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主动出击

推荐阅读:99亿新娘:撒旦老公请温柔仙界赢家白银霸主金丹九品我的魔法时代工业之动力帝国浴血兵锋死灵博物馆大明之崇祯大帝修行的年代

    贾环按时前来,中散先生很高兴。能写出传世名作的贾环来捧场,只要再写出几首精品美人词,他主持的这届花魁大赛也算颇有亮点。

    贾环三人是从侧门进入。黛玉、苏诗诗在秀美的侍女引领下往左侧的士子方阵的座位处走去。贾环的座位在那边。贾环本人却没有去就坐,而是走到正中间,向中散先生作揖行礼。

    贾环这个不寻常的举动顿时将正在谈笑,等待着名妓们精彩表演的官员、士子们的目光吸引过来。

    此刻胜棋楼一楼之中一共摆设着有四十多个座位。分为几块区域。第一,中散先生为代表的江南文化圈中的名士。涵盖经学大家、画家、诗人、词曲家等等。都是与方宗师有来往的人。约十余人。

    第二,现任的南京高官、堂官。六部尚书、侍郎、金陵知府贾雨村都属于此列。南京守备、郑国公邓鸿也在此列。计有十几人。国朝的勋贵除了有职位在身,基本都在京城。这样的花魁大赛,自是文人盛会。南京城内的武将没有参会。只有郑国公这样超品的勋贵才有资格前来。

    第三,权贵。甄应嘉这样虚官,但拥有实权的人物。致仕的高官家中子弟。军机章京、九省统制王子腾的王家,今年出了皇妃的贾家,这都是有资格来占一个座位的。不过,这要看情况。比如是否有出色的子弟在金陵。像贾环今天完全可以以贾家子弟的身份进来。再比如,王子腾的哥哥、王熙凤的父亲王大老爷今天就没来。举办方没有邀请这位没什么文化水平的人物。

    约有七八人。

    第四,士子与名妓。读书人的脉络一贯都是很清楚的。江南地区有名气的士子在士林之中都是很清楚的。江南才子李良吉、丁昂,苏州名士韩谨韩秀才、扬州萧幼安、朱华藏等人都在此列。

    另外,江南名妓们亦有资格列席。比如林千薇此时就在晓梦阁的席位中。这里的潜规则是进入前十的几家楼馆可以拥有席位,至于请谁来当门面,就由楼馆的妈妈们自己定。

    约有十五六人。

    贾环的座位就在士子中的第一位。这个位置,除了他无人敢坐。在比拼才华的场合,写出“明月几时有”这样传世名篇的贾环无人可与之争辉。

    左边南京高官区域的座位中,吏部尚书陈高郎笑眯眯的看着贾环,对左右侍奉的美人称赞道:“果然是少年英姿,气度沉稳。”

    两名美人咯咯娇笑,附和着陈尚书的话。但是,她们又哪里知道陈尚书心里的想法:这就是将他的爱子戏耍了的少年郎?

    点滴的恶意冒出来。

    郑国公邓鸿笑了笑。他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容貌清秀,眼中却冒着精光,身姿挺拔。一看就知道是常年打熬身体的武将。端着酒杯慢慢的喝着。

    他这样的实权人物,和贾家没什么大的交情。不过,若是贾家的皇妃成了贵妃,那郑国公府与荣国府七拐八弯的亲戚关系就用的上了。

    户部尚书卫弘微笑着喝酒。贾环来金陵时帮他送过家信。他的儿子卫康、孙子卫阳都对此子赞誉有佳。谓之:气度恢弘,才华横溢;足智多谋,临危不惧;尊师重道,领袖群伦。

    坐在左边下首的权贵区域的甄应嘉微微眯了下眼睛。贾环贾子玉啊!如果他早些答应让贾妃帮忙,甄家何至于此。不得不借用陈家的力量,在士林中揭了甄家的老底。

    甄礼冷着脸喝酒。能决定名次高低的评委会一共有12人。他父亲就有资格。苏诗诗来了也只是陪跑。休想拿到任何东西。他中午休息时会和陈子真沟通。就算苏诗诗又贾环的支持也不行!

    苏诗诗的事就这样,贾环如此做事,等这次甄家的危机过后,他一定要好敲打敲打贾环。

    坐在右边下首士子方阵中的罗子车禁不住轻呼一声,“是苏诗诗!”

    一旁的童正言翻个白眼,子车就喜欢看美女,对正中坐着的韩谨道:“子桓,这小屁孩要干吗?”

    韩谨摇摇头,低声道:“不知道,且看看吧。”他预感着可能会有事情发生。因为,贾环的性子很低调。如果他高调起来,必然是要做点什么。

    …

    …

    四十多个席位,每个席位旁边有两个附属的位置,将近一百人的目光落在贾环身上。

    正如了解贾环的韩秀才所想的,贾环很低调。但是,低调不代表没有人认识他。事实上,金陵城内的权力圈子对他并不陌生。

    贾环身上有着多重身份:惊采绝艳的才子、国朝最年轻的举人、贾家的子弟、方宗师的门生。这每一个身份,都将他与在座的某些人联系在一起。比如甄家、贾雨村、士子、名妓…

    贾环行礼后直起腰,朗声道:“中散先生,我今天早晨得知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进入花魁大赛复赛的苏诗诗姑娘竟然被甄家的大少爷甄礼赶出比赛。明面上的理由是云烟院要撤换掉苏诗诗的比赛资格。暗地里的原因是昨晚甄礼强迫苏诗诗姑娘卖身不成,动用手段打压她。学生恳请先生同意苏诗诗继续参赛。”

    贾环直接将事情的内幕给抖出来了。一石激起千层浪!

    坐在大厅左侧案几边的甄礼顿时傻了眼。一股幽幽的冷气从脊背上升起。贾环怎么敢这样?他搞不懂贾环的思路。

    “啊…”

    “嚯…”

    “嘁…”

    大厅中顿时就变得热闹起来。被各种语气震惊的语气词都填满。

    高官们看向甄礼的目光就有点玩味,大体是看纨绔子弟的目光。甄家的接班人只有这个水准的话,甄家怕是风光不了多久。

    名士们几乎全部都是愤怒的瞪着甄礼。这小子竟然玩这样的手段,这是在破坏比赛的公平。以后的比赛,有人这样来一手,怎么办?

    权贵席位上都是一阵低低的哄笑声,“看不出来啊,甄大少平时人模人样,竟然也干这样的事情。“

    而士子、名妓席中一阵哗然。他们与甄家的牵扯最少,江南的士林风气也是以敢于抨击权贵为荣,因而反应最为激烈。

    “真是无耻。强逼诗诗姑娘卖身不成,转身去打压诗诗姑娘。他以为他是谁啊?”

    “太不要脸了,当我们姐妹们是什么?”名妓都是有脾气的。很多时候,说不招待就不招待。

    “王八羔子,这算什么本事?真他妈一堆狗屎,长的一个小白脸样。”仰慕苏诗诗的罗子车直接开骂。苏州的士子在鼓动市民闹事时时常冲在最前面。

    韩谨和童正言都是苦笑。希望不要给甄家关注到子车。

    大头秀才童正言努努嘴,前排的苏诗诗正愣着,留着一个美好的身影,“子桓,这屁孩很有一手啊!”

    很显然,不管甄家的大少爷打着什么样的主意,贾环这样摆明了说,苏诗诗的名次绝对不掉尾巴。名士们都是要脸面的。岂能容忍甄礼的挑衅?

    韩谨笑着摇头,“他是我的老师。”

    贾环怎么炮制甄家大少爷,他是不管的。只要贾环的目光没有投射到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上就好。

    子玉天生就是为大舞台而生,甄礼如何是他的对手?看那样子,都子玉这一手被搞的找不到北了。

    …

    …

    贾环说完之后,就一直在用耳朵留意着大厅中的动静。反馈回来的信息很不错。

    任何潜规则都不能挑战明面上的规则。这是此时甄礼被压制的原因。

    一个权贵家的公子潜规则一个“女明星”,这根本不算事。但若是给“媒体”爆出来,社会的舆论,可想而知。

    贾环现在就是做了这样一件事情。最好的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与其猜测甄礼接下来会使用的手段,为什么不举动进攻呢?

    黛玉轻轻的握了下苏诗诗的手,轻声道:“苏姑娘…”她心中充满了惊讶、敬佩。以前在贾府里看着三哥哥“翻云覆雨”,很快就扭转不利的局面,现在,换了一个舞台又看到了。三哥哥真是厉害。

    苏诗诗回过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住又想流出来的眼泪,回答道:“我没事。”

    她是一个骄傲的人。但今天早上,心情极度变化,从孤苦无依的悲伤到贾先生的鼎力支持,梦想破灭到峰回路转,再到此时收获支持、同情。她如何不想哭呢?

    中散先生没有理会身旁朋友们要求他将甄礼逐出的要求,对贾环点点头,“嗯。老夫同意苏诗诗恢复参赛资格。子玉,你先去坐着吧!”

    “谢先生。”贾环再行一礼,从正中间,留出来用着表演的场地,走到自己的座位前。他的位置在右侧下首,士子与名妓区域的第一排。迎接他的是黛玉和苏诗诗的两双妙目,蕴藏着各种愉快、赞叹、敬佩的情绪。

    贾环笑一笑,坐下来,“诗诗姑娘,你可以到后面去准备节目了。”

    “谢贾先生。”众目睽睽,不便行礼,苏诗诗道谢一声,出了大厅,往后面的舞台走去。

    贾环这几步路,几句话的功夫,居中而坐的中散先生已经找到了云烟院的资料,在手上扬了扬,朗声道:“果然,云烟院报名的是刘如烟、听兰。哼,害群之马。”中散先生用力的拍在案几上,表达他的不满。

    代表着云烟院坐着的名妓苦笑连连。完蛋了。就中散先生这个表态,云烟院的两名花魁肯定是最后两名。

    甄家暗中支持陈家推出花魁的紫南,明里支持袁静香。看似没有损失,但谁都知道中散先生这一巴掌是打在谁脸上。

    甄应嘉没有理会儿子甄礼看过来的目光,板着脸喝酒。心里怎么想的,没人知道。

    此时,回过神来的甄礼脸上青一块,白一块。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2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