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捷报(一)

推荐阅读:修罗天帝无敌红包皇帝都市最强仙医三寸人间海洋修士我有一株仙桃树从宇宙飞船开始龙珠之超级宗师诸天仙武足球之召唤千军

    “杀胡!”

    敦煌城南的城头,贾环胡炽,庞泽,张四水亦各自拿着“千里镜”注目着城北爆发的大战。此时,都是心情激荡。

    不久前,在胡骑杀入时,他们都是默然,心情压抑。而此时,耀武营参将荀阳抓住战机,带着京营切入战场。这种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出!

    千里镜,是工部的最新产品,发明者还是贾环的学生吴王世子宁澄,以贾环和纪尚书的私交,自是可拿到很多货。

    “杀胡!”

    贾环拿着“千里镜”,轻声呢喃。心绪起伏激荡。这就是大周的京营!

    这支军队的组建,并不是依照明朝京营的模板,同样不是依照宋朝的禁军模板,也不是依照唐朝的禁军龙武军、羽林军。而是仿照汉朝的禁军:南军、北军来建立的!

    当年汉军强盛时,一汉当五胡,乃是寻常事!大将军卫青,骠骑大将军霍去病,面对匈奴时,常常人数并不占优,而常用的战术却是分兵抄袭匈奴的侧翼。无他,汉军强!

    时人在《后汉书》中感叹:国恒以弱灭而独汉以强亡!

    大周京营与汉军南北军的唯一区别在于人数。南北军人数不过数万,但可以随时扩军,他们都是军官级的精英战士、职业军人。而大周京营,编制十万,计十二营。

    几千年下来,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进步,使得周朝的人口总数和汉朝时自是不一样。

    庞泽放下手中的千里镜,吐出一口气,笃定的道:“赢了!我们赢了。”

    贾环轻轻的抿嘴,点头。

    胡炽已经笑起来。

    这时,城西的军营驻地中响起一阵号角声。那里是副将苗骐统领的龙骧营、哈密卫、沙州左军营的营地。方才,防守的密不透风。坐观伸威营等京营苦战。现场出战了。

    战局,继续向周军倾斜。

    …

    营地中,副将苗骐心中发苦的穿戴着战甲,准备出战。他不得不出战。

    按照他的原计划,他是要等一会,牺牲伸威营等京营消耗拔野古部的精锐,再由他力挽狂澜。而耀武营的出现,打碎了他的美梦。

    拔野古部号称大军五万。旌旗众多。然而,他麾下的将士都是久经战阵的军人,只从声势、攻击强度,就大致判断的出对方的人数,力量:三万左右。

    而新的京营加入战场,并且还是从侧后方袭击,这就注定了将是一场大胜!

    他不得不出战。因为,大周以人头论功。他要是不出战,麾下的将士必定是离心离德:阻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走!”

    副将苗骐带着亲兵出营。

    而营地中的另一间小帐中,被捆绑起来的慕容葱,正在哀声叹气,劝说女儿慕容雪跟着他逃走。

    为吐谷浑的军事贵族,他对战场的号角、鼓声都很熟悉。大致推测的出来目前的局面。战局恐怕已经脱离了他那位便宜女婿的掌握。他再无法脱身,下场不问可知。

    慕容雪雪肤月貌,蓝眼睛如湖水,一身白色的短窄袖口的胡服,上裳下裤,越发凸显她丰润的身姿,风情非常。而此时这名深受汉化的美人低头啜泣,“呜呜…”心中天人交战。

    外面的战场上,枪声大!

    …

    雍治十八年九月初一上午七时,贾环公审吐谷浑胡商骨利,吐谷浑部叛乱,胡骑近万。随即拔野古部来袭。然而,京营耀武营自侧后方来袭。

    大战自上午打到下午,然而,结束。吐谷浑、拔野古两部胡骑死伤无数,随后四散,大部分遁入大漠。周军随后追击,扩大战果。并攻占吐谷浑部所占据的大并泽。

    “砰!”“砰!”“砰!”

    大漠落日,红彤彤的在天际边。身后的枪声依旧零星的响起。这令正在休息饮水的胡骑们立即跳上马,继续往大漠深处逃跑。风声鹤唳。场面极度的慌张、混乱。

    “呜呜…”

    跟在拔野古孝德身边的吐谷浑名王伏重,伏在马背上痛哭,哭的撕心裂肺。

    他一度以为他即将实现自己的梦想:占据敦煌这片富饶的土地。然而,却连遭打击。周军京营残酷的将他的野望撕裂的粉碎。而他丢失的,不仅仅是部众、还有牛羊、女人、财富、地位。一切都完了。

    骑在马背上的拔野古孝德这时依旧全无在敦煌城外的意气风发,回头看看跟在自己身后零零散散的队伍,满脸的沮丧、愤怒、还有恐惧。这份恐惧,不仅仅是周军的屠杀所带给他的,还有他偷袭周军粮道失败,面临着拔野古土门残酷的处罚!

    如同丧家之犬的队伍,继续在落日的余晖中,逃往大漠深处,躲避追杀。

    …

    晚秋时节,明月如钩!敦煌城中,枪声已经停止。四处都是庆贺的军民。敦煌本来就没有宵禁。大街上,随处可以听见歌声,喧闹声。月华倾泻在街道上。

    在今天这样大胜的夜晚,伤亡的事情暂时可以不谈。满城欢声笑语不断!到处都是庆功的酒宴!

    敦煌城近五万人口,大部分都是汉民,不少缙绅都捐赠酒食、牛羊。敦煌城的汉商首富郭家捐赠了价值2万银元的牛羊犒军。

    而之前城中负责指挥叛乱负隅顽抗的吐谷浑、月氏、羌人贵族全部被擒。下毒的酒菜,不可能一下子毒死所有人。没有人笨到那种程度。俱是关押在总督府。

    贾环在总督府参加西域布政司的酒宴后,回到驿站,倒头就睡。他昨天晚上熬了一夜。今天一天亦是极其的损耗脑力、体力。而总督府中,灯火通明。书吏们还在忙着。

    敦煌的胜利,只是局部战场的胜利。还不足以让整个总督府都松懈下来,走出战争的氛围。

    捷报在傍晚时就已经送抵瓜州城。由耀武营参将荀阳、杨渭、程攸连名报上:赖明公虎威,敦煌将士用命,连溃吐谷浑部、拔野古部偏师。阵斩胡骑万人,俘获无数。报与大帅。

    ….

    瓜州城,大帅府。

    书房和厢房中一片欢腾。

    齐驰含笑着放下捷报,对曾季高点点头,“季高持我的手令走一趟。”

    曾季高潇洒的拱手一礼,笑道:“敢不从命!”显得心情极佳。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瓜州城外,秣马厉兵的副将乐白,率麾下京营出城,在白天激烈的大战之后,趁夜出击北山!

    校尉羽书飞瀚海,单于猎火照北山。山川萧条极边土,战士军前半死生,将军金甲夜不脱。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76438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76438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