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朕不许。不杀。

推荐阅读:99亿新娘:撒旦老公请温柔仙界赢家白银霸主金丹九品我的魔法时代工业之动力帝国浴血兵锋死灵博物馆大明之崇祯大帝修行的年代

    雍治天子居高临下,俯视着贾政。

    满朝文武大臣,则是关注着雍治天子的主动。贾氏父子有大功!这是满朝所公认。

    其功劳不仅仅是在报纸上表忠心,关键在于用报纸舆论镇抚京中人心!在西苑中发生枪声,天子生死未卜的乱局时,迅速的令百姓、士绅人心安定。

    这不是大功,什么是?若人心不定,满城百姓惊惧,那后果会是什么?

    其实,这些事,本该是有大学士、宰辅来做的。君不见,曾有宰辅在遇军国大事时,反倒是慢慢的进入皇宫。目的,就是镇之以静,不令中外惊惧。

    但当时,华墨,卫弘,宋溥,三位大学士都在西苑,内外消息隔绝。所以,贾环的反应速度是非常快的。抢下这份功劳。而且切入点极佳:贾政是通政使,能管报纸。

    若是换做给左都御史山长出策,则必然是另外的切入点。

    …

    …

    雍治天子心里轻轻的叹口气。

    他的臣子,他还是了解的。通政使贾政这个请求,肯定和贾环商量过。

    当日,他为什么极其的震怒,令锦衣卫将贾环的同党,御史朱鸿飞下狱,意欲杀贾环?

    原因不就是因为白璋的密折吗?贾环太喜欢搞事!然而,对比一下,昨晚,白璋在干什么?白璋的话,坐观君父生死。目无君父。此不忠不孝之徒!

    而贾环呢?

    为朝廷效力?谁的朝廷?还不是他宁家天下?这大好河山,是朕的江山!

    贾环还是想为他做事。这份心,是不错的。(这是不是贾环真实的想法,要两说。)

    当然,他不会允许国朝出现权相。

    雍治天子宣布他的决定,朗声道:“贾卿,朕不许。退朝。”说完,起身,往殿后走去。

    白璋的密折,他信。贾环不是个省油的灯。但是,一个看似是朝堂重臣,私下里却是个不忠不孝的人,其对贾环的看法,挑唆,建议,他要听吗?

    …

    ...

    “退朝!”

    太监总管许彦尖着嗓子高喊,然后带着小太监们跟着雍治天子离开。

    一场狂暴的疾风骤雨,就此落幕!

    有人欢喜,有人愁!天子金口玉言,只处罚了一小批人。但是,锦衣卫上报的名单,卷入一百多人,这些人,岂有不被处罚的道理?稍后,军机处估计会作出处罚。

    跪在地上的贾政缓缓的起身。不少朝臣都看着他。其爵封荣国公。而看这架势、情况,天子并不准备杀他的儿子贾环!

    政老爹其实还有点懵圈。贾环的意图他不懂;天子的决定他还是不懂。

    北静王上前,扶着贾政起来,笑道:“恭喜老世翁重新得爵。贵府老祖宗得知,肯定会欢喜的不行。”

    贾政忙道谢。

    大臣们开始三三两两的往外走。和贾府交好的西平郡王,五军都督府同知石光珠亦过来说话。

    吴王微微一笑。他不久前才知道贾环的应对。贾环昨晚表现的很精彩。贾府在这场巨大的政治风暴中,获利良多!天子既然没有同意贾政的请求,那么,贾政之功已酬,贾环的功劳,是不是也要赏呢?

    他这位忘年交,果然是才智之士!京中顶尖的人物。

    夺嫡之局,或许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认为是三人在斗智:贾环、韩谨、尹言。然而,贾环笑到了最后!夺嫡之局已破。

    卫弘卫大学士身份尊贵,退朝走得比较早。含元殿外,艳阳高照,酷暑正烈。

    作为一名官场老油条,他的看法,比吴王更深一层。在朱御史还在锦衣卫大牢中关着的情况下,贾环顺利“脱身”!**牢笼,复得自由。

    但是,这件事,又岂止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容易?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天子对贾环的杀意如此,解除杀意,同样如此!

    …

    …

    第一,此次雍治天子浓烈的杀意,最直接的原因恐怕和白璋、楚王有些关系(来自于白璋的密折),然而,白璋,楚王昨天的表现,和贾环形成强烈的反差。

    贾环反倒是“忠臣”。如此对比,天子的杀意岂会不消退?

    第二,雍治天子对贾环的杀意,根本上来说,是长久以来对贾环的不满,恶意的集中爆发。

    然而,想杀,和能不能杀,这不是一回事!

    杀贾环这样的诗词大家、文官,需要一个理由。锦衣卫没有拿到朱鸿飞的口供。除非,雍治天子不想要名声了!青史昭昭,吏笔如刀!

    而且,昨晚贾环的表现太精彩。在满朝文武,忠臣人数不多的情况下,对比之下,尤其的显眼。

    上位者,需要赏罚分明。否则,人心散了,队伍就不用带了!在贾环立下这样的表现下,贾环不能杀!至少是现在,绝不能杀。

    第三,天子的情绪。

    天子心情好的时候,就算是办砸了差事,他亦不会给予很重的惩罚。

    而贾政为贾环向天子提出起复的请求,时机非常好。雍治天子大发雷霆,惩处了一批大臣。他的负面情绪已经得到宣泄。

    而后,是在奖赏的阶段,贾政提出来,雍治天子还能有情绪、力气,继续发飙?而且,他还是大病初愈。

    说的直白点,就是楚王,白璋帮贾环挡了子弹!承担了雍治天子滔天的怒火。

    于皇帝而言:我虐你千百遍,你依旧要待我如初恋。

    贾环在京中,在天子印象中,有才智之士的印象,然而,贾环却是“低头”,请求为朝廷效力。天子如何想?天下英雄,尽入吾毂中!

    针对贾环的杀意收敛,顺理成章!

    …

    …

    含元殿上的消息,随着朝臣们回到各自的衙门,消息迅速的传开。这对京城的震荡可想而知!

    可以想象,晋王在得知消息后在,在摘星楼中的狂喜,大笑,欣喜若狂。东宫,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落在他头上!

    可以想象,楚王必定是心若死灰。悔恨的流泪。仿佛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就这样一步步的滑下深渊!

    还有更多的官员,在这场棋局中,被清理出局。然而,这一切不应是重点。夺嫡之局已经破了!

    重点在于贾环摆脱长久以来的政治困局,摆脱雍治天子的杀机!局势,一若黄河,直奔东海!有着这样的酣畅淋漓!而以贾环为首的政治力量,正如同新生的朝阳,升腾而起!

    贾环在真理报社印刷完报纸,已经是临近中午时。消息再传到。贾环带着张四水回贾府,贾府之中,已经一片欢腾。包括,内眷们,亦已经知道消息!</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62448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624480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