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永昌、高阳

推荐阅读:亡灵祀药草供应商败家系统在花都龙抬头英雄监狱一锅鲲鹏炖不下拜见校长大人神帝争霸混在漫威当法爷加冕为王

    永昌驸马林承凯一身暗红色长衫,图案繁复,做工考究,穿着在他身上更加显得一表人才!林驸马当年能击败众多对手,成为太后最喜欢的小女儿的夫婿,仪表自是一流。

    只是,他此时正焦急的在精美的花厅中来回走动,神色焦躁!他在等贾环前来。

    京中风云汇聚!夺嫡之争,随着天子的病情略见好转,且并未表态,紧张的气氛暂且停止。但,紧随着的便是“玉观音”案。贾环近段时间深入简出。他知道贾环此时就在府中。

    唉…

    说起来,他很悲哀。妻子永昌公主偷——情、出丑,他帽子绿油油的,此刻还不得不为妻子的生死而奔走!

    因为,公主死了,国朝的驸马还是驸马吗?

    他和贾府交好。今天西苑的消息传出来:斩宁浮,调查玉观音案。永昌公主便吓个半死,求他出面,来求贾环帮忙出个主意。贾环的才智,是京中权贵所公认。

    只是,当前的情况下,说是查丢失的御赐玉观音,但谁不知道,是要永昌公主为天子昏迷而负责?贾环能有什么好办法呢?

    唉…

    …

    …

    贾环从北园西路的夕韵堂出来,带着小厮,顺着府内的甬道往南直走,再折向东,到前院的花厅中。雅静的花厅中,陈设精美,透着富贵之气。

    贾府在贾环的执掌下,已经从破产中缓和过来。而贾环自己当然更是不缺银子。他的私房钱,由韵儿帮忙打理着,远超贾府公中的银子。

    “贾世兄…”林驸马看到贾环进来,迎上前两步,俊脸上带着苦笑,作揖道:“在下厚颜上门,望贾世兄不吝赐教。”

    贾环是什么人?他对林驸马上门的来意,大致有数。做个手势,虚扶林驸马,道:“林世兄先得说说是什么事情?请坐。”让小厮上了清茶。

    贾环当然不会自承他在西苑中有消息渠道。大臣打听禁中的消息,一向比较犯忌讳。当然,大家私下里都这么做!

    林驸马坐在楠木椅中,愁容满面的沉吟了一会,叹口气,自嘲的道:“我也没什么好瞒贾世兄的。永昌闹出的那些丑事,在京城中闹得沸沸扬扬。想必贾世兄有所耳闻。

    唉…,我作为一个男人,很失败!只是,永昌到底是我的妻子,如今朝廷要永昌为天子昏迷之事负责。我不能看着她去死。京中都知道贾世兄才华横溢,足智多谋。望贾世兄怜我,教我一策。”

    说着,从衣袖里拿出一叠契约、文书,放在手边的高几上。这是给贾环的报酬。

    贾环看着林驸马那张类似于大明星胡歌的俊脸,听着他想要救永昌公主的“理由“,心里摇头。他并不赞同林驸马的做法。匹夫亦可以有怒!

    一个人,可以追求荣华富贵,但绝不能成为其奴隶!

    站在林驸马的角度,永昌公主搞出这种破事来,正常人的选择是什么?不得恨透永昌公主啊?巴不得她早点死!妻子不忠,奇耻大辱啊!血溅五步,都无可指责。

    然而,林驸马这是第二次向永昌公主低头!

    第一次,是他横扫晋王党时,永昌公主托林驸马出面向他说明,商贵人的事,和她无关。

    当年,唐朝高阳公主与和尚有染,房遗爱还在门口帮忙望风,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奇葩中的奇葩!

    不过,永昌公主显然不是高阳公主。唐太宗杀辩机,高阳公主怀恨在心,行事愈发的放纵,并谋反的意图。而永昌公主在事发后,就将严捕快送到了顺天府。

    指望永昌公主恨雍治天子,她没那个贼胆。

    贾环能感受到林驸马此时的尴尬、犹豫、纠结的心情。他报以同情。假设,林驸马知道玉观音案被爆出来,他是幕后黑手,不知道还会不会上门求救呢?

    当日,他对林驸马说,他相信永昌公主和商贵人的事没关系。只是虚与委蛇!永昌公主当时对贾府、他的敌意,真当他不知道?

    贾环喝口茶,坦然相告,道:“林世兄,华相调查玉观音案,不管结论是什么,永昌公主都不会死!永昌公主的期望的结果是什么?”

    林驸马有些难以开口,道:“永昌的意思,最后是能保住当前的地位。当然,我知道这不可能…,能保证她公主之爵就行。”

    贾环摇摇头,“林世兄,这个要求太高了。请恕我无能为力。永昌公主肯定会被夺爵,失去地位。”

    永昌公主毕竟是皇室,罪不致死。但公主爵位肯定保不住了。同时,定什么罪,要看华大学士的想法。能不能留在京城,都两说。朝臣不会允许她继续拥有觐见天子的资格。

    林驸马微怔,神情沮丧。坐了一会,失落的告辞离开。

    贾环在花厅门口的台阶上,目送林驸马的背影消失在府中的甬道尽头。沉默不语。

    他对林驸马并没有意见、看法。同样的,他对“坑”永昌公主,并不会有什么愧疚!种什么瓜,结什么果。

    他有他的立场,和需要守护的东西!远处,贾府西路贾母上房处传来嬉笑、热闹的喧哗。

    当年,他一直试图离开这腐朽、没落、充满了封建主义礼法教条没有人情味的贾府。而,经历了各种事情,他最终留下来,执掌贾府,改造它,给予它新生。

    这里,有他不认可的贾母,王夫人,王凤姐,亦有他所眷恋的人和事,还有和她们一起度过的,铭刻在记忆里的美好时光!

    他不会允许任何人摧毁这里的生活!

    …

    …

    三月十五日下午,还在犹豫要不要跑路的宁浮被刑部差役捉拿,关进大牢中,准备秋后问斩。玉观音案,引起满朝关注。很多人,都嗅出了些不同的味道。但,刀在华墨手中!

    同时,金榜题名的士子们开启狂欢模式。包括,闻道书院的士子们。

    京城中的风风雨雨,对贾府里的气氛影响有限。贾府里当前的大事,是贾迎春、贾惜春、贾宝玉的婚事。三年守孝期要到了。而薛蝌娶迎春之后,宝琴才好嫁宝玉。这一连串的婚事都要排到八月份去。

    仲春的夜晚,春风沉醉。

    北园的正房中,宝钗和黛玉,湘云聚在一起说话、顽笑。每个人面前放着的针线活,都只是做个样子。丫鬟们环伺一圈。

    湘云笑盈盈的道:“宝姐姐,环哥儿今儿不在家?我们还说拿新写的桃花扇给他看。”

    宝钗一袭鹅黄色的长裙,额前留着刘海,更添她的神韵。国色天香的大美人。点头道:“嗯。”又笑道:“我近来事多,与诗词文章倒荒废不少。颦儿数次不起社,竟是在写桃花扇。”

    几女说笑着。窗外,微风轻轻的抚过树梢。月光落在庭院里的花瓣上。

    …

    …

    贾环晚上并不在贾府中,而是到周慎行的家中进行拜访。一顶小轿,径直到周府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3397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33970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