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 新时期,新形势

推荐阅读:灵武帝尊从拯救咖啡店开始反套路快穿龙纹剑神娇妃倾城:陛下,硬要宠抗日之绝地土匪超级特战兵王幻神骄记

    十月三十日,一场小雪覆盖着葱岭以东的区域。白雪皑皑,自崇山峻岭,到空寂深邃的盆地。万里山河,同此颜色。

    敦煌。

    随着龟兹被攻占的消息传来,敦煌、瓜州一线的军政体系便逐步的忙碌起来。军中正在不断的试验,准备越过北山,往柔远城小股的增兵。在寒冷的天气下行军数百里,十分考验后勤保障工作。

    西域布政司的文官们,治理着敦煌地区的内政。随着,敦煌的局势稳定下来,商旅来往,这座丝路上的明珠,开始散发出夺目光芒。每日的各种纷争,状况不断。

    内政之事,用古代的描述,对应的就是县衙里的三班六房的差事:壮班、皂班、快班;吏、户、礼、兵、刑、工房。

    包括:内勤、缉盗、警卫;官吏的任免、考绩、升降,土地、户口、赋税、财政,典礼、科举、学校,丁壮及马匹征集与训练、城防、剿匪以及驿站、铺兵等,工程、营造、屯田、水利等事。

    由此可知,越是大型的城市,越是事务繁杂。

    数百名官吏在官吏敦煌地区的政事时,在冬小麦播种之后,还要着手筹备迁往龟兹的事宜。

    上上下下都在忙碌。

    总督齐驰在瓜州城中,与曾季高、杨渭等幕僚结合情报,反复的推敲接下来的行动。而军中的琐事繁多,总督府中的蜡烛,数夜未熄灭。幕僚,书吏们忙碌着。国朝军队占领龟兹,是工作时最好的兴奋剂!

    敦煌城中,左布政使韩伯安在府中,和亲近的官员们商议、琢磨着留守敦煌地区的文官人选。这在行政体系的权力版图中,是很重要的一块。

    丁右布政使、马知府等人在做事的同时,同样在琢磨这件事。一般而言,这个位置应给设分守道,由左右参政取一人兼任。敦煌太重要,等于是后勤基地。

    新任的沙州府通判汪学士则是撇开一切事务,带着州学里的魏教谕等人,专注在藏经洞的事务上。这是文化上的盛事。他亦写信告知京中的故友、同年、学生。

    而敦煌城外的长亭里,在商旅往来的道路上,离别的一幕正在上演。副将苗骐,正带着他的宠妾慕容雪,带着他的亲卫,被部下们送行。他被贬南直隶守备司。

    只是长亭中,离别的氛围不那么好。此前敦煌军中有流言:苗副将下辖龙骧营、哈密卫、沙州左军营中的将官愿意跟着去江南者,会放行。

    但,真正跟着苗副将去江南的,不过寥寥数人。气氛略尴尬。

    …

    …

    哈密。

    周军截断龟兹退路的消息已经在城中传开。城中这剩余的五万残余的联军人心惶惶。而同罗大将婆实则乐于见到此种情况,他要回北庭、漠北。

    拔野古孝德忙着收拾人心、整顿军队。他的计划已经被打乱。

    而不远处的柔远城中,周军侦骑四出,监视着哈密城中大股军队的动向。

    在遥远的漠北,拔野古部的王庭中,联军惨败的消息已经传到。并迅速的传遍金山以北、蒙古高原。

    王庭中,拔野古的将领、贵族们一致要求处死拔野古孝德。在王庭中,拔野古土门的势力非常大。但,亦同样有反对意见。伊林可汗没有表态。

    而当晚宛国公主便在王帐中偷偷向伊林可汗进言:“父王欲使诸弟继位,还是欲使诸子继位?”

    草原之上的王位,凭借的是手中的实力、军队。只要具备王位继承人的资格,都可为可汗。比如,唐初时的东突厥汗位,兄终而弟继。不具备的,可以称太师,掌控全局。比如,明朝时的瓦刺太师也先。

    宛国公主这句话,说的是非常精妙的!

    草原诸族虽然不守礼法,但是父子之情,怎么都比兄弟之情更亲近。拔野古土门是伊林可汗的弟弟。现在他死了。

    …

    …

    在当事各方,于各地都在对此事作出反应时,商旅冒着寒冬,跋涉在高山,隘口,沙漠,古道中,转运货物,赚取利润。同时,将消息不断的传递开。

    从龟兹前往河中的商旅,将消息带出:周军击败拔野古联军,占有龟兹。碎叶河流域的诸部震动。河中地区,亦重新感受到来自大周帝国的兵喂。

    雍治十三年,国朝左都督牛继宗率大军征讨西域,对河中地区直接统治,设州县。而对小国林立的吐火罗地区,则采取羁糜州、土司制度。

    “铃铃!”

    驼铃在空寂的沙漠古道中响着,满载着货物的郭家商队正从南道于阗绕道,准备返回敦煌。

    一名中年人站在崎岖的山路上,背着昆仑山的白雪,眺望着东方,外出行商两载,他们终于要回家了。年关将近啊!

    从于阗往西行,越过小勃律、葱岭,则是吐火罗地区。一个月前,就有一支四五十人的月氏商队启程前往敦煌。为首的是一名戴着红头巾的俊美男子。

    他骑在价值千金的高头骏马上,背着精钢长剑。他们已经快要抵达敦煌。战争的结果,已经送往故国中。

    …

    …

    商旅们如同一条条脉络,在这个寒冬里联通着西域各地。而同样的,大周王朝的信使,在寒天腊月,奔腾在官道上,联通着西域和京城的消息。

    由朝廷派出的钦差费状元带着嘉奖的圣旨,候爵服侍,御赐的美酒,即将抵达瓜州。

    而光复龟兹的消息,亦从官道送往京师。令雍治天子极其的欢喜。重新怠倦了过问军国大事。朝政尽数交给大学士华墨主持。

    顺着官道来的,还有真理报,各朝臣的书信!

    西域的关隘里,士兵们在守卫,马贼们奔驰。薛延陀的大将莫贺冒雪艰难的行军,出哈密,往鄯善、焉耆。这一幕幕的画面,组成了雍治十八年十一月初的画卷!

    无数人的人在奔走、行动。旧有的架构、秩序在崩溃,新的力量即将占据主导这片大地!在随之而来的大浪潮中,谁甘心为失败者?

    十一月的冬季,万物寂寥!但西域的局势,就像是春天快要到来了。各种力量,在冰冻的河面下,蠢蠢欲动,欲破冰而出。等待着开春之后的较量。

    战略相持阶段的西域,将迎来一个崭新的时期。

    在这样的局势下,贾环正在做什么呢?

    寒冬上午的阳光,并不暖和。敦煌临时总督府后街巷的贾府中,贾环在书房中,聚精会神的阅读着京中来的书信。窗明几亮。石青色的澜衫青年,提着毛笔。

    已是十一月十三日。冬至。</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799445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799445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