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谁为难谁?

推荐阅读:明月谋夫记重生之好好撩撩女神的贴身男秘透视小仙医火影之联盟电影之外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天价老公温柔宠我的如此芳邻我的毒舌美女上司:虐缘

    “啊,这是为什么?”

    贾环难掩惊讶,看着丹儿,放下手中的粥碗。苏诗诗前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要离开金陵返回京城呢?

    自昨晚给赶出云烟院丹儿满肚子的委屈、心酸,虽说和李妈妈吵了一架,但心里那股憋屈还闷在胸口,见贾环问,顿时声音就带着哭腔,抹着眼泪道:“贾先生,甄大爷昨晚到云烟院要我家姑娘陪他过夜。姑娘不愿意。他就要把姑娘赶出金陵,连参加花魁大赛的资格都要取消…”

    晴雯听的皱眉,在一旁打抱不平:“苏姑娘说的对,那什么甄大爷太无耻!”

    苏诗诗在家里来教授林姑娘乐器,说话得体、通透,她和紫鹃、如意她们都挺喜欢的苏姑娘的。

    贾环揉着眉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甄礼看起来风流倜傥,以甄家的权势,他这种人怎么会缺女人?没想到在苏诗诗的美丽面前,竟然把持不住!在被苏诗诗拒绝之后恼羞成怒。

    他将苏诗诗赶出金陵。完全是将苏诗诗的尊严放在脚下踩,再将她像块破抹布一样扔掉。很打击人的。

    这令贾环心中很不舒服。怎么说,他都和苏诗诗相熟。苏诗诗南下之前,龙江先生还特意委托他写了两封书信分别给座师方望、山长张安博,以此庇护她。然而,就在他在金陵的时候,苏诗诗给甄礼羞辱了!这让他情何以堪?

    也是,你甄大少给一个歌妓拒绝了,很没有面子,没有达成愿望,心里有邪火,所以要略施惩戒。

    但是,苏诗诗的想法,谁关注?强迫她的意志,践踏她的尊严,侮辱她的人格,很爽是吧?

    王八蛋!

    贾环一向是很沉稳、成熟,但这并不意味着甄礼将潜规则堂而皇之的用在他的熟人身上他还无动于衷!沉稳,成熟,只代表着男人的成长、智商,不是冷血。

    更何况,他还希望苏诗诗帮他在花魁大赛上推销香水。这是解决他当前经济困境的要紧事。

    书院讲义在知仁书坊里卖了一个多月,他仅此一项就亏损1千多两银子。再加上赠送给好友庞泽北上的盘缠,他手中剩下的银子已经不足2千两。这还需要支撑家里20口人约一年时间的用度。有点紧张。

    贾环沉声道:“丹儿,你去将诗诗姑娘请来。她不用离开金陵。花魁大赛参赛资格的问题,我会帮她解决。”

    丹儿一愣,“啊…,贾先生。”随即反应过来,喜上眉梢,“哦,好,好。”一溜烟的快步跑出去。

    晴雯很聪明,一听贾环的说辞就知道他的意思,眉头舒展开,给贾环剥着鸡蛋,鸡蛋壳落在方桌上,抿嘴笑问道:“三爷,你要帮苏姑娘啊?”

    贾环点头,“嗯。帮她,也帮我自己。”

    他和甄礼在去苏州前就闹翻了。他拒绝动用贾家的政治资源为甄家解开当前的亏空困局。

    贾环喝了一口粥。目光看向庭院中。

    …

    …

    苏诗诗跟着丹儿来到和安街贾环的家中时,贾环、黛玉、裴姨娘正在后院的客厅中说话,等着。

    苏诗诗穿着一袭浅青色的长裙,面容憔悴,仿佛一朵鲜艳的花朵失去了光泽。从门外进来,向贾环行礼,娇语感激道:“诗诗谢贾先生援手!”

    “不客气。我还指望着诗诗姑娘帮我推销香水呢。”贾环温和的笑一笑,邀请苏诗诗落座。

    贾环让如意给苏诗诗端来早餐:一碗热粥,几个包子,鸡蛋。“先吃早餐,等会我们再说花魁大赛的事情。”

    闻着粥香,苏诗诗眼泪就流下来,泣不成声,“呜…”。自昨晚离开云烟院后,她就没有吃过东西。

    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苏诗诗,白皙的脸庞上滚落着泪珠,裴姨娘轻轻的摇头。名妓看着风光,实则悲苦自知。

    见苏诗诗哭的悲切,黛玉心中同情,道:“三哥哥,甄家的人真是可恶。”

    去年冬天在某愁湖游玩时,甄家家仆傲气凌人,甄三姑娘刁蛮无理,现在甄家的大爷竟然欺负弱女子。苏姑娘在教授她乐器啊!

    见黛玉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贾环就笑了下,点头道:“嗯。”

    林妹妹有着爱使小性子,“牙尖嘴利”,爱哭的形象。她在贾府里,就像一只竖起刺的刺猬,但这只是给她弱小的心灵披上一层坚强的外壳,保护着自己而已。她这样富有诗才、敏感的女子,内心细腻、纯真、善良。

    跟着苏诗诗一起来的李妈妈在前院的厅中,贾环命人给她送了早饭。

    等苏诗诗吃过早饭后,贾环带着黛玉、裴姨娘、苏诗诗等人一起坐船顺流而下,前往莫愁湖参赛。

    今天的花魁比赛在胜棋楼一楼中进行。届时主持花魁大赛的中散先生,“评委会”里的人,江南各地知名的士子,不参赛的名妓汇聚一堂。近距离的观赏十名进入复赛的江南名妓的表演。

    花魁大赛分为初赛、复赛,一共十五天。初赛十天,复赛五天。这五天的时间其实只有前两天是拿来比赛的,后面三天是用于各种交际、推介活动。

    可以预见,今日定然是人山人海。黛玉的容貌自是略作掩饰,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谓红颜祸水啊!

    船到西水关,贾环、黛玉、苏诗诗一行十二人下船,步行前往莫愁湖的胜棋楼。沿途上到处都是说话的人群。还有一些集市,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看得贾环哭笑不得。这还真是雅俗共赏啊!胜棋楼里在欣赏美人、才艺,外面在做集市。

    抵达胜棋楼前半里地,搭起来的彩棚绕成圈子。在此地汇聚的人群基本都是读书人,另有若干奴仆侍候着。贾环让钱槐前去投帖子找中散先生。他和黛玉、苏诗诗等人则是等在胜棋楼外,准备入场。

    苏诗诗站在贾环身侧,小声道:“贾先生,若是不行就算了。我…”她有点担心贾环在金陵没有在京城那么大的能量。让贾环为难,她心里过意不去。

    美人幽香阵阵。贾环笃定的道:“没事。”看得出来,苏诗诗有一点紧张。

    这时,胜棋楼中出来一名白衫男子,形容英俊,身姿颀长,走到贾环几人面前。正是甄礼。

    甄礼冷淡的拱拱手,目光转到贾环身边的苏诗诗脸上,再落回到贾环身上,语调清冷的道:“贾兄弟定要与我为难吗?”他不相信贾环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他昨晚当众将苏诗诗逐出金陵、江南花魁大赛。而现在,贾环却是带着苏诗诗来参赛。这是摆明了和他过不去。

    贾环对甄家的冷淡,甄家上下都很清楚。而贾环拒绝让贾妃帮甄家说情,他虽然不算贾家的头面人物,但是足以影响到贾家的决策,这让甄家上下愤怒不已。所以,自贾环从苏州回来后,他这才是第一次和贾环见面。

    贾环哂笑了一声,“是礼大哥定要为难诗诗姑娘吧?”

    不是说你有道理就没有罪。否则那还要法律干什么?甄礼强逼苏诗诗卖身,动用手段打压她,这是错的。

    贾环和甄礼的称呼,还是世交兄弟的称呼。这是面子功夫。贾环和甄礼都很熟练。贾家和甄家目前还是世交老亲,交情很深。

    甄礼眼中闪过一丝寒星,恼怒的神情在脸上浮现。他早前就骂过贾环“给脸不要脸”,现在贾环更是“蹭鼻子上脸”。

    “好。好。就算苏诗诗参赛又如何?她注定是一无所获。这场花魁大赛,你说了不算。”甄礼手指着贾环,轻蔑的摇一摇。带着怒气,转身离去。

    给甄礼威胁了几句,贾环微微皱眉,沉吟着。

    苏诗诗歉然的道:“贾先生,让你为难了。”刚才贾环直面甄礼的压力。这让她想起昨晚不愉快的经历。同时,也担心甄礼的话。甄家是江南第一世家。

    “意料之中的事情,不是吗?”贾环温声安慰道:“你别多想,安心比赛。花魁大赛我说不算,他甄礼说了也不算嘛!”

    黛玉几人给贾环说的轻笑。

    苏诗诗轻轻的舒一口气,点点头。

    这时,钱槐跟在一名中年仆人身后过来。中散先生派人来接贾环进去。

    “走吧!”

    贾环当先一步,带着众人进入厅中。

    从贾环的角度来说,他只要苏诗诗肯参赛帮他推销香水即可获利。当然,苏诗诗的目标是保四争一。他还在想,甄礼会搞什么花样。今天比赛是比赛唱诗词。

    诗词可以自己些的,也可以是找人代写。这将充分的反应一个名妓的文化素养。即便自己写不出好词,交往的是名士也行。

    由“评委会”打分比较高下。

    明天第二场则是比较才艺。可以是乐器,舞蹈等。

    …

    …

    胜棋楼一楼的厅堂虽然很大,但是今天来很多人,贾环只能带两人进入。贾环带着苏诗诗、黛玉进入。

    裴姨娘等人则去转向去外头的区域喝茶、等候。那里可以从大门外看到厅中名妓们表演的情况。算是观众席。

    初夏之时,厅堂中凉风习习。很明显用了冰块。巨大的厅中正对着五间开的大门分三面席位。正中而坐的是主持花魁大赛的中散先生,左右两边俱是达官贵人。

    计有:南京吏部尚书陈高郎,南京守备、郑国公邓鸿,南京户部尚书卫弘,南京都察院左都御史张经纬,金陵知府贾雨村、体仁院总裁甄应嘉等人。

    山长张安博有资格在这里占一个席位,但是山长正在全身心的主持国子监改革,并没有来这里。

    中散先生是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今天穿着浅灰色的长衫便服,头戴唐巾,坐在案几边,抚掌笑道:“哈哈,子玉来的好。我们就等着你今天的十首佳作。以飨耳目。”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1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