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祭祖(上)

推荐阅读:花都御医天价盛宠:黑帝的隐婚宠儿毒医娘亲萌宝宝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舌尖上的江湖

    雍治十二年底,贾家定于腊月二十八傍晚祭祖。二十八日上午,贾蓉、贾琏就带着贾蔷、贾芸、贾琼,贾琛,贾璘几人到望月居请贾环去宁国府主持祭祖的事务。

    贾家的祠堂位于宁国府的东面。贾家往年的祭祖都是由族长贾珍处理祭祖的各项事务。现在则是有族长贾蓉、贾琏两人处理。

    贾环一早派人将学生江兴生叫来,在书房里聊着京城中碧雪膏生意的账目、利润。

    碧雪膏的生意,京城中以贾蓉负责,往权贵府上销售。信丰记在四时坊的店面,原来是当铺,现在改作冰激凌销售。京城外的销售归林芝韵负责。贾蓉和林芝韵两处的账目早就交过来,贾环回来后一直没过问。今天才有空整理下他的收入。

    得了长随蒋兴的禀告,贾环从书房里出来,在正厅里见贾蓉,贾琏等人。

    约上午九点许,精美的正厅中略显清冷。小厮上了茶,便退出去。

    听贾蓉说明来意,贾环就笑,“蓉哥儿,祭祖的事情,你和琏二哥负责即可,要我主持什么?”

    贾蓉二十多岁的年纪,穿着锦色长衫,头戴褐色的帽子,容貌俊俏,笑呵呵的道:“环叔,侄儿早就吩咐人开宗祠,着人打扫,收拾供器,请神主,又打扫上房,以备悬供遗真影像。环叔不在府里便罢,既然在府里,傍晚祭祖有环叔去坐镇,我们才心里踏实。”

    这马屁拍的!

    贾环听的明白,其实没什么事要处理,就是贾蓉和贾琏叫他去宁国府坐镇,总领这个名义。想一想,便没有驳贾蓉、贾琏的面子。交代长随们了几句,跟着贾家的子弟一起步行前往宁国府。

    贾蓉,贾琏都是中人之姿。但是,贾家除了贾赦、贾政能顶在台面上,代表贾家出面和别府里打交道的也就他们俩。贾环要主导贾府,也不可能将所有的人都“换掉”。

    再加上,贾蓉、贾琏都是比较听他的吩咐,贾环倒是不介意带着他们“玩”。

    从望月居的正门出去,隔壁不远处就是梨香院的一处后门。荣国府北街对面的高墙是汝阳侯府,有一处侧门对着。几名仆人进出着。

    贾蓉看看汝阳侯府,轻蔑的笑道:“汝阳侯府时常和我们贾家作对,只是连着卷入郑贵妃、赵贵人的事,声势大不如从前。如今贵妃在宫中,再看他怎么和我们家作对!”

    贾蔷几人都笑。

    贾环、贾蓉、贾琏、贾蔷一行人说笑着往东行时,恰巧碰到夜宿青楼归来的薛蟠从一辆精美的马车上下来。黄马在上午的阳光中打着响鼻,呼出白气。

    薛蟠扶着身边清俊的小厮,晃着大脑袋,看到贾环时,眼睛眯起来,冷哼一声,清晰的传到贾环的耳朵中。再看向贾蓉、贾蔷,不爽的略过。他雍治八年刚来京城时,与贾蓉、贾蔷一起吃酒过,相处的很好。但自从贾珍死后,这几年贾环得势,这两个都成了乖乖孩子,很多事都不做了。

    薛蟠再看到贾琏时,脸上露出点笑容,琏二爷做事还是很讲究的,虽然和他不是一路人,但关系还可以,道:“琏二哥…,这是往哪里去?”

    薛蟠在心里点评贾府众人时,他也被贾府的众人在心中评价。比如:贾琏对薛大傻子是从心底看不上的,狗肉上不得席面,笑道:“往东府里去。文起又是宿柳眠花归来?”

    薛蟠得意的笑了几声,炫耀道:“在教坊司胡同的成琪儿姑娘处睡了一夜。嘿嘿…”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声之后,拱拱手,道:“我先回家了,改日再请琏二哥喝酒。”

    贾琏点点头,与薛蟠道别。

    贾蓉、贾蔷等从草字的贾府子弟,都是叫薛蟠薛大爷。但是,贾环都没开口和自己的大舅子打招呼,他们自是不会主动的和薛蟠交谈。谁都知道,三爷不待见薛大傻子,在大理寺的监牢里让人呆霸王抽的哭爹喊娘。

    众人从北街绕到角门街,进了宁国府的西角门后,在宁国府的前院正厅里落座。贾蓉的长随寿儿,喜儿带人送茶上来。

    贾琏喝着茶,晒笑道:“薛大傻子吹牛都不会吹。成琪儿是天子面前的红人光禄寺少卿袁壕的相好,岂会看得上他?今年起,往日在礼部里关领的春祭银两由光禄寺负责,多少勋贵求着袁少卿?”

    春祭银两是天子对勋贵世家的赏赐。但凡有爵位的人家都有。红楼原书第五十七回,贾珍说过这里面的情况:咱们那怕用一万银子供祖宗,到底不如这个又体面,又是沾恩锡福的。除咱们这样一二家之外,那些世袭穷官儿家,若不仗着这银子,拿什么上供过年?真正皇恩浩大,想的周到。

    现在,宁国府的春祭银两由贾蓉领,荣国府的春祭银两是由贾琏领的。贾琏自是知道如今袁少卿炙手可热的程度。多少人求着成琪儿帮忙在袁少卿面前说句话?她怎么会有空陪薛蟠吃酒、睡觉?

    他那年还是借着环兄弟的名头,才见过一次成琪儿。当然,以贾府现在的地位,他要见成琪儿肯定能见得到。只是,青楼里的,那有养的外室好?

    贾蓉附和的鄙视薛蟠几句,“薛大爷如今越的喜欢卖弄,实际却不得要领。咱们这四大家里,和他相好的,也没几个人。”

    贾环坐在最上的位置,喝着茶,摆摆手,道:“薛文起宿醉未醒,不用管他。”

    薛蟠肯定是酒没醒透彻。否则,怎么敢在他面前炸刺?还冷哼,想找抽吗?

    贾环对薛蟠、薛姨妈是无所谓的态度,只是心里对宝姐姐有愧意。昨天,他和宝姐姐其实没说一会话,也没聊什么,但却令他回味、难忘。

    贾芸、贾琼,贾琛,贾璘都笑,“这是自然。”三爷惩处,向来是很严厉的。薛蟠便是三爷未来的大舅子,但焉有不怕的道理?

    众人正说笑间,外头一名小厮来回,“三爷,府里的太爷请你过去相见。”

    府里的太爷,指的是贾蓉的爷爷,宁国府的原主人,贾家最高学历记录保持者,两榜进士出身的贾敬。

    贾蓉、贾琏、贾蔷几人都面露诧异之色。敬太爷早就出家修道,整日里在城外的玄真观修道,不问世事。

    时临祭祖,贾敬被贾蓉派人接回家中。他们这些贾府子弟惯例是要去求见的,但是贾敬都不见。

    贾环也微微有些奇怪,但他也没什么好怕的。两府之内,并没有他需要畏惧的存在,起身,镇定的道:“行啊。”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6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68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