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金陵小住(上)

推荐阅读:重生之异能军嫂一世独尊变身路人女主我是虚拟现实游戏公司总裁寻找走丢的舰娘带着系统回大唐我要做门阀美食猎人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青叶灵异事务所

    贾府众人:贾政、贾环、贾宝玉、贾琏、贾兰、贾琮等人于雍治十七年八月底南归金陵,葬贾母于贾族祖坟山中,与贾代善合葬。阖府守制。

    周律:为父母(嫡母)守孝三年,为祖母、庶母守孝一年。

    春季小雨,在二月底,淅淅沥沥的浸润着金陵。秦淮河上烟雨凄迷,歌声在青楼、画舫中响彻。唱的是近来极其出名的《桃花扇》中的名曲:想当初我与卿在秦淮河边,朝看花夕对月常并香肩…

    船在画中游。

    莫愁湖胜棋楼中,踏青的文会,一场接着一场召开。雍治十八年的童生试刚过不久。文士们凭栏吟哦!城西石头城中的校场里,金陵足球联赛在小雨中举行,场面火爆,一票难求。

    江南的水乡,在春雨中漫展。春汛中,长江水涨!

    润德坊贾府西路,小雨在傍晚时平添了几分春愁。中药的苦味在上房中飘散。

    宝钗病卧在床,晶莹如玉的脸蛋上神情憔悴,一头秀发落在粉色的鸳鸯枕上。身上盖着暗蓝色的锦被。手掌给丈夫握着,心中低落的情绪稍缓,“夫君没事。我将养两天就好了。你忙去吧。不用每日陪着我。”

    季节变化,春天容易感冒。更重要的原因是:薛姨妈有信从京中来,呆霸王薛蟠又出事了。薛蟠家中不宁的事情不必说,夏金桂不是好相与的。薛蟠在外吃酒,和人斗殴,将对方打的吐血。

    贾环坐在床头,温和的一笑,道:“姐姐说的什么傻话?我能有什么事?在守孝呢!”

    宝钗忍不住娇嗔自家的夫君一眼。

    守孝期间,严格的来说:禁婚嫁,禁酒乐、杂戏,禁生子。这话是在和她说笑在。

    这时,香菱和莺儿两人用精美的荷叶状托盘端着药碗进来,“三爷,奶奶该喝药了。”

    “嗯。”贾环转身接过药碗,尝了一口,拿着调羹,喂宝钗喝药。

    宝钗俏脸禁不住微红,心中柔柔的,张开小嘴,轻抿着药汁。很苦,也很甜。

    香菱和莺儿两人移开视线,偷偷的笑。这个时候不适合看呢!

    作为现代人,贾环给妻子喂药,自然而然。只是在古时:君子远庖厨的时代,多少有些惊世骇俗。但,他家中的事,自不会传到外面去。生活是自己的!

    洒脱,随性。

    他曾和宝姐姐说:少年夫妻老来伴。两人已经成婚五年,当初那份炽烈的感情,浓郁如酒,历久弥新。同时,亦沉淀下来,转换成难以割舍的亲情。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句誓言,到最后,并非是爱情的细水长流,而是温馨的日常,相守相依。最浪漫的事,是一起变老:在屋檐下晒着太阳,坐着摇椅慢慢聊着一起经历的往事。

    再一起化作尘埃,消失在世间。生不同时,死归合葬。

    他和宝姐姐所欠缺的,大概是一个或者几个爱情的结晶。只是,为祖母守制要一年。期间,不得生子。

    屋中幽静,窗外的小雨飘落,点点滴滴到天明。

    …

    …

    十几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宝姐姐病已大好。

    三月十二日,贾环带着妻妾们,到南城的大报恩寺上香、游玩。此时,远在京城的湘云,正和秦可卿交谈。

    阳春三月,春光无限。风烟俱净,天山共色。白云在空中飘荡,任意东西。

    大报恩寺坐落于金陵南城,是明成祖朱棣为纪念明太祖朱元璋和马皇后而建。耗时19年,白银250万两。寺院规模宏大,有殿阁30多座、僧院148间、廊房118间、经房38间。分南北两区。

    在这明媚的春天里,寺院中,游人如织。

    以大报恩寺的地位、名气,达官贵人时常来上香。自有一套应对的流程。江南风气开放,女子可外出做工养家。但权贵女眷,并不会抛头露面。

    以贾府如今的声势、地位,自可算是金陵城中的权贵。马车从中路驶到观音殿的院落中。

    贾环带着宝钗,黛玉、薇薇,诗诗,韵儿几人进去上香。大丫鬟们跟着。殿中气氛肃穆,观音像高大而金碧辉煌。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嘛!

    等上香完,众人被僧侣引导到静室中喝茶,稍作休息。同时等待下参观一个大殿的时间。

    贾环和宝钗俩站在窗口说话。黛玉和苏诗诗,林千薇说着话。林芝韵比较安静,脸上愁眉不展。来江南太急,她在京中的生意手尾都没有安排妥当,正为难着。

    贾环轻声问着宝钗,“姐姐在寺庙中许的什么愿?”

    宝钗穿着玫瑰紫二色的褂子、白色的长裙。明丽娴雅。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肤如凝脂,冰肌雪肤,无人能及。水杏般的明眸盈盈的落在贾环脸庞上,轻笑道:“这怎么能说个夫君听啊?”

    贾环听的微微一笑。宝姐姐大家闺秀,性情温和,处事落落大方。端庄、娴雅。但在他和姐妹们面前亦不禁言笑。只是,她现在不想说,贾环自不好再问。

    宝钗见状,心中一柔,微微偏头,握着贾环的手,俏脸微红,低声道:“说了就不灵了。”

    贾环一听就懂:求子。促狭的一笑,道:“姐姐,这急不得。不仅在你,还在我。”

    宝钗忍不住娇嗔。那动人的画面,如若这春天里百花盛开时的美景。花名牡丹,艳冠群芳。

    …

    …

    上午参观,至下午四点许,众人才回。泛舟于秦淮河上。两岸春光明媚。景色怡人。船舱中丫鬟们叽叽喳喳,显得极为高兴。出来顽了一天。

    贾环扶着微微有些疲倦的黛玉,道:“颦儿,还记得那年我们在报恩寺时遇到的人吗?”

    黛玉一袭青白色相间的淡色外衫,纤柳弱质。容颜精致,气质婉约。抿嘴一笑,细声道:“自是记得。我们遇到贾雨村。我当时还以为他是好人。”

    贾雨村曾经是黛玉的私塾老师。又带着黛玉到京城中投奔贾府。此时,早被贬到交趾。贾环在其中起到何种作用,不问可知。

    说起贾雨村,舫中的话题被带起来。

    香菱亦和贾雨村有关系。宝姐姐一样。一直持续到晚饭后的闲谈。时间又在平淡,缓慢,温馨的氛围中,向前流逝。12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659065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659065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