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四章 风雨入龟兹

推荐阅读:【网王】笼(H)学霸恋爱羞耻play快穿王者荣耀:英雄,跟我走黎明之剑诸天投影替天行盗闪婚蜜爱:慕少的心尖萌妻都市超强仙医武者世界大冒险寒门秀色之农门娇女

    西北春风至,飘飘带雨来。拂黄先变柳,点素早惊梅。

    雍治十九年春,二月二十五日,上午。轮台县外二十里外的长亭内外,挤满了来迎接的将官、士绅、贵族、富商。

    小雨飘飘。少顷,地平线外,出现一支打着大周旗帜的骑兵,奔驰而来。

    “齐总督到了!”

    小亭内外,官道上,来迎接的人们迅速的整理着列队。

    当日午后,西域总督齐驰率领着十几万西征大军,并西域布政司的官吏,跋涉两千三百里,历时一个月,抵达西域的中心、安西重镇:龟兹。

    时值清明前夕,春回大地。通往龟兹城的道路上,车队、骑兵、驼队,络绎不绝。

    沿途的哈密、蒲昌、高昌、焉耆以及各山口的戍堡都留下了兵力。云骑军都指挥使、副将乐白在大军过高昌时,便率云骑军主力三万人攻入庭州。收复金满、轮台、浦类三县。并设防。与胡骑交战。

    耀武营参将荀阳,李游击,伸威营游击杨纪,千总沈迁等人,行军礼,道:“参见大帅!”

    被解救的汉人士绅俱是跪拜,“参见大帅!”自称有的是“下官”,有的是“学生”。西域这里,科举初开,若有秀才功名,便是地方上了不得的人物。

    铁勒贵族们跪拜道:“草民等拜见总督。”

    长亭内外,众人俯首。场面之盛大,尽显总督之威。

    西域总督齐驰掀起马车的窗帘,吩咐道:“诸将请起!随本督进城。”再对汉人士绅们点一点头,放下车帘。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队伍继续前行。

    一些信号、态度,就随着这简单的两个动,在小雨中,传递出去。骑兵的马蹄,步卒的铁甲,拖着火炮的马车声,络绎不绝的回响在官道上。

    荀阳、沈迁等将校起身,翻身上马,跟着大军队伍前行。

    …

    轮台距离龟兹约两百里。当日晚上,齐总督的车架在轮台县城中休息。

    时隔一年,重新回到龟兹地区的西域布政司文官们感慨良多。在县城中休息时,相互串门。

    “物是人非啊!”驿站中,左布政使韩伯安和几名来往密切的官员感叹着。

    西域布政司286名文官、吏员跟着西征大军抵达。官员的数量有限,一府之内,不过9人。这其中检校、司狱还是不入流的官。主要是吏员比较多。而这些老练的吏员,可以在很快撑起整个西域布政司正常运转。

    韩伯安为西域布政司的文官第一人,他这声物是人非,不仅仅是感叹西域、龟兹的变迁,还有感叹官场上的权力变化。相比于当年,他头上多了一个总督。

    一名官员微笑着道:“方伯何须忧虑。以西域之大,齐大帅必定会下放权力。敦煌不就交给马知府了吗?”

    另有一名官员哂笑道:“方伯之忧,不在齐大帅。而在贾参议。没见和齐大帅对的苗副将被发配金陵?”

    方伯,是布政使的雅称。方伯为古时一方诸侯之长,布政使为一省最高行政长官,以此别称。韩伯安和贾环之间有心结,随着贾环来到西域,早被有心人得知。

    几名官员心中冷笑。这小子为拍韩大人的马屁,口不择言。有些事,是能宣之于口的吗?

    离开敦煌之前,韩伯安召见沙州府通判汪,找个由头,训斥了他一顿。原因是因为韩伯安看中了藏经洞里的一卷经义手稿,派人索要,被汪拒绝。这令韩伯安很不满。

    而众所周知,汪学士和贾环走的比较近,分别是凉州士林的领袖。汪学士时常配合贾环的意图造势。这恐怕会被视政治上的挑衅、政斗的开始。

    韩伯安摆摆手,淡淡的道:“贾环虽然为布政司的左参议,但本质上是齐总督的幕僚。他只不过是一个高级吏员、佐贰官而已。本官和他并无间隙。”

    这话说的非常假。冠冕堂皇。但在座的五名官员都听的出来,话中的意思。

    韩伯安的想法:以贾环的“战绩”,他不可能不重视。但要说畏之如虎,那未必。布政使有布政使的尊严!

    贾环说是左参议,手中握有一些权力。但这些权力,都来自于总督。贾环终究只是个辅佐的角色而已。说话做不得数。西域军政大事,都由齐总督决断。

    于齐总督而言,要保证政令通畅即可。下面的人的关系如何,肯定不会管!他又不会傻得和齐总督对。那么,对贾环又有什么好畏惧的?

    该训斥其政治盟友,就训斥了。

    几人正说着话,这时,韩伯安的亲随在门外汇报道:“老爷,铁勒的居可大人求见。”

    西域布政司驻龟兹。而龟兹城内外主要的民族便是铁勒、汉族。为铁勒的贵族,居可和左布政使韩伯安有交情,很正常。

    “这老货,怕是给齐大帅的表态给弄的慌了。”韩伯安随意的一笑,道:“请他到偏厅中去吧。”

    众官员都会意的一笑。

    今日在轮台郊外,齐大帅看都没看铁勒人一眼。再想想齐大帅入西域以来的政策,可知他是绝对的强硬派。北山的京观还在呢!

    当日姑墨会战,两万铁勒骑兵反叛,至使国朝战败,损兵折将。齐大帅只怕是对铁勒人很不满啊!

    …

    上午时分,小雨未歇。

    贾环骑在马上,披着蓑衣,跟着中军主力自轮台前往龟兹。两百里的距离,明日要至。大军迤逦。风雨无阻。行军之苦,大抵如此。

    贾环微微有些走神。除开思考供应北庭大军的军需外,他还在想韩伯安索要藏经洞里文献的冲突!

    这件事,汪学士做的对。这些前朝的经书,文献,都是朝廷、国家所有。要由朝廷组织人保护、修缮、研究。岂能这么凭白的给个人拿去收藏?

    为一个现代人,贾环当然是支持国家博物馆。可惜,站在韩左布政使的角度,他只怕当做汪学士在落他的面子。这位韩大人,治理内政水平不行,官场手段倒是玩的很溜。

    官油子!

    这时,总督府的小吏,章吏员看似随意的骑马到贾环身边,低声道:“贾大人,昨日铁勒贵族悄悄的贿赂布政司官吏数人。试图影响大帅,高抬贵手。听闻韩大人得了5万银元。”

    贾环笑一笑,身姿随着马匹颠簸着,道:“章书吏有心了。改日请你吃茶。”

    章吏员顿时眉开眼笑,“谢贾大人。”弯着腰,退开。他和贾环门下奔走的娄冻是关中老乡。

    晚上在官道旁宿营时,钱槐打听消息回来,走进帐篷中,接过胡小四手里的水壶,咕噜咕噜的灌了一气,愤愤不平的道:“三爷,那些铁勒人简直是找抽!

    什么意思?三爷你也是布政司的左参议。他们不拜码头,甚至给胡员外都封了重礼,而三爷你这里,礼数都不尽到。”

    因为西域布政司的左右参政空缺。贾环的左参议,实际上是西域布政司的三号人物。而负责后勤的胡钱王,通常意义上,被认为是贾环的副手。

    在钱槐看来,这些铁勒人简直不把三爷放在眼里。太轻慢!主辱臣忧,他很不爽。

    贾环坐在桌边,点着油灯,沉思着。这时,好笑的道:“那些铁勒人敢给我送银子?你家三爷可是颁布杀胡令的人。”接着,微微沉吟,轻声道:“西域布政司的问题很大啊!”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1716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17169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