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虚惊?引爆!

推荐阅读:永恒圣帝超级医生在都市帝临鸿蒙贴身狂医俏总裁进化之眼国漫的世界末世之武霸王回流大时代狼烟起海贼之掌控矢量

    “滴答,滴答!”

    黑夜里,朝霞居的正房暖阁中,太监总管许彦焦虑的来回走动,座钟转动着。声音,在这仲春的夜晚,格外的清晰。

    他很紧张。

    暖阁外,两名小太监候着,一动不动。还没有消息自宫中传来。天子突然昏迷,他不敢封锁消息,而是派人飞报宫中的杨皇后,请皇后决断。当年,秦朝中书令赵高与丞相李斯封锁始皇帝的死讯,矫诏扶持胡亥上位。这样的事,他可没胆子做。

    然而,已经是亥正时分(晚上10点),宫门早就落锁。杨皇后得到消息,亦无法出宫。

    许彦焦躁的步出暖阁,正房的卧室中,灯火通明,太医院的四名太医正在抓紧时间忙碌。十几名太监、宫女紧张的侍立。青美人已经被扣押在东厢房中。

    会怎么样?

    一想到这个问题,许彦就口干舌燥!消息并没有封闭。正在向城中传播。如果天子有事,今晚必定会有宫廷政变。而他此刻就处在暴风眼中。但是,他不想死!

    …

    …

    京城西城,顺亲王府中。没落的王府,即便是在春天的夜晚,依旧能感受到衰落的气息。

    晚上十点多,顺亲王的长子,将自己的儿子宁浮叫到书房中。书房周边无人,父子俩说一说私密的话。

    灯火如豆。照射在宽敞但不再华美的书房中。珍品都已经典当。他从怀里拿出一叠银票,塞在宁浮手里,叹口气,道:“浮儿,这是一千两银子。你逃吧!”

    宁浮愣住,“爹…”

    顺亲王长子摆摆手,“逃吧。这几天京中的消息,你都知道。你和永昌公主的丑事,已经是政治事件。各方角力,就等天子表态。政治的事,往往风云莫测!永昌公主或许没事,但你留在京中,恐怕命不长久。”

    宁浮低头,看着脚尖。他不想离开京城。逃走,他就是隐姓埋名过一辈子。而在京城,他是三等辅国将军,皇室宗亲。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

    顺亲王长子长叹一口气。

    这时,皇城方向突然传来一阵响动、喧闹。父子两人连忙出了书房,到小楼中远眺。远方西华门附近,有人叩动皇城,传递消息。顺亲王长子脸色一变,“出大事了!”

    天子长居西苑,军国大事,悉数送往西苑。皇宫既没有太上皇,也没有太后,只有皇后。那么,什么事情要在晚上惊动皇后呢?天子出事!

    这一刻,西城许多权贵府上,都被惊动。仿佛有石头投进在河面,激起阵阵涟漪。稍后,西苑的消息传到在西苑中有消息渠道的皇室、勋贵、文臣、武将府中。

    …

    …

    永寿宫中,杨皇后被叫起来。已经是晚上11点许。这个点,杨皇后自是已经休息。

    “娘娘…”

    贴身的宫女,服侍着杨皇后起床。

    杨皇后时年34岁,珠圆玉润的成熟美妇,微显丰腴,挺拔一双的雪峰将胸口粉白色的里衣撑出曼妙的弧线。颈脖处的肌肤雪腻如玉。披一件薄薄的水锦色的袄子在寝宫中来回的走动,沉思。

    一名进来报信的太监跪在地上:天子在西苑突然晕倒,已请太医救治。结果未知。许太监派人来报信,请皇后娘娘拿主意。

    “这…”

    杨皇后六神无主。她揣摩男人的心思、争宠,固然厉害,但终究只是个妇人。当前的局面,牵一发而动全身,完全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一个不慎,就是死。

    半响,杨皇后作出最平稳的决定,道:“请军机处三位大学士到西苑中。”

    她的心情很复杂。

    国朝定鼎一百五十年,后宫之宠,未有如她者。她丈夫虽然被天子杀了,但此刻,心中还是在担心西苑里天子的安危。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天子是她的依靠。

    同时,她内心中,被尹言的话挑起的想法:将自己的儿子扶上皇位。眼下,不是一个契机?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不敢轻举妄动。

    而如果,要换取晋王、楚王尊她为太后,此时以皇后的名义,召一人到西苑侍奉天子,是不是大事可定呢?她不知道。

    杨皇后走到庭院里,看着空中皎洁的明月。月华落在,她美丽的玉脸上,神情不定。

    杨皇后的懿旨,被女官书写出来,加盖皇后的印玺后,很快被太监们送出皇城,去往西苑。

    …

    …

    “父亲…”

    卫康送着父亲到前院,欲言又止。西苑的太监来传召,带来皇后的旨意,召他父亲进西苑面见天子,语焉不详。但,消息早传出来了:天子服用春--药,御青美人,晕倒在朝霞居中。

    雍治朝进入末期,这是所有朝臣们心中都知道的事情。然而,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卫弘摆摆手,神情平静,坐进轿子中,出发前往西苑。

    贞白想太多了。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往权术上想。他是武英殿大学士,有责任维护中外稳定。他已经位极人臣,难道还想着什么从龙之功吗?他注定是要在青史上留名的人。值此之时,宰辅当有宰辅的气度,职责!

    天子若无事,他镇抚朝廷内外。天子若有事,他要保证朝廷权力平稳、顺利交接。这是百姓、社稷之福。

    卫大学士是一个成熟的官僚,但自有他的底线:小节不守,大义不亏。该贪--污时就贪--污,该与同僚们同流合污时,必定是和光同尘。但有读书人的良知。

    晚间12点许,卫弘抵达西苑。西苑御花园的朝霞居中灯火通明,华墨,宋溥已到。卫弘和两人目光交流。华墨一身绯袍官服,轻轻的摇头:天子情况还未知。

    周帝国的三位宰辅齐聚在朝霞居正房外,等待着御医们的救治结果。

    整个朝霞居,乃至西苑,气氛极其的压抑。不少年龄大的太监、宫女想到了十七年的那个夜晚。当时,京营入宫,天空都是血色的。很可怕。

    …

    …

    至凌晨两点许,王济仁等四名太医,用尽手段,针灸,用汤药。终于将昏迷的雍治天子救醒。

    富丽的龙床上,雍治天子极其虚弱的睁开眼睛,看到太监总管许彦在眼前,问道:“几点了?”

    许彦跪在地上大哭,老泪纵横,道:“陛下,你终于醒了。到丑正一刻了。奴才见陛下昏迷,传信宫中,请示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诏令三位大学士进西苑。三位中堂正在外面候着。”

    雍治天子很疲倦,感觉刚从无尽的黑暗中走出来,声音虚弱的道:“召三位爱卿进来。”

    雍治天子诏令文华殿大学士华墨,武英殿大学士卫弘,东阁大学士宋溥共同主持朝政大事。这个时候,雍治天子不可能让华墨擅权。除非是像何朔那样检验过忠心的臣子。他简单的交待了几句,就疲倦的睡过去。

    太医们也提醒不要打扰天子。华墨问病情。王济仁代表太医作答。刨除五行等的专业中医术语,大意是:天子长期服用某种刺激性药物,身体亏损极其严重,因而昏迷。需要静静调养数月,甚至半年,方才能有所恢复。

    三位大学士商量后,商议轮流在西苑值班。十一日,清晨时分,卫弘、宋溥两人分头出了西苑,各自回府休息。

    …

    …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京城中。三位大学士联名行文,朝中各衙门,言道天子无事,镇抚人心。

    十一日非常朝日。卫弘回到家中,长子卫康、孙子卫阳等在厅中。屏退所有仆人后,卫弘说了说西苑里的情况,喝口茶,看着儿子、孙子。

    工部郎中卫康沉吟几秒,道:“虚惊一场啊!”语气感慨,跃跃欲试的样子。

    卫弘好笑的摇头,道:“阳儿,你上午去一趟贾府,问问贾子玉的意见。”

    他儿子有宰辅的亲和力,但政治水准不行。天子醒来,看似虚惊一场,一场巨大的风暴(宫廷政变)免于无形。但这只是一种错觉。事实上,天子的发病,恰恰是将京城中前段时间汇聚、积蓄的各方力量给激发出来了。

    夺嫡、朝争的大幕就此拉开!

    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引爆了整个京城中汹涌的暗潮!而且,后患无穷。想想看,昨晚,多少人的野心被撩起来?再有下次呢?各方还会反应缓慢?

    夺嫡有三方:晋王,楚王,杨皇子。他大致是知道贾环的想法:阻击楚王。所以,他让孙儿卫阳去和贾环沟通一下,问问贾环对此事的反应。</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1443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14438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