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章 需要证据吗?

推荐阅读:帝妃临天红袖倾天虞美人网游之剑破江山校花总裁的贴心高手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以贾环沉稳的性情,都忍不住微怔。这太嚣张了点吧?不把他这个西征大军都转运使放在眼中啊!

    面对贾环探询的目光,郭纶叹口气,承认道:“不仅如此,骨利还索要我长子的女儿为妾。否则,就要截杀郭家前往葱岭以西贸易的马队。贾大人不问,我是准备屈服的。”

    坐在贾环下首的庞泽,拍着椅子扶手,愤慨的道:“胡儿欺人太甚!”要知道,郭家是卖粮食给朝廷大军。若是给胡儿这样肆意欺凌,落的是贾环的脸面,而且,如此行为而不惩处,朝廷在西域还有什么威严可言?

    “子玉…”庞泽看向贾环。

    贾环点头。

    他早就对骨利有想法。这胖球很嚣张。在归云楼中,公然和他作对!当众和一个胡商“吵架”,这个逼装的很没格调。所以,他没和骨利直接“对话”。但这不代表他心里没有意见。

    只是,整骨利整到什么程度,他得先确认下,骨利这个人在敦煌有无恶行。

    这是他今天来郭家的目的之一。郭家是敦煌大族,对骨利肯定熟悉。另外,他还需要和郭家沟通下后续采购物资的事情。

    胡炽已经从长安出发,当前整个大军的供应,都将有敦煌地区,以及河西走廊沿线的城市来完成。他需要郭家为他办事。

    既然骨利如此嚣张、跋扈,那也没必要再问了。阻扰西征大军采购军需物资,这已经是死罪!

    贾环下定决心,站起来,道:“郭员外,采购的军需物资的事情。我们就先压一压,回头再谈。骨利这件事我来处理。今日的酒就先不吃了。改日再领。”

    贾环站起来,厅中的郭氏父子都站起来,面临感激之色。就在一个时辰之前,父子四人还是愁眉苦脸,准备屈辱的吞下“苦果”:付钱,送女儿。

    但贾环一杯茶都没有喝完,即表态由他来解决此事。这对郭氏父子的心情而言,不吝于是坐了一趟过山车!瞬间,从低深的山谷冲出来。一扫阴霾。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郭纶歉然的道:“这…。好吧。怠慢之处,还望贾大人见谅。”送贾环、庞泽一行出门。目送二十余骑风驰电掣的回敦煌城。心中长长的一叹。

    他心中对贾环能否解决这件事,还存疑。吐谷浑部势大。但贾环愿意帮助郭家,这已经足够让他感激涕零!

    …

    …

    马作的卢飞快!

    贾环一行二十余骑,自城南飞驰入城内,径直到城中大街西端的总督府。

    程攸正在总督府后的小厅中吃面,见贾环进来,笑道:“贾兄来的正好。坐。我这里叫厨子给做的敦煌特色风味驴肉黄面,正好你也来一碗。”

    黄面是麦面制品。细如龙须,长如金线,柔韧耐拉。煮熟后,用驴肉熬的高汤,配着食用,香味溢口,别具风味。而因为,制作黄面的流程很讲究。等闲吃不到。总督府里请一个会做黄面的厨师,倒是很正常。

    贾环此时对美食并无多大的兴趣,坐下来,说正事,“程兄,我今晚去郭家拜访。却听到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胡商骨利竟然到郭家威胁、讹诈,要求郭家赔偿他二十万银元,并送一女为妾。”

    程攸停下吃面,看着贾环,沉吟着道:“贾兄的意思是…”他能理解贾环的心情。郭家是和贾环合作的。但,这件事,很难处理。骨利和苗副将关系密切。

    贾环目光炯炯,声音坚定,“我的意思是,总督府行文,将骨利下狱,拷问。”

    程攸禁不住一笑,这个想法很天真。但因为贾环完成大军粮草募集,以及那日在接风宴上耀眼的表现。他心中对贾环还是认可的。便劝道:“贾兄,这不行的。你没有证据…”

    贾环笑一笑,道:“骨利吃里扒外,勾结拔野古联军,这要什么证据?”

    程攸一愣。

    忽而间,感觉到脊背上微微升起一股凉气。他不是蠢人,自然懂贾环的潜台词:把骨利往死里整。但,这是赤-裸-裸的诬陷吧?一个胡商,抗的住总督府的诬陷?

    他们这些幕僚,以前听到关于贾环的传言:权谋机变,风姿无双。都觉得是夸大之词。这会儿,他倒是想起京城中对贾环的另一种评价:环阴柔诡谲、心机深沉。

    这位前真理报主编,国朝闻名的神童,是真黑啊!心黑手黑。得罪不起啊。

    他得庆幸双方是同一阵营。而,他并没有怎么得罪贾环。

    …

    …

    八月二十二日晚,贾环前往郭家拜访的消息,并瞒不住人。但,随后整整一天,贾环毫无动静。

    二十三日晚,骨利在城东的府邸中,召集敦煌城中的富商宴饮。这些富商同时还有一个身份,便是垄断着敦煌城中的粮食贸易:粮商。

    计有五人。吐谷浑人三人,名叫:辟连,叶奚,乌纥提。月氏一人,鹰钩鼻子,蓝眼睛,名叫洛干。羌人商人一名,虬髯胡须,名叫阿才。加上骨利,正好就是六人。当日贾环在归云楼招标,所邀请的六名胡商。

    花厅中,陈设的精美。两排蜡烛将厅中照射的明亮,铜炉中点着百合香。丝竹悦耳。

    骨利居中而坐,身边两名穿着月白色薄衫长裙的汉女女奴跪在地上奉酒。他上下其手,无视着两名汉女痛苦的表情,志得意满的宣布道:“今日请大家前来,是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郭家答应赔偿我们二十万银元的损失。”

    吐谷浑人辟连恭维道:“还有加上美艳的郭家小娘子。”敦煌只有这么大,消息,根本瞒不住人。

    “哈哈!”

    一众胡人纵声大笑。声音透着暧昧。花厅外都听得见。在夜色中,如同群魔乱舞。

    月氏胡商洛干有些担忧的提醒道:“骨利,你要防着贾参议那边搞鬼。”贾参议年纪虽轻,但不那么容易对付。只从粮食采购一事,就可以看的出来。

    阿才无情的嘲笑道:“就洛干你胆子最小。所以你最穷。怕什么。他贾环真有本事,这一天的时间,会一点动静都没有?郭家这笔赔偿我要定了。我的牛羊每天都在赔钱。”

    骨利眯着小眼睛笑,一副智珠在握的神情,竖起两根胖、短的手指头,道:“我给苗大人送了一份厚礼。大家但可放心。我回头还要请你们参加我纳妾的酒。哈哈!”

    然而…

    在一干胡商,还没有来得及拍马屁,附和的谄笑时,一声巨大的响声,在骨利府邸门口轰然响起。

    “轰!”

    接着,又是数声炸响。

    “轰!”

    “轰!”

    花厅之中,一片寂静。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

    …

    敦煌城东,骨利府邸的门口,数百名督标营的将士,突兀的出现在此。数门虎蹲炮平射,炮口冒着白烟。骨利府邸的大门,被轰倒,两边的砖墙坍塌。

    而庭院之中,方才叫嚣着不开门的胡儿,被实心弹,开花弹,链球弹撕裂的支离破碎。满地的血水,残肢断臂,还有无数的呻吟声,仿佛修罗地狱。

    带队的千总冷漠的挥手。在深沉的夜色中,身披重甲的甲士,拿着盾牌和钢刀,踏入府邸中,冰冷的钢铁,在月光下泛着幽光。仿佛幽冥的使者。稍后,身穿棉衣的火铳兵列队而入。

    铁与火,这便是大周王朝的意志!

    眼前的这一幕,令郭灌浑身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从心底升起,燃烧到每个毛孔!令他兴奋,颤栗,激动!

    这便是如今的汉家王朝!

    …

    …

    骨利府中的抵抗很快便消失。一干人等仿佛沸腾的蚂蚁窝,团团乱转。

    而精锐的督标营用极短的时间就扑到骨利等人的花厅所在,将六名胡人并十几名仆人,堵在花厅中。

    郭灌跟在庞泽身边,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从未想过的一幕:骨利瘫软在地上,胖胖的,臃肿的身躯,让他如同一头猪。辟连,叶奚,乌纥提三人仿佛小鸡一样的战战兢兢,跌坐在椅中屏住呼吸,大气都不喘一口。洛干、阿才两人已经自觉的跪在地上。

    这就是敦煌城中,数十年,嚣张跋扈的胡商。这就是昨天下午还在他家中叫嚣着要杀他二叔、族人,要强纳他侄女为妾,要他郭家赔二十万银元的胡儿!

    如今,如此!土鸡瓦狗耳!

    好!

    刘千总冷冷的指着地上的骨利,“带走!”

    两名甲士上前,将他如同猪一样的拖着。骨利这时仿佛从炮声中回过神,发出杀猪般的尖叫,“你是何人?胆敢擅闯我的府邸?我要见苗大人。我要讨一个说法。我吐谷浑有骑兵万人,你抓我试试?等着被报复吧。”

    刘千总不为所动。

    庞泽哂笑一声,“我大周境内,胡儿亦敢嚣张?”

    …

    …

    八月二十三日晚上,位于敦煌的临时总督府,突然下令,令驻守的出击,将敦煌城中的第一富商、吐谷浑人,骨利从其城东的府邸中抓捕。

    罪名是:勾结拔野古部联军,意图出卖朝廷大军。在场的还有数名胡商。有人被吓的尿裤子。有人则是被吓的连夜逃离敦煌。

    敦煌城中,轰然炸开。一石激起千层浪!</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72626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726265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