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太湖(上)

推荐阅读:收集末日妙手偷天重生鉴宝小甜妻万界科技系统暗战山野小村官大唐女天师军团召唤隋风飞扬暖心小皇后

    黛玉用过的竹筒,肯定不好再给其他人用。  贾环也没有什么龌蹉的心思,比如和林妹妹来个间接接吻什么的。

    屋舍中的妇女正在纺布,便由安静的少女招待贾环一行六人。为的少年身量中等,一身青衫,头戴唐巾,读书人的装扮。身边跟着五名女子。倒像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带着妾室、妹妹、侍女出游。并无恶意。况且在寺中。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此时,不过下午四点许。阳光从寺院风格的屋檐下落在石板上,柔和、明净。

    少女默默的点点头,转身又去拿了几个竹筒来。

    贾环给了一块碎银子给她做报酬,笑着道:“谢了。竹筒我们要拿走,这银子算我的补偿。”

    少女淡然的道:“几个竹筒,这银子有些多了。”

    不是不要银子,而是银子给多了。贾环就笑起来,他喜欢这种纯粹的感觉。漂亮的少女看着其实蛮养眼的。“也不算多。实物的价值和价格往往是不对等的。”

    景区里的矿泉水的卖五块钱一瓶又如何?你爱买不买。这就是价值与价格的背离。比如房子,土地、建材、人工、税收就那么个价,房地产商要卖5万一平米。这也是价值与价格的背离。

    “另外,我问下姑娘,我想去太湖里泛舟,下山之后要去哪里租凭船只?价钱几何?”

    价值、价格这种词,在场的人基本都听不懂。贾环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少女还是那副安静的神情,接了贾环的银子,道:“公子下山后往东南的大路直走,就是码头,那里有租船的。”

    贾环点点头,“我再冒昧的问一下姑娘父亲的姓氏?”贾环如果是问少女的姓名那就算是调戏。女子的闺名,外人一般不知道。而问她父亲的姓氏,只是有点怪罢了。

    当然,所有的人都知道的常识,女儿和父亲是同一个姓。

    少女犹豫了下,“家父姓邢。”

    贾环微微一笑,果不其然。

    …

    …

    从蟠香寺出来,贾环一行六人在山门口和等着的元伯、胡小四等人汇合。然后,前往码头去租船。钱槐被他打去找香菱的母亲甄家娘子的下落。

    贾环这会心情不错,想要去太湖上游览。他来苏州的心态其实很放松。他是照看林黛玉,不是将自己代入黛玉的悲伤。

    “林妹妹和姨娘呢?去湖上游览吗?”

    林黛玉犹豫了下,道:“我和三哥哥一起吧。”她有点累,但是让她单独一个人和裴姨娘回院子里,她也不大乐意。

    “嗯。”

    一行人在码头上租了两船。贾环带着晴雯、如意一艘,裴姨娘、黛玉、紫鹃几人一艘。一前一后。

    能坐七八人的小船。只载了三人,空荡荡的。贾环和晴雯站在船头说话。天际边的太阳已经准备落土了。

    晴雯笑嘻嘻的道:“三爷,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啊?给银子不说,还特意问人家的姓氏。”

    贾环莞尔一笑,搂着晴雯的细腰,“不是。因为我们会再和她见面的。我只是确认一下。”

    金陵十二钗中的妙玉出家就在玄墓蟠香寺。当然,妙玉现在应该是在京城了。原因可能是得罪了某权贵。

    跟着薛宝琴、李纨的两个堂妹李纹、李绮一起出现在贾府里,为大观园的诗社增添光彩的四人之中,邢岫烟自述曾在妙玉的道观里租房子住。

    和眼前这对母女像不像?

    以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美女这种资源从来都是不缺的。当然也很紧俏。他不至于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就联想到贾赦的夫人邢夫人的侄女邢岫烟身上去。

    而是因为气质。这往往就是一个人独一无二的东西。就比如宝钗、黛玉,史湘云、秦可卿、李纨她们都是独一无二。刚才那少女身上安静、闲云野鹤般的气质,与邢岫烟很类似。“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所以,贾环才会问一问她的姓氏。

    至于猜到是亲戚的身份,为什么不帮助这对母女。他的理由自然不会是狗血的段子:为了保证在将来的大观园中看到她。

    邢岫烟是去贾府是在苏州的生活过不下去,前往贾府投亲。帮了邢岫烟,她家境好转,自然不会去京城投奔贾府。

    贾环的想法不是这样的。

    他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帮助一个人。帮助一个人到何种程度,关系、交情是什么样的,心里都一个清晰的衡量。明白人情世故的人都知道:升米恩,斗米仇。

    更关键的是,你想帮助别人,问过别人需要你的帮助吗?不要自作多情。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并不一定需要用、会用金钱、社会地位去衡量。

    所以,贾环只是给溢价给了邢岫烟一块一两多的碎银子。就结束了这次初会。

    晴雯笑着翻个白眼,“三爷你说话神神叨叨的。”

    贾环哈哈一笑。

    …

    …

    太湖上烟波浩渺,湖景美丽。将近傍晚之时,渔舟唱晚之声响起。

    贾环和晴雯、如意随意的坐在船头,看着湖面上的风光,不时的有游船来往。

    船家大约遇到熟人,两只小船隔着几米的距离相互用苏州的方言聊天。船上是四五名士子,穿着各色衣衫,簇拥着正中一名白衫士子,都在兴致勃勃的在吟诗。

    贾环扫了几眼,就看出对面三五米远的白衫士子是名女子。

    晴雯美丽的眼睛很灵活,微微偏头,听了一会,小声道:“三爷,那些人都在作诗呢。”她家的三爷不就是诗人么?

    俏丽妩媚的晴雯、清秀娇美的如意,两个大丫鬟在身边,贾环又暂时甩开黛玉的事情,又是在读书间隙间的放松,美景美人在眼前,心情舒适,笑道:“都写的很渣啊。我装个逼给你看。”

    晴雯禁不住咯咯娇笑,神态动人。

    如意掩嘴笑。三爷私下里其实很随意的,也会逗逗她们。才不像府上那些人传的那么吓人呢。

    贾环站起来,扬声道:“春雨楼头九节箫,何时归看浙江潮?青衫少年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隔壁船上正在吹捧自己,力求展示最美好,最有才气的一面给几名士子顿时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这是从哪里杀出来抢风头的少年郎?不过,这些士子倒都还有涵养,没有怒骂人。

    正在被簇拥着白衫书生装的女子一双美目看过来,朗声倒:“这位朋友请了。我等正要前往太湖中陈家画舫参加文会。我看朋友诗词风格明秀,可愿一同前往?有在下作保,绝对不会令朋友被拒之门外。”

    贾环哈哈大笑,拱手一礼,然后摆摆手,算是拒绝,吩咐船家道:“可以加快一些。”

    装完逼就走。这才是好同学啊。

    船家很懂行,知道贾环这是要甩开旁边的船只,立即掉转方向,在宽阔的湖面上转了个角度,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等消失那小船消失在视线外,船头爆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贾环自己也笑,心头畅快。这才是读书人应该有的生活啊!可惜,他在金陵,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读书上,而不是游玩、交友。另外还要照看黛玉。

    后头黛玉的船只跟上来。刚才贾环的诗句,黛玉和裴姨娘又夸赞了一番。她们俩都是懂诗词、文采的。此时夕阳西下,满湖澄澈,波光粼粼。

    游览了一番湖景,两艘小船便准备返回,找地方吃饭。这时,太湖之中,一两层楼高的楼船出现在湖面上,直线行驶过来,带起的水浪让两艘小船倾斜。船中一片混乱。贾环都抱着晴雯,扶着船沿才算稳住。后面黛玉几人在的船上都是娇呼连连。

    楼船之上,几名奴仆探出身来,见没有人落水,笑骂道:“老杀才,没看到我陈家的船吗?还不早早的避开。幸好没有落水,不然连累小爷们吃一顿板子。”

    这简直就是车道刮擦,还被对方认为要负全责。简直是岂有此理。贾环很是不爽。

    这时,楼船上凭栏的士子中传来一个声音,训斥道:“不可无礼。”几名奴仆顿时没了声音。事情就要这么过去了。

    老船夫稳住船,连声向贾环赔礼,“连累公子了。是小老儿的错。”

    贾环摆摆手,站在船头,对着楼船上大声质问道:“皇周天下,朗朗乾坤,还有没有道理可讲?对面的朋友如此行事,不怕士林风议吗?”

    给人“欺负”了,总不能一声不吭。贾环自己赤膊上阵,其实有点跌份。这就是他不喜欢出门带长随的弊端。但跌份,也得要个说法,不能憋着。那是装逼装成傻逼。

    他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

    …

    贾环一身青衫直裰,很好认的读书人装扮。

    对面的楼船上在栏杆边的几名士子停下议论,看过来。

    “啊…,是他?”

    居中的林千薇看到贾环,一脸的惊讶,这不就是半个时辰前在她来的路上吟诵了一好诗的少年吗?

    “林大家认识?”一名士子问道。

    林千薇点头,“这就是我刚才和许、林、谢几位公子一同前来时写了那诗的少年。”

    今天的主人,陈家的大公子,南京吏部陈尚书的大儿子陈子真道:“既然如此,就请他上来一见吧。”

    一名士子扬声道:“请这位朋友上来说话。”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4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48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