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卷入

推荐阅读:血染侠衣不败狂徒战天龙帝官场日记我的微信连三界清穿之四爷皇妃绿茵峥嵘点道为止奶爸的文艺人生豪门盗情:她来自古代

    五月初,金陵这座巨城在花魁大赛的歌舞升平之中,绽放着迷人的魅力。热闹、喧嚣、人流、商业、繁华等等等等一切可以用来赞美城市巨大活力、物资丰富、安居乐业的词汇都可以用在此时。金陵,江南的文化之都,政治之都!

    国朝定鼎一百五十年,四方太平,人民休养生息之后,正尽情的享受着富裕、平静、丰富的生活。在这样的太平盛世、国泰民安的氛围之中,令人们不自觉的忘了暗中的刀光剑影,忘了权力与利益交织出来的惊涛骇浪。

    四月底,奉命清查江南织造局亏空数百万两白银的高御史已经进城。

    而这一事件被掩盖在五月初天下文宗方望进京的盛大欢送仪式之下,掩盖在金陵城的烟云、繁华之中。但,刀已经架在甄家的脖子上。刀锋上的寒意凛凛。

    在此时,金陵城中一个安静的角落,贾环还在安静的读书,静静的。一个小小的举人,在这幅浩瀚、巨大的历史画卷之中,是何其的不起眼!画图之中:失去耕地的农民、飞涨的盐价、贬值的银钱、亏空的国库、贪--腐的官吏横行。

    贾环在这画图的一角。改革中的南京国子监,一千年来改变衣着诱惑的青楼,热闹中夹杂利益的花魁大赛,贾家与甄家的世交,盐商总商制的纠葛,对贾雨村的厌恶,这些散乱的线头在无形编织着一张大网,在不久的将来,将他拉入到这危险、汹涌的大潮中。

    是沉没在历史的长河中,默默无闻的死去,还是做一个弄潮儿,站在潮头?

    …

    …

    金陵的夜晚总是那样的美丽。秦淮河上,桨声、灯影、歌声,交织着令人沉醉、着迷的画卷。

    明天五月九日就是花魁大赛的复赛之时。夜色中,十名入围的名妓们在各自的小楼中坐着准备。更多的江南名妓飘荡在秦淮河上的画舫中,与文人士子唱和。一道道的暗潮在涌动。

    在那一艘艘的画舫之中,有人在谈论着过夜的薪资;有人在鼓吹着某位当红姑娘必然夺魁的话语,十取其四,竞争激烈。“水军”们正在不遗余力的吹捧,影响着有话语权的文人、士子。头名花魁更是几家实力雄厚的官宦人家在争夺。陈家、甄家、邓家、文化圈。文人们的言语如刀,在夜幕中争夺着舆论。

    还有,有人暗中传播关于甄家亏空的“真相”,时时的引起一阵附和、感叹之声。甄家应该无忧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人尽知甄家为皇室鞠躬尽瘁。天子不可能下令追赃。

    漆黑的夜晚中,住在驿馆中的高御史在灯下写着奏章,嘴角带着冷笑;金陵城的某处,锦衣卫的校尉们正在汇总着最新两天的消息;南京户部尚书卫弘在家中与来访的甄应嘉喝酒笑谈,和甄应嘉绕圈子;金陵知府贾雨村和小妾在喝酒,他与甄家并无密切的来往,这场政治风波不可能落在他身上;陈家的父子在低声商议,书房周围十米无人。

    “都准备好了吗?”

    “万无一失。紫南必定会拿下花魁,我陈家能吃下十万两银子的交易额。赌场那边也安排好。”

    “好。”

    一直忙碌着的甄礼在复赛之前反而清闲下来,在家中陪来访的宾客喝了一顿酒,甄礼带着长随出了家门,到秦淮河南岸珠市云烟院见名妓苏诗诗。

    他忘了不她那张清丽娴雅的娇靥。正适合他在今晚放松一下,不是吗?

    苏诗诗只是寄住在金陵四大名馆云烟院中。虽然她今晚正在静心准备明天的复赛,但云烟院的妈妈不会为她得罪甄家的大少爷。片刻之后,住在云烟院后院一栋小楼中的苏诗诗出面招待不速而来的甄礼。

    她心中很不满。明天的复赛,第一天要表演词作,她手中有贾环给她的精品美人词,内容不会比别人落在下风,但唱功,她并不擅长,需要好好准备。

    甄礼环顾着布置精美的客厅,四处可见粉色的装饰,充满了女子的气息,回过头,目光落在苏诗诗的俏脸上,微笑着道:“诗诗姑娘在担心明天的比赛?”

    “嗯。”

    “其实你不用担心。我可以保证诗诗姑娘能进入前四。”

    “啊?”苏诗诗讶然的看着甄礼,二十八岁的年纪,眉清目朗。身姿颀长,穿着水蓝色的绸衫,一幅贵公子装束。很出色的男子。她在金陵这段时间,自然知道甄家是什么地位。但是,甄家捧的是江南名妓袁静香,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捧她?

    苏诗诗探询的看向甄礼。

    好聪明的美人,甄礼微微一笑,凑近半步,“诗诗姑娘来江南之后,似乎还没有留人过夜,不知道在下今晚能否一亲芳泽?”这是他心底现在最直接、原始的想法。

    苏诗诗脸色顿时微变,后仰着拉开和甄礼的距离,站起来,勉强的笑道:“诗诗卖艺不卖身,还望甄公子见谅。”

    “是吗?呵呵。”甄礼讥讽的笑一声。一名妓女,跟他说卖艺不卖身?好笑!可笑!

    甄礼并不打算用强制手段硬上,那是很没有格调的事情,只有那个智商堪忧的陈家四公子才会用的路数。而是看着苏诗诗的眼眸,“既然如此,诗诗姑娘不用参加明天的复赛了。你被淘汰了。”

    苏诗诗后退两步,轻声道:“甄公子恐怕还决定不了明天的复赛名单。”声音坚决,但心中却是担忧无比。

    “哈哈!”甄礼张扬的一笑,从圆桌边站起来,走到窗户边,推开窗户,一股热闹的声音从窗外传来,“诗诗姑娘不相信啊。不如我现在展示给你看。”

    甄礼让候在楼下的小厮去将云烟院的粟妈妈喊来,淡淡的道:“我和诗诗姑娘有点过节。你这云烟院还想要接着开下去的话,就不要收留她。她以云烟院的名义报名参加花魁大赛的资格,也相应的取消,你明天去莫愁湖那边做个见证吧。”

    苏诗诗用力的咬了下嘴唇。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长久以来的愿望,就这样破灭。本来最近就有着巨大的压力,一阵眩晕感袭来,她扶着椅子背,才没有倒下。

    粟妈妈立时傻眼。她还指望着苏诗诗在刘如烟之外帮她打响名气呢。苏诗诗住在她这里,她当然也是要抽成的。忙打着圆场,“甄大爷,诗诗姑娘…”

    丹儿进来了,李妈妈也进来了,好友刘如烟也过来了。一句句的赔笑、服软的话语在苏诗诗耳边响起。飘忽着,又远又近。苏诗诗都快要听不清楚,耳边突然传来甄礼温文尔雅的声音,“既然几位如此劝说,我也不为己甚,只要诗诗姑娘向我道个歉,陪我喝杯酒就行。”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苏诗诗抬起头,眼中恢复焦距,看着甄礼那张英俊的,但令她无比厌恶的脸,娇斥道:“你无耻!”两行清泪滴落。

    这是决裂,不妥协的态度。

    甄礼愣了下。

    所谓的“卖艺不卖身”在青楼中就是个笑话,只是看出的价码够不够而已。他做的事情,秦淮河上每天都在上演。根本不足为奇。区别只在于他并不想娶苏诗诗为妾,只是想玩她几晚上而已。倒没有料到苏诗诗会是这样的态度。

    半个时辰后,苏诗诗、李妈妈、丹儿带着行李离开云烟院。名妓刘如烟的小楼之中,甄礼在窗口看着那辆马车远去,脸上带着冷笑。

    将一位没有后台的名妓踢出金陵,以甄家的实力轻而易举。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这样吧!

    …

    …

    马车轱辘轱辘的行走在青石板上。亏得是在珠市这等繁华之地,否则这夜里哪有马车。

    马车之中,苏诗诗低头垂泪,一言不发。

    李妈妈叹着气,唠叨的道:“多大点事,怎么搞成这样?你在京城时有龙江先生护着,又有贾先生吹捧出来的名气。可以由着你的性子来。不是妈妈势利,你想要在金陵打响名气,始终要走那一步。端着架子,怎么成事?唉…,这一年来…”

    丹儿不满的撅嘴道:“李妈妈,你别说了。姑娘正伤心着呢。”

    李妈妈瞪着丹儿,“嗳哟,你个小丫头片子都敢这样跟我说话?”

    马车渐渐的消失在黑暗中,李妈妈和丹儿的争吵声渐渐的远去。

    …

    …

    晨光熹微,外面下着一场小雨。贾环在书房中背诵着经义。

    香水制作的杂活,他都丢给贾府里的李管家处理,诸如订购瓷瓶,采购酒,香料,花瓣等等。只有最后的调配是有他独自进行。他最近分心商业,功课落下不少。

    背了一会书,贾环目光落在日历上,五月十日,花魁大赛复赛的第一天。中散先生曾经邀请他前往莫愁湖的胜棋楼为名妓写诗词。他打算上午去一趟。让中散先生派人来请,就显的他太不上道。当然,诗词肯定是没有的。他肚子里的精品美人词,也不能这样挥霍。他另有替代方案。

    结束晨读之后,贾环到客厅中吃早饭。他和黛玉、裴姨娘的早饭是分开的。起床时间不一样。刚在餐桌前坐定,从晴雯手中接过一碗香甜的大米粥,外头的小丫鬟带着苏诗诗的丫鬟丹儿进来。

    丹儿手中拿着前天晚上带走的香水瓶,眼睛红肿着,“贾先生,我家姑娘今天就要离开金陵,推广香水的事情,请恕无能为力。”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1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