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金陵小住(下)

推荐阅读:神剑无敌系统我的钢铁战衣决战第三帝国绝色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吞天剑帝天剑神帝五零俏军嫂养成记借一剑杀人三国之极品皇帝隐婚娇妻,太撩人!

    桃红柳绿,春风在午后吹拂着花园里的绿树红花。蝴蝶蹁跹。燕子回梁。

    黛玉精致而带着书卷气的香闺中,贾环正在拔步床上小憩,秋香色的蚊帐垂落。他中午刚在方先生处吃了几杯酒。

    为祖母守孝需要一年的时间。期间禁止饮酒,不许同房。但这些严苛的规定,如今遵守的人近乎绝迹。金陵城中的大小诗会、酒会,贾环都不参加。面子功夫要做。但在方宗师的家宴上饮几杯酒,则不必太矫情。

    要说贾环和贾母有多么深的感情,完全是扯淡。这老太太喜欢给贾家添砖加瓦的人。总的来说,比王夫人要强不少。王夫人心中只有大脸宝!

    黛玉坐在书橱边,整理着沾着墨香的书籍。一袭青衫,身姿婀娜,三千青丝随意的挽着。就像是江南水乡画卷中走出的古典才女,秀丽妩媚。

    “姑娘…”紫鹃从门外的暖阁里送茶进来,她一直在外间候着。看看蚊帐,嘴角浮起笑意。姑娘和三爷终于成婚,心愿得偿。她自是无比的高兴。

    黛玉轻轻的竖起食指,“嘘…”环哥睡着了。她担心吵着他。翻书时都是轻轻的。

    紫鹃歉然的一笑,再将声音低三分,给黛玉倒茶,闲话几句,退出屋中。

    黛玉走到蚊帐边,透过秋香色的软烟罗,看看里头变得侧身躺着的贾环,他还在熟睡:眼睛紧闭着,这让他失却往日的神采。普通的容貌。却是刻骨铭心。

    林妹妹精致无瑕的瓜子脸上浮起会心的笑容,又带着一抹不易觉察的娇羞。

    午后的时光如水,悄然的流走。

    贾环醒来时,已是下午三点半许。换下柔软舒适的睡衣,在镜子前,由紫鹃和袭人的服侍着,换上月白色的长衫,戴上四方平定巾。黛玉在一旁翻书,含笑看着。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贾环享受过丫鬟们的服侍,便彻底堕落。

    当然,穿衣服真正的乐趣在于:帮美人们穿上去,再脱下来。

    贾环在架子旁洗着冷水脸,袭人拿着干毛巾在身侧,似桂如兰。贾环笑道:“久闻妹妹博闻强记,一目十行。我倒是想考考妹妹。”

    黛玉的记忆力非常好。红楼原书第二十三回,黛玉观看宝玉手中的西厢记,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就看完。而且,立即便能引用。可见她的水准。

    黛玉娴静的坐在黄梨木椅中。手中拿着书,嘴角带笑。斜眼看着贾环,嘴里不让,道:“环哥镇日里就想着怎么欺负我吗?”

    贾环禁不住莞尔,道:“妹妹欺负这个词用的好!”不待黛玉娇嗔,再笑道:“我将妹妹刚看的书拿来,随意的挑一处,看妹妹是否还记得。若是不对,罚妹妹喝一杯茶。”

    黛玉身子娇弱,这些年注重着保养,并无大病。但,贾环依旧禁止她饮酒。

    黛玉俏脸上带着浅浅的绯红,倍添她的妩媚风姿,闭月羞花之貌!娇羞之态,会是何等的动人?这种风情、美态,只有贾环可以得见。嗔道:“好。”

    闺中乐趣、游戏,她自是不拒绝。但免不了,星眸娇嗔着环哥。将手里的书递给贾环。

    紫鹃出去泡茶。袭人笑看着。

    黛玉翻看的是近来出版的《桃花扇》。贾环一看就知道难不住她。因为,编撰桃花扇的主力便是黛玉。但他并不是真的要为难林妹妹,而是和妻子消磨美好的时光啊。

    …

    …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春天仿佛走的飞快。快到似乎贾环刚走出黛玉的屋中,再回头看去,便是春深夏初,梧桐叶满。

    这天上午,贾环在书房中见客回来,与薇薇,诗诗两人在小楼敞轩背阳处,欣赏着贾府花园的美景。楠木小条桌上陈列着四道精美可口的冷盘,一壶黄酒。

    德润坊中的贾府,在住进贾政、贾环等人后,便略显拥挤。贾政,王夫人住在正房中。贾宝玉,薛宝琴住在左近的院落。贾环家中人口多,住在西路。贾琏、贾琮住在东路。

    西路,贾环在上房后,修建了一座精致的后花园。栽种着许多奇花异草:君子兰,吊兰,西府海棠等。以贾环的财力,收罗这些花草,并非难事。

    林千薇一身粉白色长裙,清唱着高音: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贾环一脸陶醉的听着,轻轻的在桌子上打着节拍。

    苏诗诗一身白衣,清丽娴静,抿嘴莞尔。清澈醉人的明眸中带着温柔。

    她家的相公,便是喜欢这些奇怪的曲子。亏的林姐姐水平高,听几遍他走调的唱腔,便能唱出来!她有些想去西域的石玉华。不知道那孩子到西域没有?是否技艺更进一筹?西域乱啊….真理报上的消息,早就传遍。

    不同于家中其她人,林千薇和苏诗诗对时政都颇为关心。这是往日做名妓的习惯。

    苏诗诗开口轻和曲子:“这是美丽的祖国…”

    一曲唱完,贾环叹道:“余音绕梁,可以三月不知肉味。”然后,执壶给薇薇倒了一杯酒,看着她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谢道:“薇薇辛苦了。”

    他这待遇也是没谁了:让大歌唱家专门给他一个人唱曲。随时可以大饱耳福。

    林千薇先白贾环一眼,再喜滋滋的道:“唱一曲倒不会累。”贾环的夸奖,她还是很受用的。

    苏诗诗抿嘴偷笑。

    三人正说笑着,闲谈着城中士林趣事。贾环虽然不会外出参加文会,但消息很是灵通。林千薇和苏诗诗在金陵中都有很多故人。两位大美人洗尽铅华呈素姿,与故人倒不会联系,但偶尔听到她们的消息,亦是一番感慨。

    这时,林芝韵带着大丫鬟雨儿自楼下而来。如若丁香般的郁结林芝韵穿着一袭藕荷色的长裙,身姿高挑、婀娜。回风舞雪之姿。令人赞叹的绝美容颜上带着轻愁。

    林芝韵和贾环,林千薇,苏诗诗三人打招呼,寒暄着,依着贾环,坐在他身边。

    贾环笑一笑。自定情后,他便从不掩饰对她的欣赏,握着她的玉手,轻轻的拍拍她的手背,温声问道:“韵儿,怎么愁成这样?成药的事情不顺利?”

    京城中的生意,因来他阖府来江南,肯定会受到影响。贾蓉照顾不来。韵儿发愁,他给她出了一个主意:做成药。当前的中药,主要是靠药材煎服,可以直接服用的丸药、药剂较少。

    主要是不同的人,不同的病情,需要不同的药物治疗。要对症下药嘛!不过,他那个时空,胡雪岩曾经做成此事:避瘟丹、行军散、八宝丹流传天下。被誉为江南药王。

    而且后世里如云南白药、东阿阿胶、川贝枇杷露等,这些成药的代表杰作。

    林芝韵摇摇头,步摇晃动,更添她的风姿,道:“相公,是太顺利。妾身担心给相公引来大--麻烦。”商人世家出身的林芝韵,执掌商业多年。她的眼界,自然明白:若是为赚银子影响到贾环的仕途、名声,那是赔本的买卖。

    贾环微微一笑,执壶斟酒,“韵儿,想找我的麻烦,哪有那么容易啊?”

    贾环宽慰、安抚着林芝韵。转瞬就是中午。

    贾环在金陵的生活:不仅仅是欢声笑语,还有宝姐姐生病的难受,林妹妹的慧黠,薇薇、诗诗的感叹,韵儿的忧愁。但这才是真实的生活啊!我们欢笑,哭泣,迷茫,徘徊,感叹,但终究是甜蜜的日子。

    就如同一曲交响曲,有高音,有低音。但整体是美好的,愉快的曲调。贾环便是在这美妙的交响乐中,沉浮,行走,倾听,演绎!

    …

    …

    时间已是雍治十八年四月初。

    清晨的朝霞慢慢的散去。晴雯、如意到书房里给贾环添了冰块,陪着贾环叽叽喳喳的说了一会儿话。两个俏丫鬟依依不舍的才离开。贾环今天没时间。

    他提笔给京中的友人写信,帮呆霸王薛蟠关说一二。

    薛姨妈又写了一封信给宝姐姐。宝姐姐什么都没给他说,但他不想娇妻为难。帮薛蟠脱罪,他肯定不会做。这是个原则问题。否则,友人们如何看他?

    但,为薛蟠争取一个好点的结果,还是有可能。毕竟只是打伤人,而不是打死人。这坑爹的呆霸王。吃点苦头、教训,未必不是好事。等他回京,看他如何整治。

    刚写完信,贾环搁下笔,吹着墨汁,抬头却见鸳鸯早已在书房门口等了一会,禁不住失笑道:“嗳,鸳鸯姐姐怎么不出声提醒我?”

    鸳鸯穿着青色的对襟褂子,蜂腰俏豚,香腮处几点雀斑。二十四岁的姑娘,已是很出挑。鹅蛋脸上带着轻笑,轻盈的走进来,道:“三爷做正事,婢子怎么好打扰?”

    贾母死后,鸳鸯转到贾环屋中担任大丫鬟。

    鸳鸯穿着绣花鞋,脚步轻轻的走到贾环身边,试一试书桌上茶碗的温度,再倒一杯清茶。难掩亲近之感,眸光中带着温柔。

    贾环笑一笑,环着她的细腰,在她耳边小声道:“改日我再让姐姐真正的…”鸳鸯锦口绣心。

    鸳鸯俏脸唰的绯红。

    贾环失笑,心情变得极其轻快!拥着鸳鸯,说着话。鸳鸯软语说明来意:“三爷,有客来访。”</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66276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662761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