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江南花魁(完)

推荐阅读:透视小保安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浮沧录獒唐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甜蜜恋爱:校草大人吻上瘾重生之娇妻在上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盛世锦爱,惹火娇妻宠上瘾农门枭妃

    夏天上午十一点许的阳光照射在胜棋楼一楼大厅中,冒着冷气的冰块抵消了暑气炎热,日光澄澈,厅中一切细微的声音、情绪、利益、思绪都映衬出来。

    居中而坐的中散先生、金陵文化圈中举足轻重的名士们,金陵的高官、金陵府、县的堂官们,权贵们,名士与名妓们。或是交头接耳,或者是相互讨论,或是低语。

    历时十二天的花魁大赛,即将落下帷幕。所有参与者的盘算、好处,名妓们的辛苦、努力在此时都要做出了结、定论。然而,在宣布结果之前,局势又变的微妙、僵持。就像是一部大片到了即将高--潮、结尾时,画面突然的定住。

    但,对于“观看者”而言,于最后的“结局”心中都有自己清晰的判断。

    贾环扭转了局势!他力推的苏诗诗,即便拿不下花魁大赛的第一名的名分,以第二名的头衔,一样可以在随后三天的交易会中起到花魁的作用、效应。不是花魁,实似花魁。

    现在所剩下的,只是等待中散先生宣布一个结果,结束今年的花魁大赛。为此事画上一个句号。当然,要想让僵持着的各方都满意,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贾环在作画的间隙之际,偶尔会关注下大厅之中的反应。长达近三刻钟的时间里,他有一些时间来关注形势。

    如他所料。

    手中的炭笔轻快的勾勒着一道道线条。舒展的在纸面上呈现着美人的仪态。

    不管结果如何,他已经完成他的目标:无冕的花魁,苏诗诗。

    国子监的金陵简报是他昨晚在国子监中带着监生们挑灯夜战捣鼓出来的东西。文章的数量、印刷量都不大。等同于传单、小报。国子监改革的主导权已经由温祭酒交到山长手中。国子监中本来就是在筹备印刷教辅书事宜。监生、印刷试卷的工匠都是现成的。所以贾环才能在一夜之间弄出一份小报来。

    林千薇坐在贾环身旁,看着白纸上6续出现的美人,安静的看着。情不自禁的靠着青衫少年有些近。

    …

    …

    也没等多久,贾雨村派到外面的长随回来禀报已经将监生们都驱赶出莫愁湖。为的是扬州士子萧幼安。

    吏部尚书陈高郎,郑国公邓鸿、贾雨村等人无不目光在贾环身上转了一圈。陈子真愤愤不平的喝了一杯酒。

    中散先生结束和朋友间的话题,回过头来,咳嗽一声,出声道:“既然都处理好了。而子玉的画作看样子还要一段时间,我们宣布这次花魁大赛的结果吧。”

    大厅中的议论声逐渐的消失,最终寂静无声。

    面向着贾环的十名花魁此时也都转过身去,看向中散先生。

    中散先生朗声道:“雍治十二年江南花魁大赛的前四名是:紫南、苏诗诗、袁静香、冰婉四人。紫南和苏诗诗并列第一名。”

    话音刚落,整个大厅之中顿时如同沸水般炸开。在外面观众席上的三百多人亦是同样的反应。但如果仔细区分的话,恐怕还是欢呼声多一点。

    花魁大赛进行到尾声,有两个既定的事实绕不过去:按照花魁大赛既定程序的第一名是紫南;因国子监小报带来的舆论爆出的力量推动苏诗诗成为人心所向的花魁头名。

    而外面的观众除开利益相关的商家如郑元鉴、陈家的人以外,基本都很乐意见到苏诗诗夺魁。主要是报纸上先入为主的印象太强烈。而且苏诗诗确实比紫南漂亮。

    但是,观众席上的反应是无法影响到大厅之中,金陵权力舞台上的博弈。

    陈家的长子陈子真态度激烈的出言反对道:“不行。中散先生,花魁举办七届一来,从来没有并列第一的先例。”并列第一,其实就是苏诗诗第一。

    另有几名权贵子弟、士子在附和,“中散先生,紫南姑娘按照比赛规矩得了的分数、花篮都过苏诗诗,怎么可以并列第一?这如何能服众?望先生不要受到几份小报的影响。”

    这个局面中散先生自是早就料到。冷笑道:“那老夫暂缓三天再宣布结果如何?”

    他其实欣赏苏诗诗多一点。若是他有好友方望那样的声望、地位,早定下来苏诗诗是第一。他被迫在今天比赛顺序上作出妥协就是受到了压力的结果。这令他内心中很不满。

    而作为花魁大赛的主持人,他对贾环今天“捣乱”其实也有意见。他可不想担一个“评判不公”的名声。但事情既然已经搞出来,他也乐的引导,往自己想要的方向走。

    他等了快半个时辰,就是等待现在的收割、反转。这一届的花魁大赛,不能成为他的名声上的污点,反而应该成为亮点。

    陈子真等人激荡的情绪、汹涌的气势立即就消了三分。等三天后宣布,苏诗诗就已经坐实花魁头名了。

    陈高郎用力的皱着眉头。陈家需要靠花魁的头名来切割数十万两银子的商业交易。

    甄应嘉脸色极为不悦。中散先生昨天将他的长子甄礼给赶出去,今天又出幺蛾子想要抬举苏诗诗。完全无视规矩。甄家与陈家的合作,虽说是陈家得利。但是甄家亦可分到一杯羹。现在恐怕就难了。

    郑国公邓鸿嘿嘿一笑。外围的赌博盘口,是他和陈家联手操盘的。甄家最近面临着艰难的局面,渐渐的脱手。他下了重注赌紫南姑娘夺魁。并列第一,也是第一。他还是赚的。中散先生的方案他并不反对。心道:这老小子还是有两把刷子,搞出个“并列第一”的方案。

    贾雨村事不关已的喝着酒,看热闹。心里琢磨着:明年花魁大赛,这个国子监的小报,恐怕有能力分一杯羹了。据说贾环要到明年年底才回京城。准备雍治十四年的会试。

    户部尚书卫弘微微笑着点头。人老成精啊!这个妥协方案还是不错的。毕竟名分给了,紫南要是争不过苏诗诗,那是陈家自己推出的人选问题。这花魁大赛的位置,中散先生怕是还能干下去。

    士子中,李良吉、丁昂都是笑着摇头。并列第一。不会以后出现四个并列第一吧?感觉花魁大赛的乱局已经出现。不复最早时的秩序。搅局者就是旁边座位上正在描摹美人的贾环。

    他身边此刻还坐着一个大美人,只要眼睛没出问题的人都看得出林大家的爱慕之情。早就听说林大家喜好诗文,以贾环的才学吸引到她倒算正常。只是,他们这些江南才子,心里难以痛快啊!做人,怎么能事业、情场两得意呢?

    罗子车,童正言两人还在感慨之中。韩谨轻轻的摇头。文字之利,他再一次见到。只不过书院那次,文字是变化为规则,约束众人。这一次,文字在传播消息,改变很多人的看法。那么,东林党能从中学到什么呢?这一次事了之后,他要和柳叔时谈一谈。

    和萧幼安同为扬州名士的朱华藏内心中充满了失落。很明显,他的金主郑家又失手了一局。令他感到一股迟暮之气。而萧幼安在金陵恐怕也是鼎鼎大名。他和萧幼安之间的差距在拉大。唉…

    中散先生一句反问、威胁,顿时令质疑者感到压力,这时,他站起来,手指着大厅正中的苏诗诗和紫南,宣布道:“此次花魁,汝二人共享之。”

    “谢先生!”苏诗诗和紫南两人盈盈下拜行礼,声音清脆的说道。

    中散先生点头,道:“子玉的画作日后再画。你们先退场休息吧!”

    十名名妓就此退出去。

    至于名妓们在后台如何庆祝,勾心斗角,苏诗诗的流泪感慨,刘如烟的打趣,在胜棋楼一楼的大厅之中,都不会关注。花魁大赛的结果就此定下来。

    外面彩棚中的三百多名“观众”们也开始散场。此时已经将近正午,正到饭点。今天的花魁大赛转折,正是好谈资,每个人都在说笑,议论。还有人扬着手中的金陵简报,说着其中的内幕消息。

    陈高郎等人的脸色很有些不好看。

    按照花魁大赛的惯例,接下来是要举办酒宴,庆贺大赛完成。陈高郎冷着脸起身,拱手道:“老夫身体不适,就此告辞。”陈子真连忙上前搀扶老父。

    甄应嘉亦是不掩盖自己的不满,起身道:“在下亦有要事在身,酒宴就由诸位自己参加吧。”

    名士圈中不少人都有些担心的看向中散先生,这可是花魁大赛的两大“金主”。

    中散先生点点头,正要说话时,外面守着的衙役奔跑着从五间开的正大门冲进来报信,“钦差高御史带着朝廷的旨意来了。”

    正准备离去的陈高郎和甄应嘉等人都停下脚步。所有人都感到极其惊讶。

    连正在收拾案几上画卷的贾环都感到奇怪。高御史奉命来金陵查甄家的亏空案,这个时候来干什么?在当前金陵满城风传甄家应接驾亏空的时候,天子会查甄家?这显然不可能啊。但很明显,高御史来者不善。

    高御史是钦差体制,见官大一级,胜棋楼中的官员们很迅的排出队伍。秩序如同送方宗师去京城时。陈高郎和邓鸿两人一文一武站在队伍的最前面。一起出了胜棋楼往外迎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