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二章 归去。

推荐阅读:现代修仙录重生豪门:娇妻,狠放肆轩城绝恋天剑神帝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重生军门之绝世佳妻嫁冠天下南少,你老婆又跑了总裁老公,太撩人!

    炎炎酷暑退却,清晨起来时,台阶上有清露。初秋,像轻风吹过大观园中树林,河流,池塘。精美的园林中,秋景瑰丽。

    怡红院中,秋意浓浓。庭院中点缀着些山石,种着芭蕉,海棠。两只仙鹤在剔翎。

    房间四面皆是雕空玲珑木板,各种花式,皆是名手雕镂。里头,拔步床上,宝玉趴在床上大哭,哭天抢地,叫道:“林妹妹…”

    宝玉的一干丫鬟们:金钏儿,媚人,茜雪,麝月,秋纹,柳五儿等围着拔步床,都不知道如何去劝。

    更无人敢去告之老爷、太太。

    金钏儿看着锦被上的青年,心中无奈,亦诡异的浮起些轻视的情绪。若是她,定然是要大闹上一场的,叫林姑娘知道,方才不负这番心意。而宝二爷根本不敢惹环三爷。

    大脸宝,就如同原著中,面对问题时,表现的非常的无力!

    宝玉在床上哭的声嘶力竭。然而,圣旨无法违抗,他的感情只能埋葬。心中,逐渐的有礼佛之意。

    …

    …

    七月底,城南十里长亭。晓来谁染霜林醉?

    长亭内外,停满了送行的马车。其中不乏八架的豪华马车。地位类似于后世的法拉利、兰博基尼、玛莎拉蒂等跑车。

    京中权贵,文士,名妓,约一百多人汇聚在此,在今日为国朝绝代名伶玉华大家送行。

    石玉华一袭鹅黄的长裙,在古亭中与众人辞行。亭亭玉立。俏丽的少女。然而,她嘴角带着慵懒的微笑,又有一双妩媚的翦水双瞳,如梦中走来的美人。魅力无可匹敌。

    她已经学习了几个月的音乐理论知识。这时,准备离京,前往西域游历,追求她的唱曲之路。

    “玉华,此去西域路途遥远,关山阻隔。祝你一路顺风。我等在京城等待玉华大家艺成归来。”

    主持此次送行的是京中的名士胡梦阳。不过作为楚王党,他身上的国子监司业官职已经丢掉。

    石玉华展颜一笑,眉目如昼,道:“谢空同先生吉言。玉华省得。”举杯饮酒,步出长亭。

    亭内外送行的权贵子弟、文士们、名妓,纷纷送上祝福语:“玉华大家一路平安,万事顺利!”

    石玉华美眸掠过众人,很得体的点头回应着。作为京中最炙手可热的名伶,她应对这种热闹的大场面,得心应手。稍后,走到聚拢众人外的一辆华美的棕色马车前,盈盈下拜,脆声道:“师父,苏前辈,三爷,玉华就此别过!”一语说毕,清泪双行。

    昨日在贾府时,她已经和师父告别。不想,她们今日又来相送。此中情意…她心受之。她心中同样充满了别离、伤感的情绪!但她想要超越她的极限!

    她是那样的热爱唱曲啊!而师父婚后感情美满、生活惬意,她亦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众人这才恍然发现,原来贾环来了。那么,贾环其实更有资格主持这次送行!名士与名妓,倾城两相欢。空同先生在诗词、声望上,终究差贾探花一筹。

    车窗帘掀起,露出林千薇那明丽至极的容颜。她亦是十分不舍,依依叮嘱道:“玉华,出门在外,保重自己,事小心。若有困难,写信到京中来。”

    这个得意弟子,她在金陵教了4年,寄托了她全部的心血。而在京城中,她和苏诗诗两人,一起教授了她歌舞。今日终于到了分别之时。不知此去,何年何月能再见面?

    总是离人泪!

    “嗯。”石玉华含泪答应,走到官道旁等候的青色帷幕马车前,回首登车,顺着官道迤逦前行。少顷,歌声飘来: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

    在场的众人,无不动容。目送着官道上的马车远去。在这天籁般的声音中,感受着离别的情绪。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宽敞,奢华的马车中,贾环安抚着依靠在他肩头的林千薇、苏诗诗两个大美人的情绪,轻轻的一叹,道:“薇薇,诗诗,你们别担心!玉华很了不起!”

    根据朝廷的奏章,真理报上的消息,西域近来局势并不平静。他在贾府的护卫队中,派了四人护送着石玉华。同时,石玉华身上还有一封贾政给西域总兵官,左都督牛继宗的亲笔信。

    城南凄凄别,西风袅袅秋。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

    …

    …

    四匹骏马拉着的马车在官道上匀速前行。马蹄踏踏的敲击着黄土地面。

    这时,马车传来轰隆的马蹄声。少顷,听到爽朗的笑声,“贾兄弟可在车中?”

    贾环让胡小四停下马车,走下马车和冯紫英相见。冯紫英身边是陈也俊,韩奇。

    冯紫英笑道:“没想到贾兄弟今日会来送玉华大家。要不要找个地方吃几杯酒?”又很豪爽的对马车车厢拱拱手,道:“在下向两位弟妹借贾兄弟一行。”

    马车中是天下闻名的两位美人:苏诗诗,林千薇。刚才石大家已经点名。

    贾环笑着同意下来,令胡小四先送林千薇,苏诗诗回府。换了马,与冯紫英几人纵马前行。到城南的一处酒肆饮酒。酒肆在南城外的一处街巷中。

    三间开两层楼高的酒肆门外柳树上,系着名马。酒肆中,呼朋唤友声不绝。显然生意极好。

    冯紫英对这里很熟,吩咐迎上来的小二,“好生照料爷们的马儿。”丢了一两银子给小二,带着众人往里面走,对贾环介绍道:“这家湘味楼的厨师,炒的一手好野味。山鸡、兔子,袍子,都是拿手菜。辣的过瘾!”

    贾环微笑着点点头,“那倒要好好尝尝。”他亦是好美食的人。只是,并无多少时间在京中寻觅。都是家中聘请名厨整治酒菜。

    四人在二楼要了间临窗的雅座,整治了酒菜,边吃边聊。以石玉华为话题,点评着京中美人。

    陈也俊忽而一声长叹,道:“卫若兰可惜了…”他和卫若兰同在殿前侍卫司当值。本来这样的朋友聚会,肯定会叫上他。然而,他已经葬在城外。

    贾环抿一口酒。心中亦是感慨。

    他和娇妻宝姐姐在这事上,谈的并不深。其实,按照红楼原书的记载,卫若兰应该会死于射圃。脂砚斋在原书第二十六回上批语:惜卫若兰射圃文字迷失无稿,叹叹。

    又有,庚辰本回末总评曰: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贾宝玉曾经在清虚观的张道士那里拿了一个金麒麟,和湘云是一对。湘云曾经捡到。喻示着史湘云和卫若兰的婚姻。

    雍治天子因前太子叛乱,对射猎兴趣不足。没有再开木兰围场。而湘云的判词显示,卫若兰是一个短命鬼。只是,没想到卫若兰会死在这样的一起政治事件中。夷三族。

    这是一个悲剧。

    红楼原书的既定剧本已经改的面目全非了啊!想也是,否则,按照命运的轨迹,贾府此时已经败亡,面临着抄家灭族的命运: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一切都已经变化!

    对于云妹妹的人生悲剧而言,唯一可庆幸的是,她还没有嫁的卫家。否则,此刻就当在教坊司中。封建礼教,很严苛。但嫁和没嫁,总究还是有区别的。她还有寻找到自己人生幸福的可能。大家都会帮云妹妹的。

    只是,他不久后就离开京城,带着妻妾,南返金陵。不知道能不能帮得上忙?

    …

    …

    “慢点,慢点…”

    闰七月初,傍晚时分,锦衣卫北镇抚司的门口,行人寥寥。国朝锦衣卫的凶名,可止小儿夜啼。谁敢在锦衣卫衙门所在的巷子晃?走路都得绕路。

    而此时,正有几人等在此处。

    被锦衣卫打的血肉模糊的朱鸿飞被抬出来。几名奴仆连忙将朱大御史抬到一张滑竿上。

    贾环低声道:“走。”

    他接到锦衣卫佥事张辂的通知,来领走朱鸿飞。庞泽,刘国山跟着贾环,带着贾府奴仆,快步离开锦衣卫衙门所在的胡同,将朱鸿飞送到他在西城外的住处。

    这是一处三进的院落。有两家子当仆人。后面还有三房美妾。这根本不像一个七品御史,应有的住处。将朱鸿飞抬到厢房中,又是一阵端茶倒水的忙碌。

    朱鸿飞这时缓缓的醒过来,趴着在床上,艰难的吐声道:“子玉,你不该来的!”他在诏狱中咬紧牙关,硬是没有牵扯到贾环。他是个读书人。

    贾环神情感慨,若非朱鸿飞抵住锦衣卫的拷打,这时人头落地的名单中就有他一个,轻轻的拍拍朱鸿飞的肩膀,宽慰道:“雁阳,都过去了。没事了。”

    朱鸿飞闻言怔了下,先痛苦的“哼”了声,道:“子玉,你别安慰我。我是不是快要死了?锦衣卫那帮孙子,临死前还要劳资难受。子玉,我有件事要拜托你。”

    锦衣卫指挥使邢佑亲口告诉他,这是天子钦点的案子,他能跑得了?而且,离开锦衣卫时,他被结结实实的打了四十板。这是会要人命。

    贾环正要解释一下此刻的情况。他将朱鸿飞救出来,不是为了听他讲遗言的。

    庞泽突然插一句话,道:“你说。”

    刘国山好笑的摇头。子玉得到天子赐婚,这证明了天子对他的态度。子玉脱离困局,令闻道书院体系内,都放下心。大家近日的心情都很不错。

    书院体系正如日东升。终有一日,会执掌天下!

    朱鸿飞说的很用力,断断续续的道:“我那三房美妾,我不允许她们改嫁、离开。我绝不带帽子。”

    庞泽禁不住哈哈大笑。

    贾环笑着摆手,道:“士元,好了。雁阳你在锦衣卫的狱中,消息闭塞。我已经没事。锦衣卫给你打的四十大板,有20板是虚的。你将养三个月便可康复。只是,官职难复。”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要流血牺牲。朱鸿飞因他受过,他怎么会不管?晋王上书求情后,西苑中传出的旨意是:杖责四十,流三千里。他只能买通锦衣卫减刑一半。官位的事,毫无办法。朱鸿飞将会被贬边远地区。

    朱鸿飞这时才算明白过来,瞪着庞泽,“靠!”哭笑不得。

    玛德,终于不用死了。只是,这脸丢的有点大啊!

    …

    …

    闰七月中,朝堂大幕随着贾环被赐婚,终于落定。当前,朝堂上的焦点是白璋去职,空缺下来的刑部尚书的位置。华墨和纪系在暗中较劲。

    而国事上,则是西域局势发生动乱,有小国叛乱,虽然被快速的镇压。但依旧牵动着朝臣们的心。

    西苑的御书房中,雍治天子略显烦躁的将奏章丢在书桌上。书房内外候着的太监,宫女们俱是无声。

    西域若是生乱,又将损耗大周的国力。不比西南,西南在安南伯齐驰的治理下,已经逐步的消化。州县治理,礼教教化,已经初见成效。赋税征收,折合有五十万银元。而西域还在需要维持近十万军队。需要投入大量的银子。

    雍治天子正盘算着,这时,许彦进来,汇报道:“陛下,晋王来了。”其实,晋王在书房外已经等了有一会。雍治天子将晋王叫来,又给忘召见。他帮忙通传,一是因为晋王出手阔绰,二则是因为晋王是显然的东宫人选,他结个善缘。

    雍治天子倚在铺着皮毛的龙椅上,揉着额头,疲倦的道:“叫他进来吧。”

    片刻后,时年28岁的晋王走进来,器宇轩昂。他多少有些神采飞扬。他将是太子!幸福来的太突然。

    晋王趋走两步,上前叩首,“儿臣参见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雍治天子摆摆手,“起来吧!”目光注视着晋王,道:“知道朕为什么叫你来吗?你将来也是要做天子的人,连臣下的手段都看不清楚?”

    “你将来也是要做天子的人”这话听在晋王耳朵中,如同吃了人参果一般,浑身365个毛孔刷展开,舒畅的不行。同时,给雍治天子问的有点懵。不知道天子说的是什么事。

    雍治天子不满的哼一声,“朱鸿飞上书言道要立你为太子。你就上书救他?糊涂!你知道他有几分真心?朕如何放心的将江山交给你?”

    晋王唯唯诺诺,不敢辩解。他是听周慎行劝他的:殿下如今是东宫的不二人心。然而人望不足。朱鸿飞率先为殿下呐喊,建言立储。殿下何不救之?如此,朝中立东宫之声,必然骤响。人心尽归殿下。

    这种权术,周慎行当然是听贾环说的。贾环派刘国山游说周慎行。

    “朕已经将他放了,流三千里。”

    雍治天子淡淡的扫了晋王一眼,他的手段自然高超,再问道:“你以为贾环此子如何?”

    晋王想了想,道:“其人忠心是有的。但阴柔诡谲、心机深沉。”他当然不是说的他对贾环的看法,而是揣摩着雍治天子的心思说的。

    雍治天子满意的点点头,道:“还算不错。朕不用他,你将来也不用他。你驾驭不住。”

    “儿臣遵旨!”

    “你去吧。”

    晋王走出西苑中的御书房,穿行在秋色怡人的御花园中,这时才微微回过神来。

    近日因为他营救朱鸿飞之事传开,朝中确实多了许多建言立他为东宫的声音。他今日被天子召见,原以为是要谈及东宫之事。不想,却被他父皇三言两语的糊弄过去。

    晋王心中叹口气。他父亲对皇权看的格外重啊!怕他为太子,威胁皇权。一个朝气蓬勃的太子,一个行将就木的天子,人心会如何选择?

    他心中禁不住浮起些不忿的情绪!这老东西!

    …

    …

    闰七月底,距离贾环和黛玉的婚事没几天。贾府中送礼的人群络绎不绝。

    贾环近日亦有些忙碌。

    一场秋雨落下,天气逐步的变得寒冷。正所谓:夜山秋雨滴空廊,灯照堂前树叶光。

    书房中,一排烛光,照射的房间中明亮如白昼。窗外雨滴。贾环正在考校燕王宁淅。布置着未来数年的作用。他和黛玉成婚之后,便准备南返金陵。

    宁淅婚后,蓄起胡须,略显成熟些,依旧文弱。阐述,应答着贾环的问题:如何缓解,甚至解决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以及社会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

    贾环负手而立,道:“子文,发展才是硬道理!要解决当下国朝的社会矛盾,只有发展生产力,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才能重新调整利益格局。

    这是温和的做法。而更激烈的做法,就是改朝换代。比如,当年的明朝。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任何王朝,只要抱残守缺,不改革,终究要被扫到历史的垃圾堆中去,逃不脱王朝兴替的规律。”

    宁淅用力的点头。心中感慨难言:先生有治国之才,经天纬地之能。若执政,必将现盛世。可先生求官而不得。当今天子猜忌不肯用。”他倒没想到别的地方去。以为先生是仕途失意,将一身经世济国的本事都传授给他。可他只是中人之姿,如何能学到先生本事的十之一二?

    宁淅微微仰头,看着先生挺拔的身姿,沉静的脸庞,心情激荡,脱口而出道:“先生,若我为天子,必拜先生为相,治理万民,泽被黎庶!”

    贾环微怔。随即,微微一笑。窗外雨潺潺,秋意阑珊。

    离别,已经不远了!

    …

    …

    雍治十七年,八月初二。贾环迎娶黛玉。北园中,张灯结彩。

    这场婚礼的场面之盛大,被京中所瞩目,贺喜的宾客层次之高,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何须赘述?

    八月中的晚上,月华如水。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雅致的房间中,光线明亮。视线所及处,都能看到书本。林妹妹已经从潇湘馆搬到北园里来。

    北园的正房,是贾环和宝钗的住处。西厢房住着苏诗诗。东厢房是贾环的书房。苏诗诗隔壁相同的院落是林千薇的院子。贾环书房东,横穿一个花厅,便是黛玉院的西厢房。韵儿的院落在黛玉院的东侧,方便她出入。

    明亮的烛光下,黛玉挽起一头青丝,盘着少妇发髻。一袭罗衫襦裙,精致的瓜子脸,秋水美眸。渲染着她江南烟雨中孕育出的灵秀,妩媚气质,姣花照月。

    “环哥,这写的…”黛玉在书桌前,微微偏头,看着身旁的丈夫,“太沉郁悲怆。”

    她手里拿着的是,贾环这几月中闲来无事,写的桃花扇的一些稿子:哀江南。

    曲曰:山松野草带花挑,猛抬头秣陵重到。…

    问秦淮旧日窗寮,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消。当年粉黛,何处笙箫?…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贾环站着,轻轻的抚着黛玉的秀发,笑道:“桃花扇本来就是个悲剧啊!”

    又吟道:“竟指秦淮作战场,美人扇上写兴亡。两朝应举侯公子,忍对桃花说李香。一声檀板当悲歌,笔墨工于阅历多。几点桃花儿女泪,洒来红遍旧山河。”

    “好诗!”黛玉默诵一遍,就记下来,提笔在纸上写出来,狡黠的一笑,灵动无比,道:“环哥,我若写悲怆之词,你定然要数落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贾环禁不住莞尔。有林妹妹陪着,这时光,又怎么会流逝的不快呢?这让他更加的憧憬金陵的生活。

    正说话间,紫鹃,袭人两人拿着厚外套、热茶进来。紫鹃道:“三爷,姑娘,已经是亥正一刻了。”

    贾环点头。此刻,窗外,月出中天。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带玉看。

    …

    …

    雍治十七年八月十四日上午,贾母病逝。寿八十一。喜丧。二十八日,贾政辞官丁忧,举家扶灵柩南下,归葬金陵。

    贾环偕宝钗、黛玉并妾室,南归。

    (第六卷完)</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64763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647631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