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 政治套路(下)

推荐阅读:一世独尊神剑无敌系统我的钢铁战衣决战第三帝国绝色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吞天剑帝天剑神帝五零俏军嫂养成记借一剑杀人三国之极品皇帝

    午八点多,贾府北园,夕韵堂,彻夜的灯火未曾熄灭。 贾环捧着茶杯,喝着浓茶提神。

    在此刻,他极度的怀念香烟!这会儿,抽一支华,应该是极舒服的!

    张四水将窗户打开换气,清风吹入。庞泽、刘国山在书桌边,一遍遍的翻阅着计划书。

    殿试结束后,闻道书院的众同学便各自离开。如乔如松开始进入工部实习。秦弘图去了兵部。纪澄馆选庶吉士。罗君子榜眼,官授翰林编修,正在筹备娶惜春的婚礼。

    大师兄在京逗留了些时日,回闻道书院继续教书,作学问。府试对闻道书院而言,还是较重要的。秀才的基数,毕竟举人更大。唯有庞泽,还在他这里参赞。

    庞泽揉揉鼻子,道:“子玉,含元殿里的召见,应该开始了吧?”

    贾环站在窗口,回过身,微微点头,“嗯。”

    不管玉观音案的结果如何,他的目标始终是“终结”韩秀才。朱鸿飞朱大御史在奏章要求的是将韩谨赶出京城,这不过是遮掩他的真实意图。

    而昨天晚纪兴生来访,给了他很好的机会。远他自己策划,相信的方案要合适。

    纪兴生想要救汪学士,最佳的方案是让倪二翻供。倪二和贾府的关系,锦衣卫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京城其他人则未必清楚。但,纪兴生恰恰知道这一点。

    但是,贾环拒绝他的提议。道理很简单,倪二是他用的死间,把永昌公主拖下水。本来是“公检法”来查的案子,闹到国安部门锦衣卫来查,会出大事的。

    而纪侍郎大概以为他心里还是对纪时春口出狂言不满,只得换了个方案。贾环也乐得纪侍郎误会。道歉有用,要法律干什么?

    …

    …

    含元殿,寝殿。

    雍治天子在太监们的搀扶下坐正身体,眼睛扫了一眼,面前的四名重臣。

    以他的政治经验,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问道:“宋卿,汪璘是闽人?”华墨可能确实在搞事情,但纪兴生未必没有窥测禁的嫌疑。

    宋溥道:“陛下,是的。”他和尹言谈过。尹言建议他主落动井出下击石,打压纪兴生,扩大政治基本盘。而在尹言看来,他隐约意识到,宋溥宋大学士有可能成为他的政治盟友,支持杨皇子登基。

    卫弘心里叹口气,纪兴生麻烦了。刚才纪兴生的应对很有效果,但宋溥这样的横插一竿子,让纪兴生很被动。

    此刻的情况,用游戏画面来喻一下,或许会更加的清晰。此时的政治斗争,像lol,王者荣耀里面偷袭抓人、与反被抓。纪侍郎被华大学士偷袭抓住时,应得很得体,即将脱困。谁知宋大学士又跳出来。让纪侍郎的情况变得很不妙。

    这时,华墨再补一刀,作揖一礼,进奏,朗声道:“臣无实据,实不敢断言汪璘是何人。臣请圣裁。”

    雍治天子点点头。他大致明白是怎么个套路了。目光看向纪兴生,有些意味深长。

    衡量一下华墨和纪兴生在天子心的份量,答案不问可知。

    此时,纪兴生的大脑正在紧张、高速的运转着。心情,则是很有点复杂:郁闷、无奈、忐忑。

    第一,他没想到,纪家数代高官显宦,为国尽忠尽责。但在宁家天子心,其实并没有什么用。还是,要看遇到哪个天子啊。听闻太皇很有人情味。

    第二,他是不想用和贾环商量的策略的。他待贾环,如同晚辈。曾经直言指点贾环,天子活不过五年。但是,这不代表着,他要支持贾环和楚王作对。

    他的立场还是想立。但是,形势到了这一步了。他再不用,他自己危险了。

    第三,他和贾环商量的策略用出来,能否有效呢?五五开吧。

    …

    …

    纪兴生再前半步,跪下,脸带着悲愤的神情,道:“陛下,臣父曾为朝廷宰辅,臣大伯曾为朝廷重臣,纪氏是闽望族,此是朝廷天恩。

    臣正是因为与汪璘交好,所以才敢为他担保。臣刚才言道华丙章查案并不是真相。臣有下情奏。京三大皇商之一,刘子宁酒后对人说:青美人内媚,此乃韩先生之计谋。以此观之,永昌公主有罪,但罪不致死,臣请陛下从轻发落。”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政治套路里面,有很重要的两招:转移议题、指东说西。纪侍郎全部用。

    像刚刚华墨诱导天子的套路,宋溥突然跳出来抢功的套路

    纪侍郎的意思:第一,天子昏迷这事,锅不能让永昌公主全背了。青美人有一份功劳,楚王的智囊韩谨在设计天子呢。

    第二,满朝武,包括天子,心里都明白,查玉观音案是要追究永昌公主的责任。既然永昌公主的罪,没那么大,那玉观音案,是不是到此为止了呢?

    臣请陛下从轻发落!

    纪兴生的话说完。空气里似乎有一声惊诧声,“嚯…”

    含元殿,仿佛在无声之,有一种哗然状!这是个猛料!三位大学士都是庙堂老油条,养气功夫极佳,不会出声,但在那么一瞬间的眼神却全是诧异!

    第一次听说此事啊!

    而御前的公公们,早是优胜劣汰,被训练出来,天大的事情,都不会有惊叹的声音发出来。因为,这里不是他们发声的地方。

    雍治天子本来有些苍白的脸色,微微一变,目光盯着纪兴生。

    华墨预感到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侧身质问,语气严厉的道:“纪侍郎从何处听说?一个皇商的话能说明什么?”

    纪兴生针锋相对,冷声反讽:“华大人,青美人是刘子宁从江南物色回来的。你说的他的话能说明什么?”

    宋溥皱眉道:“纪子初,你从何处听说这些话的?你在御前,是这样奏事?”

    纪兴生避实虚,没理会宋溥,人还跪在地,叩首奏道:“臣请陛下下旨锦衣卫彻查。若臣有虚言,请陛下治臣之罪。”

    华墨很干脆的向天子奏道:“臣请陛下治纪兴生御前无礼之罪。以不知道何处听来的虚假消息,公然在御前奏事。罪当削职。”

    宋溥前半步,弯腰行礼,道:“臣附议。”

    两位大学士持有相同的意见,而且还是领班军机大臣,一般而言,天子会同意。然而…

    雍治天子摆摆手,轻声道:“不必让锦衣卫查了。准卿所奏。”青美人是不是内媚,雍治天子品尝过,自然是一清二楚。

    含元殿,一片寂静。三名大臣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在雍治天子作出裁决后,荡然无存。而华墨、宋溥看着纪兴生的目光,有些疑惑、低沉。神情复杂。这些消息,纪兴生是从哪里得来的?

    纪兴生翻盘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55024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550240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