贾环的决定。”

    这才叫令人难堪。他们判断贾家没有贾环授权,因而冷对。谁知道贾环的人脉关系根本不和贾家重叠的。甄家本来是想要好好结交的。但贾环不乐意。

    而,现在更是出了一个令他们震惊的情况:贾环能够影响贾家的决策。这叫什么事?早知道如此,春节时贾环上门来拜年就不是那个待遇了。

    甄家一再失误啊!

    也怪那少年隐藏的深。

    甄应嘉惊讶的神情半天都没有消失,足足一盏茶的功夫,才长长的叹口气,轻声道:“竟然是这样!”沉吟了好一会,疲倦的道:“礼儿,你去和贾环谈一谈。不惜代价谈下来。”

    甄礼点点头。

    …

    贾蔷从甄府回来,先向贾环汇报了情况,而后带着家里的奴仆去几家比较亲近的亲戚家里走动走动。比如王熙凤的父亲王大老爷。然后在德润坊的贾府里等待甄家的消息。

    贾环并不介意贾蔷是否跟着他一起去苏州。只要能把2万两银子从甄家提出来多等几日也行。甄家已经明显有摇摇欲坠的气象。特别是太子在不久的将来还会作死。

    2万两银子也不是个小数目,先提出来比较安全。免得到时候甄家拿不出来。

    贾环将分别写给贾政、贾琏的信交给贾蔷派人昼夜兼程送回去后,于下午四五点时分,在里里琢磨、推敲他的计划、想法。

    晴雯、如意两人在中说笑着整理着衣物,打包,准备明天启程去苏州。

    晴雯拿了一件衣衫,正准备问贾环要不要带去苏州时,见贾环抱着手臂在窗口沉思,话到嘴边又缩回去,对身边的如意小声道:“如意,蔷二爷来之后,三爷似乎心情不大好。”

    如意连连点头,“嗯。”

    贾环听着两个大丫鬟的窃窃私语,在窗口边转过身,笑道:“你们俩嘀咕什么呢?”

    他到金陵来,有三个目的,按照重要来排序的话,第一,读。第二,准备后路,第三,干掉贾雨村。

    来了金陵之后,才发现甄家和甄家支持的太子如此的作死,他还的加一条:和甄家做切割。

    然而,他现在发现,他其实很多事情都做不了。只有读,这个最重要的目的,是在推行的进程中。

    这令他有一点不算强烈的挫败感。

    后路问题倒是好说。他准备在松江府买一些资产、土地。松江府临海,如果真的出事,他还有出海一条退路。不过,他现在手里没有太多的银子。得琢磨赚钱的事。这才是接下来一两个月内,读之余,最迫切的事情。

    而“干掉贾雨村”相当有难度。他只是有这个想法。在给贾蔷的回信中,贾环在贾政面前将贾雨村揭露,讽刺了一回。要知道,按照原的进程,贾雨村在进京之后,会和贾家联宗。贾家的政治资源,怎么能用来培养这个二五仔呢?

    贾雨村其实想多了。贾环根本没有找王子腾告状的想法。他和王子腾没有那份交情。

    贾环这个决定倒是避免了被贾雨村坑。否则,贾雨村写信去京城夸他,他写信回京城骂贾雨村。这场面,想想就知道结果是什么样。

    晴雯抿嘴一笑,生动俏皮,道:“说三爷你和宝姑娘的婚事呢。三爷,你为什么不高兴啊?”

    贾环还没回答,去外面办事回来的紫鹃带了一个消息回后院,从门外进来,笑着道:“都在啊。三爷,外头门房那边传来消息,说甄家大少爷派人来下了贴子。”

    贾环点点头,对晴雯笑说道:“看,不开心的事情有很多啊。现在不就是一件?”

    晴雯、如意、紫鹃三人都咯咯娇笑。

    贾环让贾蔷把存在甄家的五万两银子都提出来,以贾家和甄家的关系:老亲,世交,这种程度的经济剥离,还不能算“切割”两家的关系,只能算表示“疏离”的态度。

    两家真正的紧密的是各种人情往来、利益。大家族,就是这么麻烦,要掉头,得花费很多功夫。不是说,找几个人宣布一下就可以。

    …

    夜色中的秦淮河上画舫漂浮,灯影绰绰,歌声遥遥传来,繁华无比。六朝胭粉地,十里秦淮河。这不是浪得虚名!

    甄家的画舫之中,布置的文雅、精美,充满富贵、奢华、胭脂之气。4名唱曲的美人,身穿淡青色的长裙,身姿婀娜,更添这仲春夜色中的风情。

    甄礼微笑着举起酒杯,和贾环闲聊,“环兄弟明日就要启程去苏州。为兄不得不在今晚约环兄弟出来吃酒。以我两家的关系、世交,想来环兄弟不会介意。”

    贾环一阵无语。甄礼的请柬下到他那里,邀请他明天晚上在秦淮河上吃酒。他正好以要去苏州为由拒绝。谁知道,甄礼在傍晚时,亲自上门来请。

    他只得答应下来。面子上的功夫总要做。所以,才有此时的一幕。

    贾环打起精神,道:“怎么会?礼大哥有事就直说吧!我年纪还小,晚上要好好休息,不然明天坐船在路上就难受了。”

    甄礼就笑,笑容和熙,“不着急。再吃两杯。”

    坐在贾环身边的袁静香穿着淡粉色的衣衫,乳挺腰细,精致靓丽,肌肤胜雪,笑吟吟的将贾环酒杯里还有的大半杯酒喝了,再给贾环新添了一杯酒,幽怨的道:“奴家仰慕先生已久,上次先生急匆匆的离去,今次又要如此吗?”

    贾环自是不信这种欢场山上的话,但有点明白甄礼今晚的套路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4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48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