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二章 秋雨,秋思

推荐阅读:一世独尊神剑无敌系统我的钢铁战衣决战第三帝国绝色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吞天剑帝天剑神帝五零俏军嫂养成记借一剑杀人三国之极品皇帝

    金陵。时间就像是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江南的秋天,浸染着层林。秋色染遍大江南北。重阳节便是在这样的时节来临。

    饮菊花酒,吃重阳糕,佩茱萸,登高处。

    德润坊中的贾府西路,修建的精美的花园中,小桥流水,亭榭楼台,一草一木,俱是匠心。

    上午时分,秋日和熙。数位容貌、气质各异的美人在花园中赏着菊花。

    黛玉一袭白色的拖地长裙,一头青丝挽着发髻,插着镂空的玉簪,身姿窈窕婀娜,坐在亭中铺着坐褥的石凳上,如娇花照月。丫鬟们环侍。

    黛玉细声叹道:“宝姐姐、三姐姐,不复你我当日在京中赏菊的盛况了!”

    探春,宝钗,宝琴,香菱都在。

    当日,海棠社,一众姑娘们在贾府中咏菊。有菊花诗十二首:林潇湘魁夺菊花诗,薛蘅芜讽和螃蟹咏。而今,迎春、惜春、湘云俱在京城。

    探春笑一笑,点头。二哥哥婚后,越发的向佛,时常在寺庙中留宿。而三弟弟在西域,真理报上,常有战事消息。令人担忧。

    “嗯。”宝钗轻轻的一叹。以她端庄、持重的性情,这时,亦是一声长叹。秋声知我意,当送长安西。

    …

    …

    重阳节,天下共度。

    京城,西苑,御花园中,秋菊绽放,争奇斗艳。各色品种:白菊,红菊,墨菊等。

    雍治天子携着杨皇后、独孤贵人、青美人在花园中品酒赏花。太监总管许彦并几个太监,在跟前凑趣、说笑。

    雍治天子时而开怀大笑。

    天子许久未曾有这样高兴的劲头。一切的原因,自是因为昨日抵达的捷报:西域大捷。阵斩近五万,俘获十万余,畜牧百万头。可以说,一战,而使西域攻守之势异也!

    午后,天子到御书房中,听取朝廷重臣们:华、卫、宋三位大学士,并工部尚书纪兴生、兵部尚书孟何、魏其候、北静王、成国公、吴王,对西域的赏赐方案。

    下午时,赏赐方案便是传出:封平南伯、右都御史齐驰为定西候,授光禄大夫。追封其母、封其妻,荫其子。其麾下各将校,依功均有封赏。赏赐无数。赦西域布政司官员等擅离职守之罪。

    犒赏军队的钦差,重阳节后,便选定人选:翰林院侍讲费敏政,稍后从京城出发。

    …

    …

    距离北山战役的获胜,已经过去十天。大胜之后的欢喜、高潮,慢慢的落幕。

    去往龟兹的偏师,暂无消息。周军兵锋,越过大漠后,直逼哈密,虚晃一枪后,占领柳谷河旁的柔远城。屯兵于此。威胁伊州府全境。

    随后,救死扶伤的工作展开。各种处理物资的工作,亦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进入九月中旬,西北已经是冬季,不适合大规模用兵。战事相对平静。三军将士,都在等候着朝廷的封赏。

    在这样的背景下,贾环在大并泽颁布的法令:凡胡儿辱及大周官吏者,死。这条法令在敦煌地区,引起很大的反响。如西域左布政使韩伯安在私下里议论时,便很不以为然:“贾子玉以为他是谁?天王老子?终究是少年得志!”

    如追随贾环的府学学子韩无功,和同学们在府学中讨论时,感叹贾环的强硬。具有很鲜明的个人风格:以直报直,恩怨分明。这是一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大迥异于贾环在外的才子形象!

    而敦煌城中,普通的感受是朝廷的法令,对于蛮族越来越强硬。但无疑是符合大胜时期的氛围的!

    一场冰冷的小雨,落在敦煌城中。晚秋时节,已是冬临。总督府衙门外的一处酒肆中,总督府中得用的吏员章青正在被一名老家来的商人邀请吃酒。

    商人约二十多岁,在行商这个行当中来说,非常的年轻。正是九月初六日时,在大并泽营地门口,看着贾环带着大周骑兵出行,感叹自己白活二十多年的商贾:长安人娄冻。

    章吏员四十多岁,捻须道:“非是在下推脱。牛羊等畜牧买卖,以及奴隶人口买卖都是各方盯着的肥肉。娄员外所求,在下一个吏员如何做的了住?”

    娄冻沉默着,不死心的问道:“那么,还请章大人指点一条明路。”

    章吏员道:“如今总督府中,说话份量最重的无疑是贾参议。而且,他是负责大军粮草的转运使。其次是大帅的幕僚,人称西南钱王的胡炽。娄员外想要有所获,则可从这两人身边的随员入手。”

    娄冻点点头,谢道:“多谢章大人告知。”

    …

    …

    一层秋雨一层凉。而敦煌在九月中旬晚秋时,完全是冬季的模样。

    贾环在总督府附近购置了一间占地数亩的院落,安置随从,家将。自北山战役大胜后,驿站里的文官们便逐步的搬离驿站。贾环自是随大流。

    则是驿站里住的确实不舒服。但贾环的性格,自是不会在毫无必要的情况下当出头鸟。

    敦煌的房价,和京城自然不能比。这栋精美的宅院,价格100余两。对他而言,轻松的很。至于来源,不用说的太明白。敦煌城中,约三十多名胡人贵族,富商被处死,逮捕。家产充公。剩余的,都是惊弓之鸟。

    小楼走廊处,贾环赏着雨。

    心绪飘飞。

    西域的情况,自西征大军出京,到他西行,来到敦煌,局势一直都很紧张。像弓弦一样绷紧着:胡骑即将压境,西域局势糜(和谐)烂。到此时,可以说,第一阶段:战略防御阶段已经过去。

    接下来,将转入战略进攻时期。

    大军当前的目标,由守住西域最后的据点:敦煌,瓜州,变成攻占龟兹。而后是,光复北庭、安西四镇。

    他现在正处在大战后的空闲时间段。暂时不去关注军政大事。他在思念着金陵的佳人们。

    这时,钱槐从楼下上来,道:“三爷,门外有一个叫娄冻的商人求见,想请你吃饭。”

    贾环头都没回,笑道:“钱槐,他给了你多少红包?退回去吧!”

    这些天,许多人来访他。结交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人隐晦的表达,希望帮助大军处理“战利品”。但是,这事,他怎么会应承?他一听商人就知道。

    不错,他现在在总督府的份量很重,基本可以决断所有的政务。但是,涉及到利益分配的事情,这是齐总督的权限,他还不至于傻到越界。

    所有,郭家屡次请他去吃酒,他暂时都没同意。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77058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770585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