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江南花魁(二)

推荐阅读:神府丹尊基因武道寒门枭士宇宙霸业盖世仙尊下山虎点道为止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道闯乾坤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

    四月九日晚,贾环、黛玉、林千薇一行从苏州启程出,返回金陵。

    贾环在自己的船舱中听着钱槐汇报去找香菱母亲甄家娘子的事情。晴雯和如意两人在舱中整理着床铺。灯光明亮。夜色里运河上流水的声音隐约可见。

    钱槐笑着汇报了一遍行程,道:“三爷,我都说明白了,你给的那五十两银子也留给甄大娘。”回头等三爷成亲,他估摸着香菱姑娘要跟着过来,这事就有一个比较好的收尾。

    贾环笑一笑,道:“嗯。就这样。”

    钱槐走后,如意给贾环倒茶,提醒道:“三爷,林姑娘这两天了几回脾气呢。你要不要去看看她。”祭拜完林姑老爷后,等待钱槐返回的这三天,三爷天天和来拜访的林千薇喝茶、聊天。林姑娘的事情都不怎么过问。

    “估计是因为在苏州心情不好吧。回金陵就好了。”贾环心情不错,摆摆手,拥着如意,在她清秀的脸蛋上轻吻了一口。小姑娘娇俏的低下头。

    晴雯弯着腰铺好床铺,回头一看,见贾环抱着如意,禁不住笑起来,俏脸微红。三爷最近有点色呢。道:“三爷,才不是呢!我听紫鹃说,是林姑娘不高兴你见另外一位林姑娘。”

    贾环就愣了下。这有什么关联?黛玉心情不好不是和她来苏州扫墓有关吗?

    晴雯嘴巴很利索,抿着嘴笑,“三爷,你以前早上会去问一遍林姑娘的起居饮食,晚上又和坐在一起聊天,谈天说地。而你这三天却是早上早饭后就直接去客厅和那位来拜访你的林千薇姑娘聊天。晚上吃饭和林姑娘只说几句话就回屋里写写画画。”

    贾环什么人?他只是一时间没想到这上头来,定向思维的以为黛玉是因为父母而悲伤导致脾气。听晴雯一说,就明白过来。这两天黛玉都改口叫他“三哥哥”了。

    “小姑娘的脾气哦!”贾环禁不住感慨的笑起来。监护人不是保姆啊!之前那样细致是怕黛玉不习惯,现在不是都慢慢的调整过来、稳定了吗?黛玉这是不满他最近对她的关心变少了。

    他晚上会屋里写写画画,是制定计划是关于国子监出教辅书的计划。这件事他回金陵后就会去和山长说一声。当然手头得写一份计划书。

    好吧。他承认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和林千薇确实聊的比较畅快、舒服。他一个有着三十多岁灵魂的男人,和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能有什么共同话题?和见识多广的名妓聊起来,自然是聊的很尽兴。何况,林千薇还是个大美人。

    不是说黛玉不漂亮。只是岁数还小了些。这种美丽欣赏起来,他心里很有压力啊。再者,林如海将黛玉托付给他,他总不能搞监守自盗这种名堂吧?他还是有些避讳。

    贾环大致能体会黛玉的心情、想法,有点小孩子少了一份长辈宠爱撒娇的心态,想了想,道:“我明早和林妹妹谈谈吧。”

    黛玉迟早要出嫁的。再者,他也得有点个人时间吧?

    林妹妹哟…不使小性子的林妹妹,就不是林妹妹了。

    …

    …

    贾环租凭了一艘大船,上下两层,自苏州前往金陵。跟着贾环一起出的林千薇住在船中段的一间船舱中。

    夜色中,林千薇正在铜盆里洗脸。服侍她的小丫鬟云瑶撅嘴道:“姑娘,我们都回苏州了,又回金陵干吗?”

    林千薇站在小圆桌前,就着水盆笑吟吟的拧干毛巾,“我想回金陵不行吗?”明丽的容颜带着一抹难言的妩媚风情。显然,她心情极佳。

    云瑶就摇头,姑娘那点心思她能不清楚,直接戳破:“姑娘,金陵、苏州那么多老爷、才子求娶你,你都看不上啊?这位贾神童可是比你还小六七岁呢。”

    她咬着“神童”的重音。

    林千薇笑孜孜的反问:“谁规定我只能嫁给那些老男人当小妾啊?我只想嫁自己看的顺眼的人不行呀?快去倒水吧。我要休息了。”

    小妮子又怎么知道、欣赏贾先生的才情、风骨呢?

    能写出“欲问江梅瘦几分”、“冰肌玉骨天分付”、“佳人相见一千年”这样的美人佳句,又写的出“青松挺且直”的傲然风骨,更有“明月几时有”这样的绝世名作。她在江南见过了才子,无一人可与他并列。

    她很想了解他。流星般、剑客般的人物。第一次见面,给她的印象实在太深刻。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装逼”装的太洒脱。青衫少年无人识?可是,只要你报上名字,天下谁人不识君?

    年纪小,大不了她等几年啊。

    “不小了。他都订婚了。”睡在床榻上的林千薇在黑夜里,低声呢喃一句。

    …

    …

    江船的行走很有些枯燥。从金陵到苏州是顺水而下,十分轻快。返程就需要看情况,走上十天都是常有的事。

    途中,贾环和贾蔷就这么错过。不过,贾环也没有参与贾蔷采办事务的想法。也没有什么要叮嘱的。反正,他明年年底回贾府要查账的。

    四月十日的清晨,小雨继续,点缀着运河两岸的风情。

    早饭后,贾环带着晴雯、如意到黛玉这边的厅中闲聊。裴姨娘、紫鹃、袭人几人都在。

    见贾环进来,袭人低下头。心中一阵凄苦。说到底,三爷心里还是不信任她。可是,她现在即便是去告密,又改找谁告呢?太太现在还能管三爷不成?她有那么傻?

    “三爷来了。”紫鹃给了贾环一个笑脸,但是有点不高兴。

    “三爷吃过了吗?”裴姨娘起身,知性的轻笑,给贾环让座。

    贾环笑着点头,“吃过了。”目光落在站起来迎着他的黛玉脸上。精致如玉的小脸,眉尖若颦,穿着一袭青色的对襟褂子,手里拿着书。如花似玉的美少女。看一眼就会令人升起想要呵护她的感觉

    “林妹妹吃过了?”

    “嗯。”

    寒暄几句,众人都坐下来。贾环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开门见山的道:“这几日忙别的事情,疏忽了妹妹的情况了。怎么样?早中晚三餐吃的如何?每天的行走锻炼是否还在坚持…”

    这会说的很直白。如果是换做在几年前贾府里他和黛玉那个关系。黛玉八成不搭理他。疏忽,你有关心我的资格吗?而现在自是不会。这是符合他身份的话。

    林黛玉倒没想到贾环开口就把她生气脾气的原因给说透,细声道:“都还好。”

    贾环就笑,问紫鹃和袭人两个,黛玉的情况如何。

    紫鹃故意耿直的道:“三爷,姑娘昨天中午心里难受,午睡都没睡好呢。”

    见紫鹃一副忠心护主的模样,贾环笑着摇头,她那点小心思他怎么看不出来?对黛玉道:“妹妹要放心。林姑父将你托付给我,我至少要照顾到你出嫁为止。等你的如意郎君接班后,我还得时不时的让宝姐姐去问问你的情况,给你撑腰。林姑父托付给我的事情,我不会忘记。再者,妹妹这样钟灵毓秀的人儿,哪一个哥哥会不好好宠着呢?”

    林黛玉禁不住娇嗔,“三哥哥…”小脸微红,带着一种别样的风流、妩媚。

    贾环这番话如果是作为平辈的少年郎来说,近乎于调戏。但是贾环是作为长辈来说的。这就是很亲近、贴心的话。他说出来的话,在座的几人自然是信的。这是他的个人口碑。

    黛玉这种风情,贾环看得都差点陷进去,心里苦笑一声,这真是祸水级的美女啊。接着道:“所以,妹妹要允许我有一点私人时间,好吧?”

    贾环说的私人时间,不是指省略每天早晚来关心的时间,而是指要留给他和美女“聊天”的时间。

    黛玉生气,使小性子,贾环当然不会像苦逼的宝二哥那样伏低做小的赔罪,磨十天半个月才和好。实际上,宝玉将黛玉得罪了,一大半是他想占黛玉的便宜。初恋的小屁孩那种的冲动,这可以理解。口花花嘛!

    当然,黛玉是个很敏感的小人儿。

    贾环的解决办法是直接和黛玉摆事实,讲道理。事实上,这是他的长处。黛玉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而给女孩子伏低做小、说软话、下水磨功夫,那是大脸宝的撩妹神技。

    黛玉羞赫的“嗯”了一声,心里的委屈情绪渐渐的消失,清声道:“三哥哥,你前些天去太湖那艘楼船上生了什么事,你还没给我们讲过。”

    紫鹃张张嘴,但不好说什么。她其实有点知道姑娘心里的症结啊。三爷认识的女子都太漂亮。不是姑娘不信三爷,关键是前有苏诗诗,后面又有一位林姑娘,都是大美人。三爷要是想要纳妾,那还怎么照看姑娘?那她们要不要避嫌搬出去住?姑娘在三爷心里摆在一个什么样的份量、位置?

    贾环应着黛玉的话,笑一笑,道:“遇到一个老熟人…”

    凄迷的小雨中,楼船缓缓的在京杭大运河中前行,时时的有轻笑声。

    …

    …

    下午时分,安抚过黛玉的情绪后,贾环和林千薇在临窗的桌几边喝茶赏雨。

    林千薇性子直爽,但人很聪明的,能成为名妓的人,智商、情商都不会低。轻笑道:“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贾环上午在那边聊了一上午。

    贾环笑一笑,“嗯。”他和林千薇聊的来,但是并不会过多的去解释他家里的情况。

    “哦,还没问林姑娘回金陵是参加四月底的花魁大赛吗?我印象中好像有这么一出。”

    林千薇眨眨眼睛,笑着摇头,“不是的。我早就不想争什么花魁头名。里面有黑幕的。”

    贾环呵呵一笑,赞道:“聪明!”

    选美大赛没有猫腻,你信?不过,花魁选美,这样的大活动,怕是有不少商机啊。他前两天不是还在愁钱的事情吗?

    林千薇得了贾环的夸奖,立时展颜笑起来。笑颜如花。

    贾环问起林千薇花魁大赛的组织方式,流程,评奖办法等等事宜。时间缓缓的流逝。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0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