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动荡的前夕

推荐阅读:神医小农民火爆医少纨绔农民变身病弱科技少女小农民大明星食惑之星王女生子当如孙仲谋我不想当球王医等狂兵

    胜棋楼中微风吹动。黑压压的人群跪了一地。

    高御史站在上首宣布朝廷传递来的旨意,“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接下来是一大段夸奖体仁院总裁甄应嘉有功劳的溢美之词。出自翰林之手的文章,辞藻华丽。

    听得跪伏在地上的一干官员、文人、士子都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

    “…擢金陵省体仁院总裁甄应嘉为广--东布政司右布政使。钦此。”

    甄应嘉叩首起身接旨。

    这时,众人纷纷站起来。

    高御史三十多岁的年纪,仪表堂堂,看起来精明强干,此时笑的有点诡异,道:“恭喜甄大人高升。本官不日即将返回京城。甄大人好手段啊。”

    语气中颇有不甘。又有些幸灾乐祸。他在金陵查了这么多天的案子最终竟然是以甄应嘉升官而告终,这实在有损他在官场上的声望、口碑。御史就是靠名气吃饭的。

    但甄应嘉这个官升的大有问题。古语云:预先取之,必先予之。今上英明神武,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流言骤起的事情原委,锦衣卫早就报上去。

    关于“好手段”这个话茬甄应嘉可不敢接,笑的有点苦涩,道:“已近中午,下官略备薄酒,请钦差大人赏脸。”他宦海多年,也懂的其中的门道。他这时被调离,绝非是天子宽宥他在江南织造任上亏空的信号。

    高御史讥笑一声,“那就不必了。”又与陈高郎、邓鸿等官员客气几句,尽到场面功夫,带着护送他的锦衣卫校尉告辞离去。

    高御史离去后,胜棋楼中在短暂的安静一会后,重新变得热闹起来。今天这一上午可以谈论的话题实在太多。但是颇为诡异的是,没有人上前给升官的甄应嘉道贺。

    从正三品的虚职体仁院总裁升任从二品的右布政使,这在官场中算是上升了一大步。但即便是不大熟悉官场套路的人因为高御史的态度,也能琢磨出点别的味道来。

    而像陈高郎、卫弘、贾雨村这种老官僚立即判断的出来:甄家要完了!

    高御史来的凶猛,走的云淡风轻。宣布旨意后,寥寥几句话就走了。但是,老官僚们都能明白,这道旨意对甄家意味着什么?甄家的真实身份,在江南官场之中并不是秘密:皇家密探。

    甄家的老封君是太上皇的乳母。甄家的长女是太子妃。这是使得甄家坐稳江南第一世家的地位。但是,只有低调的密探,没有担任高官的密探。

    甄应嘉出任地方上的右布政使,意味着甄家正在进一步的失去天子的信任。而结合最近流传的江南织造任上亏空数百万两白银的传言,失去天子信任的甄家能撑的过去吗?

    现在清查各地的亏空、拖欠是朝廷当前的大事。甄家恐怕不会好过。

    官场上的套路,未必升官就是好事。有一种办法叫做“调虎离山”。南疆距离金陵可够远的。等甄应嘉去广--州城上任后,金陵要怎么查还不是继任者的一句话?

    当然,谁也没有办法说天子的不是。总不能升官你反倒还有话说。接下来的事情,等舆论平息下来后,要罗织罪名,还不是很容易的事?甄家有如此巨额的亏空,难道就没有点别的违法事件?

    此时花魁大赛刚刚结束,要在胜棋楼中举办酒宴。甄应嘉心事重重的告辞离去。全然没有刚才接到圣旨之前发泄不满的精气神。另一边,陈高郎弓着身子带着长随、奴仆离去。但将长子陈子真留下来。

    “上菜吧。”

    中散先生主持花魁大赛,对赛后的庆祝酒宴早就安排,叫过管家吩咐下去。

    而此时,胜棋楼一楼大厅中还有些乱糟糟的。众人三三两两的聚拢在一起说话。名士、高官、权贵、士子都按照各自的圈子聚拢在一起。花魁大赛首次出现并列第一、甄应嘉高升,这两件事前后凑在一起,形成了很大的冲击力。

    很多人都还有点懵。

    …

    …

    胜棋楼中的庆祝酒宴结束后,汇聚在此地的名士、高官、权贵、士子们纷纷离去。接下来的三天,将是花魁与商人来做最后的利益兑现与交换。

    胜棋楼中的一处静室,中散先生疲倦的和二三好友闲谈着今天的事情。

    “陈家似乎很有点不满并列第一。唉…,就怕他家明年不支持。”一名名士有些担忧的道。

    有强硬派道:“哼,名号都给了,紫南竞争不过苏诗诗那能怪谁?说到底还是他陈家选的人不行。要是换成袁姑娘,八成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紫南红的太快,没有人望的积累。所以,贾子玉派发小报一挑唆,外头的富商们只怕都会信他那一套。硬生生的将苏诗诗抬上去。”

    中散先生靠在椅子上,摆摆手,道:“不用担心,只要花魁大赛的名声还在,陈家为了利益还是会参与这个游戏的。至于,今天的小报的事情,不怪子玉。”又笑道:“派人去通知子玉一声,别忙着与美人应酬,赶紧将十美图画出来。”

    静室之中响起一阵轻松的哄笑声。美人自是指的林千薇。而十美图自是可以为这届花魁大赛做一个最好的宣传。

    名士们根本没有关注到“小报”金陵简报的作用、功效。然而,在未来,小报不小!

    …

    …

    郑国公邓鸿在马车中欣赏着贾环画下来的两张美人画,脑海中掠过苏诗诗清丽的容颜,轻轻的摇头。那少年确实讨女人喜欢。会诗词,又会画画。

    马车外传来街肆上的吆喝声。

    金陵接下来的动荡,他是勋贵,可以置身事外。

    …

    …

    一叶轻舟之中,江南才子李良吉对好友丁昂感叹道:“自此金陵多事矣!”

    毫无疑问,花魁大赛搞出了两个并列第一名,他们这些士子只怕会卷入到其中,为名妓站台。

    丁昂笑一笑,“李兄,我更关心的是,贾子玉珠玉在前,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在美人面前称才子?”

    李良吉苦笑几声。

    …

    …

    户部尚书卫弘回到家中,在下人们的问好声中回到内院,坐在书房中沉思了许久。妻子送了一碗鸡汤进来。

    “老爷,趁热喝了吧!”

    卫弘摇摇头,“我再想会事情。”

    他到金陵来担任户部尚书,本意只是过渡的。他还想往上升。而今天,他似乎看到了这种可能。金陵城中的关系网,他来了这么久,基本也捋清楚。

    甄家和陈家未必没有牵连啊!

    卫弘想了想,提笔写了一封信给贾环,邀请他来家里做客,说一说这个小报的运作模式。

    卫尚书内心里的升官念头悄然的上升。他还在像一个精明的猎手等待的机会。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3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