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西苑中

推荐阅读:武侠之天下第一门派惊雷全球人的命运人道崛起亡灵祀药草供应商败家系统在花都龙抬头英雄监狱一锅鲲鹏炖不下

    清晨的朝阳洒落在西苑精美的楼阁、殿宇中。十二名读卷官进至含元殿,在殿外的朝房中等候。

    稍后,天子宣旨,令华、卫、宋三位大学士并纪兴生、白璋、曾缙觐见。

    其余六名大臣:吏部尚书殷鹏、户部尚书赵鹤龄,会试的副主考官詹事府少詹事、翰林院侍讲学士汪璘,国子监祭酒魏源质,左都御史张安博,礼部左侍郎、翰林院掌院学士萧丕在朝房中继续等候。

    殷鹏笑道:“张中丞,你们书院教的好弟子啊。以我之见,罗向阳当为状元!”

    殷尚书这是实话。他昨天判卷时,就力荐罗向阳,但是,华相不可能为闻到书院点一个状元。天子在西苑养病,连殿试都没有出席,此次到西苑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而已。

    雍治十七年己未科殿试,前三名分别是:瞿炜,罗向阳,袁枚。

    天子根本没有精力去更改殿试的成绩。今天觐见,其实朝臣们都一个共识,这是三位大学士们需要在天子面前提出来的:天子昏迷,这件事,必须要有人负责。

    这是等会御前会议的重点。

    张安博72岁,须发皆白,温和的道:“殷大人过誉了。”他性情宽厚。

    张伯玉天下名儒,殿试阅卷,肯定有他一席之地。但,天子并不喜欢他。此时,并没有召见这位朝廷重臣。若是以朝廷的人望来排名,山长的排位是很高的。山长宦海多年,闻道书院体系的旗帜,还有残余的何党的支持。

    朝房中,几名大臣交谈着。翰林院侍讲学士汪璘微笑摇头。他和纪兴生有旧,准备推其侄儿会试第七名的纪时春进三鼎甲。奈何,华相反对,未能成功。

    似乎,二月底的那场常朝后,纪兴生因顶了华墨几句,和华墨的关系就变得差了。

    …

    …

    十二名朝臣抵达西苑时,京城中各处,目光都是汇聚。

    晋王乔装在,宣武门大街的一处酒楼喝酒,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芸芸众生,等待着最新的消息。他虽说无力改变局势,只能旁观。但,作为夺嫡之局的当事人之一,他如何不关注最新的消息?

    国本之事,近来京中有些传闻,不知道会不会在这时提起。

    …

    …

    棋盘街后的六部衙门汇聚区。礼部衙门中,礼部郎中尹言在自己的公房中喝着茶,内心里推演着西苑里的情况。

    没有迹象表明,这次觐见会出事。按理说,应该是平稳走流程,但他直觉,会出大事。

    当然,他胸有成竹。

    …

    …

    荆园中,楚王在韩秀才的小院中,正由韩秀才陪着饮酒,等待着最新消息。

    歌姬弹奏着琵琶助兴。

    楚王看看一脸平静,自斟自饮,不亦乐乎的韩谨,欲言又止。

    韩谨笑一笑,自信的道:“殿下放心,今日定叫殿下得偿所愿。至少,也要将优势转化为声势。”

    楚王脸上露出笑容,举杯道:“本王再敬韩先生一杯。诸位共饮。”

    韩谨,罗子车,童正言,黎宽,彭鏊纷纷举杯。气氛热烈。

    …

    …

    贾府,北园中。

    贾环、庞泽、乔如松三人在前院的一处小院中喝茶,等着西苑中最新的消息。

    相信,京城中,如他们这般的还有很多人。打铁要趁热!不说天子病中,是不是有立太子的心思。只说,局势已经到了这一步。谁知道天子什么时候挂掉?

    夺嫡各方的牌都要翻出来。谁都不会留手。抢得一线先机,说不定就是胜机。

    只不过,雍治天子现在在病中,谁会先跳出来当出头鸟呢?

    贾环心里不断的盘算,坐在椅子中,喝着茶。神情镇定。这是他一贯的风格。该做的事,他已经做了。现在就等结果。

    庞泽,乔如松都参与讨论贾环的计划。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贾环不可能喜欢三国演义中诸葛亮一个人搞定所有事的风格,而是喜欢团队、集体的风格。

    一人智短,众人智长!集体智慧、头脑风暴,这才是他所喜欢的方式。他与别人的区别在于,雍治九年的水灾,给了他一个可以绝对信任的团队。

    庞泽有一点紧张,破局之路,他一开始就紧张,实在是事关重大,道:“子玉,蜀王那边不会有问题吧?他能不能完整的向杨皇后转达你的意思?”

    隔着蜀王去想杨皇后传话,要想达到最大的效果,其实最好是说服蜀王在潜意识里赞同贾环的观点。

    贾环沉吟一会,“问题不大。”

    乔如松看看两人,道:“如果西苑的剧情按照我们的剧本走,那么,第一阶段的搅局计划就是成功的。我们成功破局的把握,就增加三成。”

    …

    …

    含元殿中,空气微微有些闷。天子还在养病,见不得风。门窗紧闭。华墨为首,带领群臣,行至后殿正室中。

    雍治天子卧在床榻上,盖着被子。身边杨皇后正在坐在床榻上服侍,端着汤碗,里面是人参汤,提神用的。太监总管许彦在床边站立。他跟着天子很多年,天子一个眼神,他就能知道天子想说什么。为天子传话。

    殿中,竖排蜡烛点燃,灯火通明,如同白昼。另有数名太监、宫女在场。

    然而,朝阳无法穿透殿中厚厚的帷幕。这里似乎充满了枯槁、衰败、行将就木的灰暗气息。

    这一切,让经历了整个雍治朝的大臣们,心中感慨。当年,那个兵变上位的天子,励精图治的天子,杀伐果断、行事严苛、酷烈的天子,快要走到生命的末期。

    朝政,在此时,鲜明的向群臣们昭示,即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末期!或许,将伴随着剧烈的动荡。

    华墨带着群臣叩首,大声道:“臣等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子们响亮的声音,响彻在寝殿中。雍治天子平躺在床榻上,侧着头,虚弱的回答道:“平身。”声音很轻。

    六名大臣起身。

    华墨呈上此次殿试的成绩,简单的说了两句。该吵的架,大臣们昨晚在皇城里就吵了。今天拿到这里来的名单,就是最终结果。雍治天子很简单的扫了一眼,道:“准!”

    然后,场面便冷了几秒。

    虎老威犹在。提出追求责任的话头,说不定会触怒天子。因为,天子是御青美人时昏迷的。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属于桃色新闻。遣词造句,必须得小心些。别惹恼了天子,还不自知。

    华墨正在肚子里酝酿字句时,这时,刑部尚书白璋上前半步,出列,奏道:“陛下,近日有御史奏事。晋王十一日晚听闻陛下生病,脸露喜色。臣奏请陛下得知,恳请陛下严惩晋王!”

    殿中一阵寂然。

    朝廷重臣们,肯定不会轻易的表露自己的情绪。即便此刻惊讶着,都在各自的肚子里

    显然,楚王系率先开球。事实上,是先发制人,还是后发制人,这是个很玄学的问题。谁都说不清楚。

    雍治天子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放在锦被上的右手,因为气愤,微微的颤抖。</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1851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18514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