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 读书信、任务

推荐阅读:我家王妃初养成豪门霸情:林少的心尖萌妻首长大人,要点脸极品龙帝海贼之掌控矢量恶魔住隔壁:小甜心,请注意!娇萌鬼差侠武大宋城主成长史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京中给贾环的书信,不仅仅有自江南来的家书,还有京中的师长们写来的信。

    “塞外苦寒,前月吾友梅宗贯自瓜州来信,言道近两三年来日益体衰,而长子明治学问止步,欲使入沙州府学就读,却苦无门路。当年之事,子玉心中有数。子玉今为西域文坛盟主,吾为老友厚颜相求…”

    书桌边,贾环用镇纸压着着来自国子监祭酒魏翰林的书信,提着毛笔在方砚中舔墨,左手轻轻的揉揉眉心,微微苦笑。

    梅宗贯,即是前梅翰林,表字宗贯。因为雍治十三年的乙卯科舞弊案中被他“反杀”,贬哈密卫中一小吏:在仓库大使手下做事。其妻、子悉数跟着他到哈密卫中。

    迁户籍于此。长子梅用卿(表字明治)和薛宝琴的婚事,亦是因此事做废。否则,大脸宝娶谁,还要折腾。

    梅翰林由高高在上的翰林,被贬做小吏,仕途自是尽毁。像阳明子、徐阶那样的牛人是少数。他的儿子并没有被剥夺科举资格,但是,想要进府学学习,很难。谁会帮一个犯了错的翰林办事?

    敦煌这里,书院并不盛行。只有江南、京城之地才盛行书院。朝廷的县学、州学,依旧是士子们读书的第一选择。名校效应,大抵如此。

    按照贾环的脾气,他是不屑于搞什么“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把戏。凯撒就是死在他所饶恕的人的刀下。

    但是,魏翰林特意自京中来信,他如何能不卖这个面子?

    贾环想了想,心里叹口气,提笔给府学的魏教谕写信。魏先生是大师兄的岳父,待他不薄。以魏先生那执拗的脾气,肯低头求人,不知道心里做了多少思想斗争。让魏先生欠一个人情,很难啊!

    或许,梅用卿这个素未谋面的童生,将来会给他造成一些麻烦、困扰。但相比较之下,他心中更看重和魏先生的交情!

    同时,功利一些想:国子监祭酒(从四品)的人情,有什么份量?

    国子监祭酒为小九卿之一。处在这个位置的官员,往上走,不是谋求外放一任,而是直接求取六部侍郎,成为庙堂高官。特别是翰林出身的官员,这条升迁路线,阻力极小。

    当年徐阶便是任过此职。

    …

    …

    处理完这件事,贾环继续阅读着山长等人的来信。从这些信件的字里行间中,他感受到京城的政治风暴正在酝酿。

    西域这里大胜,局面大为改观,雍治天子或许是又懒了,或许是人老了精力不济。将朝政大事,托付给领班军机大臣、建极殿大学士大学士华墨。

    华墨和工部尚书纪兴生的斗争越发的激烈。

    从政治的角度来看,闽党领袖纪尚书和华墨争权夺利。

    而从士林的角度看,这是君子与小人的斗争。华大学士为人贪婪好财,逢迎上意,政治水平平庸,治国理政才干不足。朝堂上的有识之士,极为不满。

    雍治十七年,漕工再次叛乱,京师震动,就是明证。

    贾环反复的“咀嚼”着山长、卫阳、纪鸣、许英朗等人的书信,在书房中走动着,打开窗户,感受着冷冽的寒冬。心里轻轻的叹口气!

    他不看好纪尚书!

    就算华墨政治水平烂的和杨国忠一样,他的地位一样不会有问题。根子在雍治天子身上。

    而以纪尚书的水平,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但,其一,他和华墨有旧怨。上次,他和纪尚书联手,协助纪尚书脱身。这一次,华大学士恐怕不会轻易放过。

    其二,所谓正人君子的旗帜人物,纪尚书只怕也是被反华墨的力量架到火上的。众望所归嘛!

    贾环坐下来,在书信中,翻出学生宁澄给他写的信,开始回信。宁澄报喜:因吴王极得天子信任,永清郡主被册封为公主!封号还是永清!

    贾环给宁澄回信,在信的未尾看似随意的带了一笔:闻永清公主与纪小娘子交好。三姐姐念之。欲邀请其参加后年她的婚礼。

    他的意思,想必宁潇是明白的。

    吴王派系的力量,若有可能的话,暗中策应一下纪尚书。算他欠永清公主一个人情。

    纪尚书和他私交极好。同时是贾府的政治盟友。而贾环自己和华大学士关系一般。如何取舍,很明显。

    …

    …

    贾环写完信,正好又看到燕王宁淅给他的信,忍不住嘴角掠过柔和的笑容。

    子文秋季时得了一个儿子,想请他赐一个小名。燕王世子的大名自然是宗正府的事情。像朱元璋连他所有子孙的名字都取好。

    贾环将这封信放到一旁,这事他要好好的想一想。拿起另外的家书再读。

    这是薇薇给他写的信。

    从这带着淡淡香气的书笺、秀丽颀长的字体,就足以令他在脑海中浮起她www.SHUBAO2.cc丽的容颜,高贵典雅,深藏在他内心中。

    “妾闻西域乱局,战争连绵,心中为相公担忧…。亦不知玉华身在何处,近来如何?妾与诗诗,心中甚念。贾郎若有她的消息,可告知妾身。”

    贾环轻轻的用手舒展着信笺,遐思,轻叹。

    石玉华沿西域南道,从敦煌去于阗,避开了龟兹地区的战争,然而,她现在身在何处,他同样不知道。西域现在是群雄并起,群魔乱舞,秩序崩溃。

    这个矢志追求艺术的女子,一代名伶,她没有在国朝的艺术史上留下她的痕迹。若是死在这样的动乱中,无疑是非常可惜的。

    临近年关时,或许郭家的商队会给他带来一些消息。

    贾环抿一口温茶,眺望着庭院上空的清冷的白云。细思着当前西域的局势。

    毫无疑问,在北山战役,拔野古联军主力大败,且在龟兹被攻占后,西域的局势进入一个新时期,新形势。

    不管拔野古部的联军,是否愿意,他们只有退往北庭这一条路可以走!

    周军下一阶段的任务是,攻占富饶的北庭。同时,要经略葱岭以东的区域。河中、吐火罗地区的控制暂时就不要想了。简而言之就是,经略安西四镇:龟兹、于阗、疏勒、碎叶。为日后的漠北决战,积蓄军力。

    寇可往,我亦可往!拔野古部进犯周境,杀戮、掠夺。西征大军的终极目标,不是将他们驱赶出去就完了,而是要族灭之!这是情感上的!

    同时,漠北若有强有力的蛮族部落,周王朝的边境,不可能安宁。这是现实!周军从京城出发,大军云集,难道最后搞一个半拉子的工程?

    所以,这场战争的结局是注定的:要以一方被消灭而结束。

    贾环理了理他手里头的事务。程攸前几日已经出发,前往于阗。准备游说于阗的地方割据势力尉迟家族归顺朝廷。他当前代理着敦煌行政事务。

    相当于是西域布政司的一个分守道。

    然后,他的职责主要是后勤、舆论。后勤方面,筹集、调度大军后勤供需,这有胡钱王负责,驾轻就熟,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

    军费,初期以西域债,掠夺、杀敦煌的胡商肥羊为主,有战争后的战利品红利。后面,则是要培育固定的财政税收来源。这是行政方面的工作。按部就班即可。没有到要他想招数的地步。

    舆论,分为屯田政令的宣传、通过黑衣新月卫对外的舆论宣传战,对内的舆论引导:西域日报。主要是庞泽负责。

    他现在最核心的工作,是得到齐总督支持的事务:贯彻杀胡令!

    以银子换四族胡儿的人头。

    敦煌有银矿。而工部早前运来西域的铸币模具都还在敦煌。他要大规模的输出银元,换取人头,削弱四部的实力。同时,建立大周银元的货币王权。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0242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02426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