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以何种名义公审?

推荐阅读:一世独尊变身路人女主我是虚拟现实游戏公司总裁寻找走丢的舰娘带着系统回大唐我要做门阀美食猎人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青叶灵异事务所重生原始时代

    这种突如其来的局面,可谓称得上异变突起!敦煌南街街市口,一片混乱!

    因刚才的火铳声,就吓散了不少百姓。而现在的马蹄声、烧杀声更是令剩余的百姓四散的奔跑。

    文官们齐聚的酒楼中,同样微微有些混乱,各自派随从打听消息。这倒不是文官们心理素质好。

    而是,国朝的文官和明朝一样,守土有责。若是逃跑,事后朝廷一定会追究。对于西域布政司的官员们而言,敦煌,就是西域最后的落脚点。再没有退路。城破,大家一起死就完了!

    再者,他们都知道城内外总计有五万留守大军。吐谷浑部一万多骑兵想要破城,没有火炮,没那么简单。

    西域左布政使韩伯安露出嘲讽的笑容,道:“好好的一个公审大会,现在变成了这么一个烂摊子!传出去,简直是笑料。我看贾环怎么收场。”

    韩伯安原为有廷议资格的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这是朝廷高官。但因贾环的缘故,被大学士何朔一脚踢到西域来。对于,贾环,他心中如何没有看法?

    韩伯安身边聚拢着一批官员。这是必然现象。一名官员附和道:“沐猴而冠。简直是个笑话。”

    酒楼中,又有官员叹道:“唉。昨日贾参议指控苗将军。搞的他在军中威望下降。这不是自缚手脚?现在可如何是好?”

    “是啊…”

    酒楼外的嘈杂声不断的传来,更增添众人的焦虑。嘲讽、指责贾环的声音占据着主流。

    汪璘起身在酒楼的窗边,看着长街上的景象,心中对同僚们的反应微微摇头。

    贾环怎么可能毫无准备?他不知道骨利是吐谷浑部的贵族?他不知道吐谷浑部在敦煌的力量很大?最明显可疑的地方:为何今日公审,总督府的幕僚杨渭、程攸不在场?贾环若要用公审提振士气,为何没有在全城大肆宣扬?

    …

    …

    号角声、鼓声响彻在敦煌城外。城外的周军被马蹄声所惊动,正在做出应有的反应。

    但军中的最高指挥官,敦煌留守,副将苗骐并不在军中。他清晨时还在自己城西的精美府邸中。

    雕梁画栋的屋舍连绵,庭院中树木幽深。苗骐起居院落的厢房中,一名中年胡人正在劝说苗骐,“贤婿,你仔细想想,如果齐驰在瓜州大胜,你是什么结果?骨利可是被安上了通敌罪。你为他说话,只要齐驰上一本,朝中的御史会放过你?肯定是下狱论罪。最后,我看你被削职都是轻的。家破人亡啊!你忍心看着雪儿被发配到教坊司里去接客?”

    厢房联通着主厅。厅中传来嘤嘤的哭泣声。哭泣的正是苗骐的宠妾慕容雪。

    奢华的主厅中,一个漂亮的胡人美女坐在椅子中。她约二十出头的年纪,雪肤月貌。穿着一袭精美的水蓝色底深蓝绣花褂子。高鼻深目,五官很精致。身材丰腴,比例极佳。充满了异域风情。同时,通晓琴棋书画,知书达理。

    苗骐扭头看了一眼正厅。珠帘阻隔着他的视线。“唉..”烦躁的来回踱步。

    他知道眼前老儿的潜台词,劝他投降胡人。这怎么可能?但是,他守住敦煌,回头一样的要被下狱问罪,被朝廷冠一个罪名杀掉,都很正常。

    苗骐的便宜岳父慕容葱再劝道:“贤婿,拔野古部联军二十万,如今有五万大军绕道而来。再将吐谷浑部的骑兵。城中还有内应,这根本守不住的。你要早做决定啊!”

    苗骐摆摆手,低头沉吟不语。半响,刀锋般雕刻的面容上露出坚毅的神情,沉声道:“慕容老丈,你不必说了。我意已决!我带雪儿去军中。你请回吧。等会战阵无情,我不会留手。”

    他无意叛国!这是一条底线。他家世代都在大周军中。他与蛮族作战十几年,斩杀无数。累功升为副将。就算敦煌守不住,此时降了胡儿,他算什么?

    再者,汉代李陵兵败投降匈奴,被汉武帝夷三族。母弟、妻子俱死。当今天子性情酷烈,未必做不出来。他亦有亲族在中原。

    当然,该斗,还要斗!

    他不会允许自己被下狱问罪,也不会屈服于贾环那个黄口小儿。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到兵权,掌握军队。

    五六万胡骑又如何?他先出城,守住营地,守住粮仓。拔野古部正面对决,打不过京营和他麾下的九边精兵。等贾环等人在城中被杀后,他再入城,收拾残局!届时,齐驰若有惩罚他,恐怕三军将士不服。

    “走!”

    苗骐心中计议已定,高喊着管家,转身就要去喊正厅中的宠妾慕容雪。

    慕容葱看着便宜女婿的背影,心中冷笑。衣袖中,一杆短铳滑落下来,枪口黑洞洞的。带着冰冷的杀机。人无伤胡意。胡有杀人心。

    这时,城中响起一声惊天的巨响!

    “轰!”

    …

    …

    苗副将犹豫的沉思,城外军营“仓促”的动静,大量的胡骑迅猛的逼近….

    局面看起来,已经无可挽回!

    此时,公审大会的现场,高台之下,空无一人。围观的百姓都已经逃离。看起来,场面很凄凉。只剩下一些维持秩序的吏员、衙役。有些人亦逃走。

    主席台上还有贾环、庞泽、胡炽、张四水、胡族侄、马知府等人。马知府勉强的扶着条桌,腿都在抖,“贾参议,这…”同样反应的还有不少书吏。

    而高台上,只剩下胡商骨利在纵声大笑,“哈哈!”他笑的极其的得意,张狂!

    然后,他站起来。手上带着镣铐,其身旁拿着水火棍的两名衙役,此时正被吓的有些手软,没有阻拦他。

    骨利看着条桌上后的贾环,眼中露出深刻的仇恨目光,恨不得要吃贾环的血、肉!

    这时,敦煌城城南的城门大开。甬道上,一股胡骑如同旋风般的冲进来。“哒哒哒”。铁蹄连续不断的敲击在石板上。如同暴雨砸在地面上。声势极其的惊人。

    “杀了他!”骨利手指着贾环,用尽全身的力气怒吼。

    本来,他应当在自己的府邸中,享受着美酒美食美女。而他却在总督府的地牢中,被拷打了数日,吃尽苦头。若非贾环,他怎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耻辱,终于要在此时洗刷!

    …

    …

    贾环根本没有理会骨利,一个胡商谁在意,看着冲进来的胡骑,坐着,吩咐身边的家将,淡淡的道:“开炮!”

    丁字型的街市口,连接着南城门和南街。而随着贾环身边的家将,发出信号。

    长街上,正对着城门方向,高台侧面的帷幕被拉开,一排火炮,放平炮口,正对着长街的街道。

    站在火炮后穿着周军火红军服的炮手们,对着狰狞而来的胡骑,面无表情的点火。

    “轰!”

    实心弹仿佛咆哮的巨龙,刺入胡骑中。它在怒吼中,将面前的一切物体都摧毁:高速运动的战马,嚎叫的胡儿。满天的血在飞洒。包括,头颅、残肢断臂,内脏。

    “啊…”

    胡骑的惨叫声子啊延迟数秒后响起。更多的胡儿是眼前一黑,便见了他们的祖宗去。冲入敦煌城内抢劫的兴奋念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惊惶!

    前面的骑兵惊惶的勒住马头,想要减速,而后排的骑兵涌上来。堵在半里长的街道,城门口。

    “轰!”

    大周的火炮在怒吼!这场公审,并不是以正义的名义。而是,用火炮的力量来审判!

    和胡儿、禽兽、强盗有什么道理可讲?杀!</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75496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75496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