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乱云飞渡仍从容

推荐阅读:我要上头条万界游戏商城九转神龙诀甜蜜婚令:首长的影后娇妻东方暝血奇谭蜜爱情深:总有总裁送上门快穿套路:逆袭BOSS反撩男神娱乐春秋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我家王妃初养成

    涵元殿中,在短暂的时间内鸦雀无声。

    雍治皇帝在书案后的椅子上,看着眼前的几名大臣,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天子的决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谢大学士,何大学士、殷鹏等人都是政坛上一路搏杀出来的高手,失神的时间并不长。谢大学士、何大学士、殷鹏躬身领命,“是,陛下。”

    很显然,肯定有谁左右了天子的看法。否则,不可能天子在前日下旨彻查,在今天又改变想法。而结合贾环的背景,答案是呼之欲出的。贾贵妃!

    谢大学士心中一凛。他是不是小看了宫中那个小女孩了?对谢大学士而言,不过二十岁的贾元春只能算孙女辈。她竟然有如此手段,这样的局面都可以说动天子?

    何大学士一直在力争,但是在大势面前,他知道,改变结果的概率不大。现在,局势逆转,他心中微微一暖。他很看好贾环。并非是,谢旋说的师生关系,谢玉石只是个阿谀媚上的名利之徒。他是为国家选材。贾环表现出的治事之能:京西水灾,扬州盐法改革,淮扬赈灾,金陵粮案。他能不惜才?

    而左都御史殷鹏心中此时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贾环提出想要参加殿试,他为什么会特意在天子面前提出来?要知道,按照程序,他可以直接否决。

    除了对贾环的赞赏之外,还因为昨天晚上,新上任的户部尚书、当年的同年、此时的好友卫弘来拜访他了。谈的是贾环的案子。卫弘希望他帮贾环在殿试上说句话。

    他说了。而效果,竟然出乎意料。

    毫无疑问,贾环以及他背后的势力,并没有束手待擒,而是做出了针对性的反击。贾贵妃说动了天子。

    毛鲲有点愣。他心里还在想着把那个少年弄到北镇抚司里,怎么炮制,保证让那小子开口。结果,现在天子竟然允许贾环参加殿试?这意味着什么还不明显吗?

    他想起下属汇报这两天贾环的活动轨迹。去了一趟贾家的族学,再去二月客栈见了他的两个好友,公孙亮、罗向阳。然后便一直待在贾府中。就这样就能把局面翻转过来?

    这里面,必定有锦衣卫所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雍治皇帝再道:“今天的些许小事,便由谢卿处理。毛鲲留下来,你们都去吧。”

    几名大臣告辞出去后,雍治皇帝吩咐自己的心腹爱将,“去查一下京城里关于此次科举的流言。”

    毛鲲连忙领命:“是,陛下。”

    …

    …

    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当“吃瓜群众”们还在等待时间缓慢的走过,等待着看一场“大戏”时,一个始料不及的消息自西苑中传出:天子允许贾环参加明天的殿试。

    京城关注着乙卯科科举舞弊案的人都是一脸的懵逼。怎么会这样?高氵朝来了,爆点来了,但不是他们所期待的那样。

    如果说天子下令审查方望、贾环,彻查舞弊案,是要严惩的信号。那么,这则消息,就是明示:贾环不会受舞弊案的影响。否则,还参加什么殿试?

    顺理成章的,贾环没有事,礼部尚书方望也没有事。方宗师没有,那彭侍郎恐怕就会有点事。

    这剧情反转…。就像是十二级的暴风,将还在津津乐道,说着所谓“大势滔滔”的人,吹的晕头转向。不知所以。所谓的“群情汹涌”的态势,被如同兜头一盆凉水浇下来,温度迅的下降。雍治皇帝已经用十三年的时间证明:谁敢和他对着干,让他一时不痛快,他就让谁一辈子不痛快。今上登基的早些年间,抄家杀头、流放的大臣不在少数。

    天子金口一开,准备了大量的“炮弹”,准备收割利益的官员们,都开始转向,重新思考自己的立场、定位。可以预见,在今晚,有很多奏章都将重写。

    局势,已经向着贾环、方望两人非常有利的情况展。

    …

    …

    夕阳在天边摇摇欲坠。都察院内的牢房中,贾环抱膝坐在陈旧的稻草上,靠着墙壁,看着牢房的光线变弱、变黑。

    这是都察院内给下狱大臣的牢房。以贾环的身份本来是不可能得到这么优厚的待遇。但殷大中丞的偏向性,都察院的小吏们自是看的出来。安排的地方不算差。

    四周一片寂静。铁栏紧锁,狭小的牢房,限制着自由。

    贾环还在安静的等待。该做的事情,他已经做了,现在就等着结果。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结果如何,他很难打包票。这也是他昨晚没有给政老爹一句准话的原因。

    天算不算高,人心最高。不到那个时候,得到结果,他哪里敢说“没事”这个两个字?

    当然,某些人也不要以为剧本就非得按照他们设定的方向走。想的太美了!

    一个人被关在空寂的牢房中,这狭小的天地,憋闷,难受。贾环心中也有很多负面情绪:懊悔、自责、愤懑、畏惧、担忧等。只是,在用坚强的意志压着。他自生活中磨砺出来的意志,自小受父亲的教导、影响,让他不是一个轻易屈服的人。

    贾环又看了一遍牢房的环境。几年前,他教训薛蟠,倒是去过大理寺里的牢房。没想到现在他也进来了。突然间,倒是想起几句古文来:钟仪君子,入就南冠之囚;季孙行人,留守西河之馆。

    想到这儿,贾环苦笑一声。凡事做最坏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希望,大师兄、罗君子,卫神童他们能给力一点吧。现在就gg,真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啊。

    脚步声从远端传来,片刻后就见牢房的班头和一名小吏快步过来,小吏笑呵呵的道:“贾孝廉,大中丞请你出去说话。”

    贾环一愣。连夜提审?随即,猛然的反应过来。心中有一个大致的推测。跟着小吏到左都御史殷鹏的公房中。房间内点着灯,殷鹏正等在公案后。

    殷鹏上下打量了贾环一会儿:很年轻的脸庞,头戴四方平定巾,身穿浅蓝色直裰,很标准的读书人装束。看着朝气蓬勃、英姿勃,又气度沉稳。

    你能相信这样的少年,有手段影响天子的决断?果然是江山带有人才出啊!

    殷鹏赞许的捻须一笑,道:“贾子玉,天子谕令,允许你参加明日的殿试。你且回府休息,准备明日的考试。舞弊案一事,尚未结案,你需要随传随到。”

    贾环压在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随后,一股喜悦的情绪从心底冲到脑子中。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道:“谢大中丞关照!”

    殷鹏笑着摆一摆手,温声道:“去吧。”京城中流传的那些话还真不是吹牛:气度恢弘,才华横溢;性情沉稳,足智多谋。

    …

    …

    贾环从都察院出来,出门就见到公孙亮、罗向阳、卫阳、柳逸尘、张四水、上官昶、石赋、朱鸿飞几人等在门外。

    “贾师弟!”公孙亮再也抑制不住心中欣喜的情绪,上前,用力的拍拍贾环的肩膀,“没事了。没事了。”他心中,始终将年纪小的贾环当做弟弟。

    看着头上沾着草屑的贾环,罗向阳咧嘴一笑,突然的有点想流泪。这次的局势,真是太凶险。流言骤起,局势突变。完全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上官昶性子要活泼些,洒然的笑道:“子玉,你这可是都察院一日游啊!出来就好。”

    贾环有些意外。

    公孙亮解释道:“上官兄,石兄、朱兄帮着在落第士子间说赵星辰因和你家的恩怨,嫉妒你,所以造谣、污蔑你的事。”

    石赋哼一声,酷酷的道:“他狗日的赵星辰,会试前走鸡斗狗,逛青楼、喝花酒,他还有脸说你作弊。他会试第三百名,他要没作弊,我跟他姓。”

    “哈哈。”这话说的众人都是一笑。

    朱鸿飞耿直的道:“贾朋友的性情,一看就不是作弊的人,那帮小人,心怀怨恨,嫉妒。”他在东庄镇上和贾环有一面之缘。他的性子嫉恶如仇。听闻公孙亮、罗向阳等人在揭露事情的真相,针对贾环的流言是:汝阳侯之子赵星辰基于个人恩怨造谣,主动前来帮忙。

    贾环作揖行礼,感激的道:“谢诸位君子相助。在下铭感五内。”

    同时,心里升起一丝对大师兄的惭愧。因为,他只是猜测汝阳侯赵豫、赵星辰在此次事件中没有起到好作用当然,这个猜测,就是事实的真相,贾环还不知道。而大师兄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其实,这只是一种斗争的策略。

    要知道,士子们是基于什么样的理由,去礼部告他的状,这很重要。

    如果是因为,质疑他的文章水平,这对京城中的士子们,对礼部,对朝廷上的人来说,这是正常的流程。大家都怀疑你,那就查一下吧。

    而如果是贾家的对头汝阳侯、赵星辰利用此事造谣,“兴风作浪”,打击敌人,这又是另外一种感官。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跟着王鑛闹出的落第士子,会认为,他们是被利用了。

    大抵上,大家的感受是: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你不可以侮辱我的智商。

    贾环委托大师兄、罗君子在士子中散播消息,揭露赵星辰虚伪的面貌,同时,阻止人手准备去礼部请愿,要求彻查赵星辰的会试是否舞弊。营造出一种党争的氛围现在还没来得及去礼部,贾环编的流言还需要几天的时间酝酿。

    对于正常的斗争手法来说,应该是流言先酵,再由官面上的人物进行配合、策动,然后上升到庙堂诸公,天子面前。太子策划的针对贾环的这次行动就是一次完美的体现。

    但是,贾环是有办法,把话迅的传到天子耳朵里去的。

    贾环在族学里,让贾蔷带了书信给贾蓉,令贾蓉往宫中传口信给元春,在皇帝面前说话,不需要说其他,只说:汝阳侯与我家有旧怨,陷害我弟弟。

    从天子的角度而言,他并不在乎事情到底是谁对谁错,而只在乎结果。同时,每个天子都有自己的政治特点。

    比如:崇祯皇帝,他非常反感廷臣结党。当年弱势的廷臣温体仁就利用这一点将强大的对手,东林党党魁钱谦益给干掉了。具体过程,可见明史,堪称权术一流的手段。

    再比如:成化天子,不喜欢人搞事,他喜欢当宅男。他的原则就是:谁搞事,他就收拾谁。对错什么的,谁关心?

    在这样一场高等级的政治斗争中把正二品的礼部尚书方望给卷进去了,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有多少朝臣上了弹章,也不是什么大势,正义、公理。都不是!统统都不是!

    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天子的看法。

    贾环没有接触过雍治皇帝,但是强势的皇帝,通常都有一个特点:绝对不喜欢给人当枪使。

    汝阳侯,够资格拿天子当枪使吗?答案不言自明。贾环让贾元春传递给天子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信息:喏,有人将你当猴遛呢。

    所以,雍治皇帝会改口,允许让他参加殿试。

    当然,今上并非昏君,真要查出来贾环和方望舞弊,肯定还是会重惩,以儆效尤。然而,贾环和方望是什么人?都是老油条,怎么可能自乱阵脚?再加上都察院问的潦潦草草,审问的结果,自是两人没有串通,清清白白。当然,这是后话。

    …

    …

    夕阳下,一行人走出礼部衙门所在的胡同。气氛欣喜、高兴、热烈。

    卫阳回头看一看,笑着道:“子玉,可有新诗,一写此时心中的郁闷。”卫弘那边,自然是卫阳去说的。柳逸尘和张四水知道卫府的地址。

    贾环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指着路边的一颗松树道:“只得了两句: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

    殿试之前的这场风波,是意料之外的。但,他可以理解某人要打压他的急迫心情。

    在生活中,没有人是天生带着主角光环的!难道只允许你设计别人,不允许别人用阴谋诡计对付你?如果有,那只是小说罢。

    一个人,真正的强大,不在于他算无遗策,而在于他有错误就能改,而且不会犯第二次。主席在他的神之战,四渡赤水战役中,几次误判、误断,但这无损四渡赤水辉煌,无损于主席的军事家之名。

    一个人,真正的强大,不在于他能规避、躲避风雨、明枪暗箭,而在于他能够在风雨、刀剑中汲取养分,从小树,成长为参天大树,任你风吹雨打而不倒。

    当然,这些都是鸡汤、一些感触,贾环现在内心里的想法,还是很直接的:太子殿下,我们殿试之后见。

    子曰:以德报德,以直报直。

    有仇不报非君子!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2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