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太湖(下)

推荐阅读:大唐南皇无上崛起我的大不列颠帝国贵女多娇别折腰重生之我本枭雄荣耀王者巅峰快穿:女主不当炮灰每个世界都要苏爆你(快穿)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女喵霸

    陈子真还没开口,站在贾环身边的林千薇就出声道:“童公子…”

    贾环迈出一步,正视着左侧酒案之中的大头士子,昂首问道:“阁下何人?”

    这话很傲气。这个感觉同时浮现在厅中所有人的心头。林千薇刚刚把大头秀才的姓氏报出来,贾环就跟着这样问一句,十足的蔑视。

    童秀才不满的道:“你…”

    这时,一名国字脸的秀才将童秀才的话头截断,“正言,不可无礼。这是我的老师。”说着话,起身向贾环走去。

    刚才喷了贾环一通的童秀才一口气给生生的憋回去,“哼”,气咻咻的坐下来,猛然的喝了一口。

    贾环的目光落在走出来的士子身上。韩谨韩子桓。眼光再一扫,在席位看到了长相清奇,嘴角有一颗黑痣的罗秀才。他在扬州和罗秀才交过手。

    “子玉…”韩谨穿着白衫,看起来形象稍微好了些,收拾的干净,国字脸,帅气,但多了一些沉郁的气质,没有在京城时的那种昂然,向上。

    韩谨本来想说一句:别来无恙。但话到嘴边,又缩回去。他和贾环有那份交情,是过命的交情。他嘴里虽然从来没有谢过贾环,但心里想着会以命回报。他也是个读书人。

    但是在前年秋冬爆发的东林党弹劾时任顺天巡抚张安博与时任北直隶提学沙胜舞弊这件事情上,交情就了结了。

    事情并没有如同东林党的核心几人所预料的那样,祸水东引,但是如果成功,后果是什么。他清楚,相信贾环也清楚张安博罢官都是轻的。

    几个月后,一直很赏识他的龙江先生帮他和贾环做了弥合,但事情发生了,不是说没有后果就可以无视。裂痕出现了就是出现了。交情就这样的淡下来,再到近乎与无。

    但他心里还是感激着这个少年。虽然他可能无法做什么事情。因为,论处境、地位、才华、能力,贾环是俯视他的。

    贾环点点头。

    再次见到韩秀才。说惊奇就有点假。他知道韩秀才是苏州人。说一点不奇怪在这艘楼船中遇到,也有点假。苏州300万人口,他只是个过客,这都能遇到,还是有点神奇。

    恩怨这种事,从来就没有一些泯恩仇这么简单。所以,他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要说他和韩秀才有多大的仇怨也不见得。毕竟事情没有往最坏的方向走。他如果处在韩秀才的位置,面对着团队利益、个人利益的高度重合,抉择估计和韩秀才一样,他最多事后会说明。

    但,心里有根刺,就是有根刺。

    说的简单点,贾环不想再和韩秀才来往。没什么意思。

    陈子真见两人明显有旧却不愿意多谈的样子,笑着邀请贾环入座,“贾兄弟方才在太湖中一首诗作让林大家极为欣赏。今晚就让林大家给你执壶。”

    林千薇轻笑着道:“妾身荣幸之至。”说着拿眼睛去看贾环,眼神带着欣喜、期待。

    以贾环的名气,秦淮河上的名妓谁不愿意为贾环执壶斟酒呢?名妓与才子本来就是相得益彰。

    贾环却是笑着拒绝道:“谢陈前辈的安排。只是偶遇旧友,心里有些感慨,改日再领。”

    陈子真有点错愕。

    林千薇有点失落。

    韩秀才则是浮起无奈、苦笑的神情,有点尴尬。贾环现在不待见他,他能如何?

    贾环点一点头,再次看向坐在的童秀才,“我倒是有几个问题要请教下童朋友。南监中刘前辈因前途自杀,你有何见解?想要讨一个什么样的公道?”

    他既然已经亮明身份,自然不能允许给童秀才喷了一通反而一言不发。那会显得他被童秀才的观点“说服”。而这会让他的名声成为童秀才的踏脚石。

    他当然没有这种自虐的倾向。所以,他得把话说明白了。而韩谨刚刚帮他拦了一回,压住童秀才,但他并不想领韩秀才这个人情。因为,他不需要。

    童秀才一点就炸,顾不上韩秀才的话,冷笑着站起来,慷慨的道:“自是要给刘前辈正名。要让他用生命换来的机会,为国子监的监生们谋一条好的出路。要抗争。而不是向贾朋友一样无动于衷,不闻不问。”

    贾环讥笑的紧跟着问一句,“监生能有什么好的出路?”

    童秀才一下子就哑口无言,但随即反唇相讥:“在下现在想不出来。但事在人为。去做,总会有办法的。而像你这样漠不关心,肯定是没有办法。”

    贾环鄙视道:“童朋友袖手空谈有万言,临机决断无一策。清谈客尔!我建议童朋友在骂人之前,最后先想想你自己做不做的到,有没有办法?我要送你一句话,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好好记住了。”说着,甩袖离开。

    童秀才愤愤不平的对着贾环的背影喊道:“那你又有什么办法?”

    贾环没有理会,往船沿边走去。

    和喷子吵架,你吵赢了没有意义吵输了影响心情。所以,所谓的辩论,一定要有时间限制,场合限制,否则没有什么意义。比如在朝堂上争吵,涉及国策、利益,这是有意义的。像贾环在这儿和童书生争论就没有任何意义。

    贾环只是把童秀才从道德制高点上拉下来,就转身离开。这年代,不是网络时代,说话不负责任。

    从辩论技巧的角度来说:你做不到的,却去指责别人做不到,周围的吃瓜群众也不是傻子,不会认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反而认为这人很虚伪,很假。

    所以,贾环现在干的活儿,就是这个套路。

    精美的厅中还回荡着童秀才愤愤不平的声音,但是依旧没人在乎他的话。他的语言已经没有力量。所有人都在看贾环离开的背影。或者说,这位少年给他们留下来了一个深刻的印象。

    第一种感触是:有点好斗,不肯吃亏啊!第二种感触是:想法和秀才到底不同,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人家想的是怎么做事。这不是同一种格调。

    第三种感触,就是林千薇的想法:剑客般的人物。一击必中,得手即走。就像来的路上,她就是这样给贾环这样炫了一手。流星一般的少年啊!

    陈子真堂堂南直隶文官之首的长子,自然不会再出声挽留贾环。谁都看得出来贾环不肯留下来是因为韩秀才的原因。而他找韩秀才有大事要办。

    林千薇犹豫了下,追着贾环出去了。

    厅中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跟着林千薇来的几名追求者苦笑着摇头。贾青松啊!这样的才子对美人的吸引力他们怎么比?优势,大概就剩下年龄大一些吧!

    …

    …

    贾环走在甲板上的步子都的很稳。他只是上来应酬,至于被刁难这种事,他不害怕,稳的住。

    而见到韩秀才确实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但也就那样吧。他和韩秀才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贾先生,等等。”

    身后传来娇呼。贾环回头,就见一身白衫的林千薇追着他出来,停下脚步,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

    江南四大名妓,他现在算是都见全了。这位擅长唱曲的林大家,约是二九年华,头戴唐巾,书生装扮。明眸皓齿,身姿尤其的高挑,就贾环目测约有175左右。修长的身姿曲线优美,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腿长腰细。美丽无端。

    林千薇走到贾环面前,略半米的距离,道:“妾身非常喜欢贾先生的诗词,正月里还给贾先生下过帖子,只是无缘得见,不想在这里见到。令妾身欣喜异常。不知道贾先生在苏州住在何处,妾身明日好前往拜访。”

    贾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好像一个脑残粉此时站在他面前的那种感觉。而且这个美女带给他一种不同的感触。

    要知道,到大周朝时理学鼎盛,男子地位极高。女子的自称一般是奴家、小女子。京城里的林姑娘能把“小女子”这三个字的自称念出一种高冷的御姐范儿。而这一位,仿佛就是要求和男子平等的待遇。

    想一想,贾环道:“我住在城中的吴中客栈。”

    林千薇展颜一笑,黑白分明的美眸如同宝石般闪烁着迷人的光泽,“妾身明日一早必定上门拜访。”又禁不住问道:“贾先生有解决国子监监生前途的办法吗?上吊自杀,真是太可怜了。”

    贾环又看了林千薇一眼,点头道:“嗯。”然后,告辞下船。

    监生的问题,他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能不能成,要看实际操作。

    …

    …

    陈子真的楼船往岸边开,是准备去接苏州的名妓们上船。夜饮当然是要有美人想陪。

    深夜之时,酒宴散去。

    陈子真在楼船后面的一间客厅里问韩秀才,“这次花魁大赛,你有多大的把握?”

    他是担心贾环搅局。韩秀才都说他的本事是贾环教的。花魁大赛,一般都是南京礼部尚书方望来品评。

    明亮的烛光中,韩秀才沉吟着,轻声道:“我回苏州后,静思了这一年多,有一些心得。试试吧。我觉得子玉参与花魁大赛的事情的概率很小。”

    陈子真稍微放心了点。

    韩秀才问道:“陈前辈是打算推林大家一把吗?”若是有林千薇这样的条件,他推一把,拿下花魁的头名没有任何问题。

    陈子真摇头,“不是她。她是真想嫁人退去。是紫竹馆的紫南姑娘。”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4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4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