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西苑的枪声

推荐阅读:天龙武神诀召唤果实火影之最强主宰重生国民千金:冷神,离远点!重生之大梦七年无限多元宇宙重生大宋做权臣吞天龙王非完美骑士乱晋我为王

    长久以来,贾环的目标是破除夺嫡之局!雍治天子对他是有意见的。禁止他起复,出仕。而他又得罪过晋王、楚王。这种连续两代皇帝关系都不好的情况,对贾环而言,显得很困难!他的年纪,固然是可以熬死两任皇帝。但是,人不能老当忍者神龟啊!那过的有什么意思?贾环所寻求的终极目标,就是“推掉”楚王,换晋王入住东宫。晋王身边并没有敌意满满的东林党环绕。同时,要借助于雍治天子的手,磨一磨晋王的性子。这是最好的剧本。而今晚,这个局面,对贾环的剧本而言,其实是有极大的影响的。如果雍治天子驾崩,那夺嫡之局自然破解。直接,就是争皇位了!楚王上位,贾环估计就麻烦了。楚王的智囊,韩秀才都被他干掉了。这是死仇。而晋王上位,还有希望斗一斗,保住身家性命!今天晚上,京城中所有文武高官们,作出的决断,都是基于对西苑里传出的各种消息的判断。核心的判断只有一个:天子死了没有?有的人认为死了,有的人认为没有。贾环内心里倾向的判断是:雍治天子昏死,随后会醒过来,但估计寿命不长。判断依据,自是因为他知道青美人内媚。雍治天子两个月前才出事,这几日又在临幸青美人。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君不见,红楼原书中,贾瑞就是强撸挂掉的。但是,这一般是慢性的损害身体,救的回来。“马上风”这种急病的概率还是比较低。贾环宁愿做坏一点的打算:雍治天子是将死未死。而不是认为他已经死了。庞泽的判断和贾环类似。不过,他的思路,是在想雍治天子是否有精力继续追究、惦记着贾环。一个将死的天子,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安排。京城中,理智的人,都会得出贾环、庞泽这种判断。关乎一家老小的性命,保守一点没有错。但是,一个将死的天子,亦足以让很多人蠢蠢欲动。不需要做什么过分的动作,但是该有的准备,得准备下吧?灯花跳了一下,微微炸响。这令贾环忽而意识到,已经是寂静的深夜了。再过一会,就是零点。贾环看到庞泽微怔的神情,微微一笑,喝口茶,道:“士元,其实不管雍治天子今晚死没死,我们都得稳住。”庞泽仰头笑道:“这是自然。”不稳也的稳。他们手中并没有孤掷一注的筹码:兵权。想一想,道:“不过,子玉,你说今晚楚王有没有起兵的可能?”贾环摆手,“概率很小。他作死,不会这么作。再者,前太子殷鉴不远,楚王在军中,就算有势力,估计也不会很大。”太大,肯定会被雍治天子察觉。又吩咐道:“四水,你带人去京城日报的报社帮忙,今晚会很忙。同时,你和黄总旗说一声,我们明日一早出城,接管真理报社。”贾府的京城日报,地点就在贾府外。而真理报却是在城南的正阳们外。现在是夜晚,城门紧闭。张四水在门口应声,“嗯。”贾环笑一笑,他手里并没有兵权,但是舆论权还是有的!明天早上的报纸,他需要发声!同时,宫中的力量也要动起来。若是雍治天子将死,会不会不讲政治规矩,将他一波带走,这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楚王死,夺嫡之局破!雍治天子死,夺嫡之局一样破!贾环判断楚王要完,那他现在得考虑,怎么解决他身上的危机:雍治天子对他的杀意。……夜色深沉。京城内城的大街上,一大队人马行走的脚步声,略显的刺耳。听到动静的人们都知道,今晚的动乱开始了!队伍从东城向南绕道至西苑。月华夏,皇家园林,隐藏在山水之中,带着朦胧的美感。队伍正中,卫璟苦口婆心的劝道:“殿下,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弑君,天下人都不会认可的。”队伍正中的青年,正是前太子的儿子宁榕。这是约50人的队伍,人人一杆火铳,正是他麾下得力的死士,由蔡农吉率领着。从民乱的队伍中挑选出来的。宁榕一身黑衣,哂笑道:“卫璟,孟子说: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他把天下搞的如今这样的情况,以天下臣民,供一人之享乐,私欲,不是独夫么?这是我宁家内部的事情,天下人能如何看?当年他不也是这么上位的吗?只要控制他,挟天子以令诸侯。久闻华大学士乃是马屁精,他正好在西苑,可以起草圣旨。”卫璟无奈的叹口气。年轻人就是冲动。这么粗糙的计划,明显是临时起意!当然,天子昏迷确实属于突发事件。带着叛军进入西苑。他熟门熟路,知道路线。这是他今天被胁迫的原因。少顷,皇家园林中,火铳声激烈的响起。蔡农吉指挥着队伍杀入西苑。宁榕跟在队伍后,心潮起伏:父亲,母亲,看我今日为你们复仇!他父亲事败,所有人都说,罪魁祸首在贾环。但是,直接凶手,是他的祖父:当今天子。什么自杀,都是骗鬼的!他先杀当今天子,再登位,以大势碾压贾环。杀之,易如反掌。土鸡瓦狗尔。……深夜里的西苑,枪声大作!含元殿的寝殿中,一名苍老的中年男子,穿着龙袍,正依靠在塌椅上。一双眼睛睁着,如同鹰隼,犀利而酷烈。他,正是御极十七年的雍治天子!如果,外面的人看到这一幕,恐怕要惊骇的跳起来。在西苑的消息传开后,京城里近乎所有的人都判断雍治天子死或者快要死,谁能先想到,天子竟然无事?穿着贴身的绿色长裙的青美人娇柔的站在一旁服侍,太监总管许彦站在几米开外的寝殿门口。雍治天子目光阴沉,问道:“怎么回事?”片刻后,就有消息传来,许彦回转,跪在寝殿门口,回话道:“陛下,殿前侍卫司中,有人带着贼人避开西苑中的防卫,到了含元殿前,才被拦住。”火铳的声音,在夜晚里格外的清晰。更何况距离已经非常的近。但,雍治天子只是冷哼一声,并不在意,“朕要活口。”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60622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606224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