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谁主沉浮(中)--华墨

推荐阅读:我的微信连三界清穿之四爷皇妃绿茵峥嵘点道为止奶爸的文艺人生豪门盗情:她来自古代101次宠婚:绯闻鲜妻,撩上瘾重生美国做灵媒国王世界仙媛

    白尚书的话,显然起到了很好的刺激效果:晋王不当人子。有听到父亲生病,还脸露喜色的吗?至于,天子是不是会被气的生病,这就不在白尚书的考虑范围中。

    刑部尚书白璋很早就表露态度支持楚王为太子。所以,在去年年度,晋王被削爵之后,朝廷上不少朝臣都靠近白尚书。他想到军机处中,并非只是做白日梦,而是确实有一定的实力支撑。

    这份支撑,亦让他得以在此时,进入到含元殿中的寝殿,参加御前召见。

    而,比如礼部尚书曾缙,能进到殿中来,只是因为他是今年会试的主考官。

    “陛下…”杨皇后软语呼喊,连忙安抚着雍治天子的情绪。她的手给天子握着,感觉到有些天子在用力。

    太监总管许彦很不满的看了白尚书一眼。天子若驾崩,他的好日子便到头。他和天子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而卫弘、宋溥、纪兴生、曾缙对此事并不表态。这是很明显事情,楚王党和晋王在“争斗”。他们都是中立派,并没有必要在此时,反驳白璋。

    其实,要反驳白璋很容易。只要说他是楚王的党羽就行。他攻讦晋王的效果要削弱80%。但是,读书人的事情…,如孔乙己说的: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君子群而不党!没有人,会公开承认自己是有党的。像欧阳修那样承认自己有党的,实在是文坛盟主,政坛小白!白尚书屡次帮着楚王说话,这并不是他是楚王党的根据。他可以扯出一大堆合理的理由来!

    白尚书在御前,如此直白、赤——裸——裸的攻击,直接赤膊上阵,直指问题核心,在朝争中,很是罕见!

    这正说明,雍治天子行将就木,让臣子们的胆子变的大了。而,这在今天的含元殿中,是正确的,效益最大的做法。因为,天子在病榻上召见群臣。这个时候,天子根本没有精力去看群臣们你来我往的“精彩战斗”。

    生过病的人都知道,人在病中根本不想思考。说生病了,智商就下降有点过,但绝对更容易被外界影响。简单,直白的语言,在此时是最为有效的。

    白尚书上来,对晋王就是一记“杀招”!

    当朝领班军机大臣,华墨冷冷的瞪了白璋一眼。再向作揖行礼,道:“陛下,此事真伪尚不知。御史风闻奏事而已。可令有司查证。请陛下保重龙体!”又神情不善的训斥白璋,“东宫属谁,圣心独运!此非人臣可以言之。白仲玉慎言。否则,休怪本官弹劾你居心叵测,妄测圣心!”

    白璋有点诧异的看了华墨一眼。华墨的态度让他费解。此公并非晋王党人!但,被宰辅在御前当面训斥,只能无奈的退回班次中。若是天子震怒之下,下旨处罚晋王,则大局可定啊!

    白尚书自是不知道,三月十一日后,尹言去见过华大学士,开门见山:“一朝天子一朝臣。华相位极人臣,若天子驾崩,纵观史书,华相还能坐稳领班军机大臣的位置吗?”

    答案,当然是不能!

    翻翻明史,就知道怎么回事。杨廷和,三朝元老,保嘉靖入主皇宫,嘉靖三年,致仕回乡。隆庆新政,高拱先生风光无限。等万历皇帝登基,不久之后,他就被张先生给阴掉。

    其中更深刻的历史规律,人性,权力分配原则,就不必细说。新帝登基,首辅基本会换人。华墨,此时就是领班军机大臣!他是属于肯定会被新帝换掉的大臣!

    所以,华大学士的立场,很清晰、坚定:他必须要保雍治天子。保皇党!

    …

    …

    卫弘、纪兴生两人心中各自摇头。楚王党这样的风格,让人心里不大喜欢。想想白璋的行为,是不是在背后,挑唆、告状?这两位是明眼人!

    别看,白尚书一脸悻悻的退下,被华大学士斥退。但是,到底是让楚王得手了。天子对晋王印象大坏。

    然而,两位朝堂大佬不知道韩谨此刻在荆园里对楚王吹的牛逼:今日定叫殿下得偿所愿。至少,也要将优势转化为胜势。

    天子虽然对晋王印象大坏,但并没有立即下诏处置晋王。若是用足球场上的比喻来说,叫做得势不得分!

    换言之,韩秀才的牛皮吹破了!

    按照楚王党的剧本中,今天御前会议有两件事。第一,再次攻讦晋王。奠定胜局。第二,查处永昌公主,让她背锅。然而,白璋出手后,没有料到一向在夺嫡中中立的华墨会突然出言“维护”晋王。

    剧本,第一次出现了偏差!

    …

    …

    华墨的话,让雍治天子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些,虚弱的道:“查!”语气坚定。雍治天子的性格,御下极严,当年有刻薄寡恩之名,手段冷厉。他怎么可能容忍儿子(别人)冒犯他?

    华墨躬身领旨。

    再道:“陛下,前日永昌公主与三等辅国公宁浮有染,中外群情汹涌,臣请斩宁浮,以平息众怒。再有,永昌公主府中丢失御赐玉观音,臣请缨调查此案。”

    礼部尚书曾缙心中为华墨叫一声好。对永昌公主,秋后算账,是朝臣们的共识!天子之尊,他出事,必须要有人对此负责。华墨此时惩处永昌公主的“借口”,找的很好。很好的避免刺激到天子。

    雍治天子沉默不语。

    卫弘,宋溥,纪兴生,白璋,曾缙五人同时躬身,奏道:“臣等请陛下查永昌公主。”

    雍治天子内心中有些挣扎。他不愿意处罚为他进献美人的永昌公主。但是,偏头,看着一排、齐刷刷出声的朝廷重臣们,妥协道:“可。”说着,闭上眼睛。

    一旁的太监总管许彦,眼睛有些湿润。他感受到了天子的无力感。心想:若是天子三十岁时,这些大臣们敢这样行事?即便是正确的,态度应该要委婉些吧?

    “臣遵旨。”华墨领旨,带着群臣三呼万岁,退出含元殿的寝殿。

    群臣们一致认定,要永昌公主为天子昏倒负责任。但华墨要亲自调查永昌公主犯的玉观音案,还是出乎意料的。规格太高。至于,斩宁浮,这只是件小事。庙堂大佬们,不会关注一个小小的勋贵的生死!

    不得不说,尹言的预感是正确的:他预感今天的觐见会出大事。然而,所谓的大事是什么,恐怕是尹言自己都没料到。

    华墨雍治十五年底返京执政,但是,他的资历、评价,都不高。很多人并不怕他。比如,刚才白尚书就敢抢在华大学士之前说话。换成谢旋,何朔,白璋敢吗?还想不想在江(朝)湖(堂)上混?

    一言蔽之,华大学士威望不足!

    现在,华大学士拿到了一个大案的主审权,他真的只是查查永昌公主的破事吗?图样图森破!

    剧本,第二次出现偏差!

    天下如棋。但,棋局中所有人的举动,谁能全部料得到?天高不算高。人心最高!

    他们并非都是游戏中傻愣愣的怪物,等着被砍,被拿经验,爆装备。都很有想法的!比如,尹言说动华墨当保皇党,但没有想到华大学士的野望、想法。

    正所谓,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

    …

    寝殿中,烛光跳跃了一下。寂然无声。

    一小会的召见,即便有参汤提神,还是耗尽雍治天子所有的精力。他感觉异常的疲倦,

    杨皇后细心、温柔的服侍天子,帮天子调整睡姿,擦拭嘴角,盖着被子。

    雍治天子很疲倦,但心里的情绪,让他睡不着,道:“燕燕,你去吧。朕一个人静静。”见杨皇后欲言又止,禁不住问道:“燕燕,你有事要说?”

    杨皇后退开少许,道:“陛下昏迷后,臣妾将青美人扣在含元殿东偏殿中。请陛下决断!如此处置青美人。”

    雍治天子长长的叹口气,“燕燕,不关她的事。”

    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雍治天子对大臣们的套路还是很了解的。当然,在病中,思路有点慢。他肯定,落在朝臣们手中的永昌公主无法再向他进献美人。那么,就这么将青美人杀了,他日后还能得到相似的美人吗?

    杨皇后一愣,旋即一笑,道:“臣妾知道了。”心中,多少有些庆幸听了贾环的建议。

    贾环的请求,她还真的认真的考虑啊!

    …

    …

    觐见天子的结果,很快在含元殿的朝房中被其余六名大臣们得知。再向京城中传开。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2475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24753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