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好像忘了什么

推荐阅读:明月谋夫记重生之好好撩撩女神的贴身男秘透视小仙医火影之联盟电影之外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天价老公温柔宠我的如此芳邻我的毒舌美女上司:虐缘

    贾元春于丑正三刻凌晨2:45分启程自贾府回宫,结束省亲之行。这贾府百年世族自祖宗创下基业后最辉煌的一幕终于徐徐的落下帷幕。而余音不绝。

    贾环当时带着贾兰离开后,回到大观楼外的厢房还没坐一会儿,贾环新写的月夜感怀自殿内传出来:金陵夜渡无月光,明月多应在故乡。欲向海天寻月去,五更飞梦渡鲲洋。

    厢房中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不管识不识字,看不看得懂,贾府的族老、子弟、管家、下人全部都在喝彩。

    贵妃的诗,大家要叫好,三爷的诗,大家更要叫好。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县官不如现管啊!

    还有一层意思:衷心拥护!

    贾家的两个头面人物,贾政是不管事务的,族人、下人他都懒得管。大老爷贾赦,贪婪、昏庸、暴力、好色,这是公认的。族中子弟,并没有从他这里落到什么好处。

    而环三爷不同啊,多少上进的贾家子弟指着他吃饭?样板工程就是贾代儒、贾瑞爷孙。贾蓉都在碧雪膏生意中获利。贾琏在贾环指点下做着蜂窝煤、胭脂的生意。

    当然,花无白日红,人无百样好。贾环也曾指使贾蓉族长在贾家族内清理了一批人。贾家在京城八房,有些人对贾环是有怨言的。但,今天这样的场合,这些人自然是来不的。

    外厢中的掌声之热烈,让贾赦极为不满的皱起眉头。

    贾政惯例般的赞了两句。他写诗水平不高,鉴赏能力还是有的。这诗在正月结束前,一定会传遍京城。这不同于前面大女儿等人的诗句。闺阁文字,不便传扬。贾环便不同,他是士人。至于他所钟爱的宝玉,做的那四诗和这是比不了的。

    …

    …

    贾环的诗词传播是余音之一。还有几样。

    其一,贾环、贾兰退出后,贾元春、贾母等人都开始听戏。唱的最好的便是小旦龄官,得了贵妃的彩头。一下子便成了宁荣两府内的名人。办事的贾蔷在随后也得到了贾政等人的夸奖:这银子花的不错。

    其二,贾元春对贾环的赞誉极高,看着是因为诗词而称赞,但是类似于“吾弟有公卿之才”这样的意思传到贾史王薛四家,传到与贾府交好的四王八公府中,传到贾府的门生故旧,世交耳中,意义可就大了。

    当天晚上贾府中人对这句话的感受并不深刻。贾环在贾府什么地位,有什么能力、手段、前途,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贵妃夸的理所应当。

    而在外人看来呢?这是元妃钦点了贾府未来的旗手。公卿,这都是什么位置?

    这句话传出去的结果是:邀请贾环去吃酒的请柬在望月居里叠起来。比他中举时还夸张几分。

    那时候,大家看中的是小贾将来的潜力,最年轻的举人嘛!现在,马上就是会试,贾环崛起之势,已经不可阻挡,前景明朗。再不结交、投资,可就晚了。

    …

    …

    正月十六元妃省亲结束后,贾府上下人等都给累趴下了,力倦神疲,缓了两三天才算缓过来。收拾大观园中的陈设等物,都是交给凤姐办理。

    期间,政老爹还得了今上赏赐的内帑彩缎金银等物。

    十八日下午,天阴,小雨。

    晴雯、如意两人在屋里整理着贾环的行李。贾环最近给各种请柬搞得不胜其烦:连北静王水溶都专程派心腹大管家来下帖子,请他过去吃酒、听戏。

    像交好的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韩奇等人年底时就和他约好时间吃酒。

    要讲人情,贾府这种门第,有大把的人情往来。贾环敬谢不敏。他准备在会试开始前的这段日子里住到闻道书院去潜心读书。一个人,不管站在什么位置,一点要搞清楚自己的根基所在。

    而他的根基就是,二月的会试一定要金榜题名。名次是越高越好。国朝虽然没有“非翰林不得入阁”这种规矩,但京官比地方官好升迁,这是客观规律。

    晴雯、如意两人叽叽喳喳的说着话,贾环坐在圆桌边翻着当日省亲贾元春赏赐给他的东西:御制新书二部,宝墨二匣,金,银爵各二只。

    彩霞站在一旁,给贾环添着温茶。

    对彩霞这个小妮子,贾环还是很信任的。不过,他屋里确实没多少事。有一个细心的如意就能让晴雯闲下来。彩霞在王夫人屋里很忙,到他这里就像失业了一样。

    晴雯麻利的收拾着贾环的衣衫,随口问道:“三爷,你真要去东庄镇上啊,过几日就是宝姑娘生日。”

    贾环就笑,“这还假的了?”随即,想着宝钗十五岁的生日,又有点惆怅。

    生日礼物他当然是早就用心准备好。主要是他和宝姐姐未婚,不好见面、说话。

    这要是后世里,这个生日,他自是会好好的给宝姐姐庆祝。但现在,就别想了。当然,贾母会按照如今的习俗给宝姐姐庆祝:摆酒、唱戏。

    正说着话时,香菱从门外走进来,一身精美的暗红色斗篷上还沾着雨,温柔安静的少女。在这个小雨的下午,明净如花。

    “三爷…,你忙着呢?”香菱走进来,温声给贾环打着招呼。她是来拿三爷给她家姑娘的生日礼物的。

    贾环微笑着点下头,他总感觉香菱的神韵难以形容,这会感觉更加的明显。大约,有点类似于璞玉那种感觉。精华欲掩料应难啊!香菱在学诗之前有些呆呆的。但是,日后在诗书浸润下,写出这样的句子,又是何等的女儿神采!

    贾环道:“如意,你去书房里把我的画卷拿过来。香菱,你稍等一会。”

    彩霞笑着给香菱倒了茶,将她沾雨的斗篷要来挂着。她们丫鬟们私下里闲聊。府里是最有几个好的人儿。一个是琏二奶奶身边的平儿,好体面模样儿,都说像主子奶奶。再就是香菱。温柔安静,差不多的主子姑娘也跟她不上。

    “嗯。”香菱里面穿着件蓝色的棉袄,春寒料峭,在墙壁边的椅子处落座。三爷私下里很随和,待她也好,她自是很闲适、放松。母亲的事情,她还没谢三爷呢。

    贾环看着香菱的容颜,脑子里总感觉,他明天若是离开贾府,似乎有件事落下了,没有做。

    倒和宝姐姐没关系。宝姐姐的事,他心里很上心。一时半会愣是想不起来。

    贾环盯着香菱看这么一会,把香菱看得满面生霞,俏生生的低下头,白皙的颈脖子都红透了。心里有着难言的感觉忽明忽暗的浮起来。

    她自是很清楚她的未来。她家姑娘要嫁给三爷,而她肯定是要跟着过去的。换言之,她将来会是三爷的通房丫头。

    薛大爷看她的眼光像狼,好像恨不得一口把她给吞了。三爷的目光如春风,柔和、温润,但却将她看得坐立不安,想要逃跑。只是腿是软的。

    彩霞倒是有点羡慕香菱。不过,香菱是真的好。跟着薛大爷,府里没有人不说是辱没了她。跟着三爷,才是登对的。

    晴雯看得想笑。自家三爷什么性子,她还是清楚的。不是好色、无礼的人。估摸着有什么事,便没有出声。

    这个尴尬的局面,在香菱的下巴都快要低的点到她胸口时,随着如意拿着画轴进来才打破。“三爷,拿到了呢。”

    香菱如释重负的接过画轴,逃跑似的快步离开,连斗篷、和贾环道别都忘记。搞得如意一头雾水,在晴雯笑嘻嘻的解说中,才搞清楚怎么回事。屋里随即传出欢快的笑声。

    贾环闹个乌龙,也有点囧,好在是香菱,也没麻烦。他的思路给打断,还是没想起他忘了什么事。

    看过红楼的人都知道:香菱的容貌、气质,有点像秦可卿。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7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71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