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谁主沉浮(上)--杨皇后

推荐阅读:仙界独尊女神的超凡高手都市最强仙医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御灵真仙浪迹在诸天医流狂兵战狂傲天录末世进化之王重生之极品仙帝

    荆园北湖西岸,韩秀才在楚王面前尽情的“表演”,压服内部的竞争对手时,荆园北湖东岸,韩秀才的小院中,罗、童两秀才正在小厅中等着消息。

    小厅布置的精雅。窗外便是烟波浩渺的北湖,阳春三月,如一块镜子,湖面发光。

    罗子车颌下一颗黑痣,容貌清奇,轻松的道:“韩兄进入见湖阁这么久,看来是说服楚王殿下了!”

    “这是必然的。韩兄高见啊!抓得住重点,那两个翰林经历过什么事?”童正言晃着大头,说道,“子车,此次天子御青美人而昏迷,永昌公主估计上牺牲品。给天子配药的御医,估计也得问斩。嘶,青美人可惜啊…”

    他脑海中不自觉的浮起当日所见的那个尤物美人的形象:容颜清秀幽静,柳叶眉,双眸剔透。身量中等,雪乳如笋,臀圆如蜜桃。十七岁的美人。

    罗子车点头,他当日一样看着青美人,目不转睛。叹道:“是可惜啊!估计她也会被问斩吧…”

    哼哈二将笃定韩秀才的策略会取得成功,聊天的内容,完全偏移当前的形势。

    然而,不被主意到的细节,往往是很重要的!

    …

    …

    三月十一日晚,天子在西苑昏迷。十二日上午,三位大学士行文昭告中外,天子无事,人心安定。稍后,朝臣们请安的奏章如潮水般涌入军机处。

    不过,天子的身体恶化,引发朝中有识之士的担忧:国本未定。这个话题正在迅速的发酵,引发关注。

    午后莺啼燕语,三月的暖风吹拂着西苑花园中的杨树林。杨皇后这些天一直住在西苑中。

    下午三点许,杨皇后在含元殿中探望了一回沉睡中的雍治天子,吗,摸了摸天子额头的温度,安静的坐了一会儿。稍后,得到禀报,带着宫女,太监到偏厅中见楚王。

    偏殿布置的庄重而不失生活气息,皇家的富贵之气,在多宝阁上陈列的器皿中展露。

    楚王穿着红色的亲王常服,二十三岁的亲王,容貌英俊,正等候着。他很等了一会。这时,见杨皇后从殿后转进来,上前两步,大礼参拜,“儿臣参见母后!”

    杨皇后美眸中露出诧异的神情。她是皇后,但并非晋王、楚王的母亲。楚王见她,从无今日这样恭敬。随即,恢复过来,伸手虚扶,温雅的笑道:“楚王请起。”

    楚王起身,和杨皇后寒暄了几句天子的病情,“儿臣不无诏令,不能尽孝,心中凄然。今有母后日夜守着父皇,父皇肯定能得到无微不至的照料。”

    又道:“二十四弟不在母后跟前,二十四弟天资聪颖,将来必定是国家栋梁。”

    杨皇后脸上露出母性的光辉,更添她的雍容华贵之气质,微笑着道:“楚王过誉了。他才多大点。届时,也要你们这些哥哥们帮助,爱护他。”

    不咸不淡的聊了片刻,楚王告辞。杨皇后带着疑惑回到她在西苑暂时的住处。含元殿后的一处宫殿中,坐在椅中,微微沉思着。

    她并非蠢人,楚王对她的态度似乎说明了一些问题。但是,她的首选方案当然是希望天子的病情好转,然后,渊儿长大,继承皇位。楚王不会以为,做一个姿态,她就会支持他吧?

    …

    …

    杨皇后的疑惑,在第二天上午,蜀王求见后,得到解答。

    水云谢中,视线开阔。前方太液池中,波光粼粼。临湖的御花园中,杨柳枝繁叶茂,绿意盈盈。

    杨皇后坐在宽敞、柔软、舒适的短塌上,微微倚着,水粉色的宫装长袖落在扶手上,道:“恪儿,就这样?”

    塌椅旁,一名杨皇后贴身的宫女端着茶盘侍立。杨皇后不可能和成年的皇子单独见面,这很犯忌讳。远处,曲折的回廊上,还有十几名宫女、太监候着。可以看见水榭中的情况,但听不到水榭中的声音。

    “母后,是的。”蜀王站在杨皇后身前两米处,苦笑着回答。他昨晚的经历,一般人想不到。

    昨天晚上,楚王找到他,开出他姨娘支持其为太子的条件:他日,尊杨皇后为太后,封杨皇子为亲王,可作为皇室的代表人物,参与朝政。

    蜀王宁恪略等了一会,再道:“母后,昨晚除了楚王找到我以外,尹郎中,贾环都找到我。”

    杨皇后微微有些惊奇,坐正身体,丰润的美妇,好奇的道:“哦?尹先生怎么说?”

    蜀王知道旁边的宫女是杨皇后的亲信,道:“尹先生说,楚王必定会向皇后娘娘开出丰厚条件。但,继母终究不是亲生的母亲。日后很难说。且等一等。

    请皇后娘娘暂时不必表态。而有两件事,则必须要尽快做:禁止永昌公主再向天子进献美人,否则,天子迟早还会再出事。御前时,请皇后娘娘支持华相查处永昌公主涉及的玉观音案。我会游说华相出手。

    最后,请皇后娘娘发懿旨斩青美人,杜绝后患。并以儆效尤。”

    杨皇后轻轻的眨了下美眸,尹先生果然高才,分析的鞭策入里!皇儿有他为师,真是万幸。

    天子生病,京中夺嫡的局势,突然就变得很紧急。而杨皇后是各方的焦点所在。她的态度至关重要。但是,对杨皇后而言,她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当然,是制止天子再次犯病。那么,阻拦永昌公主继续向天子进献美人,和杀掉西苑中的狐媚子:青美人,才是当务之急!

    她并不需要在此时就表态。即便楚王开出非常丰厚的条件。如尹言所说:且等一等。

    杨皇后得到尹言的分析,建议,心中豁然开朗,这比她当日在永寿宫中焦虑、徘徊了一晚要好的多。轻笑着问道:“那么,恪儿,贾环又说什么?”

    贾环是让弟子宁澄传话,让宁潇帮忙和蜀王说一说他的“建议”。他欠潇郡主一个人情。他的动作很隐蔽。像这种大事,非得本人去见蜀王,才有足够的说服力。不至于令蜀王心中疑虑。然而,贾环委托宁潇出面,绝对是可以取信蜀王的。

    蜀王再苦笑一声,道:“母后,你肯定猜不到。贾环的意思和殷郎中相左:可以追究永昌公主的责任,但请不要杀青美人。他说,请蜀王殿下转告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的恩宠系于天子一身。暂时扣押青美人,等待天子自决,岂不是万全之策?何苦见恶于天子?可以建言,但不要代替天子做决断。”

    杨皇后禁不住蹙眉。

    尹先生说的是对的。若留青美人,天子会不会继续宠幸她呢?导致身体恶化。

    但,贾环说的同意有道理。她所有的东西、地位,都来自于天子的宠爱,擅自作出决定,杀青美人,天子会怎么想?

    …

    …

    这里,必须要解释一下,整个事情的脉络。

    在古代医学和信息咨询都不发达的情况下,内媚这个词,到底要怎么理解?青美人的内媚之处,只有雍治天子自己知道。因为,只有天子用过。

    更关键的是,尹言并不知道青美人的与众不同之处。贾环知道,是因为锦衣卫张千户透露的。楚王系当然是守口如瓶。

    但,以尹言的智商,不可能猜不到杨皇后会犹豫。所以,他坚定的催促杨皇后,阻隔永昌公主继续进献;并杀青美人,以绝后患。

    这是一个智谋之士,应有的水准!杜绝一切可能的风险、意外!

    理由:青美人是天子昏迷的直接责任人。皇后担忧天子,心中激愤,将其杖毙,这很正常。天子醒来,纵然心中不快,但亦有限的很。

    但是…

    包括尹言在内,杨皇后,蜀王等人,是认为天子发病的原因在永昌公主持续进献美女,还是认为责任在青美人?都认为责任在永昌公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简单说,对青美人的“危害”,认识不足。所以,当尹言和贾环的意见,重叠在:惩处永昌公主,分歧在:是否杀青美人时,杨皇后,要怎么选择?

    她愿不愿意,为一个不重要的青美人,引发天子的不快?

    如果,杨皇后是武后那样的狠人,青美人现在已经死了!而杨皇后是什么性格呢?如果,尹言追随杨皇后多年,杨皇后肯定听他的建议。而不是,去想贾环说的有没有道理。

    但是,如果,终究只是如果。

    …

    …

    蜀王等杨皇后想了想,再道:“母后,贾环说,他想请母后得便,在天子面前帮他美言几句,他还是想请天子为他和他表妹赐婚。”

    贾环的思路,实在是太为杨皇后着想。而这个“请求”给出来,顿时让杨皇后心中疑虑尽去。同时也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促使杨皇后心中作出选择。

    杨皇后展颜轻笑,“呵,他倒是多情很!我是人间惆怅客。可是苦了人家姑娘等他多年啊!”点点头,“我知道了。”

    …

    …

    自三月十一日晚,雍治天子昏迷,杨皇后成为夺嫡之局的焦点人物韩谨,尹言,贾环,都意识到这一点。三人分别在杨皇后面前运作。暗斗!

    暗斗的结果,将在不久的将来,深刻的影响到最终的结局。

    三月十四日,万众瞩目的雍治十七年的殿试结束。但是,结果并没有立即在十五日清晨公布。

    以华墨为首的十二名读卷官,确定名次后,带着皇榜,前往西苑,请天子最终定夺。而雍治天子经过四天的调养,已经恢复少许,召见重臣,开御前会议。

    这一刻,西苑中,汇聚着朝堂群臣,皇室、权贵,京中新科进士们的目光。但,众人所关注的焦点,却是不尽相同。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1746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17469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