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 牛皮吹破后

推荐阅读:贴身战龙欢迎加入作死小队都市之无上医神重生为老太太养狐为妃反派逆袭成攻[综]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龙破九天诀要塞之贼主天下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来自西苑中的消息传得飞快。

    宣武门大街的一家中档酒楼的二楼包间中,晋王看着纸条上的消息,坐在桌子边,猛的灌下一口酒。

    五味杂陈啊!

    柳暗花明又一村,这种坐过山车般的刺激感,让晋王很难准确的说出他心中的感受。

    是为在天子心中的印象进一步恶化而感到担忧,还是为最终没有被立即处罚而高兴?或者,应该恼怒他那位八弟恶毒的计划:竟然污蔑他。

    但不管怎么样,他或许应该做出一点改变了。并非所有人都放弃他。他何必坐着等死?

    他可以有样学样。比如,和杨皇后接触,许诺条件。比如,上书天子,表示孝心等等。就算晚一步,总不会于事无补吧?

    晋王喝下最后一口酒,走出酒楼。

    在死亡的重压之下,这位心灵饱受折磨的皇子,不得不振作精神,继续前行。前途漆黑无光。

    …

    …

    礼部衙门中,尹言在临近中午时,收到宋溥宋大学士派人给他送来的消息。

    当即,尹言就意识到不对。作为顶级的谋士,见微知著。或许,华大学士准备搞事情。就是不知道,这对于夺嫡之局,有没有影响?

    事情,超脱于他意料之外!局势变得混乱。

    尹言紧锁眉头。

    他意识到,有点不大对头。这种混乱的局面,对三方中谁最为有利?

    …

    …

    不提晋王和尹言的反应,荆园之中,因为距离,收到消息时,比城中略晚。

    朝廷大臣们出了西苑后,便有礼部尚书曾缙安排礼部官员到长安左门处张贴皇榜,公布殿试成绩,免得满城士子久等。罗向阳,乔如松,纪澄,沈迁,袁枚等人都在此处等候。随后,长安左门处,人声鼎沸,各种庆贺声、欢笑声不断。

    而此时,自西苑的消息快马送到外城东的荆园中。从朝阳门出门,到荆园约有十里路。

    韩谨的小院里,阳春三月的风光,是很www.SHUBAO2.cc的:湖光山色,台榭楼阁。更有www.SHUBAO2.cc人弹奏,www.SHUBAO2.cc酒怡人。

    然而,气氛,却颇有些尴尬!

    就在不久前,韩秀才在楚王面前保证:今日定叫殿下得偿所愿。至少,也要将优势转化为胜势。但,现在呢?华墨出声缓和,天子虽怒,但只是要锦衣卫去查。

    这远远低于众人的心理预期!

    楚王宁瀚坐在精致的长案后。长案上,放着两碟小菜,一壶www.SHUBAO2.cc酒。并一只果盘。楚王此时的神情微微有些沉重,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将失望之色表露出来。但是,一个23岁的年轻人,如何做到情绪不外露?

    黎宽,彭鏊两个翰林都看得出来,楚王心中的失望,同时还有隐约的不满。

    但,这一刻,两人并没有取代韩谨在楚王身边地位的想法。前些天,韩秀才的表演,让他们意识到其中的差距。楚王面对的对手,智商很高的。

    当然,这种情绪,并不妨碍两人看韩谨的“笑话”。哈哈!牛皮吹破了!

    罗子车,童正言两人微微低头。很尴尬。刚才笑的多么欢畅,现在就有多么难堪。

    韩谨深深的吸一口气,压住负面情绪,勉强的道:“殿下不要忧虑。晋王在天子印象中变的很差,这就是殿下的机会。容我再思虑几日,为殿下筹划。”

    楚王挤出几丝笑容,道:“有劳韩先生了。”共饮一杯酒,独自离开。韩秀才的小院在北湖的东侧。楚王自东向西,坐船回北湖西侧的书房。小船轻快的行驶在湖面上,楚王对身边的大太监贺太监道:“韩秀才,不行啊!”

    贺太监一脸的震惊,连忙低下头。这…,殿下这得多失望,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楚王离开后,黎宽,彭鏊随即告辞。

    罗子车,童正言两人看向呆坐着的韩谨,“韩兄…,现在,怎么办?”这时,歌姬们早就退下去。

    韩谨长长的叹一口气,“我想想吧。”喝一口酒。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起来,大量的酒水沾在他精www.SHUBAO2.cc的白色文士衫上。罗子车,童正言两人连忙起身,准备过去给韩谨顺气。

    “咳…咳…”韩谨喘过气,摆摆手,对哼哈二将道:“不用过来。我没事。没事…”声音有些低沉,神情沮丧。他这个样子,让罗子车,童正言心中亦很难受。

    韩谨微微依靠在塌椅上。

    他千算万算,但还是有各种遗漏!此次,失误很多。

    第一,杨皇后没有立即同意帮助楚王。显然,尹言做了工作。搁置了提议。

    第二,他没有想到一直中立的华墨会维护晋王。这派政治力量,叫做保皇党。雍治天子一死,多少人的官帽子会没了?新帝登基,肯定要换人。

    他忽视了这些人的想法。很多事情,把窗户纸捅破,会发现很简单。但,当时,在事前,却总是很难想到。

    如果…,

    韩谨心中有些后悔的情绪浮起来。吐出一口气,世间的事,便是没有如果的!压力,在肩头上,如山。帝师之路,不好走哇!

    …

    …

    贾府就在西城中,距离西苑不过七八里路。步行在一个小时之内。这个距离,自是很早就收到消息。

    这一次,贾环并没有到吴王府“蹭消息”。他和吴王的私交不错。但夺嫡之局,吴王和他的想法未必一致。这种关键时候,他动用的是贾府在西苑中的关系。

    贾府,北园。西边幽静的院落:夕韵堂中,贾环、庞泽、刘国山、张四水一起品茶,吃着糕点。最新的消息刚刚传来,令堂中气氛变得很轻松。

    夕韵堂是贾环专门开辟出来,用来作为此次较量,核心的议事厅。大量的文件都在这里。若是有人能进来,贾环、闻道书院体系的筹划、想法,将全部暴露。

    当然,这里的守护很严密。张四水亲自带人管着的。

    庞泽穿着一身灰色的直裰,大鼻子,短须,这让他的容貌看起来很丑,感慨的道:“想必,罗君子,乔厚道,小纪澄他们已经知道殿试最终的成绩。罗君子想拿状元,估计不大可能。”

    第一阶段的目标达成,心中的压力释放。他想起令他头疼,伤心的科举之事。

    刘国山手里拿着茶碗,笑呵呵的道:“士元有闲心关心这个?我倒是想,现在荆园里的韩秀才是什么表情?嘿。”他实在给韩秀才的无耻气到!虽说那天张四水他们将韩谨殴打了一顿,但这难消心头的郁结。贾环的第二阶段目标,就是要干掉楚王的核心幕僚韩秀才。

    庞泽不以为然的哂笑道:“他能有什么表情?就算牛皮吹破了,以他的厚颜无耻,难道会觉得不好意思么?我是觉得,关键是,楚王对他怎么想的!”

    贾环脸上浮起一抹笑容,平稳的道:“士元,这不正是我们要的效果?”楚王如果对韩谨很信任,那怎么杀他?站起身,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的春日www.SHUBAO2.cc景。快到正午,阳光柔和。远处,贾府中一片祥和的气氛。隐隐的可听到鞭炮声。

    好像今日是,大脸宝和薛宝琴纳征的日。他记不大清楚。这些事情都是宝姐姐一手安排。他最近的注意力都在政治上。

    “士元,国山,四水,我今天晚上去拜访周慎行。”贾环说道。

    是时候,开启第二阶段的征程了。

    他们的计划,第一阶段,是将水搅浑。永昌公主作为棋子,被引爆。而他们的计划,亦因永昌公主而完善。

    庞泽轻轻的点头,“嗯。我们预料到会有人浮出水面,没想到,先浮上来的是保皇党。”

    当对手没有破绽,要怎么做?楚王滑溜的很。那么,就要将水搅浑,投石问路,打草惊蛇。果不其然,楚王系露出了漏洞:楚王可能失去对韩秀才的耐心。

    刘国山对贾环很有信心,笑道:“子玉,用小人对付小人。我估着韩秀才想不到。”

    贾环微微一笑,道:“华老大人要开无双啊!我去探探路。”

    韩谨的为人固然令人鄙视,令他愤怒,不爽。但,做事的能力,他还是看得到。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那么,如何对付韩秀才?

    用游戏术语说,正面一对一的操作,韩秀才逊他一筹,但很有实力,但是打多线,韩谨就不行。会被他带着节奏打。

    保皇党浮出水面,带来的结果是朝局更加的混乱。不知道,会对夺嫡产生何种影响。

    而这件事,更重要的是,下棋的人的身份变化。走到明面上来,真正掌握权力的还是庙堂诸公。朝堂上的主要矛盾,实际上由夺嫡,变成玉观音案!

    这种局势,是不是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但是,他不同于尹言,韩谨两人。他有政老爹,山长,北静王等人的支持。这其实,某种程度上放大了他的“优势”!他依旧有落子的资格。

    试想,尹言和宋溥宋大学士是一条心吗?和华大学士的利益相同吗?尹言如果无法说动这两人,他可以调动的资源就很有限。

    众人正说笑着,小厮来报:“三爷,永昌驸马来找你。说一定要见到你。”

    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2635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26356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