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决定

推荐阅读:花都御医天价盛宠:黑帝的隐婚宠儿毒医娘亲萌宝宝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舌尖上的江湖

    初夏的太阳在下午五六点时依旧赖在墙头,将庭院的廊檐、墙壁、花木照出长长的影子。

    经历了上午的精彩、转折,中午欢快、喜庆的时光后,黛玉、裴姨娘、苏诗诗各自回到房间里休息。

    贾环在书房中招待着来访的扬州名士萧幼安。

    茶香袅袅,贾环坐在高几边微微沉吟,时时的揉着眉心。萧幼安慢慢的喝着茶,并不出声催促贾环。

    萧幼安是来劝贾环帮助苏诗诗拿下花魁大赛第一名。扬州盐商汪家愿意“赞助”、支持。他们看到这其中的利益、机会。盐商趁机捧出一个江南花魁,除了花魁可以帮助其推销货物外,对其在文化圈中的口碑也大有裨益。

    其实,贾环在中午黛玉问他时,考虑的就是去请汪家赞助。砸钱嘛,盐商怎么会缺银子?拉赞助这种活儿贾环很熟练。这里面又并非全无利益。

    结果,现在汪家果然看到了其中的利益,先派出在士子中的“代言人”萧幼安过来和他接洽。

    “幼安兄,知道这次内定的花魁是谁吗?”贾环问道。

    萧幼安笑道:“紫南。有陈家力捧。甄家捧的是袁静香。但甄家今时不同往日。因接驾亏空了两百多万两银子,此事在城中传的沸沸扬扬。高御史现在还是在城中。再者,甄大少爷今天的做派,得罪了中散先生等名士,在明天的比赛环节肯定会吃亏。所以,花魁内定的应该是紫南姑娘。”

    分析的合情合理。

    贾环点头,再问道:“我听说围绕着花魁大赛外围有赌博的盘口,这事是谁在背后支持?”

    萧幼安笑着道:“陈家和甄家联合操控,都是两家的掌柜,五五分账。据说郑国公在里面也有一些利益。”

    贾环微微点头,心里琢磨着。

    萧幼安忍不住劝道:“子玉,你今天起了头,中散先生将甄礼赶出去。要说得罪甄家,你已经得罪了。你们两家虽说是世交。但你为诗诗姑娘出头,无可指责。”

    苏诗诗夺得花魁这里面的利益有多少呢?第一,花魁大赛的最后三天实际上是各种货物交易会。很多生意都会在名妓参与的酒宴中谈妥。去年的交易额有三十万两白银。有江南花魁做推销、牵线搭桥,汪家可以在里面划出十万两白银。所以,投入两三万两白银捧苏诗诗完全值得。

    第二,凭借着苏诗诗的花魁身份,汪家可以与达官贵人、士林名士结交。向权利圈、文化圈拓展人脉。士农工商,商人再有钱,也是没有地位的。这甚至比商业利益更重要。

    往年花魁大赛的名妓们都是出自秦淮河南岸的几大青楼,背后都势力支持,商人想要捧一个花魁是没有资格的,捧了也拿不了名次。只能打打下手。比如就他所知,郑家这次就为甄家提供银子。

    而今年,恰巧冒出了一个苏诗诗,还在复赛第一天的比赛中拿下了第一名。有天下闻名的才子贾环力捧。这就成为一个极好,极具投资价值的“标的“。

    至于,他为什么不找苏诗诗谈,而直接和贾环谈。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信任的问题。他和贾环的私交是很不错的。再者,扬州盐商汪家和贾环的老师、淮扬巡抚沙胜有合作,关系融洽。

    还有,如今苏诗诗可是住在贾环家里的。以女子的社会地位而言,换句话说,贾环能替苏诗诗做主。那他何必舍近求远呢?

    贾环就笑了下,他其实不担心得罪甄家的事情。

    第一,他早就想得罪甄家了。只是不想当出头鸟,拉甄家的仇恨而已。让贾家和甄家做一个切割,是他来江南要完成的四个目标之一。

    第二,甄家现在的当前要务是应对朝廷清查亏空的事情,高御史就在城内呢。甄应嘉今天的投票其实多少也反应了甄家的态度:甄家暂时不想和贾家决裂。

    所以,贾环并不担心他将苏诗诗捧成了花魁头名会得罪甄家。

    得罪的会是陈家,以及相关的利益团体。

    “那我们谈一谈吧!”

    贾环手指轻敲了下桌面,下定决心。在当前的情况下,他和陈家的关系属于中性。以他的身份、地位抢陈家一届花魁的利益,还是顶的住的。

    贾元春在今年要升为贵妃。贾府的权势将会再次增加,成为一流的勋贵世家。

    苏诗诗成为江南花魁,再加上他与汪家的合作,香水生意必然会很快就见得收益。汪家除了是盐商,还是徽商。在五月底预估至少就会有二千两银子的利润。

    当然,还有其他的若干好处。比如收获苏诗诗的感激、人情什么的。再比如他自己在金陵城内的威望上升。

    贾环和萧幼安谈了许久,连晚饭都在前院的书院中吃的。饭后,贾环和萧幼安一起出门。

    …

    …

    甄礼今天的心情十分不好。夜晚时分,和来到金陵的大盐商郑元鉴在郑家别院中喝酒。

    雅舍之中,灯光明亮,郑家养的歌姬坐在圆桌边抱着琵琶唱着小曲。

    甄礼的脸色、心情稍微好看了一点,沉默的举杯和郑元鉴喝着酒。

    “甄大爷,就这么算了?”郑元鉴目光一闪,看着甄礼问道。他和贾环有“杀子”之仇。他的长子、接班人还在扬州的监狱中等待秋后问斩。但是,他动不了贾环这样有功名,有老师的读书人。

    甄家不同。贾环今天为苏诗诗出头,甄礼被赶出胜棋楼,丢尽脸面。贾环得罪甄家,在他看来是一个报仇的机会。

    甄礼自嘲的笑了笑,反问道:“不算了还怎么样?”

    郑元鉴顿时有些失望。

    甄礼吐出一口气,道:“郑员外,你别担心。苏诗诗进前四是稳的。但是花魁,她就别想了。贾环也不要想。你明天的花篮给紫南的多送一点。陈家那边我去沟通。少不了你的好处。”

    他心中发狠,别让贾环那小子落在他手里!

    郑元鉴心里稍微舒畅了一点,点头道:“好。我明天丢个几万两银子下去。保证紫南姑娘拿下透明。”

    郑盐商语气轻松,几万两银子如果能让他出口恶气,看看仇人吃瘪,他还是很乐意砸出去的。

    …

    …

    第二天清晨,天蒙蒙亮。秦淮河上的画舫开始渐渐的返程。又是一夜春好色。而今天还要继续参加花魁大赛最后一场比赛的名妓们早起梳洗,准备着。

    虽然名次大体上有些眉目,但是能争取还是要争取,况且名次高低涉及到利益、各楼馆的脸面。

    街肆里的早点铺子中,热气腾腾。几辆马车从珠市、旧院的青楼出来,拐过街口。手艺人在朝阳中走街串巷开始吆喝。金陵这座巨城缓缓的恢复活力。

    和安街贾环家中,贾环顶着黑眼圈,在客厅里和晴雯、如意一起吃过早饭,换了衣服准备出门。今天黛玉、裴姨娘等人都不再前往胜棋楼。

    贾环只能带两个人进入大厅之中。而坐在胜棋楼外的观众席上看热闹,对女子而言体验并不是很好。人声嘈杂。黛玉一个人自是不好跟着贾环独自出门。

    贾环和苏诗诗在后院里的客厅中碰头。姑娘、丫鬟们都在厅中说着话。黛玉她们是住在东厢房,苏诗诗住在西厢房中。

    黛玉清声道:“预祝苏姑娘今天夺魁,梦想成真。”昨天晚上贾环出门之前已经告知他今天会支持苏诗诗夺魁。

    苏诗诗连忙还礼,道:“多谢林姑娘吉言。”

    贾环就笑一笑,自信的道:“好了。我们走吧!”

    此时,贾环还不知道甄礼的布置。相比于汪家准备的两万两银子,和郑家比起来,是不够看的。

    …

    …

    贾环带着长随钱槐、胡小四和苏诗诗、丹儿、李妈妈一起坐船前往胜棋楼。

    约上午九点许,莫愁湖中景色迷人,湖水如镜。

    贾环一行五人穿过外围聚拢的约有五六百人的人群,步入胜棋楼。胜棋楼中依旧是清凉如许。冰块这样的消暑之物对花魁大赛的举办方来说并不算什么。

    贾环来的时间并不算太晚,和中散先生等名士见礼、打过招呼后,贾环坐到士子席位中。又与左右的士子、名妓们聊了几句。和萧幼安对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林千薇今天自是继续坐到贾环身边为他执壶斟酒,这时回身看看萧幼安,明眸一转,嘴角掠过一抹了然的微笑。她大约能猜到贾环的打算。

    她正要说话时,一名貌美的女子走过来,微微躬身行礼,“贾公子,我家老爷让我来传一张字条。”

    “哦?”贾环微微有些好奇,接过字条,在手中展开。林前薇很自然的凑在贾环身边看着纸条的内容:贾小友可否给我一个薄面,紫南姑娘才艺无双。我甚看好。落款是贾雨村。

    林千薇挑挑眉头,抬头看着贾环的脸。贾太守竟然派人提前来给贾环打招呼。这可是和贾环意欲推苏诗诗拿下花魁头名的想法不一样吧?这可就为难了。

    贾环抿了抿嘴,看向远处的贾雨村。贾雨村微笑着点一点头。贾环提笔在纸条上写了回复,递给侍女。

    等侍女远去,林千薇讶然的轻声道:“喂,你不怕得罪贾太守吗?”语气有些担心。贾环写的是:恕难从命。

    幽香扑鼻。看着二十公分的距离的明丽的美人容颜,贾环感觉到心脏不争气的跳了跳。估计他现在伸手搂着林前薇的细腰都不会有问题。强忍着挪开视线,偏头在她耳边小声道:“你说错了。是他要担心是否得罪我?”

    贾雨村是贾家的门生。而且,他今天要得罪的陈家,等级可比贾雨村高的多。

    “嗯。”突如其来的亲昵距离,林千薇娇羞低下优美、精致的头颅。

    呼吸落在林千薇健康肤色的颈脖上,贾环能看到她的肌肤、脖子、耳根正在变得绯红。美丽无端。

    就在贾环和林千薇说话时,中散先生宣布今天的花魁大赛的才艺表演开始。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2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