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即将完成

推荐阅读:仙界科技综合格斗之王帝少的绝密甜宠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邪王嗜宠:医妃很倾城升棺发财我不止有演技新妻上任:总裁欺人太深丹武帝尊

    山呼海啸,天崩地裂!这大概是雍治十七年五月二十七日晚上九点半左右,整个京城内城中的情形。雍治天子在西苑再次昏迷。还是青美人!一般而言,这种事,再次犯病,基本就意味着死亡!而四十七岁的年纪,对于一个皇帝来说,不算年轻了!明光宗死于红丸案时,时年38岁。五月底,正值盛夏。京城的夜色中热浪蒸腾。至深夜中,还未消散。而随后西苑的消息,不断的传出来,令空气中的温度,充满着炙热,焦灼!十一点许,在西苑当值的大学士华墨,扣押了王济仁等四名太医。这个消息,令野心家们充满了想象!如今天子常年在西苑中,而非在宫城中。军机处的三位大学士,轮流在西苑当值。二十七日晚,恰好是华墨华大学士当值。在这样敏感的时刻,当值大学士不让御医继续救治天子,这意味着什么?两种可能:第一,天子已经治愈;第二,天子已经死了,不需要再治。京城中,所有的高官们都在关注!因为,若是天子在今晚驾崩,没有任何人能置身事外!卫弘,宋溥两位大学士在各自的府中被家人叫醒。人老了,睡的比较燥。在书房中,和儿子们商量着。门下奔走的幕僚、门客、老仆,纷纷外出,打听消息。工部左侍郎纪兴生在家中的小厅来回踱步。心中情绪紧绷着。若是天子驾崩,而政敌华墨又恰巧今日值班,等待他的是什么?他必须要尽快弄清楚情况。刑部尚书白璋,在书房中,焦灼的等待着消息。若天子驾崩,晋王,楚王谁能继承大位?他是切身相关的利益方。左都御史张安博在家中问儿子张承剑,“士元呢?”张承剑道:“父亲,士元还在子玉那里。今晚没回来。”张安博沉默的点点头。他是天下闻名的大儒,声望很高,但于政治斗争而言,他并不擅长。在这样的时刻,他的选择,自是遵循儒家礼法。其他的事情,则交给子玉处理。他信任自己最得意的弟子。相比于文官重臣们,武勋世家们,已经在暗自的警惕,行动。吴王府中,吴王就吩咐了集齐家将。天子于他有简拔之恩。宁澄,宁潇姐弟俩都起来。如魏其候,北静王,成国公等人则是命令府中戒备。若是如雍治十三年一样再来一次兵乱呢?当日,王子腾府中被攻破。贾府差点沦陷。时间,在紧张的气氛中,悄无声息的流走!在没有明确的消息的情况下,在这种关系身家性命的要命关头,谁都不敢乱动。都在等消息。……两刻钟后,西苑派出信使,在西华门外,叩宫阙,禀报杨皇后,西苑中的详情:天子重病不醒,请皇后知悉,稳住宫中。消息随后传出。而这仿佛成了某种判断的信号!有某种东西喷薄而出!黑夜中,有人在行动。常言道:财帛动人心,难道权力不动人心吗?这是一场生死、富贵的豪赌。自古如此!……晋王宁湃,在府中,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摘星楼中,明月落在他的脸上,几名幕僚都在。若他现在还是亲王的爵位,朝臣们,除了他,还能选谁?他年长!然而,他那位好八弟,如果有更多的人支持呢?他的父皇带了一个很不好的头啊!兵变上位。晋王来回走动着。几名幕僚小声商议着。最终有人建议道:“殿下,要不要派人去和蜀王通个气。”这是很文雅的说法。晋王若要娶得杨皇后的支持,必须要开出比楚王更高的价码。而价码,他们早已经商定:尊太后,杨皇子裂土封王。晋王想了想,道:“好,试一试。”庞泽曾判断晋王是心如死灰。这没有错。指望晋王做事有锐气,那不可能。但是,不管什么人,在死亡的危险面前,总会挣扎一下。晋王此时的想法,便是如此。死马当做活马医。……楚王府中。自韩秀才被杀之后,楚王很少在荆园过夜,而是返回城东的楚王府。今晚,他很快便收到消息。晋王帮天子营建、修缮西苑,西苑的太监中有大批晋王的眼线。但他同样不乏消息渠道。太监爱钱啊!楚王的心腹幕僚,此时并没有人在他身边。楚王得知消息后,喝着美婢送来的浓茶,在内书房中,独坐。思考着情况。他现在局面可是占着大优势。相比于晋王,他在天子心中的印象更好。而强烈反对他入主东宫的死硬派贾环,韩谨没有打掉他,白尚书却做到了。那么,他此时,面临着抉择,该如何去做?应当以稳为主。因为,假设天子一时半会没死,回头又醒过来了呢?当然,亦不能毫无准备。皇位,不是按照顺序继续的啊,而是靠自己争夺的。楚王摇摇铃,叫来心腹贺太监,道:“老贺,你派人去白尚书府上送个信,问问他的看法。”贺太监行礼,“是,王爷。”还没走出内书房的门,又给楚王喊住,“嗯,还有…”……贾府中,某几处院落中,同样是灯火通明。宁国府中,贾蓉和狐朋狗友纵情吃酒,美姬相陪!他的妻子胡氏,根本管不了他。继母尤氏只管内宅的事,不管他外头的事。贾蓉是听到西华门处的动静,吓的一个激灵,身为百年世族的子弟,这点敏感度还是有的。赶紧结束酒宴,派小厮往荣国府北园打听消息。稍后,便被叫到荣禧堂中。贾政和王夫人早就相敬如冰,晚上在赵姨娘处睡下没多久,被贾环派人来禀告,只得起身,到荣禧堂中。贾府内外大事虽然俱有贾环做主,但知情权,还是在的。贾琏夜宿在平儿处,被叫来。贾蔷则是在宁国府外的家中被喊来。他和妻子龄官感情深厚。深夜里,荣禧堂中,灯火通明,仆人们来来往往,侍候着主子们。贾政喝着茶,问贾环的小厮钱槐,道:“环哥儿人呢?”贾琏,贾蓉,贾蔷三人都看向他。钱槐跪着道:“老爷,三爷说他要晚点过来。”贾政沉吟了几秒,点点头,不再问。前几日,贾环只是简单的和他聊过,叮嘱他一切照旧。当前的形势对于贾府而言,是比较危险的。主要在于贾环的危险。似乎,天子对他很不满。若是他这个庶子出事,他的通政使还能在坐的稳吗?政老爹,对这个问题看得很清楚。天子在西苑昏迷,贾环告知他们情况,晚点过来,情有可原。……北园,夕韵堂中。明烛高照。贾环,庞泽两人在厅中。乔如松,刘国山都不住在贾环这里。庞泽今晚在夕韵堂中值守。西苑里的消息刚刚传来时,庞泽大笑了几声,发泄近日的情绪、压力。天子想杀贾环,哈哈,现在倒好,他自己要先死了。玛德!而贾环手指在轻敲着桌面。他的性格比较沉稳。依旧收敛着自己的情绪。然而,在深夜十一点之后,有确切的消息传来,西苑派信使叩宫阙,通知杨皇后。贾环用力的砸了一下大厅正中的书桌,“嘭!”,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庞泽哈哈大笑,道:“子玉…,哈哈…!”这一拳是好友将压抑的情绪都释放出来。雍治天子即便没死,距离死也不远。那,他还能找贾环的麻烦吗?危机解除!当日,费尽心思保住青美人,没想到,还真在关键时候起到作用。贾环揉揉痛着的右手,笑着,声音坚定的道:“士元,楚王要玩完了!我们的终极目标即将完成!”惊弓之鸟,嘿,惊弓之鸟,在今晚这样复杂的局面,充满着权力的诱惑和死亡的威胁,你岂能不出错?贾环的思路,和庞泽暂时不在一个频道上。庞泽一愣。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60622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606224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