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结果

推荐阅读:我真不是开玩笑三国之鬼神无双重生资本狂人信仰万岁魔门败类重生好莱坞之金牌制作人大国文娱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无悔九二巫师纪元

    天色渐渐的亮了,朝阳在地平线上跃起。京城,这座巨城,慢慢的恢复着活力。

    报喜的报子们抓紧时间向士子们所聚集的各处客栈、茶馆、各省的会馆、青楼、酒楼中报喜。

    二月客栈中,在一阵的平静之后,又迎来报子,这一次是湖广的一名士子中了。

    中式的士子得意的大笑。四周,恭喜声一片。在此时,中式的人如何能不宣泄自己的喜悦之情?

    在客栈的恭喜声还没有落下时,客栈门外又传来一名报子的大叫声,“喜报,喜报,捷报北直隶密云老爷公孙讳亮,高中乙卯会试第一百九十七名。”

    “好。”

    听到中式的消息,公孙亮这样旷达的人,都忍不住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嚯”的站起来,纵情的大笑。哈哈,哈哈。

    白为功名!白为功名!他自小读书,终于是在今天将这科举之路走到尽头,打通。

    和公孙亮相熟的上官昶愕然的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青年,这是高兴坏了啊,嘴角浮起一丝苦笑,恭喜道:“公孙兄,恭喜中式。”他还要等接下来的消息。

    罗向阳知道什么情况,心里为好友感到高兴。要说科举之难,大师兄是品尝过其中的酸甜苦辣。拱手道:“公孙师兄,恭喜中式。”

    二月客栈的大厅中,又是一片恭喜之声。来自湖广、北直隶、河北几地纷纷出言恭贺。

    拿赏钱、喜钱打走报子,客栈里又慢慢的恢复平静,在接下来的半个时辰内,6续、交替的上演着中式后的热闹、安静,人生的喜乐、悲伤。

    汇聚在二月客栈里的举人约有五十多人。中式举人在截止第十名时,一共中了有十二人。南直隶、北直隶向来是国朝的科举强地。

    “福建候官翁宗道,第十名。”这是隔壁二十米外的客栈传回来的消息。

    二月客栈内,渐渐的安静下来。不少士子都是黯然的离开,或者回到客栈后面休息。在场的士子,名气最大的是黄冈萧梦祯。但是,他的名字到现在还没出现。

    希望不大了。

    坐在大厅八仙桌板凳边的萧梦祯手已经抖起来。胖乎乎的脸上是近乎绝望,又带着一线说不明的希望。

    公孙亮和罗向阳还没有走,两人喜悦之余,脸色微微的沉下来。因为,贾环的名字还没有出现。

    罗向阳担忧的道:“大师兄,这…”

    他们三个人的经义水平是差不多的。这些天,他们在书院里切磋经义、文章,心里都是有数的。甚至因为子玉去江南跟着山长学习了一年多,反倒还要强一些。但是,子玉的文章再强,也不可能多出这一百多名去,现在只剩下前九名的名字未曾揭晓。

    希望,非常的渺茫了。

    而贾环是他们书院体系的核心人物,执掌牛耳。若是不中,这个体系还能稳的住吗?

    公孙亮艰涩的吞了口口水,道:“长文,要是子玉今科不中,他的处境会很难。”

    他很清楚贾环的情况。贾环的崛起,向前,势必会损害很多人的利益。而今科不中式,那反馈回来的压力会令人崩溃。

    罗向阳回头看了看客栈后面,贾环还在后面没有出来。压住了心里去找贾环的冲动,和公孙亮相对着长叹一口气,一筹莫展。连他们自己中式的喜悦,都冲淡不少。

    …

    …

    二月客栈隔壁不远的一间客栈中,数十名士子纷纷向拿下第十名的翁宗道贺喜。

    这个名次,已经非常高,具备冲击状元的资格。

    “翁兄,恭喜,恭喜。”

    “兆震,咱们闽省的士子就看你了。闽省已经多年没有出过状元了。”

    “是极。是极。”

    翁宗道二十六岁的年纪,神态谦和的一一回应好友、同乡、同年们的善意,拱手道:“多谢诸位朋友。殿试,在下勉力而为。”

    性格再谦和的人,在中式之时,都忍不住神采飞扬啊!此时,是人生最为辉煌、难忘的一幕。

    周围一片加好、加油声。子曰:当仁不让于师。

    这时,有消息灵通的人士打听到最新的消息,赶紧过来说道:“第七名南直隶华亭唐道宾,第三名,江西永丰范锡爵,第二名南直隶宜兴周慎行。”

    这次参加会试的考生中,有哪些出名的,哪些经义文章过硬的,其实很多人心中有数。当然,心里未必服气。文无第一。

    听着最新的结果,翁宗道奇怪的道:“宜兴周玉绳只得第二?那何人是会元?”

    有人附和道:“是啊。周玉绳、唐元徽,范元驭与翁兄齐名,竟然都不是会元。着实令人摸不着头脑。会元会是何人?”

    这事确实很令人感到惊讶。几个考前的大热门竟然都没有不是会元!

    …

    …

    在京城中的目光都投向今天出来的会试的结果时,贾府里也不例外。

    清晨的晨光中,薛宝钗早早的就起来,梳洗,装扮,一反常态的在自己的屋中缓缓踱步、安静的徘徊。

    莺儿看着自家姑娘的反应,想笑又不敢笑。这可不是顽的。姑娘的心思,她如何不明白,说出来姑娘可是要恼的。

    三爷在京城里参加会试,会试完之后,只派人回府传了几句话,言道:考试已完,十日后出结果。姑娘这里是如意来说的。今天便是放榜的日子。

    三爷要是中了,金榜题名,必定会在年内与姑娘完婚。姑娘心里这时必定是:因为关心三爷而担心,同时也为婚事而焦虑。

    三爷,风流才子的名声,早就府里传遍。

    香菱静静的站在房间的椅子边,明净、温柔的少女,看着宝钗的背影,忽而开口道:“姑娘,三爷一定能中的。那些人是见不得三爷好。”

    昨晚深夜,薛大爷进来说,说舅老爷亲口说三爷中不了,然后便外出喝酒。很多人都信了,她不信。

    香菱是有些呆的。但是呆香菱说出来的话,在此时反倒更令人有些信服啊。

    兴许是受香菱的话的感染,薛宝钗禁不住抿嘴轻笑,有着明雅,秀丽的少女神韵,点点头,轻声道:“嗯。”

    …

    …

    贾母上房处,黛玉房中。天色已经大亮,忧心了一晚上没睡的黛玉在凌晨时才合眼,略睡了一会就起来。

    紫鹃帮黛玉梳着秀。菱花镜中,黛玉脸颊微红,看着气色不佳。紫鹃埋怨道:“我叫姑娘昨晚早些歇息,姑娘偏不听。你看,这下可好?别又像往年那样病了。去年回来还没病过呢。”

    黛玉细声道:“好姐姐,那里一下子就会病?我睡不着能如何?”昨晚宝姐姐派人来说:舅老爷亲口说环哥中不了,她心里急着。

    袭人拿了药材炖的鸡汤进来。黛玉在金陵怎么个护理流程,她们这些丫鬟都是清楚的。有三爷撑着,姑娘这里的汤药、食材,都是往望月居那边拿。

    黛玉喝了鸡汤,起身道:“我去老太太跟前。”若是有结果,府里定然是老太太那里最先得知。

    …

    …

    贾府西路,凤姐院中。王熙凤清晨起来,见贾琏不在家,问平儿,“我们那位爷呢?”

    平儿道:“一早就出去了。说是去礼部替三爷看榜。”其实,是躲事。三爷要是不中,这府里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昨晚就有消息传进府里来了。

    王熙凤若有所思的托着香腮笑一笑,“嗯。”吃过早饭后,照常出门处理贾府内宅事务。脑子里琢磨着一套套的说辞。

    …

    …

    贾母上房处,宝玉房中。

    贾宝玉起了个早,媚人和茜雪服侍着他穿衣服。宝玉昨天睡的早,没听到府里的消息,媚人便说了一遍,给宝玉打着辫子,道:“环三爷中不中,其实和二爷不相干呢。”

    贾宝玉冷笑道:“环老三那个黑心的不中最好。省得他天天在府里嚣张跋扈。哼,四书五经也没什么难的,等我日后去考个进士,看他羞不羞愧,敢不敢在我面前拿大?”

    …

    …

    贾府里有人担忧,有人欢喜,有人高兴,有人愁。这些都只是京城里关注会试结果的一部分。

    在礼部衙门前的会试结果张榜贴出来,人潮如涌的挤在榜前,更是上演出种种人生大剧。

    二月客栈中,气氛有些萧瑟、凋零。不少士子都已经纷纷散去,皇榜不中,无脸见人。客厅中,胖胖的萧梦祯已经哭出来。无人劝他。科场之疼,只有自己才有体会啊!

    这时,外头一个报子高叫着跑进来,“喜报,喜报。捷报北直隶宛平老爷贾讳环,高中乙卯会试第一名。”

    “啊…”

    “什么?”

    “好!”

    在一瞬间,各种语气词,惊叹词在二月客栈的大厅轰然爆开来,就像是一潭平静的水面突然的涌起三丈高的巨浪般,令人震惊,赞叹。

    会元,竟然是会元!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公孙亮,他激动的大声喊了一句“好!”心里不断的念叨道:贾师弟,你牛逼大了啊!

    接下来,还留下来的十几名士子,掌柜,伙计都是纷纷鼓掌、叫好、喝彩,此起彼伏,声音犹如雷鸣,响彻二月客栈。

    报子一脸的茫然,看了一圈,貌似贾会元不在场。罗向阳苦笑一声,拿喜钱给报子,“拿着吧。贾会元在屋里。”

    公孙亮带着一干人等,兴冲冲的往客栈后面快步走去,跨过门槛,兴奋的高声叫道:“贾师弟,快出来。贾师弟,你是会元!”

    与此同时,礼部外的八字墙上,会试结果已经张贴出来。所有人都看到榜上头名,工工整整的写着两个字:贾环!

    会元贾环。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7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76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