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韩小人!

推荐阅读:我是杀毒软件遨游仙武至暗人格勇敢者的世界恐怖故事群太玄如梦修真从龙珠世界开始大明之崇祯大帝三国之无赖兵王异界大领主

    二月二十八日,天晴,微风。 .吹面不寒。

    韩谨一身青衫,国字脸,气质内敛,带着他的哼哈二将,罗、童两秀才自荆园出来,步行前往崇文门大街上,京中最负盛名的酒楼之一:醉仙楼。

    一路官道上,尘土飘扬。各行各业的百姓行走,讨生活。其中不少人,面有菜色。京中的米价,有些高了啊。

    一辆马车自官道过去,大头童秀才举起袖子,捂着嘴,抱怨道:“子恒,干嘛要走路过去?”

    韩谨对着一个看他的小娘子点点头,道:“古人云:安步当车。走这一路,可以观察到很多细节、东西。”

    罗子车心里好笑。他大约知道韩子恒的心思:白龙鱼服。试想,楚王的核心幕僚,在京城中什么地位?走在这市井中,是不是有一种俯视众生的快——感?

    三人抵达崇文门大街的醉仙楼,包下整个在三楼,给小二、掌柜留下口信,告知贾环。

    三楼中,视线极佳。韩谨凭栏眺望京师,和童正言、罗子车闲谈着。

    罗子车歪歪斜斜的坐在椅子上,问道:“韩兄,你觉得贾环回来吗?”毕竟,贾环从昨天到今天都没有回信。

    韩谨微微一笑,胸有成竹,轻拍着栏杆,“子车,他必定会来!他这个人,很特别。我等读书人,女人如衣服,不过是平常,宋时士大夫的妾室都可以送人的。

    然而,贾环绝不会!我在闻道书院和他接触多日,深知他的性情。他很爱护他的女人。林千薇即便只是他的妾室,但在他心中的份量,肯定重过天子。”

    罗子车恍然。这是基于对贾环性格的了解所得知的弱点。若是其他人,必定是权力为重,不受威胁。想当年,徐阶连亲孙女都送给严嵩的儿子做小妾。

    罗子车哈哈一笑,道:“贾探花嘛!多情种子!红豆不忘行乐夜,锦缠殊忆奉恩年。哈哈。”

    童正言在八仙桌边喝茶,道:“然而,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在虚张声势。以贾环的聪明未必想不到啊?”

    韩谨淡然的一笑,“只有亡国的昏君才会抢夺臣下的妻女。当今天子并非昏君,只是怠政而已。天子在西苑纵情声色,只是寻常事。子曰:食色,性也。

    但是,贾环敢赌吗?哪怕只有很小的概率,甚至,他明知道我在恐吓、要挟他,他也绝不敢赌。他太爱惜他身边的女子了。要知道,我们可是将青美人送到西苑中。”

    童秀才敬服的点点头。

    韩谨再道:“这张牌,拿在手里,引而不发,才有效果。若是打出去,就和贾环不死不休了。而我只是要他暂时退一步,不要干扰楚王入主东宫。”

    他很清楚,正面冲突,打大决战,他绝不是贾环的对手。输给贾环这么多回了!贾环的底牌,往往出乎意料。翻出来,横扫一大片。他只能一步步的建立优势,以绝对的优势,拒绝任何意外,取胜。

    就像楚汉争霸一样,之前败多少次都可以接受、忍受。只要最后一战的胜利者,是他就行。

    罗子车抚掌笑道:“韩兄运筹帷幄,成竹在胸!正言兄,你我可高坐畅饮,等待完美的结果。”

    童正言晃着大脑袋带笑。

    醉仙楼,三楼中,气氛轻松。

    …

    崇文门位于京城内城南面,是天下最为繁华的地带之一。醉仙楼便在崇文门里街上。

    三楼高,五间开。进门之后,一股股清幽之气扑面而来。假山、园林与丝竹之声浑然一体。

    贾环带着乔如松、张四水、刘国山步入门口。

    小厮钱槐上前打听了消息过来,咬牙切齿的道:“三爷,他们在三楼。”他虽不识字,但也知道礼义廉耻。韩秀才竟然拿林姨奶奶威胁三爷,真是猪狗不如的东西!林姨奶奶多么和气,多么好的一个人!他在金陵时,承蒙姨奶奶照顾。

    贾环神情沉静,点点头,当先一步,走上楼梯。醉仙楼的胖掌柜亲自在前面给贾环引路。笑呵呵的。他看得出来,贾环心情不佳,并不多说话。

    醉仙楼的二楼包厢以杜甫《饮中八仙歌》中写李白的四句诗中的字来命名。诗曰:“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而三楼则只有三个包厢:天地人。韩谨包场,等在“天”字包厢中。包厢布置的很精雅,充满了书卷气。内外间隔,附带走廊(阳台)。

    贾环几人鱼贯而入。

    韩谨从走廊处走进来,拱一拱手,道:“贾兄…”罗子车,童正言一左一右,跟着韩谨。脸上带着胜券在握的笑容。果然,贾环还是来了!这个令人忌惮的人物,是有缺点的。

    贾环并不回应。

    刘国山容貌俊朗,一身华美的蓝衫,愤怒的质问道:“韩子恒,你昨日让人送来的信是什么意思?有你这样拿林大家的清白、声誉做威胁的人吗?下作!卑鄙!小人!枉我当日在首善书院,还拿你当知己好友。我当时真是瞎了眼。”

    雍治十一年,东林党朝争不利,鼓动监生、生员闹事。刘逸刘国山当日就在首善书院就读,听从韩谨的指挥。这件事的后果,监生被毒杀数人,为首者中,数人流放,其余签署认罪书的士子,终身禁止科举!

    刘国山,骆宏、韩谨都在终身禁止科举中。刘国山一辈子的前程,就这样毁掉。而他现在发现,他当时所信任的领袖人物,竟然是这样一个下三滥的货色!

    他如何不怒?

    韩谨嘴角抽搐了一下,脸上挤出来,挂着的笑容淡去。当年的他,是何等的热血青年!但,人终究是会变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贾环说的。

    罗子车踏出半步,想要说话。韩谨摆摆手,制止他。这些往事,子车他们不懂!那是他青春的岁月。

    韩谨平静的开口,道:“国山兄,是我愧对你们当日那些人。但是,我得楚王信重,焉敢不尽心尽力?如今,各为其主。贾兄高才,我自知不如,不得不用一点手段。”

    “狗屁!”刘国山气的手指着韩谨,再说不出一个字来。韩谨就像滚刀肉。他自有他的一套理论。不管做什么事,都拿的出道理去解释。但是,这都是些什么狗屁逻辑?

    狗屁!

    乔如松实在听不下去了。他时年31岁。为人厚道,品性极佳。但面对如此厚颜无耻的韩秀才,老实人也有怒火。极其不满的道:“韩谨,你这不叫一点手段吧?

    韩谨,你睁大你的眼睛看一看,当日你跳河,是不是四水下河把你背起来的?当日,在东庄镇洪灾,不是子玉拉着你跑出来,你是不是会被淹死?

    你一身本事,从哪里学的?你雍治十一年犯事,不是子玉为救骆先生营造出大势。龙江先生救得了你?你背信弃义。雍治十一年,东林党祸水东引,嫁祸山长。你为权势,可曾给子玉言语一声?

    你不知道,子玉和林大家的感情?各为其主?这四个字,解释给谁听?数次救命之恩,师生之谊,换来就是你这样反咬一口?韩谨,你还是不是人?”

    说到最后,乔如松大喝一声。

    但是…

    这些话,并没有起到什么黄吕大钟的作用。

    韩谨神情平静,道:“乔友若,子玉的救命之恩。我没有忘。师生情谊,我同样没有忘。这些我会还的。但,一码归一码。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你有你的立场,我有我的立场。我首先是楚王的智囊,其次,才是韩秀才这个身份。”

    乔如松深深的吸一口气,压住心里的恶心情绪。这人真是无耻到一定的境界了!为了荣华富贵,不择手段,卖友求荣,恩将仇报,还能说的这样的大义凛然!无耻之尤!

    张四水忍不住,冷笑道:“好!好!韩谨,那我问你,你在金陵和子玉作对,失败之后,子玉如何对你的?你为楚王幕僚,几次对子玉出手,子玉又是如何对你的?还有,近来在报纸上辱骂子玉,导致他在士林中声望下降,你又如何解释?”

    韩谨身边的大头童秀才忍不住反驳道:“张四水是吧?我知道你。别扯这些没用的东西。当日在金陵,贾环不理会我们,是因为谁在乎一只蚂蚁的生死?这可不是什么仁慈、手下留情?

    而这几年在京中,呵呵,虽然子恒为楚王的几次谋划都失败,但他不是阿猫阿狗。楚王都要称呼他一声韩先生。是你们想整就能整的了的吗?你们做好与楚王为敌的打算没有?

    所以,别说什么顺水人情的光溜话!谁比谁傻?呵呵。”

    贾环轻轻的拍了拍气的直呼气的张四水的手臂,脸色平静。人不要脸则无敌。言语是没有什么用的!道:“韩谨,你约我来的目的,说一说吧!”

    韩谨注视着贾环,说出他的目的,“贾兄,我希望你在夺嫡之中退一步,不要阻拦楚王入主东宫。楚王的登基之路,就是一场游戏。成为太子,并不是这个游戏的终结。而是走了九十步。”

    行百里者半九十。

    他知道贾环不会让楚王成为皇帝。但是,成为东宫太子,贾环还有机会,扳倒楚王。这是他给贾环留的余地。至于,双方如何确保信守这个约定,这就是等会要谈的事情。

    贾环看着韩谨的国字脸,熟悉而又陌生,令人感到十分的厌恶,恶心。

    贾环轻轻的一笑,“韩谨,你就这么笃定我会答应你的要求?”

    韩谨微微一笑,强硬的道:“贾兄,你敢赌天子不会留林大家吗?”

    贾环没说话,他当然不会去赌。他不会让薇薇受到那怕只是一丁点的伤害!缓缓的道:“韩谨,人都是有一些在意的东西的。装逼一点说,叫做:龙有逆鳞,触之则死。我希望你记住。”往门外问道:“钱槐,胡小四来了吗?”

    “三爷,我在这儿!”胡小四从门口闪出来,看看韩谨三人,脸上带着轻蔑的笑意,从怀中取出一张帖子交给贾环。

    不知道为什么,韩谨心中忽而升起一阵强烈的,不好的预感。极度的不安感!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0677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06776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