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恐惧、快意

推荐阅读: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神修真长生道超级预言大师我是杀毒软件遨游仙武至暗人格勇敢者的世界恐怖故事群太玄如梦修真从龙珠世界开始

    贾环压下宝玉后,突然的将攻击方向对准贾母,让屋中的人大惊之下,又有不少人为他担心。

    而贾母冷笑着反讽,直言日后要唯贾环是问更是令屋内的气氛几乎凝滞起来。

    站在床榻尾断的彩霞,目睹着这一切,只感觉心都提在嗓子眼。三爷固然厉害,可是这府里不得老太太说了算。连老爷都要听老太太的话。

    站在人群中的紫鹃,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半天不敢呼出来。她身边是袭人,前面是香菱、莺儿,再往前一点是薛姨妈、宝姑娘。

    三爷太疯狂了!竟然敢主动的说老太太的不是。她现在感觉的不是快意,而是恐惧。就像是从峰顶冲到山谷之下的惊恐。

    紫鹃身边的袭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脸的木然,两只白手绞在一起。她和紫鹃担心的原因不同。若是三爷失势,她在贾府里怕是没好结果。

    跟着贾环一起来的李纨心中摇头。她内心里固然是倾向于贾环的立场,但绝不会卷入到任何风波当中去。她孤儿寡母,承受不起。

    环兄弟这为林姑娘说话,不惜顶撞老太太啊。胆子真大。林姑老爷倒是好眼力,选的好托孤人选。

    黛玉亦是吃惊的抬头看着贾环。环哥这番话是连消带打,将前两天袭人把宝玉拦着不让进她卧室的事情都给说进去。只是,这么和外祖母当面冲突,风险太大。

    环哥…

    担忧的情绪在各人的心头浮起来,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当贾母冷笑、反讽所带来的沉甸甸的压力压在贾环的肩头时,贾环就已经做出反应。

    先行一礼,很标准的读书人礼节,贾环随即站直身体,朗声道:“我只对林妹妹负责。林姑父临终时托孤给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话语很平。态度很硬。寸步不让。

    贾环根本就不畏惧贾母的压力,也不会陷入到贾母的言语套路、陷阱中。他凭什么对宝玉负责?

    你说要我负责,我就要负责吗?搞笑!

    贾环的逻辑是非常清晰的。他把话头转到贾母身上,语含暗讽,意指贾母太宠溺贾宝玉,当然不是脑残的想要作死。而是因为,他是要贾母表态结束这场闹剧。

    只有贾母表态,大脸宝才闹不起来。他才可以为黛玉解开当前这个局面。

    让贾母表态的理由,他已经列出来:第一,情理上。贾府修建省亲别墅用的是林黛玉父亲的遗产。这荷包,如果她不想做,贾府是不能逼迫的。否则,传出去,贾家的名声、面子还要不要?

    贾老太,你还要宠着宝玉闹吗?

    第二,贾元春的看法。贾元春早早的就被贾家送入皇宫。但在入宫之前,贾宝玉的启蒙教育是由她完成的。情若母子。

    红楼原书写道: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了。其名分虽系姊弟,其情状有如母子。自入宫后,时时带信出来与父母说:“千万好生扶养,不严不能成器,过严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忧。”眷念切爱之心,刻未能忘。

    此刻,贾府后的省亲别墅里的牌匾、名字、对联都是宝玉题写的,就是要讨贾贵妃的欢心。否则,以贾府的权势、地位,还请不到诗词大家才题词吗?

    更别说,家里还有个贾环,已经有数篇传世佳作。在周朝的文坛上声名鹊起。

    如果贾元春知道宝玉如此的顽劣,十三岁了还在女儿队中混,一言不合就病,她会怎么想?

    红楼原书里,贾元春省亲时,小贾环恰好病了。至于是被生病,还是真生病,实在是值得商榷。然而,以贾环此时的地位,他绝对是够资格在省亲时和贾贵妃见面说两句话的。

    贾老太,你信不信我找贾贵妃告状?

    …

    …

    贾母是什么人?活了七十多岁,人老成精。贾环的潜台词,她怎么可能听不懂?

    但是,贾环要她结束“闹剧”,她就结束,这面子往哪儿放?所以,在表达不满之余,顺手敲打贾环。

    然而,贾环现在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话说的很平,不算刺耳,但态度、意思是寸步不让。

    贾母冷哼了一声,扭头不理贾环。

    贾环现在在贾家的地位,和贾母的关系,总体而言,可以以“疏远”两个字来概括。要是细致的来分析的话,可以用很大的篇幅的叙述,诸如:原因、结果、家长、权术、制衡、博弈等。但如果简单来说,就是四个字:斗而不破。

    这是贾环和贾母之间的关系,一种自然而然的调整。

    贾母的优势在于她的长辈身份,贾环的优势在于他的年龄、潜力。双方的交锋限制在“斗而不破”这个层次:有斗争,但不会撕破脸。因为,撕破脸对双方而言,代价太大。

    贾母要整贾环的话,手段多的很。比如,不吃饭,这足以逼着贾环跪下认错;比如给贾政说要搬回金陵去住;再比如,直接拿棍子抽贾环。但是,撕破脸,做完这些之后呢?

    贾环有没有反制措施?肯定有。他同样有大把的手段让贾母这个晚年没办法安度。要知道,至尊的皇帝在晚年都得听人的摆布,何况一个老太太?

    所以,贾环和贾母的交锋,在不撕破脸的前提下,只能是讲道理宅斗。现在的情况是贾环道理讲的很明白,贾宝玉在无理取闹,贾母因而是冷哼一声,懒得理贾环。

    要她宣布闹剧结束,她肯定是不干的。

    没面子。

    …

    …

    随着贾母的一声冷哼,屋里的场面僵持住。

    如果现在是雍治八年,贾母的大秘书鸳鸯大概会出面训斥贾环几句:你不对宝二爷的健康负责,那你说什么宝二爷是装病?但是现在鸳鸯没有任何表示。因为,现在交锋的层级已经过了她说话的余地。

    环三爷现在在贾府里,是谁都能训斥两句的吗?

    屋内紧张的气氛,突然间就这样消落下来,转变为僵持。很多看戏的人都还没回过神:环三爷这样明目张胆的“顶撞”老太太,为什么老太太只是点到为止呢?

    想明白的人,则是感受到贾环如今的地位。这是一种具体的化的体现。贾府里,有多少人敢逆着贾母的意思的?大老爷算一个,还有吗?在贾母面前,有道理,没道理很重要吗?

    现在,真正的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站在屋内大厨不远处的王熙凤看看贾环挺拔、平静的侧影,心里郁闷的叹口气,将对贾环的不满、幸灾乐祸的情绪压下去。唉…,她以后还得捧着贾环。

    贾环和贾母的交锋,她当然是看的明白的。一环扣一环,逻辑清晰,摆事实威胁,讲道理利益,很符合环哥儿的性子。他做事向来如此。

    王熙凤想了一回,心里感叹着贾环如今的地位,顶撞了老太太一句,都没多大的事。啧啧…。这要在以前,真是难以想象。

    她明丽的凤眼微动:她要不要出面打圆场,结束僵局。

    当然,这就有可能得罪宝玉。得罪宝玉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她管理后宅,有时候需要借助于宝玉在老太太面前受宠、地位来处理一些事情。

    王熙凤看的明白的事情,王夫人、薛姨妈等“江湖高手”自然也看得明白。李纨这样的明白人随后也反应过来。

    事关贾环,黛玉的反应比平日要慢一怕。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但等到现在,屋内没有一个人说话时,她也回过神来。心里涌起一股解脱的感觉,还有事后的欣喜,以及流淌在心间那难以述说的甜蜜。

    心情仿佛坐了一回过山车般的紫鹃这时也有点明白了。三爷没事。心里长长的松口气。

    袭人在这方面比紫鹃擅长的多,心里念了好几声:阿弥陀佛。到底是三爷,看问题、形势,看的非常准。

    床榻尾上,金钏儿好笑的、悄悄的,用绣鞋的脚尖踢了下好姐妹彩霞的脚。小浪蹄子,要表现的那么明显吗?仔细着给太太看到。她虽说想要给宝玉当姨娘,但宝二爷病闹事,要林姑娘帮忙做荷包,是非对错,她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判断的。

    …

    …

    僵持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约片刻的功夫,外头一名管事娘子进来回道:“王太医来了。”

    “去请进来吧。”王熙凤应了声,吩咐着人去将王太医请进来。不管宝玉是不是装病,还是要瞧一瞧,老太太、太太才放心。心里倒是松口气:王太医来的好。正好把僵局给打破。

    太医要进来,贾府的内眷,姑娘们就都准备回避一下。满屋子的女眷移动,金铃玉珮,叮当作响。

    至此,宝玉病这件事就算过去。结果,当然是这么糊弄着。难道还真要贾母开口说宝玉是在闹事不成?至于荷包,贾环刚才已经很强硬的顶回去了:林妹妹不做。

    这时,一直在床榻上,王夫人怀里沉默着的宝玉突然哭闹道:“我不看太医,不看什么捞子的太医。叫他走。我有病我也不看。死了干净。我不看太医。”

    矛盾直指贾环。因为,刚才贾环指责宝玉是装病。

    宝玉今天闹这么一通,黛玉不松口,他不会去逼林妹妹,但是,他对贾环很不爽。他可是哥哥。

    所有人的目光落到贾环身上。后遗症来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6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67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