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含元殿上

推荐阅读:电影之外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天价老公温柔宠我的如此芳邻我的毒舌美女上司:虐缘这个主神有点坏苍穹武帝变身魔界公主快穿之凤鸢巨星泰瑞克

    历尽辛苦,一场大剧落幕!而他,还留在舞台上!

    吹尽狂沙始到金!

    这是大概是贾环在此时的心情!心中巨大的压力,在身边此起彼伏的恭喜声中尽然的释放。但,贾环的情绪还收敛着。他还在外面!

    当前的局势,于他而言,是喜;但是,放在雍治天子身上,可就未必!他太欣喜,被过度解读会很麻烦。多少人倒在胜利的前夕!他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相比于贾环的收敛,当消息传到贾府北园夕韵堂中,去张府报信后回来值守的庞泽,则要狂放的得多!

    事实上,闻道书院的同学们,贾府相关的力量们,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便已经沸腾!

    “小的们,拿酒来!”庞泽仰头大笑,拍着桌子,吩咐屋外候着的贾府小厮,高声诵道:“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夏日八--九点钟的太阳,正在天空中,升腾而起。炙烈的阳光,照射在夕韵堂的屋檐,庭院中!

    一代伟人曾经说过:青年就像八--九点钟的太阳。这个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贾环摆脱雍治天子的杀机,破开夺嫡之局,整个新生的闻道书院政治体系,就解除最大的危机。新生的政治力量,就像是夏日中正在上升的太阳。

    终有一天,他们会如日中天!执掌周帝国!

    自雍治十七年开春以来,贾环步步设计,分三个阶段设计楚王,意图破除夺嫡之局。用死士倪二,驱小人周慎行。然而在最后的时刻,屡遭变故、设计;朱鸿飞因上书建言,被白璋早早的挖坑等着,引得锦衣卫坐拿,天子意欲杀贾环!

    贾环甚至一度判断错局势!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困难、挫折,都结束了!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贾府中从来不缺乏美酒!小厮们上酒。庞泽提起银质的酒壶,仰头倒入口中,美酒如泉,酣畅淋漓!

    “痛快!”庞泽用筷子敲着桌子打节拍,吟唱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

    …

    三声净鞭响起,喧闹的含元殿中,迅速的安静下来!

    雍治天子在太监们的簇拥下,从殿后转进来,走上御座。俯视群臣,如同俯视天下!帝王之威仪,不外乎如此!

    华墨带着群臣,齐齐叩首,三呼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声音回荡在大殿中。

    然而,雍治天子并没有开口,令群臣起来,而是冷冷的扫视着文武百官。

    朝参的官员百多位,而今天清晨,在情况不明时,到西苑来表明忠心的不过十几人!

    你知道现在下面跪着的这些大臣们,心里是怎么想的!

    雍治天子的目光从殿门口,百官队伍的末尾收回,在刑部尚书白璋的身上,停留了几秒,这才冷声开口,“众卿平身!”他无须掩盖他的怒气。

    百官纷纷起身。殿中气氛压抑!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天子一怒,流血漂橹!现在,雍治天子很愤怒。而愤怒的原因,群臣都知道:很多人都觉得天子会死,日薄西山!

    天子有一种被人们遗弃的感觉!

    如果说,昨晚天子昏迷的消息,点燃了京城中的局势,如同火山爆发,天崩地裂!那么,现在,就是盘点“劫后”的结果的时刻!算总账时。

    锦衣卫指挥使邢佑从班次中走出来。万众瞩目。邢佑弯腰奏道:“臣邢佑启奏陛下。昨晚西苑中传来陛下再次昏迷的消息,晋王宁湃派幕僚俞仁前往蜀王府,楚王宁瀚与刑部尚书白璋传递消息,白璋建议楚王殿下静待陛下生死的确切消息。楚王殿下随后派幕僚许观前往府军后卫,虎贲卫…”

    锦衣卫指挥使指名道姓,极尽详细,听得殿中群臣不少人头皮发麻。除了晋王,楚王,贾环的消息,还有各大臣之间的联络。比如,白璋和御史戴琮的联系;兵部鲁侍郎派人前往宋府;纪兴生的侄儿纪时春,昨天晚上彻夜未归,传递消息…;

    更揭开昨晚西苑枪声之谜:戾太子之子宁榕趁乱率山东民乱50人入西苑行刺,有殿前侍卫司虞侯卫璟为内应…

    邢佑足足说了大半个时辰,涉及官员,上至大学士,亲王,下至郎中、科道言官。足有一百十多人。

    含元殿中,一片寂静,只有邢佑的声音。等邢指挥使说完,殿中针落可闻!

    雍治天子站起来,眼睛扫过群臣,讥讽的道:“诸位臣工,真是朕的好臣子!就这么盼着朕驾崩?但朕岂会如你们所愿?对于乱臣贼子,朕决不轻饶!

    传旨:

    流楚王宁瀚至岭南,非召不得回京,家资充公。罢刑部尚书白璋之职,追夺出身以来文字。着有司问罪!

    令华墨出京平叛。罚晋王宁湃闭门思过。罚东阁大学士宋溥俸禄一年,降散官一级。罚工部侍郎纪兴生俸禄一年。降散官一级。

    斩宁榕,弃市!以儆效尤!殿前侍卫司虞侯卫璟,夷三族!”

    雍治天子站在丹陛上,俯视群臣。近乎是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宣布他的旨意。宣泄着他心中滔天的怒火。震慑宵小!

    随着雍治天子的命令,大臣们出列领旨。刑部尚书白璋跪在殿中,颤抖着将他的官帽子摘下来,喉咙紧的无法说话。他梦想着入主军机处,成为大学士。然而,等待他的命运,却是阶下囚。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

    两名强壮,高大的锦衣卫校尉上前,将白尚书驾着出去。这副无声的画面,仿佛宣告着朝中,强盛一时的楚王党落幕!昭示着,夺嫡之局,就此尘埃落定!

    楚王被贬,杨皇子年幼。只有晋王可以继承大位!这从天子对晋王的处罚可以看出来。

    晋王这是走了狗屎运啊!

    然而,当此之时,大部分朝臣心中,都没有想着夺嫡之局已经结束,而是汗出如浆,唯恐雍治天子说出的下一个名字就是他。弃市、夷三族,这是血流成河!天子杀意如潮!

    雍治天子昨晚熬了一晚,只休息了一会儿。加之大病新愈,这会儿心中一口恶气出完,顿时微微气喘,累的坐到龙椅上。

    含元殿中,是死一般的寂静。

    半响,雍治天子扶着龙椅扶手,再吐声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朕赏罚分明。有罪必罚,有功必赏。

    赏吴王之亲王爵,世袭罔替!荫锦衣卫指挥使邢佑一子。加左都御史张安博为太子少保。封通政使贾政为荣国公。升光禄寺少卿袁壕为光禄寺寺卿。”

    雍治天子御极多年,熟谙帝王术,杀机迸发之后,开始奖赏“忠臣”。含元殿中的气氛,这时,才敢慢慢的缓和一些!

    不少人都羡慕的看着吴王。世袭罔替的亲王啊!国朝封爵的规矩,都是袭爵降等。讲究的是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当然,亦有世袭罔替的例子!比如,北静王。他府上的爵位一直都是郡王。但,吴王这是亲王啊!

    左都御史张安博被官升一级,在重臣的份量上,再加一层份量。若要廷推大学士,他必然是首选。

    贾政获封荣国公。这是将贾府的爵位又封回来。当日,一等将军(正一品)贾赦因平安州走私贸易,被夺爵问罪。但是,一等将军,隔着国公多少级?

    中间差:辅国公。辅国公有三等。

    这份封赏,绝对对得起贾氏父子今天“以舆论镇抚京师”的功劳!雍治天子当了多年的天子,拿捏的非常好。

    贾政走出列。准备谢恩。

    许多朝臣心中都摇头:贾存周政治水平不行,但他生了一个好儿子!这真是羡慕不来。

    贾政弯腰启奏,道:“陛下,微臣惶恐,不敢领陛下天恩!惟愿陛下准许犬子贾环重新出仕,报效朝廷。为一方县令足矣。”

    这…

    含元殿中,充满了惊讶。谁都没有料到贾政会有这样的请求:用一个国公,换一个正七品的县令?这到底值不值?

    国子监祭酒魏源质忍不住看着贾政。贾政这番话说下来,说的他心跳在加速。若非最后一句:为一方县令足矣。贾环简直是往天子的刀口上送:挟功自重。

    而加了最后一句就大不一样。姿态就很低。类似于哀求。而且,表达出外放的想法。但以他的推测,贾环的真实诉求,其实请天子收敛对他的杀意。

    试想,都同意外放,还会杀他吗?这比直白的请求,更加的隐晦,令人心里舒服。

    接下来,就看天子如何选择!

    嘿,赏罚分明!</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62004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620040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