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贾府一号

推荐阅读:合租医仙我有三个龙傲天竹马法师在艾泽拉斯撒旦总裁,别爱我都市修真医圣三人行必有女汉子超级捉鬼道长一遇慕少爱终身萌妻十八岁全能尖兵

    明亮清冷的荣禧堂中,两排相对排列的楠木交椅上坐着的贾政、贾赦、贾环、贾琏、贾蓉的身影在上午的阳光中落在地上。

    贾环老神在在的拿起手边暗红色高几上洁白的钧窑茶杯,抿了口热茶,没搭理贾赦。

    林如海留给他一百万两银子作为他照顾黛玉的报酬。他现在报出来的是二十万两。最高明的谎言都是九真一假,往往在最关键的地方隐藏一二。傻子都知道林如海托孤给他,会留下银子。

    林家世代列侯,几代的积蓄,而林如海死前官居巡盐御史,在众人的印象中,林如海是有钱人。他既然托孤给贾环,必然会留给贾环一笔银子使用。

    要知道,林如海让贾琏帮他处理的遗产就高达一百万两银子。这些都是作为黛玉在贾府的“耗费”。实际怎么回事,林如海宦海多年,自然心中有数。

    当然,如今这笔银子给贾府挪做了省亲别墅的建造经费。等着过段时间,进位贵妃的贾元春回来省亲,赐名“大观园”。

    贾环没理贾赦的感慨。场面紧张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了。贾环面前,就算贾赦的眼神飘过来,贾蓉,贾琏两人也不会多话。这个队不能站。

    而贾政自是不会帮贾赦索要银子。要说他的外甥女住在贾府的耗费,光那一百万两就足了。哪有还再问贾环要的道理?那是他的妹夫留给外甥女的私房钱。

    见没有人帮腔,贾赦挂着眼袋的老脸上浮起不悦的神情,但是二十万两白银就在眼前,他如何肯放过,看着贾环道:“环哥儿,家中修建省亲别墅耗资巨大。到处是亏空。你手头既然有闲置的银子,可拿出来,填补给家中的用度。”

    这吃相就很难看了。

    贾府的主子中,排在第一位的毫无疑问是贾政。贾元春是他女儿,王子腾是他内兄,又得贾母的宠爱。即便贾赦袭爵,又是嫡长子,也不可能越过他。但贾政从来不管俗务。

    贾环要是把钱交出来,填补所谓的贾家亏空,没几天,这钱就会流进贾赦的口袋里。贾府里管家难道还能制止得了贾赦不成?

    贾政、贾琏、贾蓉三人表情各异。贾赦的贪婪、残暴、好色在贾府中是出了名的。但这吃相…

    贾环晒笑一声,道:“大伯说起修建省亲别墅的事情,我这里倒有事先回明父亲和大伯一声。我在金陵曾让蔷哥儿带话回来,谁要是敢贪-污过一成,别怪我翻脸。今天是腊月二十五,我年前要查一次帐。”

    贾蓉、贾琏都是心里叹口气。他们俩是没有多拿的。真正多拿的是大老爷,还有下头的人。

    贾赦脸色顿时变的不好看,冷哼道:“环哥儿,这府里的事,还轮不到你做主。倒是你在外头做得好大的生意!我听说碧雪膏、香水卖的极好。你这一两年有多少银子没有交给公中?我看,是需要好好的查一查账。”

    封建大家族实行的是同居共产的财政制度。男子在外面赚取的银钱,都要由长辈来进行统一分配。比如,贾赦、贾政的官俸银子,就是直接归入贾家的公中。

    当然,越是大家族,就越难管理。每个人都有小金库。看看贾琏就明白。

    贾府中,贾母还在,贾赦和贾政目前还没分家,贾赦说要查贾环的“小金库”,要贾环上缴额外收入,确实说的过去。

    荣禧堂中,气氛再次紧张、对立起来。裂痕,因为银子的事,已经清晰的出现在曾经多次“亲密合作”的贾环、贾赦之间。

    贾环不为所动,沉静的道:“大伯要查我的账,可以试试。”声音很平,彰显出的意志、态度却很强硬。

    贾蓉和贾琏禁不住面面相觑,这算是撕破脸了吧?环兄弟叔怎么想的?刚回府里,就这样搞?

    贾政神情不悦的开口道:“行了。环哥儿,你在金陵与名妓交往,败坏我贾府清誉,我还没和你算账。正月里贵妃要回来省亲,家中查什么帐?闹出事情,给别人家看笑话?”

    他不大管家里的事情。喜欢稳定、平静、歌舞升平、祥和的局面。训斥贾环交往名妓,不过是找个由头。

    说完后,贾政又对贾赦道:“大哥,小儿辈攒些体己钱,每家都有。况且,咱们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无须较真。”他当然也不会同意贾赦查贾环的帐。他还没软弱到这种程度。

    贾赦冷笑一声,拿起桌几上的白瓷茶杯喝茶。心中极其的不舒服。他弟弟不同意,他想要找贾环的麻烦是白搭。

    贾环很给贾政面子,没有说话。修建大观园的帐肯定是要查的。这关系到他在贾府内的威信。不过,贾政现在反对,他还得等一等。

    恰巧此时已经到了午饭时,荣禧堂的议事就此结束。不欢而算。

    …

    …

    贾政、贾环几人6续从荣禧堂出来。冬日高照。五开间的大门外,管家、小厮约二十多人在大甬道边、屋檐下等候着。

    贾琏带着小厮跟着贾赦往东边离开。贾环则是跟着贾政往他的外书房走。内宅的午饭早就在贾母处开始,他们这些贾人都不会和内眷一起用餐。

    看着贾政、贾赦几人的背影,贾蓉摇摇头,他是最后离开,吩咐等候着的管家单大良带下人将荣禧堂收拾干净、关好。再眺望着眼前熟悉的园林、房屋,心里感叹。

    环叔回来,府里又将进入多事之秋啊!

    他虽然胆小,也没什么本事,但是袭爵这几年,眼界开阔了些,多少还是明白一些事情。很明显,环叔挟“大势”而回,有“进取”之心。所以,今天刚回来就和大老爷闹翻。

    贾蓉站在荣禧堂门口遐思时,耳边传来几声喊声,“蓉大爷,蓉大爷。”贾蓉回过神,看到大管家单大良正躬身讨好的看着自己。心里晒笑:这老货。修建这园子,贪污最多的,除了大老爷,就是他。

    贾蓉透露口风:“单管家,没你什么事了。老爷亲口说不让环叔查账。”自赖家被环叔清理到金陵去种地之后,贾府上下的管家,再没有什么爷爷、大哥这样的称呼了。

    单大良心里顿时松口气,圆脸上浮起笑容,四五十岁的陡然见看起来有些容光焕,笑呵呵的道:“谢蓉大爷关照。奴才家里新买了个丫鬟,回头让蓉大爷打打眼。”

    赖大、赖二当两府的大管家时,赖家使唤的丫鬟都有好几十。他如今是贾府的大管家,家中也慢慢的兴旺起来。要说吃穿用度,他是不好献给贾蓉的。但他知道贾蓉的爱好:女色。

    他私下里听说蓉大奶奶已经被休了。蓉大爷如今时常和他继母尤氏的两个妹妹混在一起。

    贾蓉满意的看单大良一眼,笑道:“恩。”应了一声,跺跺脚,带着小厮寿儿,喜儿等人出角门回了东府。

    …

    …

    回到位于贾府东边的院落中,贾赦一肚子的火气,坐到椅中,沉着脸骂贾琏,“你看看,人家父子,多齐心。你到好,我叫你帮着说句话,你都不肯。”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像贾政那样懒得抽贾环的人是少数。贾赦动辄就会责骂、殴打贾琏。

    眼见着势头不对,跟着进来的小厮鸿儿、昭儿等人上茶后立即退出去。

    贾琏低着头,无奈的赔笑道:“父亲,你是不知道凤姐儿有多少把柄在环兄弟手上,我那敢说话?”

    这个队,他是不肯站的。再者,家里已经拿了林表妹家中一百万两白银了。

    贾琏的话是有点丢脸的:怕老婆。但这事,阖府上下其实都心里有数。贾赦恨其不成器,骂道:“没用的东西。”

    环哥儿手里的银子,不能就这么算了。

    …

    …

    贾环落后贾政半步,步行着顺着荣禧堂门前的甬道,前往贾政的书房隔壁的花厅。

    贾政眼角余光看了贾环一眼,心里有些藉慰。到底是刚才没有白护着他。

    贾环要是知道贾政这么想,估计会相当无语。他跟着贾政,并非是对这位便宜父亲表示亲近之意,而是他有事情要和贾政谈。

    贾政的能力、性情,根本不足以成为盟友,或者值得托付大事。关键时候,靠不住。

    搞“父慈子孝”那一套干什么?

    贾环并没有给自己找个爹的想法。即便,贾政是贾府的男主子中的一号人物。

    他的父亲,贾政当不起。

    进了花厅,贾政的长随李十儿带着人小厮上了茶,点了炭盆,讨好的冲贾环笑一笑,这才退出去。

    贾环打量着环境幽静的花厅,正面是一副颜真卿的墨迹碑文,下有八仙桌,梨花木椅子。另有香炉、红木条桌、成窑瓷器若干、花瓶、西洋小座钟等器物。

    百年世族的富贵之气,浸润在花厅的细微之处。混合着寒冬腊月的阳光,散着别致的韵味。

    这是贾环第一次跟着到贾政这边的日常活动场所来。他倒是想起以前在旅游景点参观古居时的感触,不及贾政这里的万分之一。

    贾政坐在八仙桌边,喝了口茶,目光落在贾环身上。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6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65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