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酒宴上的试探

推荐阅读:贴身狂医俏总裁进化之眼国漫的世界末世之武霸王回流大时代狼烟起海贼之掌控矢量我要上头条万界游戏商城九转神龙诀

    雍治十九年,二月二十七日,清明节。

    小雨纷飞。下午时分,绵延的大军,不断进入龟兹城中。长途跋涉,将士们显得疲倦。他们并无交谈,只是看着这座十几万人口的城市。充满了异域风情。

    然而,带着斗笠,穿着蓑衣,背着毛毯、干粮袋、水壶、各种武器的士卒们,或骑着马沉默的骑兵们,在行走、顾盼的不经意间,显露出百战精锐的气势。虎贲之士!

    十万大军入龟兹。

    龟兹这里,并没有官方组织的欢迎仪式。因为,主官、贵族、士绅们都跟着到轮台迎接。此刻都在队伍的后面。然而,城中的汉家百姓自发的在城内长街两旁迎接。

    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场景倒没有!因为,龟兹在去年就已经光复。但,欢呼声,鞭炮声,时而响起!还有人激动的喊着口号!

    王师西定龟兹日。

    别管什么“兵过如梳”,至少有一条:大周的军队会给大家留一条活路。而胡骑只会将他们的房子烧掉,掠夺他们的家产,将他们贬为奴隶,将他们的妻女奸银,将他们的父母杀害…

    数不清的血泪、仇恨!

    而龟兹城中,在整齐的大军步伐声中,长街两旁商铺、店铺中的铁勒商人们则沉默着。一个属于他们的美好时代已经过去了!

    国朝大军于今日才到。但贾环委派的宣传小队,早就抵挡龟兹。这些铁勒人都知道官府的最新政策、动态。极其的强硬!比如:北山下的京观。比如:胡儿敢在城中拔刀者罪加三等。比如:周人自称煌煌上国之民…等等。

    现在又重新成为汉唐时!杀汉民一人,则必有汉校尉率军前来问罪。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杀唐人一人,则唐骑必至。大唐盛世、威压四海。

    通俗的说,汉人现在在西域成为上等民族。

    其他人,要么夹起尾巴过活:再想着仗着人多、刀多欺辱汉民,则不可能。要么,心慕上国,改服易俗,成为汉民。

    城中的四海酒楼中,娄冻、郭灌、韩无功几人远眺着朝廷大军,心情激荡。

    他们一路从于阗走到郅支满,再沿葱岭北上,至疏勒,然后东返,过巴楚、姑墨,至龟兹。这一路走来,他们倍加感到朝廷大军在西域的意义所在!

    郭灌低声道:“大周万胜!”

    “万胜!”隔着一条街,五十米开外的主街上,呐喊声爆发般的响起来!

    西域总督齐驰,带着文武官员进城了!

    …

    …

    十万大军入龟兹。那宏大的场面,开始沉默的军人,后来欢呼的百姓的情景,想必很多人一辈子都忘不了!无论是汉家百姓,还是胡儿!

    同时,震慑着某些势力!观看周军入城的,并不单纯的是龟兹城中的百姓以及南北来往的商人。这其中有多少人是西域其他地区势力的间谍,不问可知。

    西域很大,有:安西四镇,北庭,吐火罗,河中九国。而现在周军只收复了龟兹、于阗两镇。其余地区,还未光复。

    二十七日入城后,总督衙门很快就接管了所有的权力。同时,西域布政司的官吏们重新开始工作:丈量土地,登记人口、户籍,田契,商契等。

    百废待兴!

    而北庭已经开战!龟兹地区必须尽管恢复生产,商业。并征收上各种税收,为大军征战提供钱粮。贾环在这样的氛围中开始工作,熟悉着龟兹各处的情况。

    新的生活正在徐徐展开。

    …

    …

    三月十二日,休沐日。仲春之季,春和日丽。

    龟兹属于暖温带大陆性干旱气候。干燥少雨。昼夜温差大。夏季炎热,冬季干冷。不过在春季上午时,柔和的春光下,二十多度,非常的舒服。

    位于城西的总督府中,在上午时,显得有些喧闹。齐总督在今日宴请西域文武官员。算是入驻龟兹以来的第一场酒宴、盛会。不少商人、贵族都得到邀请。

    贾环自己购置的小院中,距离总督府不远,临着坊中大街,可以眺望到龟兹王宫。

    风情柔美的美丽胡姬在镜子前,帮贾环梳好头发,系好腰带,甜笑道:“三爷,好了。”

    贾环微笑着点头。这名二十五岁的胡姬,是他在敦煌的侍女。由韩无功家帮忙购买的。据闻是敦煌城中某月氏贵人家的美妾。由奢入俭难啊!他将她从敦煌带来,照顾他起居。

    “小晴,我中午不回来吃饭。你吩咐厨房一声。要去街上逛,让小四派人跟着。”

    贾环叮嘱了侍女一句,带着钱槐,黄观,张四水出门,步行前往数百米外的总督府。

    酒宴设在总督府二堂后的一处院落中。人声鼎沸。四五十人汇聚。还有仆人来往。

    贾环一身石青色的文士衫,和总督府的幕僚们在厢房里闲聊。等待着酒宴开始。透过轩窗,可见胡炽、程攸几人,在院中和军中将校或胡人笑谈。

    这时,一名四十多岁的绯袍官员带着一名胡人老者从门口转过来,笑呵呵的拱手一礼,道:“贾参议,这位是铁勒商人居可。他久仰你的大名,特意请在下领他来。”

    来的是正四品的蔡知府,他和韩伯安关系交好。

    或许是因为贾环当日在敦煌怒斥伏重的言语传扬开:皇周混一海宇,超三代而轶汉唐。西域之西,迤北之北,南洋诸番,东海之国,极天罔地,俱是我汉家臣妾!非我大周朝廷册封,安敢在本官面前称王?

    蔡知府在介绍居可时,并未说他是铁勒贵族。而是说商人。

    所谓贵族,就是在铁勒部族里拥有声望,话语权。掌握着大量的人力、物力的人。别看这老头六十多岁,老眼昏花。说不定家资百万,拥有大量的奴仆、商铺、牧场。

    居可满脸皱纹,模样衰老,带着黑色的圆帽,身体干瘦,衣衫华美,抚胸行礼,道:“草民见过贾大人。小老儿久慕贾大人风采,今日一见,足慰平生!”

    贾环本来就对当二五仔的铁勒人就很不爽。只看这个抚胸礼,便皱眉,冷淡的道:“回去把《增广贤文》、《幼学琼林》读熟了再来和我说话。”

    贾环在总督府的幕僚中还是很有份量、地位的。四周响起一阵低笑声。

    增广贤文、幼学琼林都是蒙童读物。正所谓,读了增广会说话,读了幼学会读书。

    贾环的意思是,胡儿不知汉礼。说什么“久慕”?虚伪至此。

    居可脸上的笑容顿了下。内心中极度不满。

    蔡知府脸上的笑容淡下去,黑着脸,拱拱手,不发一语,带着居可离开。

    他是带着韩大人的善意、试探来的。既然如此,那就罢了吧!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1800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18005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